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九章 所言大善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敖家堡的孙舞娘与桀正,与我石头城素有仇怨,对我岳家的血琼树,更是窥觑已久。>>吧_﹍w·w`w`.-y-a-w·e·n=8=.=c=o=m于是,家父便与我暗中设下计谋,借血琼盛开,以及小女筑基之名,遍邀各地道友前来道贺。果不其然,孙舞娘与桀正双双中计,为家父所重创,并被生擒活捉。不过……”

“我岳家只顾着防备敖家堡,谁料节外生枝。血琼树还是被孙舞娘趁乱捣毁,而最为珍贵的血琼果,却是不翼而飞,原来强贼另有其人……”

岳玄说到此处,犹自郁闷难耐,举杯一饮而尽,随即又恨恨叹了一声。

水云榭中,在座的众人神色各异。

项龙点了点头,深表同情。

项妮微微错愕,显然没有想到岳家遭遇的变故竟然如此的曲折惊险。

岳琼则是咬着嘴唇,胸口轻轻起伏。她筑基之初,便遭遇挫折。那曾经的一切,更像是一种屈辱!

祁散人还是心无旁骛的样子,斟满了杯酒,轻轻啜饮之后,旋即闭上双眼惬意不已。

而无咎的手里多了个玉盘,并伸出拇指食指,捏着盘中的鲜果,一个接着一个往嘴里丢。圆圆红红的小果子,圆润剔透,酸甜多*汁,比起昨晚的青果子要好吃许多呢。

“却不知强贼来自何方,血琼果有无下落?”

岳玄放下酒杯,脸上似有怒意:“贼人一老一小,乃两个筑基的高手,擅长于隐匿藏形,且诡计多端而令人防不胜防。家父猜测,那应该是来自于仙门的高手。故而,我特来禀报于项兄知晓。项家交游广阔,且与岳华山渊源匪浅,还望项兄不吝相助。纵然寻不回血琼花,也要让贼人得到应有的惩处!”

他说到此处,冲着身旁的项龙拱起双手。而项龙尚未应声,坐在对面的项妮好奇问道:“世伯,贼人姓字名谁,又何相貌特征?”

岳玄想了想,尚未答话,岳琼抢先说道:“老的不知姓名,小的自称公孙先生,至于年岁与衣着打扮……恕我冒昧,倒是与这两位岳华山的高人相仿!”

祁散人依然闭着双眼,好像还沉浸于美酒之中而难以自拔。>﹍吧  w-w·w`.-

无咎吃着果子,眼光一闪,似有尴尬,淡淡说道:“这位岳姑娘真是有趣,莫非贼人也像我这般的丑陋?”

老道可以借酒遮面、装聋作哑,而他却不能无动于衷,否则有失他仙门高手的尊严。

岳琼上下打量,摇头说道:“他比你长得好看……”

无咎禁不住咧嘴微笑,有滋有味地再次捏起一个果子。

而岳琼接着又道:“贼人固然相貌不俗,却是一个人面兽心之徒!”

无咎的手指猛一哆嗦,捏碎的果浆溅了一脸。他佯作镇定,伸着舌头舔舐*着嘴唇。

“呵呵!”

祁散人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酒壶与酒杯,却又忍俊不住地连连摇头:“呵呵,如今世道蒙昧,人面兽心之徒,又是何其多也!”

项龙顾及好友的情分,适时恳求:“岳家之不幸,同为仙道之不幸。还请彭兄主持公道!”

祁散人手扶长须,满口应承:“不劳分说,义不容辞啊!本人定要禀明于岳华山,以及各家仙门知晓,断然不容宵小猖狂!”

岳玄松了口气,急忙举手致谢。

便于此时,几道男子的身影匆匆而来。为的是个三四十岁的中年人,一袭丝袍,面色白皙,颌下短须,仪表不俗,周身上下散着筑基高手才有的威势。随后的则是一位老者,与一位十七八岁的年轻人,同样是修为在身,各自羽士五层与羽士六层不等。

项龙抬手示意,分说道:“此乃族弟项雄,带着小儿项娚外出有事,今日回转……”他又指向在座的众人,笑道:“这是岳华山的彭道兄、董道兄,以及石头城的岳家父女……”他话没说完,诧异道:“老全,你不在北峰照看药园,何故来此?”

转眼之间,一行三人到了亭榭之中。﹎8_﹎>  w=w`w·.

项雄叔侄应该与岳家父女相熟,举手致意,接着好奇看向居中而坐的一老一小两位修士,不敢失礼,各自口称道兄与前辈。而叫作老全的老者才要出声,被项雄张口打断:“兄长有所不知,我家的园子昨夜遭贼。老全惊慌难耐,唯恐责罚。恰逢我与甥儿今日回山,便带他前来禀报!”

项龙大为意外,不由得站起身来:“老全,园圃出了何事?”

