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二章 尽在掌握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南部项目、痴傻愚顽、o老吉o、砸锅卖铁人、长寿秘诀、萧瑟xsir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正所谓,风起于青萍之末,浪成于微澜之间。

凡事伊始,总是平平淡淡,唯有浩劫过后,才会发觉之前的风吹草动,皆为祸乱的征兆。

从安銘、董石与彭锦的口中得知,他三人均为北陵岛的修士,尤其是安銘,竟然还是北陵岛的执事。其之所以混上海船,或如所说,只是为了这片海域的安危着想。而遑论如何,北陵海看似来往自如,实则戒备森严,这也是适逢夏季,却见不到其他修士的一个缘由。

此外,三位筑基高手既然知晓此行的动向,必然还有另外一个缘故,有人通风报信。

而桑魁也有嫌疑,却在最后关头冲向无咎求救,似乎有悖常理,且人已死去,不予追究。

由此不难猜测,贡金获悉了地下冰窟的存在,暗中禀报于安銘知晓,接着一行人抵达北玄岛。而安銘则是想要稳操胜券,始终隐忍不发,却又对于中途加入的无咎与祁散人疑惑重重,等等。

不过,老道给出了定语,如上猜测,仅为表象。至于真正的缘由,有待进一步揭晓……

两道人影匆匆出现在冰岛之上,随即踏起飞剑登高远望。

果不其然,岸边的皮舟少了一条。数十里外,有人正自挥桨疾行。

祁散人抬手一指,不容置疑道:“追上他,杀了他——”

无咎踏着飞剑,低头看着脚下的冰岛,转而极目远舒,不由得神色欣然。连日来又是大船、又是小舟,受尽了颠簸,吃够了窝囊,如今凌空御风,顿觉天地辽阔而心怀大畅。<>他看着几丈外凶狠狠的祁散人,讶异道:“你已如愿以偿,就此离去便是!”

据老道所说,海龙石并无大用,而有海龙石的地方,往往会有异兽栖息,或许会有海龙草的踪迹。于是他许诺灵石,随着那位出售海龙石的修士来到了北玄岛,名为海龙石,实则还是为了海龙草。当他在冰窟之中发现了海龙草的时候,却避而不提,只顾着吹嘘海龙石的罕有,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。当然,海船之上的那场聚而论道,他与无咎合伙兜售丹药,并耍了贡金一把,乃是彼此间的默契,也因而惹得安銘的猜疑。二人有所察觉,随后变得谨慎起来……

祁散人回头瞪了一眼:“岳华山死了三个弟子,岂肯罢休。枉你闯荡天下,杀人灭口的道理你懂也不懂?”

无咎耸耸肩头:“你要杀人,我陪你走一趟便是……”

“杀人有伤天和,我老人家干不得!”

“噫,你干不得,我便干得?”

“你杀人无数,不在乎多几个!”

“老道,你欺负我呢?”

“我欺负你作甚?若被岳华山知晓你无咎来到北陵海,并杀了仙门的弟子,你以为你还能逃出这片海域吗?”。

“还有你祁散人呢?”

“谁知道祁散人又是哪个,你无咎的名头却是愈来愈响亮呢,呵呵……”

祁散人方才还摆出凶狠狠的架势,转眼间已是春风满面笑容得意。

无咎黑着脸哼了一声,催动脚下的剑光疾驰而去。老道还算仗义,紧随其后,途中还不忘念叨着:“记得岳华山有四位人仙的高手,其中的三位倒也罢了,而门主项华子却是不好对付啊……”

须臾,一条疾行的小舟就在前方。<>

无咎横踏着紫色的剑光,两脚上下一踩,身子一斜,便呼啸着直奔海面俯冲而去。

啧啧,他是在御剑呢,还是跳海呢?

随后的祁散人连连摇头,似乎有些惨不忍睹,随即背抄双手,很是洒脱般地飘飘而落。

转瞬之间,两道御剑的身影落在了海面之上,恰好挡住那条小舟的去路。

驾乘小舟的正是贡金,手中的船桨挥动如飞。忽见两道御剑的人影从天而降,吓得他心惊胆战。小舟顿时在海浪中打转,直至片刻过后,这才趋于安稳,他看着几丈外那两道熟悉的身影,绝望道:“饶命——”

无咎踏着紫色的剑光悬在海面的四五尺的高处,并随着海浪的起伏而微微摇晃,彷如荡着秋千,颇为随意悠闲,而他的一张黑脸上却是带着怪笑,并不怀好意地问道:“嘿,你是不是岳华山的弟子,又要逃往何处呀?”

他没有忙着杀人,好像在与人闲聊。奈何此情此景,有些不合时宜。

贡金依然坐在船尾,站都站不起来,手脚发软的样子,应该真的很想活命,忙道:“两位前辈,在下曾为散修,只因修为尚可,便成为了北陵岛的外门弟子,如今三位筑基前辈尽数罹难,在下唯有重返草莽逃避责罚,还请高抬贵手……”

这是一位无家可归的可怜人!

