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四章 正当吉时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1111、偑埖雪月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翌日,又有数十位修士来到山谷之中,各自溜达一圈,便在山坡的树林间歇息。

第三日的傍晚时分,山谷中已经聚集了不下两三百的修士。其中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相貌修为各异,出没在山坡上、树林间,或是三五成群窃窃私语,或是说说笑笑。

无咎始终待在原地,却铺了块褥子躺着。要他盘膝坐上三五时辰,倒也有模有样,久而久之,则难以忍耐。还是躺着舒服,再抬起手臂挡在脸上,任凭四周嘈杂喧闹,只管浑然不觉而置身事外。

不过,他的神识没有一刻的清闲,不停扫过十余里方圆的山谷,以及来到山谷中的每一位修士。

在山谷尽头的山坡上,便是黄元山的山门所在。山门的背后,则是一道峡谷,有楼阁隐约,还有修士巡弋的身影。看来黄元山对于各方修士的到来,早已严阵以待。

而来到此间的修士之中,筑基高手竟然不下十余位,倘若加上隐藏修为者,山谷中究竟存在多少高手还真的难以想象。

一次仙门的历练罢了,怎会来了如此众多的高手?

自己首次来到黄元山,不明究竟,或许心虚所致,总是难免疑惑重重。而一种隐隐约约的不祥之感,却是愈来愈浓、愈来愈重。

此外,那个岳琼也是不怀好意。还有太实与他的两位伙伴,以及……

“呵呵,孟祥、荀关两位道友,意欲诸位结伴同行,使不使得?当然使得!我且引荐一二,这是沈栓、胡东,那是岳琼、朱仁,还有躺着的叫作玄玉。你我此行共有八人,倒也浩浩荡荡,但愿同心戮力,来去无忧!”

“老儿,休得放肆。我与岳姑娘结伴,却未答应与尔等同行!”

“朱前辈,太实道友年岁已高,暂且给他几分薄面。何妨人多周全,便于行事!”

“嗯,既然如此,便如岳姑娘之意……”

正如所言,又来了两位修士声称结伴同行。而太实则是来者不拒,并毫不客气答应下来,并忙着与对方寒暄,还不忘问及来历、修为等等。

“孟道友来自青丘,荀道友来自始州,同为世家子弟,怪不得修为高强呢!忘了自报家门,我叫太实,简单好记,为人忠厚老实的意思,沈老弟、胡老弟,两位说说,是也不是啊,呵呵!”

太实坐在草地上,与孟祥、荀光自吹自擂,又与沈栓、胡东说笑不停。他为人邋遢,不修边幅,偏偏又喜欢啰嗦,难得聚上一群道友听他说话,乐得他眉飞色舞唾沫四溅。孟祥等四人的脾气倒也不错,时不时附和几句而相处甚欢。

无咎有些忍受不住四周的吵闹,慢慢坐起,抱着膝头,背倚树干,漫不经心抬眼远眺。

树间以及林外的山坡与山谷之中,到处都是修士的身影。朱仁则是陪着岳琼在远处与人说话,好像是一群龚家的子弟。而此前的岳玄,依然踪影皆无。

对面的草地上,坐着太实等五位修士。其中的孟祥,中年模样,相貌普通,衣着简朴,像个山里的汉子,所显示的修为乃是羽士九层;荀光同样是位中年人,稍显清瘦,面带沧桑,动辄微笑,很是温和随意的模样,所显示的修为乃是羽士八层。五人之中,以太实的修为最低,而他谈笑不羁,又自以为是,反倒显得颇为瞩目。

便于此时,孟祥与荀光同时看来。

无咎点了点头,那两人也是含笑回应。

太实趁机招呼:“玄玉啊,闲来无事,且说说你家乡的风土人情……”

无咎懒懒答道:“我来自于牛黎的小门小户,穷乡僻壤,不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说也罢,却不知你老人家仙乡何处呀?”

太实挥起袖子擦拭着嘴角的唾沫,煞有其事道:“我老人家乃是南陵人氏,家住紫定山下!哎呀,紫定山可是好地方,四季常青,人杰地灵啊!”

