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三章 得意忘形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草鱼禾川、用户il、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老道说了,只有我无咎熟知神剑的气机,换作别人,根本找不到岳华山的藏剑所在。既然岳华山的高手已倾巢而出,正当趁虚而入,到时候暗中催动体内的神剑,自然便能一路寻去。

老道还说了,有他在山外接应,双方里应外合,定然安危无虞而马到功成。

尤其他信誓旦旦:一切尽在掌握!

一座云雾横绕的山峰脚下,是片荒凉的山坡,孤零零矗立着一座青石的牌坊,上刻着四个古朴的大字,岳华仙境。

浅而易见,此处便是岳华山的山门。

而在牌坊的几丈之外,还站着一个孤单单的人影。其黑丑的脸庞,正是无咎易容后的模样。只是他的手里拿着一块玉牌,犹自进退彷徨而东张西望。

玉牌上,刻着董石的名讳。

依着祁散人的交代,凭此令牌,进出仙门,那是相当的容易。不过,他本人则是远远躲开。他声称接应的重任非同小可,他要在关键的时候大显身手!

可恶的老道,又在耍我!

嗯,他终究年岁大了,跑腿的活计,且由年轻人代劳。权当是尊老爱幼吧,况且找到余下的四把神剑也是自己的一个心愿。

既然如此,那就冒充一回岳华山的弟子!

无咎迟疑了片刻,还是有些惴惴不安。

从北陵海,一路疾驰而来,不过歇息半个时辰,便又匆匆忙忙来到岳华山的脚下。就如同一匹任劳任怨的马儿,被祁散人使唤得团团转。好在老道的丹药颇为神奇,接连吞服了三粒神芪丹后,如今虽然疲惫未消,而整个人已无大碍。

无咎缓步走到了牌坊下,凝聚神识稍稍查看。少顷,他举起玉牌信手划去。

原本空荡荡的山坡上突然光芒闪动,不过瞬间,一条窄窄的石梯凭空浮现,竟然斜上千丈而直达峰巅。

无咎回头看了眼身后,不无心虚地耸耸肩头,随即大摇大摆穿过了山门,接着抬脚踏出剑光,不急不慢奔着山上飞去。

须臾,到了山顶。

一座临崖而立的楼阁挡在前方,云雾缭绕间很是肃穆。而楼阁下方则是一道门户,霎时门户开启,并出现两位男修士,分别身着灰衣与黑衣。其中身着黑衣的中年人有着筑基的修为,拱手道:“这位师兄是……”

无咎直接落在门户前的台阶上,举起手中的玉牌虚晃了一下,懒洋洋道:“董某常年驻守海外,不比这位师弟的逍遥自在啊!此番回来看看,几件俗物不成敬意!”

他话音未落,挥袖抛出四五张海鲨皮与一堆兽骨、兽齿。

中年人顿时面露喜色,恍然道:“原来是驻守北陵海的董师兄,失敬了!”

无咎却是不作停顿,抬脚穿门而过,还不忘伸手抹了把脸,感慨道:“风寒催人丑……”

而中年人或许并不认得董石,且仙门的令牌无误,又得到来自深海的宝物,便也不作多想,忙着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收取好处。

无咎走了几步,见到没人阻拦,忽又回头问道:“门主与几位长老在否?”

“董师兄,该有多久不曾回来过?”

“啊……我不过是有感而发,呵呵!”

无咎尴尬一笑,踏起剑光便走。

中年人还想答话,人影没了。他摇了摇头,继续查看着地上的鲨皮。

一旁的灰衣弟子讨好道:“那位师叔好奇怪……”

……

一处无人的山峰上,无咎收起剑光两脚落地,见四周并无异常,这才长舒了口气,又不禁抬手冲着面颊虚扇一巴掌,暗道:多嘴!

此行匆匆,只为趁虚而入,却对于岳华山一无所知,无异于瞎着双眼硬闯上山。而仙门是否收到海外的传信,又是否倾巢而出,根本不知道啊,着实叫人心里没底。方才还想借机探听虚实,却差点弄巧成拙!

不过,此行并非一味的莽撞。

无咎定下神来,抬手摸出一枚玉简。

他从董石三人的遗物之中,得到了仙门的令牌,以及诸多的杂物,还得到了这枚岳华山的图简。据其所示,岳华山方圆五百里,分为三山一峰,九绝十八景,等等。其中的岳昊峰,则为仙门长辈们的洞府所在……

无咎冲着图简查看片刻,禁不住摇头叹息。

岳华山若是藏有九星神剑,又在哪里呢?偌大的一方所在,又该往何处找寻?

即使仙门空虚,来去自如,而想要在如此短暂的时辰内有所收获,还是无从想象啊!罢了,心动不如行动!