无咎回头一瞥,祁散人兀自踏着剑光悬在数十外而一脸的不耐烦。他嘴角一咧,转而又道:“贡金,你也懂得杀人灭口的道理,我不能留你啊……”

贡金脸色惨变,不及多说,慌忙掏出十余块灵石放在小舟的甲板上,又将几瓶丹药也悉数拿了出来,这才哀声央求道:“前辈啊,你杀了我也是无用。<>我已向北玄岛发出了传信玉符,并道明了前后的详情。而北玄岛的弟子获悉之后,必然要禀报仙门,不出意外,岳华山的几位长老与众多高手即刻便至!”

无咎微微皱眉,不以为然道:“你吓唬我呢,岳华山距此遥远……”

贡金连连摆手,如实分说:“北陵岛与北武岛,均有传送阵,两位前辈还是速速离去为妙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一阵劲风扑面。他惊得往后便躲,直至十余丈外,“扑通”坠入海水之中,这才发现虚惊一场。

只见某人踏着剑光冲到了小舟之上,挥袖卷走了灵石与丹药,又返身飞起,眨眼之间到了半空之中。而那位老者则是追了过去,渐渐远了。

他大松了口气,恍如隔世一般。

……

半空之中,两道剑虹追逐不停。

一人喊道:“你往何处去?为何留他一命?”

一人头也不回:“你亲耳所闻,又何必明知故问。杀了那人徒劳无益,还是抓紧跑路要紧!”

祁散人身形一闪,瞬间挡住了去路。其来去随意、且又飘忽诡异的身法,看着熟悉!

无咎脚下的飞剑猛然一荡,被迫止住了去势:“咦,我的冥行术?”

祁散人稳住了身形,哼道:“我当初帮你研修九星诀的时候,随随便便修炼一二,什么你的、我的,你我不分彼此才是……”他话没说完,又是一脸的嫌弃:“你这小子动辄跑路,有没有出息啊?”

无咎理直气壮道:“岳华山的众多高手须臾即至,难道等死不成?打不过就跑,是为明智……”

祁散人挥手打断:“哎呀,机缘来也!”

无咎一怔:“此话怎讲?”

祁散人两眼一亮:“九星神剑啊!”

他说到此处,重重点了点头,转而踏剑前行,不无振奋道:“休要耽搁,随我杀向岳华山——”

无咎吓得一激灵,急忙随后嚷道:“你莫非人老糊涂,此时岂能前往岳华山?”

那群前往海外探险的修士也就罢了,而安銘三人乃是岳华山的弟子,并非死在意外之下,而是被人杀了。搁在任何一个仙门,此事都不能善了。跑路唯恐迟慢,还要杀上门去,这不是人老糊涂,而是人老疯了!

祁散人却是气定神闲道:“还记得你我此行的用意吗?海龙草仅为其次,九星神剑方为关键所在。如今北陵海生乱,岳华山必然高手尽出,正当趁虚而入,实乃天赐良机也!”

“你怎敢断言?”

“你难道信不过老夫?”

无咎还想质问两句,祁散人竟然收起剑光瞬间消失不见。他不敢耽搁,急忙施展冥行术急追而去。

……

舆图所示,岳华山应在北玄岛的东南方,彼此相距足有万里之遥。即使施展冥行术,也要耗去个把时辰,途中稍稍耽搁,便已是小半日过去。

一片荒凉的山谷中,两道人影从天而降。

祁散人踉跄几步,连连气喘:“哎呀,如此连番施展冥行术,要老命了,且歇息片刻!”

无咎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,更是累得透不过气来:“哼……哼……你才知道啊,想当初我……我疾行两万里……耗尽修为……”

祁散人打量着四周的情形,摇头道:“还是修为不济的缘故啊,要知道九星诀非比一般,你我根本没有施展出真正的威力……”他无暇多说,摸出两粒丹药扔进嘴里,接着袍袖轻拂,面前“哗啦”多出一堆东西:“岳华山已是近在眼前,且谋划一二……”他眼光一瞥,催促道:“愣着作甚?你从贡金手里抢回的神芪丹很是不差,何妨用来养精蓄锐,你要杀入岳华山,万万大意不得!”

无咎继续喘着粗气,依然狼狈不堪。

他接连不断的施展遁术,耗去了大半修为。而祁散人却无大碍,可见老道的根基不凡修为扎实。不过,他在说什么?

无咎顾不得歇息,猛然坐直了:“慢着,且说清楚,你要我只身杀入岳华山?”

祁散人抬起头来,不解道:“除了你小子,还能有谁?”

“哦,大老远跑来,你竟然置身事外?”

“难不成要我老人家亲力亲为?倘若传了出去,是要惹起九国仙门大乱的……”

“我不去!”

“哎呀,稍安勿躁,一切尽在掌握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