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九章 安兄留步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read336();<!--章节内容开始-->

感谢:木叶清茶、、小猪乖乖猫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洞口之内,还是一条寒冰的地道。只是与此前相较,稍有不同。四周的冰岩之上,竟然多了刀劈斧凿的痕迹。尤其是所嵌的禁制,显得更为强大而又密集了几分。且去势平坦,渐趋渐降,应该是通往地下,或是海底的深处。

无咎往前而去,畅通无阻。

半柱香的时辰之后,原本丈余粗细的地道突然到了尽头。除了贡金、安銘等十八位修士的身影之外,又一个巨大的冰窟出现在眼前。

无咎惊嘘了一声,随即双手抱着剑柄驻足观望。

冰窟足有十余丈高,百余丈的方圆,虽有点点的荧光闪烁,却显得颇为幽暗。而修士的目力不比常人,倒也看得清楚。只见洞壁、穹顶均为寒冰,而地上则是岩石半露,冰岩堆积,甚为凌乱不堪。

不过,在冰窟的当间,则是横卧着一块二三十丈的黑色寒冰,为密密匝匝的禁制所封禁,且威势莫名,却又难辨端倪。冰窟的尽头,有一片低洼的水坑,却像是冬日里的小池塘,铺着厚厚的寒冰……

无咎尚自错愕之际,在场的修士们已从惊奇中回过神来。只是面对那块诡异的寒冰,一时不知所措。

祁散人却是“哎呀”了一声,疾步越过人群,绕过了那块寒冰,直奔冰窟的角落里,接着俯下身去,竟是捡得几块乌黑的石头,欣喜自语道:“海龙石啊……”他举着石头,转身示意:“此乃炼器之物,不知诸位有无兴趣?啊……我倒是忘了,贡道友请——”

他在来时的途中,便声称找寻海龙石,如今的所作所为,尚在情理之中。不过,他倒是没有忘了贡金的有言在先,随手丢了石头并含笑致歉。

众人均在打量着那块寒冰,循声看去,这才发觉冰窟的四周散落着一块块拳头大小的黑石头,竟然不下数十之多。

贡金与桑魁就近捡取了几块海龙石,瞧不出名堂,随意收起,就此作罢。余下的众人不甘错过,也各自捡取了一块石头。修士之中,精通于炼器者寥寥无几。至于所谓的海龙石有何用处,只怕根本没人知晓。

祁散人呵呵一乐,就地转过身去。而他再次动手之际,黑石头下方的缝隙中竟然长着一株黑色的小草。他顺势一并抓起,人不知鬼不觉,接着又如法炮制,眨眼的工夫已将数株小草收归囊中。

老道的动作,没人在意。

在场的众人还是在关注着那块寒冰,期待着有所发现。那好像并非寻常的寒冰,而是一块玄冰!

“贡兄,你是如何寻至此处,玄冰中又有何蹊跷,不妨如实说来,以便我等应对……”

“我在牛黎偶遇一位道友,他曾于去岁来过北玄岛。据悉,他发现了一处禁制,疑为古洞府的所在,却因力有不逮而只得放弃。我从他手中购得图简,便邀请同道寻觅而来……”

“原来如此!而依我之见,这地下冰窟虽为古修士打造,却非洞府啊……”

“安道友所言何意?”

“我是说……那块玄冰太过于古怪……”

“破开玄冰,自见分晓!”

“所言有理!嗯……祁散人,你要去往何处?”

安銘与贡金等人围着玄冰转了一圈,依然看不出名堂,便在商议对策之际,一位银须银发的老者晃晃悠悠走向来时的洞口。他有所察觉,身形倏然一动,竟是横越数十丈,瞬间到了洞口前,冲着往后退却的某个黑丑小子淡淡一瞥,转而冷哼道:“为免意外,谁都不得擅自离去!”

祁散人蓦然一怔,急忙停下脚步,又扭头看向四周的众人,转而伸出大拇指而一脸的深以为然:“安道友所言极是啊!此地莫测,小心为上,呵呵!”他呵呵一笑,竟是俯下身子捡取一块黑石头,接着便如没事人一般转身走开。

安銘微微皱眉,只当是错怪了祁散人,却又驻足原地,恰好挡住了洞口,犹然疑惑难耐,冷声叱道:“丑小子,休得鬼鬼祟祟——”

他身后有人拄着黑剑,正自神色古怪,忽被称呼为丑小子,禁不住闷哼了一声。

先是无道友,尚存几分礼数;后来无咎,一点都不客气;如今干脆换成了丑小子,藐视之意溢于言表。而前后称呼的变化,也让一个人的真面目表露无遗!

