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八章 寻幽探奇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姑苏石、我很不平凡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这是又一处寒冰地道,曲曲弯弯的去向莫测。↖,

而之前的四人却是不见了,只留下几行水迹。

那个安銘竟然舍得丢下自己?

无咎低头打量,转而抬脚往前。他有灵力护体,周身上下依然清清爽爽。只是行走之间散开神识看去,竟然处处碰壁。

浅而易见,四周寒冰中的禁制变得愈发密集。

难道此处真有洞府遗迹的存在?

尚不知古修士静修的地方,又是个怎样的情景,如今既然来了,不妨借机长长见识。

无咎没走几步,神色微动。

脚下突然一阵微微的颤抖,紧接着便有轰鸣、以及吵闹声,从前方隐隐传来。

无咎加快了脚步,左拐右拐,又去百余丈,眼前豁然开朗。他停了下来,微微瞠目。

这是一个二十多丈大小的地下冰窟,四周依然如同冰雕玉砌般的美轮美奂。而引人瞩目的并非那晶光闪烁的奇观,而是冰窟尽头站立的一群人影。

有贡金、桑魁等七人,有安銘等四人,有之前提到的另外四人,还有一个银须银发的老道与两个壮汉。也就是说,搭乘海船的二十一人,除了罹难的两位,已悉数到齐。

尤其那个老道,正是祁散人。他为了找寻灵药,早跑没影了,如今怎会来到此处?

不过,那群人正围在一块冰壁的几丈之外,并轮番祭出手中的飞剑。随着阵阵的攻势,整个冰窟随之震动。而那看似寻常的冰壁,也在发出诡异的光芒。

无咎尚自诧异,震耳欲聋的喧闹忽而一静。

十余双眼光齐刷刷看来,一个个神情不同。

可恶的祁散人只是微微一笑,便扭头躲开。

贡金与桑魁等人稍稍意外,随即又不屑一顾;董石、彭锦、章赖是早有领教,各自神色嫌弃;余下人等恍然之后,一个个不以为意。

在以上众人的眼里,那不过是一个修为低劣、举止怯懦的丑小子!

而安銘却是神有所思,诡秘一笑,扬声道:“无咎,此处发现洞府一处,许你机缘共享,却要参与破禁,绝不容袖手旁观。速来——”

贡金与桑魁似有不满,阻拦道:“安道友,不妥吧……”

安銘不以为然道:“有何不妥?多一个人,便多一分力气。切莫小瞧了无道友,说不定他有出人意料之举呢!”

他话音未落,四周响起一片哄笑。

贡金与桑魁猜出了安銘的用意,也不禁冷笑了两声,又好像有些无奈,只得点头应允。而贡金却是沉吟片刻,冲着众人说道:“此处洞府,为我七人率先寻获,诸位却是晚来了一步,断然不可相提并论!”

章赖心有不忿,忍不住上前一步:“我与两位道友……”

贡金尚未出声,桑魁恶声恶语道:“是谁率先抵达此处,你敢再说一遍?”

章赖与两位伙伴,虽然抢先一步发现了冰岛上的禁制,却未能深入地下,如今顿时理亏词穷。他回头看向左右的安銘与董石,只得叹了口气就此作罢。

贡金哼了声,接着说道:“为了不伤和气,我再次重申一遍,破禁之后,但有所获,由我七人先行分享……”

安銘含笑打断:“贡道友不必担忧,随你便是!”他还是没有忘了某人,抬手招呼道:“你初来乍到,当不惜余力,且让诸位道友歇息片刻,来呀——”

无咎站在来时的洞口前,神色踌躇。

在冰窟的右手一侧,竟然还有一个被海水浸没的洞口。看上去像个积水的大坑,祁散人与其他人应该来自彼处。

而那块禁制覆盖的冰壁,好似并无异状,只是神识稍加触及,便能察觉到了一种强大莫名的威势而令人不敢小觑。

从贡金的话语中不难猜测,他七人或许是有备而来。章赖与两位伙伴寻到此处,则纯属意外。孰料贡金驱逐了章赖之后,祁散人与安銘等人又接踵而至。被迫无奈,只得联手……

“你耳聋了不成?再敢退缩,便滚出去!”

无咎尚自胡思乱想,骂声传来。他心神一敛,眼角抽搐,挥臂一展,手中多了一把五尺长的玄铁黑剑:“既然如此,我且尽力而为!”

他长剑拖地,面色沉凝,步步往前,衣袂随风。乍然一见,颇有几分所向无敌的架势。尤其他的眼光缓缓掠过在场的众人,竟是颇为的淡定自若。人群之中,祁散人好像在微微摇头。他奉还了一个视而不见,直奔那道禁制所在的冰壁走去。

在场的修士微微愕然,让开去路,直待看清了那把玄铁黑剑,不禁又哑然失笑。便是安銘也是暗暗摇头,很是索然无味。

玄铁长剑看似唬人,实则凡兵。有谁见过手持凡俗的兵器的修士?眼前便有一个,又黑又丑陋!