无咎抬头看了一眼,天近黄昏。他不作迟疑,踏着剑光飞下山峰,并竭力散开神识,循着山谷掠地疾行。途中偶尔遇到岳华山的弟子,他根本不予理会。只要四周无人,便一头扎入地下。

如此这般,从南到北,从东到西,每隔数百上千丈,来来回回搜寻不止。在地面上,神识全开,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。在地下,则是催动狼剑、魔剑前后左右巡弋。途中一旦遇到禁制,便停下来细细查看。好在夜色渐深,或许岳华山真的空虚,来来往往倒也畅通无阻,不知不觉天色黎明……

无咎在晨霭之中现出了身形,一脸的倦色,就近找了块石头坐下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整整搜寻了一宿,已然将五百里方圆的岳华山给大致搜寻了一遍,而不管是地上,还是地下,全无任何有关神剑的踪迹。要知道九星神剑同出一脉,只要此处藏有另外一把神剑,必然会惊动体内的三把神剑,而如今的气海之内却是毫无动静。也就是说,此行徒劳无功。

岳华山,根本没有神剑?

而祁散人既然声称尽在掌握,难道是自己出了差错?

无咎摸出两粒丹药看也不看便扔进嘴里,尚未咀嚼,一道清凉之气倏然入腹,浓烈的灵力瞬间充斥四肢百骸,疲惫的心神顿时为之一振。

老道的丹药很是不差!

无咎回头看向身后,一道千丈的山峰静静矗立在晨色之中,山岚弥漫,灵气淡淡,楼阁隐隐,花香四溢,胜景怡人,端的一方仙境所在。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此处便是岳昊峰,为岳华山的主峰。且顺道查看一遍,倘若再无所获,不妨速速离去,以免节外生枝!

无咎有了计较,也不耽搁,踏剑而起,循着山径石阶一路直上。途中但有亭台楼阁、或是洞府房舍,他皆不放过。

只见一道御剑的人影,时而徘徊逗留,时而兜着圈子,独自在雾霭间出没,环绕着山峰盘旋而上……

须臾,一无所获的无咎到了峰巅之上。

面对那旭日的东升,以及茫茫的云海,他是毫无兴致,只顾冲着高耸在崖石之上的一排楼阁好奇张望。

那楼阁上的横匾上有“岳昊阁”的字样,是不是岳华山门主的洞府所在?

静悄悄的不见异状,看来岳华山的前辈高人们真的不在家。噫,远客到访,无人接待,有失礼数,很不应该呀!

无咎虽然白白忙活了一宿,稍显失落。而独自在一个陌生的仙门之中寻觅探索,那种谨慎与忐忑的交错,危机与莫测的并存,不免使他有种探险猎奇的快意。且畅通无阻,即将离去,他又忍不住自我调侃起来,黑脸上露出贱贱的笑容。

想不到啊,如此戒备森严的仙门,在我眼中犹如无物,且来去自如,嘿嘿!

无咎踏起剑光,缓缓飞起。

那排楼阁悬空高耸,三面临风,很是精美,且神识之中并无禁制的阻挡。

他稍稍打量,收起剑光跳进了那间带有横匾的岳昊阁。所在甚为宽敞,桌几齐全;正面则是几道古色古色的木制拱门,曲径通幽而所去莫测。

嗯,我且到此一游!

无咎不见异常,抬脚奔着拱门走去。

而他才将挪步,许是有所触动,整个楼阁突然有光芒闪过,紧接着钟鼎之声大作。

哎呀,大意了。阁中竟然藏着禁制,且如此的隐秘!

无咎吓得猛一哆嗦,愣在原地,却不敢多想,急忙抽身暴退。而他才将离地蹿起,便“砰”的一声反弹了回去,随着踉跄落地,这才发觉楼阁的四周已然是阵法笼罩而再无退路!

与之同时,二十余道剑虹由远而近,转眼之间到了十余丈外,并左右散开摆出阵势,其中的一位老者更是厉声喝道:“小贼,你杀我弟子,闯我仙门,老夫忍你多时也——”

无咎目瞪口呆,一阵眩晕。

忙碌了一宿,只当人不知、鬼不觉。谁料一举一动,根本无所遁形。还有那个老者,分明就是人仙的高手,他一口咬定我杀了他的弟子,显然早已接到了海外的传信,却又始终隐忍不发,便是要将我生擒活捉啊!

而岳华山既然获悉了北陵海的变故,理该倾巢而出才是,缘何还有如此众多的高手待在家里?

如此这般闯上山来,与自投罗网有何不同?

唉,凡事还须淡定,切莫得意忘形!

不对呀,祁散人有言在先,一切尽在掌握,如今却是乱了套,此时他人在何处?

无咎慌乱之余,又是蓦然一怔。

透过阵法往外看去,十余丈外的那群修士之中,一道熟悉的身影犹在躲躲闪闪……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