无咎慢慢走出洞口,又小心翼翼绕过安銘,终于踏入到了冰窟之中,却并不往前,而是闪开几步,畏畏缩缩躲在一旁。

安銘犹不作罢,竟是挥袖甩出几面阵旗,就势掐动法诀而光芒闪烁,瞬间封住了洞口,也封住了唯一的退路。他这才抬脚往前,出声道:“破开玄冰——”

众人围在玄冰的四周,各自飞剑在手。

无咎独自站在洞口的不远处,冲着那封禁的阵法摇了摇头。少顷,他眼光一掠。只见祁散人也是飞剑在手,却躲在人群之后,还冲着这边悄悄眨眼,神情中似有暗示。

而贡金等人大老远跑来,显然不肯空手而归,随着一声令下,各自祭出了手中的飞剑。霎时间轰鸣大响……

无咎的眼光落向那块硕大的玄冰,不知为何,轰鸣响起的刹那,他的心头随之猛然一跳。他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玄铁黑剑,竟有一种如临大敌的戒备。

玄冰为层层禁制笼罩,颇为的坚固。一道道剑光落在其上,随即便被震荡的法力弹开,虽有光芒闪烁,瞬即又恢复如初。片刻过后,强大的攻势依然难以奏效。

正当众人无奈之际,安銘突然后退了几步。

而董石则是与彭锦换了个眼色,同样是后退了几步,随即双双威势一变,所祭出的剑芒顿然暴涨而威力大增。

在场的修士有所察觉,惊得连忙收起飞剑,并抽身躲避,一个个错愕难耐。

那凌厉的杀气与骇人的威势,必然来自于筑基修士无疑!

董石与彭锦,竟是一对筑基三层的前辈高手!

“轰、轰——”

轰鸣震耳欲聋,随之又是“喀喇”闷响,那坚固异常的禁制竟然裂开一道数尺长的豁口,并有冰屑从中迸溅而出。而黑色的冰屑才将迸出,随即融化成片片的黑雾,冷彻入骨的寒意弥漫开来,竟是叫人难以消受。

在场的众位修士无不打了个寒战,便是董石与彭锦也是召回飞剑而微微诧异。

贡金虽然跟着躲避,却少了几分匆忙,出声提醒道:“玄冰之内,必有所藏……”

董石与彭锦相视点头,再次举起了飞剑。而不待动手,又是一阵“喀喀”的闷响从玄冰之上传来。两人微微一愣,急忙凝神打量。

“喀喇喇——”

便于此时,那曾经坚不可摧的禁制,竟然层层崩裂,冰屑飞溅,阵阵寒雾沸腾不休。而不过刹那,“轰”的一声,禁制尽数崩溃,偌大的一块玄冰轰然炸开。强横的气机伴随着黑色的寒雾席卷四方,霍霍然势不可挡。

董石与彭锦顾不得祭出飞剑,连连后退。

众位修士更是骇然失色,各自惊慌失措。

安銘始终在静观其变,出声示意:“小心——”

与之瞬间,一道黑影带着飞溅的冰屑与呼啸的腥风骤然而起。两位修士躲避不及,霎时已被黑影击中,毫无招架之力,顿时惨叫着横飞出去。紧接着雾气淡去,一个庞然大物缓缓出现,竟是一丈多长的头颅,三五丈的身躯,三五丈的尾巴,且浑身披着坚硬的鳞甲,并生有粗壮的四肢,形状甚是古怪而又威势惊人!

贡金早已吓得目瞪口呆,失声道:“是何海兽,如此巨大……”

他转身便跑,在场的修士随后而逃。董石与彭锦也是无心应战,跟着往后退却。

谁料安銘却是闪身冲到了洞口前,举起手中的飞剑横加阻拦,厉声道:“休要惊慌!那是一头禁锢在此的冰螭,尚未醒转,杀之不难,速速动手——”

众人被迫停下脚步,回头观望。

冰螭?

冰螭,乃是一种海中的怪兽,许是异常凶猛的缘故,这才被古修士禁锢于此,如今却是帮它破开封禁,无异于自讨苦吃啊!

不过,正如所说,那怪兽虽然摇头摆尾,却极为笨拙缓慢,显然尚未从昏睡中醒转!

众人不敢怠慢,剑光纷飞。被螭尾击伤的两个修士也慌忙爬起,趁机下手报复。

而董石与彭锦更是催动剑光,直取怪物的双眼。

“嗷——”

冰螭突然遭到围攻,似乎有些发懵,而双目又被剑光横穿而过,顿时疼痛难耐。它猛然昂首吼叫,随即四肢挪动,长尾横扫,接着又张开大嘴“吭哧”喷出一道寒雾。

“砰、砰——”

那两个才将逃脱一劫的修士再次被螭尾横扫了出去,却没了上回的运气,随即狠狠撞在冰壁之上,竟是肚肠破裂而口吐鲜血,显然是活不成了。

“扑通、扑通——”

两个修士尚自催动飞剑,忽被寒雾吞没,霎时栽倒在地,竟是双双变成了两个黑色的冰块。

眨眼之间,便折去了四位羽士高手!

而冰螭虽然双目失明,却愈发的疯狂,坚硬的鳞甲根本不畏飞剑的攻击,竟循势反扑。

在场的修士们招架不住,四下逃散。

董石与彭锦已是束手无策,惊声大喊:“师兄——”

原来二人的师兄在此,想必修为更胜一筹。不过那位师兄也是措手不及,恨恨啐道:“暂且撤离,回头再收拾这畜生不迟!”

安銘依然手持飞剑,独自挡在洞口前,却已是原形毕露,周身上下散发出筑基高手的威势。他吩咐一声,转身离地蹿起,并抬手掐动法诀,直奔洞口冲了过去。

光芒闪动,阵法开启,洞口大敞,去路无碍。

谁料便于此时,有人突然闪身挡在洞口前,并高高举起了他那把玄铁黑剑,脸上露出丑丑的笑容:“嘿嘿,安兄留步——”  <!--章节内容结束-->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