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七章 何不同行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1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这是一家小小的铺子,门脸一侧挂着油腻的招牌:黄记烤肉。

铺子里,一个掌柜的,一个厨娘,应该是两口子。均有着三四十岁的光景,年纪倒也不大,却粗布衣衫,满身油垢,比起常人来要显得操劳苍老几分。

掌柜的见到客人上门,站起来点头招呼,又伸手示意了下,憨厚笑道:“请——”而厨娘自顾坐在铺子的角落里,守着一方砧板,默默切着肉块,并用柳枝串起来。

临街的门口两侧,则是摆放着三五张矮桌子。或许地方偏僻的缘故,虽然已是午时,却只有一个食客坐在矮凳上低头吃喝,小小的铺子显得很冷清。

无咎也不啰嗦,在门前占据了一方矮桌,并在木凳上坐下,招手道:“尚不知烤肉的味道如何,且来上二斤尝尝!”

掌柜的端来一个陶制的炭盆,盆底盛着清水,倒不虞烫坏了木桌。而盆里堆放着木炭,烧得正旺。他又端来一盘烤熟的肉串,架在盆上,并摆放了几小碟香料,还有一碗果汁,这才扯起腰间的围裙,一边擦手,一边分说道:“此乃新鲜的鹿肉与酸枣汁,佐以香料,最为可口,尊客慢用!”

无咎点头会意,拿起肉串稍加品尝,又捏起香料撒了撒,并浇上果汁,原本焦黄的肉串顿时油光闪闪而香气扑鼻。他忙拿起肉串大快朵颐,只觉得烤肉外焦里嫩,口齿生香,禁不住赞道:“嗯、嗯,真乃美味也!再来三斤……”

掌柜的含笑称是,转身自去忙碌。

“呵呵,道友也是闻香食味而来?”

此前铺子里只有一位食客,独自低着头吃喝。从其背影看去,是个老者,并且还是一位羽士五层的修士。而镇子上随处可见修士,如此情景倒也寻常。不过,那人竟是转过身来,挪动屁股下的矮凳,就近坐在桌前,才将出声寒暄一句,竟伸手拿起一串烤肉张口就吃。

无咎随声点了点头,随即瞪起双眼。

这谁呀,一点儿都不见外!

那老者五六十岁的样子,布衣长衫,须发斑白,满脸皱纹,头顶的发髻竟然是直接栓起一个结,连根发簪都没有,整个人很是不修边幅。尤其他带着污垢的双手端着酒碗、拿着肉串,并张开满是油污与肉屑的嘴巴笑道:“呵呵,看来你我均为雅人!”

闻香食味而来,无非是贪嘴好吃罢了,与雅人何干呢?况且……

“哎、住手——”

无咎来不及错愕,慌忙出声呵斥。

那老者在转眼之间吞下了两串烤肉,还顺势喝了一碗酒,接着竟然放下酒碗,伸出双手,显然要将炭盆上的烤肉尽数收归腹中。

“你这老儿好没规矩,缘何不请自来呢?”

老者像是被吓住了,尴尬一笑:“呵呵,同为道友,不分彼此……”他话音未落,又哎呀道:“切莫烤焦了,我且翻动一二。”他就势抓起肉串,来回翻弄,并唾星四溅道:“鹿肉鲜美,**成熟最为好吃!”

无咎看着那满是脏秽不堪的双手,以及长长的指甲与指甲缝隙的泥垢,还有四处溅落的唾沫,顿时一阵作呕,气得随手扔了肉串:“老头儿,你成心败我兴致是也不是?掌柜的……”

掌柜的匆匆忙忙端来一盘烤肉放在邻桌,歉然道:“老人家,您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的烤肉来啦,且请自用,莫要相扰!”他似有埋怨,又不敢得罪客人,抓着围裙连连点头哈腰,敦厚老实的面容上尽是焦急的神色。

“罢了、罢了,且将烤肉陪我便是!”

无咎不忍责怪掌柜,却也不肯吃亏,他欠起身子,便要将邻桌的烤肉端来。

而那老者虽然坐着不动,却突然扭头“吭哧”一口打了个喷嚏。尤为甚者,还喷出鼻涕,被他颇为娴熟地大袖一卷,擦得倒也干净,随即又颇为大方地示意:“道友不必客气,我的肉就是你的肉,别客气……”

无咎退后躲避,怒道:“你的肉不是我的肉,我的肉也不是你的肉……”

张口闭口尽是肉,真是纠缠不清!

无咎没心思争执,干脆转身换了桌子坐下:“掌柜的,且将炭盆、烤肉重新上来——”

老者竟然挪动屁股,作势便要跟过来。

无咎顾不得多说,伸手一指,叱道:“老头儿,你我各吃各的,休要捣乱,不然我将你扔到街上去!”

