第二百三十四章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哥很烦躁、1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感谢各位的订阅红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茫茫的大海之上,一条大船顺风漂流。  `

远远看去,那一叶白帆,便像是片落叶,在波浪起伏的海面之上,倍显渺小而又孤单。

而人在船上,却是另一番情景。

无咎躺在甲板上,盖着褥子,两眼默默看着白帆,看着那好像一成不变的天光。

乘船之初,尚有白昼黑夜的变化,而三五日之后,渐渐黑夜不再,如今七日过后,天上只有一片蒙白且持续不断。也就是说,一连几日都是白昼。记得典籍之中有过记载,极北之地的冬夏两季,黑白不分,昼夜浑然,堪称奇观,当如此情此景!

嗯,有趣!

无咎挪动身子,抬起手臂,看了眼手中的玉简,继续若有所思。

玉简来自于木申的死鬼师父,一个叫作上官天康的前辈人物。其中拓印着一张图,四洲盖舆。上面除了神洲之外,还标记着另外三处地方,贺洲、部洲与卢洲。从图示看来,四洲分居四方,彼此相距遥远,却又真实存在。倘若这般乘船一直航行下去,必然可以远离神洲而抵达彼岸。

而安銘却是断定我这辈子都离不开神洲,他的依据何在?那个家伙主动套近乎,还当他为人不错,谁料相处之后,他再也不肯正眼瞧自己。哼,居心不良啊!

此外,祁散人曾经信誓旦旦,只须吸纳了神剑,一剑脱胎换骨,二剑练气圆满,三剑筑基有成,四剑、五剑人仙、六剑地仙,七剑齐聚,便是凡入圣的飞仙境界。而一旦第四把神剑到手,自己岂不是要成为人仙的高手,再不用惧怕妙闵、妙山之流?照此说来,着实叫人期待啊!

不过,那个祁老道也有满口胡诌的时候,至少他骗起人来很有一套。`而他索取了天刑符经之后,始终没有说法,是参悟不透,还是有所隐瞒?

便于此时,甲板上冒出来一道道人影。其中的贡金在大声吆喝道:“哈哈,闲来无事,今日不妨聚而论道……”

无咎支起身子坐起,兀自裹着褥子。

众人不是在甲板下的舱室安歇,便是在船尾的船舱享受安逸。即使祁散人、祁老道,也有容身之处,而唯独自己,一个人在甲板之上露宿。

唉,人丑没道理!

须臾,众人聚集在甲板上,围坐成圈,个个神情振奋。而贡金与桑魁则是居中而坐,其中一位摆了摆手,待四周安静下来,出声道:“还有三日,便可抵达北陵岛,理当着手筹备一番,且互通有无,以免不时之需……”

所谓的聚而论道,分明就是一个幌子,听着颇为唬人,而说白了就是摆摊易物。既然赶上了,且瞧瞧热闹!

无咎揭开身上的褥子,站起身来,晃悠着凑了过去,却没人给他挪地方,即使祁散人也是连连摆手,显然在责怪他碍手碍脚。他只得退后几步,靠在船舷上袖手旁观。

贡金率先拿出两块灵石,放在甲板上:“且求一瓶疗伤的丹药,与几张护身的甲符。各位若有富余,不妨勾兑一二。”

他的意思简单明了,随即有人响应。一人拿出丹瓶,自称黄芪丹三粒;一人拿出的乃是常见的铠甲符,足有四五张。不过两人均要加价,各自两块灵石,只道是海外丹药符箓奇缺,卖的是物以稀为贵。

贡金争执不过,只得再次掏出两块灵石成交。

接下来轮到了桑魁,他从袖口中拿出一块拳头大小的黄色之物,透着阵阵的异香,声称是来自于海中大蛇的蛇胆,有医治凡俗百病的神奇。要价不高,一块灵石。谁料无人问津,还迎来一片哄笑。在场者均为修士,根本不会在乎凡俗间的苦痛。8小 说`

甲板之上,顿时热闹起来。各种稀奇古怪的宝物一一呈现,倒是让人眼花缭乱。

无咎站在不远处,不免有些蠢蠢欲动。

当年在古剑山的苍龙谷之中,曾经杀了不少的修士,得到过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,而相对于自己眼下的修为已是不足为用,倘若拿出来换些灵石倒也不错。却不知会否泄露身份,且忍一忍再行计较。

一炷香的时辰过后,轮到了祁散人。

老道拿出两个精巧的玉瓶,冲着众人分说道:“此乃神芪丹,为黄芝等十数位灵药炼制,功效强过黄芪丹数倍不止呢,乃筑基高人常备丹药,每瓶三粒,作价灵石五块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四周手臂乱舞而大喊大叫,有的出两块灵石、有的出三块灵石。而他却是抓着丹瓶不撒手,面带微笑连连摇头。