在座的众人适逢变故,纷纷起身。

项妮见到族叔与兄弟到来,还想问候几句,却已忍不住微微色变:“我千翠峰逍遥避世数百年,从未出过乱子呢……”

岳琼伸手搀扶着项妮,以示安慰。她如今已是筑基的高手,却还保留着姐妹情谊。只是她此时的关注,并非项家的园圃。

祁散人颇有高人的派头,慨然有声:“朗朗乾坤,谁敢放肆?”而他眼光一瞥,禁不住轻咳一声。身旁的某人虽然跟着站起,却兀自低着头吃着果子。

老全,本名项全,乃项家的族人,应该有着种植药园的职责。他拱了拱手,焦虑的神情中带着几分怒意,愤愤道:“我千翠峰的园圃,位于千丈峰巅,外人难以入内,从来都是安然无恙。今早我如同往常一般,前去打理,孰料园内的数十株百年灵药,竟然丢失殆尽,即使尚未成熟的青蛇果,也未能幸免!”

老头又是心疼灵药,又是气郁攻心,禁不住跺了跺脚,咬牙切齿啐道:“那天杀的贼人,不仅手段娴熟,且缺德阴损,一株灵药都没给我留下,还请家主将其擒获,不碎尸万段而难消我心头之恨啊!”

“啪——”

项龙惊愕片刻,猛然拂袖离座。木几上的玉壶、玉盘“哗啦”落地,顿时酒水与玉屑一片狼藉。他察觉失态,强作镇定:“想不到贼人竟敢如此猖狂,让两位道兄与老友见笑了!我要前去查看,暂且失陪!”

正当宴客之时,家中遭窃,丢人不说,且损失惨重。这事儿不管摊到谁的头上,也要怒冲冠。况且贼人来历莫测,着实不能掉以轻心!

岳玄仗义道:“我与老友相交多年,此事绝不能袖手旁观。且同去查看……”而他话音未落,忽而有人怒道:“真是岂有此理!当我岳华山好欺负是也不是?”

祁散人已是纵身飞出亭榭,随即脚踏飞剑,大袖飘飘,昂睥睨:“园圃所在何处,我要亲自前往——”他没有忘了某人,威严喝道:“董师弟,随我擒敌!”

有了仙门弟子的助威,声势大不一样。

项龙、项雄颇感欣慰,各自飞身而出。岳玄与岳琼也是不甘落后,相继踏着剑光到了半空。而地上的项老全、项妮、项甥则是直奔后院,并扬声示意:“院外便是北峰……”

亭榭之中,只剩下了无咎一个人。他看着木几上的几个空盘子,意犹未尽般地砸吧着嘴,如释重负地甩着大袖,抬脚凌空踏去,人在池塘之上,脚下已多了一道剑光,旋即悠悠飞起。

转瞬之间,六道御剑的人影到了千翠峰的北峰。

项妮三人随后而至,直接跳上了后院的院墙。

居高俯瞰,不远处的一片园圃尽收眼底。园圃地处偏僻,且阵法笼罩。若非亲临实地,还真的难以察觉。只见阵法尚且完好无损,而其中却是土坑遍地而满目的狼藉!

项龙看着脚下的园圃,只觉得惨不忍睹:“数十株百年的灵药啊,还有尚未成熟的青蛇果,斩早除根莫过于此,真是可恶……”

项雄苦笑道:“青蛇果的果树尚在,实乃万幸!”

项老全与项妮、项甥站在墙头之上,摆手叹道:“青蛇果要二十年一成熟,可惜了啊……”

岳玄凝神之余,出声道:“贼人应该早已远遁,且来去无声无息,想必擅长阵法丹道,且由此入手追查!”

无咎跟着一行人踏剑悬空,却躲在人群之后,很是深以为然,自言自语道:“嗯,所言不差!”

项龙似有无奈,摇头道:“倘若贼人真的远去,又该如何追查?”

岳琼忽然回一瞥,转而出声道:“千翠峰数百年安然无恙,为何突遭异变,还望世伯三思……”

这女子已是筑基修士,还称呼项龙为世伯。看来修仙人家,也是不能免俗。而她的话语中,为何不怀好意呢?

无咎似乎有些心虚,嘴巴动了动,又抬手挠着脸上的疙瘩,神色中透着几分莫名的不安。

岳玄深知女儿家心细,愕然问道:“妮儿所言何意?”

岳琼稍稍迟疑,答道:“此处极为偏僻,外人未必知晓。我是说……”

六人踏着飞剑悬空而立,彼此相隔不远。

项龙将那对父女的对话听在耳中,神色中似有所思。

“呵呵,其实不然!”

祁散人突然大笑了两声,引得在场的众人看了过来,只见他手扶长须,高深莫测道:“此处的阵法看似严谨,却存有破绽,但凡懂得遁术,便可从地下轻易入内。我已知晓贼人的去向,他断然逃不出天罗地网!”

项龙忙道:“还请道兄主张!”

祁散人微微点头,凛然又道:“容我返回山门禀报,以便带着众位师兄弟前去缉拿贼人。三两日之后,必见分晓!不过……”

项龙庆幸道:“有岳华山的众位高手出马,岂容贼人嚣张!”

祁散人又是呵呵一笑,接着说道:“不过,在返回山门之前,我与师弟还要前往项家的祖祠,拜祭上香,以了却门主他老人家的一桩心愿。如若不然,难以交差啊!”

无咎犹自人群的背后左右张望,忙不失时机附和了一声:“嗯,师兄所言大善!”

项龙感慨不已,连连答应:“血脉传承,千年相继。家祖福萌后人,我等小辈感恩不尽!道兄,随我来——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