无咎从人群中横穿而过,转瞬间到了冰壁的三丈之外。他不及站定,便已双手持剑,高高举起,接着又拉开一个弓步,凛然大喝,猛往前冲,狠狠劈出了玄铁长剑。

众人虽然不屑,却还真的没有见过如此阵势。

要知道修士施法,抬手举足间便是雷霆万钧。而这般又是摆姿态,又是乱吆喝,真乃平生仅见,稀罕啊!

“砰——”

便在众人闭息凝神之际,眼前一晃。但见冰壁光芒闪动,随即一道人影凌空倒卷着横飞了出去,还“啊啊”大叫不止,却依然紧紧抓着黑剑不撒手。霎时人随剑走、剑借人势,倒也声势不凡。

那黑剑虽为凡兵,却为玄铁炼就,撞上一下或许无恙,却足以令人难堪。

众人慌忙躲避,一时场面混乱。

而其中的一位老者稍稍迟疑,那风车般的人影便已带着他的黑剑砸了过来。他“哎呀呀”连连后退,察觉不妙,临机应变,急忙蹲下。一道风声堪堪越过头顶,“扑通”砸在坚硬的冰岩上。紧接着又是一阵大叫,凄惨的情形叫人不忍目睹!

老者扭过头去,神色关切。

无咎落地之后,又滚了两滚,这才叉开双腿坐在地上,恰好与老者四目相对,竟是顾不得自身的状况,无力地伸出手掌:“老道,还我灵石——”

老者便是祁散人,还想着问候一声,忽又两眼连连眨巴,随即站起身来教训道:“财迷心窍,不自量力,自讨苦吃,贻笑大方,呵呵……”

“老道无良,无良的老道!我呸——”

无咎啐了一口,冲着四周围观的众人歉然道:“我已尽力,奈何修为不济,惭愧,咳咳……”

安銘默然片刻,转而背过身去。

贡金不耐烦道:“诸位莫再耽搁,一起动手!”

在场的十余位修士站在冰壁的几丈开外,轮番祭出了手中的飞剑。

顿时轰鸣大作,光芒闪烁。

无咎已从地上爬起,悄悄躲在十余丈外。

冰窟倒也宽敞,而为了破除禁制,十七八个修士挤在一隅,难免促狭而碍手碍脚。于是众人轮番上阵,那边攻罢,这边再攻,各自不遗余力。凌乱的气机、闪烁的光芒、以及法力的轰响持续不断,真是好大的动静。

不过,那冰壁上的禁制,想必是出自于高人之手,虽年代久远,却极为的坚固。即便遭受到如此的围攻,还是岿然不倒。

又过了一炷香的时辰,有人喊道:“禁法破绽已显,只须攻其一点便可大功告成。诸位退后三丈,合力出手……”

出声提醒的并非贡金与桑魁,也不是安銘,竟是祁散人。他拎着一把品相低下的飞剑在四周来回乱窜,只顾着拾掇他人全力以赴,却不见他本人出手。不过,他的人缘不错。他话音未落,在场的修士们纷纷退后。转瞬之间,十余道剑光齐齐而出。

不消片刻,一声巨大的轰鸣骤然炸开。紧接着冰屑迸溅,气机震荡。那块坚不可摧的冰壁已是荡然无存,随之现出一个丈余大小的洞口。并有阵阵的阴寒弥漫而出,一道诡异的寒风瞬间掠过整个冰窟。

“噼里啪啦”的冰屑溅落之后,四周忽然安静下来。

在场的众人均是愣在原地,一个个盯着那神秘莫测的洞口。

即使躲在远处的无咎,也是禁不住打了个寒噤。

那迎面而来的寒风,竟带着丝丝缕缕、若有若无的淡淡血腥。好像是一种禁锢许久而又无从捉摸的野性,又或是一种莫名的凶险气机,使人蓦然之间难以面对,禁不住神魂一懔而胆战心惊。不过,凝神看去,洞口之中并无异状,好像方才的只是一种幻觉,一种对于未知的敬畏。

“诸位小心!”

贡金与桑魁等人吩咐了一声,带头抢进洞口。余下的诸位修士不甘示弱,紧随其后。渐渐人影稀疏,便是祁散人也趁势而去。

转眼之间,空旷的冰窟内只剩下了无咎一人。他愣怔了片刻,无奈地摇摇头,随即拄着玄铁黑剑,奔着那稍显黝黑的洞口走去。

他不喜欢寻幽探奇,对于所谓的古修士的洞府更是不感兴趣。而有时候总是迫不得已,正如今日此刻。

且罢,瞧瞧洞里藏着什么好东西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