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一章 项家剑石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书友15951092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,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千翠峰,项家山庄的后院,祖祠的门前的庭院中,几道人影犹在昂首仰望。

其中的项老全扼腕叹息:“唉,想不到我项家竟然藏了贼人。他竟斩草除根啊,真是太狠毒了!”

项妮脸色羞红,自责道:“都怪我哩,只当岳华山来人……”

岳琼安慰道:“妹子有所不知,那贼人擅长藏形匿迹,狡诈阴险,便是我也被他接二连三骗过。以相貌取人,当引以为戒!”

项妮深以为然:“姐姐说的是!”

项甥笑道:“嘻嘻,两位姐姐言过其实了。我倒是觉得那人机智多变,修为高强,却不知他来历如何,倒是想结交一番!”

项妮忙道:“小弟呀,切莫学坏了!”

便于此时,三道剑虹从天而降,转眼之间,项龙、项雄与岳玄相继落在院中。

四人迎上前去:“可有贼人的下落?”

项雄摇了摇头,一声不吭。

项龙黑着脸皮:“遁法惊人,早已不知去向!”

岳玄也是神色凝重,提醒道:“项兄,贼人既然来自于岳华山,是否前去查明,以免殃及仙门……?”

项龙迟疑片刻,沉吟道:“家祖曾有告诫,后人不得擅自动用传送阵。而事急从权,倒也顾不得许多,我且亲自前往岳华山走一趟!”他恨恨一甩袖子,转身便走。众人随后而行,来到了数十丈外的又一处**的石屋门前。

此处,便是项家的传送阵的所在。

项龙直接走向石屋,顺手掐动法诀,“嘎吱”推开门扇,随即又回头招呼:“岳兄不妨随我同去,以便禀明详细,项妮陪同岳琼在此等候,项雄与项老全下山召集子弟严加戒备……”

项妮与岳琼颔首称是。

项雄与项老全答应一声,各自离去。

岳玄没有想到自己也能前往岳华山拜见高人,很是感激。他一边抬脚走向石屋,一边举手说道:“多谢项兄的关照!”

“你我相交多年,无须客套!”

项龙抬手打出几道法诀,便要踏入传送阵。而法诀祭出,却是没有动静。他再次双手掐诀,石屋中的阵法依然是不见有分毫的变化。他错愕不已,看向岳玄,转而俯下身子,随即重重哼了一声。

“何故?”

“阵法被人动了手脚……”

“能否修复?”

“此阵乃家祖所设,甚为不凡,而但有差池,便将谬之千里。一时半刻,难以修复啊!”

“爹——”

便在项龙与岳玄束手无策之际,门外传来项妮的呼唤声。两人不及多想,转身出了屋子。

与之同时,一位老者缓缓落在庭院中。只见他银发长眉,相貌清癯,神态睥睨之际,自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!

项妮与岳琼并不认得那位老者,各自愣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
项龙抬眼一瞧,微微一怔,紧走几步,躬身便拜:“孙儿项龙,拜见祖父大人!”

他的祖父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只有一个,那就是岳华山的门主项成子。家中的后辈大都没有见过那位家祖,而他却是不能认错人。

项妮与岳琼吓了一跳,急忙跟着见礼。

岳玄不敢怠慢,随后称呼了一声前辈。

那位前辈突然降临,真是难以想象,却不知出了何事,好像他的脸色不佳?

项成子,项家的前辈,岳华山的门主,时隔百年之后,再次来到了千翠峰。而他面对曾经的家园,似乎有些漠然,也没有理会几位神态恭谨的小辈,径直踏过庭院,抬脚走到了石屋的台阶之上,冲着屋中的阵法稍稍凝视。随即人影一闪,直奔数十丈外的祠堂。

项龙四人不明所以,慌忙跟了过去。

项成子人在半空,大袖挥动。才将封禁不久的阵法再次打开,他直接穿门而入。

项龙与岳玄尚未感到祠堂的门前,便见项成子去而复返,厉声喝道:“剑石何在?”

他许是盛怒所致,人仙的威势霍然而出。庭院所在,顿时掀起一阵狂风。

项妮与岳琼不敢靠前,远远躲到一旁。

项龙与岳玄也是吓得连退几步,骇然失声:“祖父所言……是不是那块供奉百年的碑石?”

项成子怒火不减:“从实讲来!”

项龙连连点头,如实禀报:“日前有一老一小现身于千翠峰,自称岳华山弟子董石与彭锦。因二人来自于传送阵,并有仙门灵牌为证,孙儿不疑有假,便打开祠堂……贼人形迹败露之后,抢走了供奉的碑石……”他说出了前后的原委,不解道:“那块碑石,莫非另有蹊跷?”

