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三章 简直疯了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一台春、0旖芳0、6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洞穴内,祁散人居中而坐。

他面前的丹炉,则是被一团火光环绕。虽有禁制笼罩,炽热的气机还是弥漫开来。尚算宽敞的洞穴,顿时变得窒息难耐。而其本人却是浑然不觉,双目微闭,搁在膝头上的两手时不时祭出一道法诀。丹炉在真火的焚烧与法力的加持下,继续淬炼不止。

洞穴的角落里,还坐着一人,原本兴致冲冲而来,如今已是磕头打盹而昏昏欲睡。

炼丹,很无趣!

先是在丹炉内布下符阵,以真火烘焙,名为热炉。其间耗去三两个时辰。接着依次放入灵药,相继焙烧,去芜存菁,名为蕴丹。耗时三两日,长短不等。还要在丹炉内放入灵石、药引等物,这才叫炼丹,至少用去三五日的工夫。最终还有丹熟,出丹等步骤,并以丹药的不同,炼制手法不同,又要耗上一段时日。途中不能稍有分神,否则前功尽弃。

这哪里还是炼丹,简直就是在熬人!

无咎本想着观摩炼丹,即使看不懂其中的门道,也能借机开开眼界、长长见识。谁料三日之后,他已是兴趣索然,却不便中途离去,只能强行忍耐。又过两日,他实在是撑不下去,干脆一手握着灵石吸纳灵气,一手托腮默念着《天刑符经》的经文。

他想提升修为,成就一位人仙的高手。而机缘就在眼前,反倒是束手无策。

从项家的祠堂中抢来的那块石头,明明与神剑有关。而如今即使抱着石头睡觉,依然无从发现。就好像那种近在咫尺,而又仿若天涯的郁闷。一日不将神剑吸纳入体,一日叫人不甘不愿啊!

既然《天刑符经》与神剑有关,其中或有不为人知的名堂。且一遍遍背诵,但愿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……

又过了四日,忽而阵阵的嗡鸣从丹炉中传来。随即阵阵浓香四溢,使人精神头一振。

无咎从昏昏欲睡中醒来,好奇张望。

只见祁散人双手掐诀,法力加持。与之瞬间,他面前五尺远的丹炉已是火焰散尽。少顷,炽热犹在,而炉口中却是飞出三道微弱的光芒。

老道适时拿出一个玉瓶,趁势将光芒收入其中,接着缓了口气,不无疲惫道:“此丹为血琼炼制,且称之为血琼丹吧,尽数送你,接着——”

他冲着洞穴角落的人影抬眼一瞥,随手扔出了玉瓶,并不忘吩咐:“且以禁制封住瓶口,以免药效外泄!”

无咎急忙坐直了,伸手接过玉瓶,凑着鼻子深深嗅了下,顿觉浓香醉人。他又举起玉瓶,独眼一瞅,喜悦之余,又不禁神色狐疑:“老道啊,我给你二十多朵血琼花呢,你仅仅炼制出三粒丹药……”

祁散人两眼一瞪,就要发作,随即又闷哼一声,苦涩道:“老夫将血琼花浓缩精炼为三枚灵丹,药效之强,远远胜过项家的血琼丹。只须一粒,便可强行提升一层的修为。记住了,所提升的乃是筑基的修为。倘若三粒,提升地仙修为亦非难事。而你无先生……竟然嫌少?”

一粒丹药,一层修为;三粒丹药,便是三层修为。真乃仙丹也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!

无咎大喜过望,掐出一道禁制,笨手笨脚封住玉瓶,再将其收起来,嘿嘿笑道:“不少、不少……”

祁散人拈着胡须,耐着性子又道:“却不知那块剑石如何,神剑有无着落?”

无咎笑脸依旧,耸耸肩头:“那块石头便是剑石?实不相瞒,至今尚无收获!”

祁散人似有失落,无奈道:“有关神剑,只能由你独自参悟,而老夫还要闭关,以期恢复人仙的修为……”

“哎、老道,别忙着闭关啊!”

无咎张口打断,接着提醒道:“我给你数十株灵药呢,还有冰螭的内丹,何不一并炼成仙丹……”而话没说完,老道已是面带怒容。他急忙连连摆手,善解人意道:“您老人家辛苦了,改日炼丹不迟,嘿嘿!”

祁散人喘了口粗气,语重心长道:“老夫隐忍百年之久,至今内患未愈。侥幸丹成,再不闭关恢复几成修为,倘若有变,只怕是自身难保啊!况且你小子独力难支,却没人帮你……”

接连得罪了四家仙门,无论换成是谁,都将寝食难安,所幸某人看似胆小,逼急了反倒是浑天不怕。却不想老道的担忧,竟然如此的深远且又感人至深!

无咎咧咧嘴角,满不在乎道:“老道你闭关就是,不必管我……”

与其想来,只要躲在这个山谷之中,便可远离凶险,每日里睡个懒觉,倒也轻松自在。

祁散人却是摆了摆手:“老夫闭关之际,你不能闲着!”