在场的修士常年在外闯荡,均为识货之人。丹药易得,而真正的灵丹妙药却是稀罕。尤其是筑基高人常备的丹药,更是可遇不可求。怎奈两瓶丹药价值不菲,没几个人出得起价钱。

贡金有些后悔,不快道:“祁道友啊,你方才为何没有拿出丹药呢,莫非嫌我出价太低?哎呀、罢了,六块灵石,且将两瓶丹药拿来……”

他摸出六块灵石,显然是志在必得。

而恰于此时,叫作安銘的中年男子突然出声加价:“我出八块灵石——”

贡金没想到有人捣乱,脸上怒气一闪:“我出九块……”

“我出十块!”

“这……”

安銘稍稍迟疑,看来是拿不出太多的灵石,只得面带惋惜,拱手相让:“呵呵,在下比不得贡兄的阔绰!”

贡金嘴里闷哼一声,看着面前摆放着一小堆灵石,不无肉疼般地咬咬牙,却又带着炫耀示威的神情看向四周:“还有没有人加价?”

在场的众人皆是微微摇头,又一个个羡妒不已。拿出十块灵石购买丹药,堪称大手笔!试问,除了眼馋之外,谁敢相争,谁又拿得出如此多的灵石?

“祁道友,丹药拿来——”

无咎站在人群之后,正自伸着脖子饶有兴趣,忽而眼光一闪,嘴角一咧,伸手摇晃道:“我出十四块!”

贡金出声催促,只想将两瓶黄灵丹收归囊中。谁料再次有人捣乱,他顿时怒了,不及多想,掏出六块灵石“啪”的一声拍在面前,扬声吼道:“我出十六块……”他话才出口,察觉不对,急忙循声看去,禁不住微微一怔。

只见人群外站着一个青衣小子,黑脸疙瘩,甚为丑陋,而方才加价的不是那个无咎,又是谁?不过,他出声加价之后,竟是耸耸肩头,退后两步倚在船舷上,还撇嘴感叹:“丹药虽好,奈何价钱太高,我就是十四块也拿不出啊……”

拿不出灵石,你跟着瞎掺和啥呀?

贡金气得两眼直瞪,忍不住就要作,而面前的灵石已被人挥袖卷起,他才要伸手阻拦,两个丹瓶飞了过来,还有一位银须银的老者在呵呵笑道:“成交!下一位道友有何宝物啊,且拿来开开眼界……”

“呵呵,献丑了——”

“咦,这是何物?”

买卖继续,喧嚣又起。

而贡金看着手中的丹瓶,脸色一阵变幻。原本价值十块灵石的丹药,白白多掏了六块。他抬眼一瞥,却见安銘也在看向那个小子,有所察觉,回头一笑。他又重重哼了一声,兀自满肚子的不痛快!

无咎依然靠在船舷上,却对于安銘、贡金,以及众人诧异的目光视而不见,独自抬手挠着下巴而自言自语:“我原来尚有二十余块灵石,途中使去几块,借去几块,如今只剩下半数不到。嗯,我很穷啊,我要讨账!”

他想到做到,抬脚走到祁散人的背后,尚未出声,便见老道回头叱道:“何故这般鬼鬼祟祟——”

“你欠我的灵石……”

“我老人家还会少你几块灵石不成?”

祁散人不等有人开口讨账,一句话给堵了回去,转而摆手示意:“这位道友,你的海龙石作价几何?”

无咎耸耸肩头,悻悻走开。他好像很受气很窝囊,又很无可奈何!

一位三四十岁的汉子拿出一块乌黑的石头,自称是来自深海的宝石,名为海龙石,为炼器之物。怎奈无人问津,他便要收起石头,却被祁散人拦住,并询问价钱。

“还是这位道兄有眼光,一块……两块灵石,你看如何呀?”

“成交!不过,你若能说出海龙石的出处,我另加一块灵石!”

“当真?”

“我这把岁数,从不骗人!”

“详细的出处,难以说清。此物来自北陵岛的大海深处,为我五年前所得……”

“你若能带我前去,我再加一块灵石!”

“哈哈,一言为定……”

这场在甲板上展开的买卖交易,或是聚而论道,足足持续了半日之久。众人各有所得,尽欢而散。

而无咎又被祁散人教训了几句之后,一个人闷闷不乐回到他歇息的地方。他慢慢躺在甲板之上,两眼默默看天。仿佛他习惯了逆来顺受,就好像他习惯了这没有昼夜的航程。而他肚子里却在牢骚不断,将可恶的祁老道数落了无数遍。

三日之后,大船去势渐缓。

众人涌到了甲板上,一个个翘以待。

无边无际的海面上,出现了一座座白雪覆盖的小岛……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