项成子慢慢昂起头来,眉毛胡须都在微微颤抖,且周身上下威势凌乱,显然已是到了愤怒的极点。直至片刻之后,他才长长吐出一口闷气,犹自脸色变幻而情绪难耐,连连摇头沉声道:“老夫远居海外,又建造了这座祠堂,无非是为了混淆耳目……而如此煞费苦心,到来头却……”

项龙与岳玄面面相觑。

那块所谓的剑石,究竟有何名堂?

项成子话语一顿,忍不住两眼圆睁而伸手怒叱:“真是混账东西——”而他见到项龙已是吓得面无人色,且又懵懂茫然,他的一腔怒火无从发泄,大袖一甩闷哼道:“哎呀,怪只怪老夫晚来了一步!”

当岳华山与北玄岛连遭意外,他便暗觉不妙,却又无从分说,只得踏上了返回千翠峰的路程。幸亏修复了阵法,再转道岳华山,这才省去了不少工夫,谁料施展遁法急急赶来,那块剑石还是被人抢走了!

项龙伸手抹了把额头的冷汗,愧疚道:“贼人狡诈,已然远逃,而孙儿这位好友业已查明,贼人自称公孙先生,不妨就此追查。至于他的同伙……”

项成子的胸口起伏了几下,渐渐恢复了常态:“什么公孙先生,那人叫作无咎,乃是叛出仙门的一个孽徒,正被灵霞山所通缉。至于他的同伙,暂且不论!”他话语一顿,厉声又道:“有关我项家丢失之物,不得外传!”

项龙看向岳玄,双双点头称是。

项成子手扶长须,微微闭眼,轻轻喘息,接着两眼猛睁:“项家与岳家联手,在牛黎、始州、青丘、西周、有熊等国放出风声,贼人无咎祸乱四方,人人得而诛之!”言罢,他不再啰嗦,踏起剑光腾空而起,转瞬之间云海茫茫。他不禁又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暗哼了一声,直奔远方而去。

小子,哪怕是踏遍九国,老夫也不会放过你!

……

千翠峰的庭院之中,一对好友在举手道别。

“项兄,来日再会!”

“岳兄,恕我招待不周!”

“不用见外!我与琼儿,这便奉命前往各地,但有发现,再行联络!”

“岳兄先行一步,我稍后便将启程!”

“就此别过!”

“一路顺风!

岳玄带着岳琼与项家父女道别之后,直接踏起剑光飞出了千翠峰。

须臾,两人在百里之外的半空中放缓了去势。

岳玄拈须沉吟,出声说道:“琼儿,你素来机智多谋,如今又该去往何处,不妨说来听听啊!”

岳琼踏着一道青色的剑光,水红的长裙飘逸婀娜。就彷如一片柳叶衬托着盛放的血琼花,整个人透着一种莫名的娇媚。她凝神远眺,忖思道:“既然项门主有所交代,我岳家总不能置身事外,且去各国寻访一二,纵然不能抢回血琼,至少与岳华山攀上了交情!至于前往各处?我记得那二人逃亡东南方向,随后追去便是!”

岳玄深以为然,颔首道:“嗯,家中有你祖父坐镇,料无后顾之忧。且罢,为父便与妮儿借机游历一番!”

岳琼则是抿紧了嘴唇,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透着一丝愤恨与倔强的神色。自从筑基以来,还没有吃过那么大的亏,却不料二次相逢,再次遭到当面的戏耍。管他是公孙先生,还是无咎,绝不能善罢甘休,哼!

父女二人有了计较,继续前行。

……

这是一片幽静的山谷,数百里之内渺无人烟。

不过,在树木掩映下的水潭边,却悄悄冒出一道男子的身影。只见他二十多岁的光景,身着青袍,肤色白皙,双颊挺括,剑眉如墨,相貌年纪倒也不差,却是鬼鬼祟祟的模样。

如此一个人,只有无咎。

人在潭水边蹲下,伸手掬水洒在脸上。一阵凉爽舒适,他禁不住咧嘴微笑,随即又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四周的情景。

正当六月时节的黄昏时分,漫山遍野的郁郁葱葱。再有晚霞如画,清风习习。悠然之中,曾经的惊心动魄与打打杀杀恍如隔世!

无咎见到远近四周并无异常,慢慢站起身来,转而穿过树林,到了一片野草覆盖的山壁前。而不等他继续往前,熟悉的话语声响起:“我在炼丹,不得打扰!”

“老道,你也容我瞧瞧呀?”

“此丹非同小可,不容出错。十日之后,再观摩不迟!”

“哼!敝帚自珍……”

“你的神剑有无收获?”

“唉,别提了,我琢磨不透呢……”

“休得啰嗦,速速闭关参悟!”

无咎不仅吃了个闭门羹,还被教训一通。他转身走开。十余丈远处,又是一道野草覆盖的山壁。他回头张望,身影渐渐消失。

下一刻,人已到了一个封闭的洞穴之中。

地上铺着褥子,还有一块尺余长的石头……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