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五章 三位伙伴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();

感谢:全能户花、137112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求大家多多订阅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经过了十日的航行,大船抵达北陵岛。c£,

所谓的北陵岛,泛指百里方圆内的数十个小岛,若是称之为北陵群岛,或许更为贴切。群岛为冰雪所覆盖,远远看去,浑如一座座银光闪闪的冰山,在幽暗的海水映衬下显得颇为醒目而又奇异不凡。

据悉,此处偏远酷寒,原先无人居住,被岳华山当成了门下弟子的历练苦修之地。而为数众多的散修,也时常前来寻幽探奇。有滞留不去者,便在岛上暂居下来,或择地静修,期待机缘;或迎来送往,赚取修炼的费用。久而久之,各个海岛上渐渐有了人迹。

大船停靠的一个小岛,便是往来中转的一个落脚地。其沿岸的冰山,被凿出了一个个洞穴,竟然也挂着招牌,标明着酒肆、客栈的所在,并有修士经营打理。

众人上岸,相继涌入客栈。

无咎则是站在岸边,神色好奇。

里余方圆的所在,尽为寒冰堆砌,浑如一大块十余丈高的冰山,在明晃晃的天光之下晶莹闪亮。远近四方的海面上,那一座座大小各异的冰岛,更是冰光倒映而明耀夺目,堪称天地奇观。

记得在所知的图简之中,并无北陵岛这么一个地方。还真是天外有天,无奇不有!

无咎眺望片刻,转而奔着客栈走去。

他身后沿岸的海水中,不仅停泊着来时的大船,还有几条兽皮打造的小舟。据桑魁声称,他要随同众人狩猎、返回,再一同离去。不过,到时候船资加倍。

一个凿出来的门洞,再加上兽皮门帘,以及门前斜插的酒旗,便是客栈所在。

掀开门帘,一个十余丈大小的寒冰洞穴出现在眼前,里面柜台、桌凳齐全,却均为冰块雕凿,在明珠的照耀下,满眼的晶莹透亮。

而初来乍到的二十人已相继落座,各自抱着酒坛子推杯换盏。桌上则是摆着玉盘盛放的烤肉,热气腾腾的倒也诱人。

无咎在角落里找了个地方挤着坐下,旁边正好是那个叫作安銘的中年男子。对方面带笑容,伸手相邀。他拿起一块烤肉尝了尝,却品不出味道。祁散人就在不远处,只管抱着酒坛子畅饮,那个老道好像已不认得自己,市侩的嘴脸令人厌恶。

而贡金等人吃喝之余,不忘与掌柜商议着相关的事宜:

“梁掌柜、梁道友,且租给我等几条鲨舟,旬日便可返回,届时一并结账……”

“嗯,好说。北陵海夏季短暂,诸位最好在两个月内返回,否则难免遇到凶险……”

“多谢提醒!在座的道友若是有意同行,请报上名来,而我有言在先,此去但有所获,务必要拿出两成分担费用……”

“同行、同行……”

“算我一个……”

掌柜是个老者,羽士八层的高手,神情木讷,自称姓梁,与另外一位修士合伙经营着几个小岛。而他的酒肆之中,除了坛酒,便是各种腌制的海味,由他烧烤之后卖与众人享用,却拒收黄金白银,只收灵石与来自深海的宝物。此外,他还有小舟出租。据说海岛之间遍布浮冰、或是冰凌,不利于大船航行,唯有特制的小舟方能畅通无阻。

而北陵岛所在的这片万里海域,名为北陵海。

须臾,众人吃喝过罢,在贡金的带领下,陪同梁掌柜走出了酒肆。

无咎跟着到了岸边。

沿岸停放着四条小舟,各有两丈多的长短,三、五尺宽,当间为鱼骨支撑,四周蒙着乌黑的兽皮,并摆放着船桨,看起来倒也结实,却是稍显细长,最多装得四五人。

贡金与梁掌柜的示意下,招呼同行的道友分乘小舟。而他本人则是与桑魁等五六位修士,乘坐着从海船上卸下来的另外一条稍大的小舟,并与众人相互约定,途中若有失散,不妨自行返回,一月后在此处重逢。片刻之后,他所乘坐的小舟率先离开岸边,接着光芒闪动,犹如风催,随即在海面上划开一道白浪而渐渐远去。

见状,岸上的修士们也不怠慢,三两结伴,纷纷跳上小舟,随即船桨划动,波浪声、说笑声此起彼伏。

祁散人与两个中年汉子同乘一舟,其中的一位便是那个售卖海龙石的家伙。浅而易见,三人自有去处。无咎还想着与老道结伴,谁料人家根本不予理会,他默默站在岸边,独自一人满脸的郁闷。

“无道友,何妨同行?”