老者欠了欠屁股,只得坐在原处,意外道:“这位道友,何故这般大的火气呢?况且我痴长几岁,你竟打我骂我?却不知你家长辈是谁,真是好没家教!人生何处不相逢,烤肉结缘传佳话,我且敬你一碗酒,大人不记小人过……”

掌柜的唯恐两位客人吵闹起来,忙将桌子收拾妥当。

无咎独守一桌,总算消停下来,而才将拿起肉串,又没了兴致。他眉头微皱,冲着那个神神叨叨的老者抬眼一瞥,狠狠咬了一口烤肉,转怒为笑道:“嘿嘿,你这老头儿,休给我装傻卖呆。我不懂得尊老爱幼,我只知道坏人也有变老的时候。我或为小人,而你也并非什么贤能长者!”

老者端起酒碗喝了一口,似有愕然:“天下道友是一家,你何故这般嫌弃我呢?

没人打扰,吃起烤肉来就是香甜!

无咎扔了柳枝,又拿起一串烤肉:“本人自立门户,才不与你是一家人呢。瞧瞧你肮脏的模样……”

他摇了摇头,不屑于多说。而他的大实话,却是惹恼了人家。

“噫,你尽管嫌弃我修为低下、耳聋眼花,却不能够嫌我肮脏呀!”

老者丢下肉串,伸出一对长指甲隔空戳向无咎,吹胡子瞪眼道:“从来兰芝出污秽,神仙也是凡人家;空有一架好皮囊,败絮其中成粪土!”

这老头张嘴就是不停,且话语颠倒,胡说八道,简直不可理喻。

无咎咬了口烤肉,忽而察觉不对:“老儿,你敢骂我?”

老者端起酒碗,茫然道:“有吗?”

“有啊……”

一架好皮囊,便是本人喽;而满肚子的粪土,岂非就是骂人的话语?

无咎才要针锋相对,随即又噤声不语。那老儿拐弯抹角骂人,却不好计较,否则自取其辱,还有口难辩。

老者“滋溜”砸吧口酒,脏兮兮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。他隔着一张矮桌,眼光打量,依然不肯闲着:“这位道友的修为不弱,却没有仙门弟子的循规蹈矩,想必出身世家,为何又是不懂礼数而举止粗俗呢?”没人理他,他也不在乎:“本人道号太实,尚不知道友如何称呼?”

太实?道号古怪。是太老实,还是太肮脏?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无咎哼了一声,继续享受着烤肉。

自称太实的老者放下酒碗,伸出长指甲剔着牙缝的肉屑,接着又打了个饱嗝,不满道:“我问你话呢……”

“玄玉道友?”

无咎根本不想搭理那个老者,谁料巷口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。随即一道婀娜的身影款款而来,很是意外的样子:“你……你在此处?”

某人舍弃了知北客栈的名贵菜肴扬长而去,只当是口味刁钻,素雅高洁,谁料转眼之间,竟然来到如此一个又脏又小的铺子里吃起了烤肉。看他的满手满嘴的油污,想必很是享受此间的乐趣。

无咎被迫转过身来,嘴里含着烤肉支吾道:“何事?”

“呵呵,原来你叫玄玉,还真是金玉其外……”

太实恍然大悟,站起身来,摸出一块银子丢在桌上:“吃饱了、喝足了,也该溜达溜达。本人太实,这位道友?”

“岳琼,见过道友……”

“嗯,改日再会,不妨碍你与道侣叙话,告辞!”

太实拱了拱手,又是低着头呵呵一乐,随即走出铺子,然后迈着碎步匆匆而去。

来的女子正是岳琼,还依着礼数与太实寒暄,谁料对方的后一句话却是让她猝不及防,顿时满脸的绯红,便是耳根脖颈都是片片的彩霞。她羞臊难耐,顿足恼道:“偌大年纪,口无遮拦,我才不是他的道侣……”任其如何分说也是徒劳,那老者早已走远了。

“嘿嘿!”

笑声响起,矮桌旁有人幸灾乐祸。

岳琼又是一阵难堪,迁怒道:“你缘何发笑?”

无咎冲着太实远去的背影稍稍凝神,眼光似有疑惑,尚自若有所思,忽而迎上一个秀眉倒竖的面孔。他吓得往后一躲,趁势起身,丢下一块金锭,却见对方依然羞怒不已,不由得斜眼道:“我自发笑,关你何事?我也不要你这样的道侣,哼哼……”

岳琼的双颊好像已红出了血丝,却又突然变得煞白。先是被人戏弄,接着又被当面嘲讽,换成是谁也难以承受,何况她还是一个身世清白的女儿家。她忍不住便要发作,而一道人影擦肩而过,悠哉乐哉的踱步而去,根本就是一个目中无人的架势。她长长舒了口气,这才想起寻到此处的缘由,默默咬了咬嘴唇,随即匆匆追了过去。

“玄玉道友,去往何处?”

“咦,莫非要找我麻烦?”

“我只想询问一二,不知道友是否有意前往黄元山?”

“是有如何,不是又如何?”

“我欲前往见识一番,何不同行……?”

“你爹呢……?”

“他身份不便,却又担忧我的安危,便要我与人结伴……”

“与我结伴?”

“嗯,彼此有个照应!”

“不成!”

“为何?”

“孤男寡女,成何体统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ps:恳请大家多多订阅红票支持!哪怕是一个点击,都是支持!看盗版的别忘了,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!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