无咎不解:“还能怎地?”

祁散人沉吟了片刻,不容置疑道:“老夫闭关,绝非三五日之功,或许长达半年之久,也未可知。在此期间,你要设法吸纳神剑。倘若不成,不妨服下丹药强行提升修为。你并非修士出身,没有修行的阻碍,借助神胎丹与血琼丹,修至人仙的境界应该不难。之后,你要前往黄元山。据我所知,黄元山藏有一把神剑……”

“不成、不成,绝对不成,那两瓶仙丹我还要留给紫烟呢!”

无咎的脑袋摇得像个小儿玩耍的拨浪鼓,理所当然又道:“即使黄元山藏有神剑,又能如何?我此时前去,无异于自投罗网啊,要知道我已经得罪了四家仙门,想必各家早已互通消息。只要本人稍稍露头,顿时成了老鼠过街。你老道又在坑我!”

祁散人的胡须猛然吹起,又缓缓落下,显然是被气得不轻。他稍作沉默,神色中透着一丝不屑:“你的修为或有不济,而神剑之强,左右无敌,先后斩杀了三位筑基高手便是明证,缘何还是这般怯懦,当年的那个无敌的将军哪里去了……

“并非我一己之力,而是你在暗中偷袭!”

“闭嘴!老人家说话,小辈乖乖听着!”

无咎还想分辨,却被祁散人蛮横打断:“纵然没有老夫的相助,你难道便杀不了那三个筑基修士?而你隐忍在前,谋定而后动,接连斩杀强敌,随即又灭掉了更为凶狠的冰螭。试问,神洲筑基之士无数,谁人方能如此的悍勇,谁人方能这般的临危不惧?”

嗯,这话倒也公允!

无咎禁不住点了点头,只见老道缓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了一缓,不屑的神态专为满脸的赞赏,接着拈须又道:“九星神剑,可谓举世无双,数千年以降,从未有人将其据为己有。而又是你这个神奇的小子,不仅踏破红尘纠葛,在公子、书生、将军、修士之间转换自如,且能人所不能,竟然先后寻到四把神剑。如此境界,如此机缘,如此的不可思议,且又如此的自然而然。且待来日,谁敢与你争锋?”

嗯,老道是个有眼光的前辈!

无咎的嘴角露出笑容,继续聆听:“不管你是凭借丹药,还是神剑,成就人仙境界,可谓轻而易举。到那时候,九国仙门也不过尔尔。没人再敢追杀你,便是老夫也要仰仗你哩……”

“嘿嘿,老道又在骗我!”

无咎虽然心存疑惑,而脸上的笑容却是颇为舒畅。

“老夫骗你?时至今日,你是吃亏了,还是占便宜了,你小子的心头应该有数啊!”

祁散人感慨过罢,接着说道:“总而言之,只要你小子出手,天下无难事。记住了,老夫信你!”

“嘿嘿,老道言重了!”

无咎还想谦逊几句,老道又说:“黄元山的门主,乃是万道子,与长老葛松、龚元,同为人仙的高手。三人性情温和,专心向道,只要避免正面冲突,应该安然无事。此外,黄元山内有一禁地,名为剑冢。据我多年打探获悉,剑冢内或有神剑的下落。而每隔十年的深秋时分,剑冢便将对外开放一个月,招纳各地修士前往历练,并从中择优遴选弟子。嗯,恰逢今岁,你不妨见机行事……

一番拐弯抹角之后,怎会又冒出一个黄元山?

无咎疑惑之际,察觉不妙。

祁散人却是摸出一枚玉简,示意道:“老夫已将相关事宜,尽数拓下,你且拿去,有备无患!”他不容拒绝,竟是将玉简扔了出去。

无咎被迫接过玉简,愕然道:“岳华山祸事未了,你竟然让我再闯黄元山?简直疯了,我才不去呢!”

祁散人不耐烦了,咂巴下嘴:“哎呀,老夫传你易容术与隐匿修为的法门,难道只是儿戏?且剑冢开启之日,距今尚有两月有余,足以让你参悟神剑,又何所惧哉?”

“我等你出关,再去不迟!”

“里应外合,方为上策!你且先行一步,我自会随后接应。放心便是,一切尽在掌握!”

“又来了……”

“我老人家累了,要歇息、要闭关,且请回避,不得惊扰!”

无咎还想争执,祁散人已是掐动法诀逐客。他唯恐被困,慌忙遁出洞穴,立足未稳,身后再次传来老道的话语声:“小子,你何去何从,我管不了,也不想多问。倘若你注定是个庸人,彼此缘分就此罢了!”

呦,蛊惑不成,诱骗不成,老道他竟然翻脸了,谁怕谁呀!

无咎转身便要理论,面前闪过一道光芒,老道的洞府已然是禁制封闭,再无丝毫的动静……

……

ps:看过无仙的朋友,相信我即使扯淡,也不会拿肤浅当幽默的,有红票来一张,有时间来踩一下!感谢各位的订阅!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