有人殷勤招呼,是那个叫作安銘的中年修士,同乘一舟的还有一位壮汉,与一位老者。而余下的两条小舟也各有三人、四人不等,并已相继离开岸边。

无咎耸耸肩头,含笑答应,随即跃上小舟,拱手致谢:“多谢安兄,还请彭道友、董道友多多关照,嘿嘿……”

在海船上相处了多日,他知道壮汉与老者的名讳,记得一个叫作董石,一个叫作彭锦。而对方只是鼻子里哼了声,便不再正眼瞧他。他独自小心翼翼坐在船头,屁股尚未坐下,小舟忽而微微一荡,随即便如离弦之箭蹿了出去。他“哎呀”一声,急忙俯下身子。

少顷,再无异状。

无咎又是讪讪一笑,这才堪堪安稳下来。

却见安銘坐在舟尾,船桨挥动,还以微笑,只是笑容稍显暧昧。另外两人坐在小舟的当间,各自神色不明。

无咎慢慢转过身去,海风扑面。他两眼眯缝,暗嘘了一声。

只见四周波涛起伏,小舟随之上下颠簸。此前还算静寂的海面,忽然间变幻莫测起来,时而一望无际,时而只剩下一片漩涡,仿佛整个天地都在摇晃,使人昏昏然不知所在。

而数十丈外,另有三条小舟在沉浮跳跃,犹如三条诡异的海鱼,在广阔无垠的大海中恣意驰骋。前后四条小舟,所去的竟是一个方向。贡金等人的小舟,却是不见了踪影。

“呵呵!小舟由海鲨的骨骼与毛皮打造,故称鲨舟,不仅避水轻便,还极易操纵,在海上去势之快,堪比御风之行……”

无咎回头一瞥,不置可否地咧咧嘴。

安銘挥动船桨之余,笑着继续分说:“此去千里,另有一大片群岛,称之为北玄岛,乃海兽聚集之地,更有远古修士的洞府遗迹……”

无咎蜷缩在船头,忍不住好奇:“莫非数千上万年前,此处另有一番情景,不然谁会跑到此处酷寒偏远的地方修炼……?”

他虽然不以修士自居,却不乏修士的眼光。与其看来,这北陵岛,或是北陵海,偶尔寻觅机缘尚可,并非修炼的上佳所在。谁不喜欢四季如春的仙境,又何必自讨苦吃。

“呵呵,古时的北陵海,并非极北绝地,乃通往域外的要道,渡船往来不绝,更有修士在途中的荒岛上落脚。留下洞府遗迹,再也寻常不过。如今却是去路断绝,奈何……”

“何故?”

“据传,神洲九国得罪了域外的仙人,故而被**力封禁。真假如何,不得而知……”

“噫,难道从没人离开过神洲?”

“至少万年之内,不曾耳闻!”

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“呵呵,看来你并非牛黎国的修士,竟然对北陵海的传说一无所知。那个祁散人是否与你来自同处,他为何弃你而不顾?”

“啊……我与祁老道并不相熟,被他借去不少的灵石,便随其来到此处,谁想他不再理我,哼……”

“看来你身上的灵石已所剩无几,是也不是啊?”

“嗯,你怎知晓?”

“呵呵……”

小舟继续在海面上乘风破浪,无咎却没了说话的心思。他转而冲着前方默默眺望,两眼中神色闪动。

不知道那个安銘话中的真假,好像他没有欺骗自己的缘由。

封禁神洲?

天呐,该有多大的神通,才能将幅员辽阔的神州大地尽数封禁,简直就是难以想象!

而真若如此,神洲九国岂不是成为了一方牢笼的所在?还修什么仙,登什么天,终究不过是在牢笼之中瞎折腾,所谓的逍遥纯属自欺欺人!

南陵国,为神洲内地,消息闭塞在所难免,故而没有听到相关的传说。而祁散人他身为门主,难道对此也是一无所知?

不,他知道!

他曾自言自语:杳杳极北,淼淼黑水,游龙乃出,天地玄黄。四段话,分明有所暗指啊!

此外,曾经在灵霞山遇到过一位神秘的老者,当时不明所以,如今想来,那人的修为要远远高出几位长老。还有九星神剑与苍起的传说,皆意味着过去的神洲并不简单。而可恶的老道,却始终闭口不提!

……

数个时辰过去,天光明亮如旧。

一行四人乘着小舟直往北去,离开了北陵岛之后,又穿过了浮冰遍布的海域,在一处冰岛前停了下来。而另外三条小舟以及贡金等人的身影,早已消失不见。

安銘与两位伙伴跳上岸边,扯着绳索与铁钎将小舟栓牢,回头唤道:“无道友,你我四人同来通往,万万不得擅自离去,呵呵……”他话里有话,分明在惦记着小舟的安危。

无咎只得跟着跳上了岸,询问道:“诸位在此逗留几日,所欲何为?”

壮汉叫作董石,面皮挺白,却眼光阴沉,不耐烦道:“啰嗦!”

老者叫作彭锦,脾气还算不错,淡淡应道:“少则三五日,多则半个月。至于要干什么,无道友又何必装傻?”

安銘则是不予分说,摆了摆手便大步离去。

无咎神色尴尬,黑脸上尽是无奈。

唉,我被老道害成这个模样,根本不用装傻,而是真的傻了!

不过,这三位伙伴倒是精明呢……

();|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