无咎未作多想,直接点破:“胡说八道,你并非南岭口音……”而他话音未落,便见太实的两眼中精光一闪,脏兮兮的脸上浮现出诡秘的笑容:“呵呵,你既为牛黎人氏,缘何熟知南陵的口音?”

这个太过于老实的老头,看似话语疯癫,且脏秽不堪,而稍不留神,便会吃亏上当。在下丘镇的烤肉店里便有所领教,如今又被他轻而易举揪住了破绽!

无咎微微一怔,不动声色道:“我曾……”

而太实不容分说,抢先笑道:“呵呵,我明白了,你曾结识过南陵的修士,故而熟知南陵的口音!”他得意之余,摇晃着脑袋:“而我走遍九国,懂得九国的百余种方言。倘若不信,我且给你一一呈现,先听南陵都城的,再听南陵乡下的……”

那老头存心卖弄,先后说了十几种方言,口音惟妙惟肖,便是南陵都城的口音,也是真假难辨,顿时换来沈栓四人的拍手称赞。

无咎有些闷闷不乐,干脆继续躺在褥子上两眼看天。而他的手中却是多了一块灵石,暗暗养精蓄锐。

霞光掠过树梢,再又慢慢远去。黑暗渐渐降临,一轮弯月升上天边。

初秋的夜色,静谧且又妖娆。三百多修士在寂静中歇息,在躁动不安中默默等待……

当长夜过去,天色破晓。

歇息了一宿的修士们纷纷动身,越过山坡,穿过山谷,直奔十余里外的山门而去。

无咎伸着懒腰慢慢醒来,然后不慌不忙收起地上的褥子。

太实、岳琼等人已在林外等候,只有朱仁很不耐烦连连催促。

无咎走出树林,依旧是睡眼惺忪的样子。

此时,天边将将露出一抹鱼肚白。山谷之中,则是雾霭淡淡晨色朦胧。

孟祥与荀关回头看了一眼,便与沈栓、胡东、朱仁动身往前。太实与岳琼则是招手示意,旋即又面面相觑。岳琼似有尴尬,扭头而去。太实则是手拈胡须,脏兮兮的脸上挂着暧昧的笑容。

一行八人,随众穿过山谷。

须臾,一块矗立着牌坊的山坡到了眼前。牌坊上刻有黄元圣境四个大字,显然便是黄元山门的所在。而山坡的四周,已是人头攒动。山坡之上,则是一字排开站着四五位修士。

当无咎与太实、岳琼尚未靠近山坡,便听那山门下有人扬声说道:“九月初九,正当吉时。我黄元山传承恒久,弘法有序,今开启剑冢禁地,以飨四方同道。仙缘随天,祸福由人。为时一月,不得延误……”

说话的是位须发灰白的老者,修为不过筑基的圆满,却也声震四野而威势不凡。他交代了有关事宜,以及剑冢内的禁忌。并且另有声明,从剑冢全身而退者,可以酌情拜入仙门,却不强求,各安天命。而一月期限之内,务必穿过剑冢抵达峡谷的另一出口,等等。少顷,他大袖一挥,带着四位弟子率先绕过山门,走向东侧的峡谷。

众多修士随后而行,倒也有条不紊。

三五里的远处,便是一道窄窄的峡谷。其左右楼阁高耸,林木掩映。看上去很是寻常,只是雾气缭绕而情形莫测。

而十余丈宽的峡谷当间,则是竖着两块白玉的条石,各有一人多高,当间相距三尺多宽,形同一道门户,使得原本狭窄的谷口,愈发显得逼仄与诡异。石门两侧,雾气茫茫,显然为阵法所在,更添几分莫名的森严气势。

在黄元山修士的示意下,众人鱼贯穿过白玉石门。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无咎初来乍到,诸事不明,只管低着头,随着人群慢慢挪步。片刻之后,太实、岳琼等人相继穿过石门。他才要跟过去,又不禁抬头仰望。

天色大亮,霞光普照。

曾经晦暗朦胧的山谷,顿时景色焕然而气象万千。只是那氤氲的雾霭,则是变得愈发的变幻莫测!

无咎暗暗舒了口气,抬脚踏入石门。便在他穿门而过的瞬间,没来由地心头一跳。这一刻,好像由里到外,整个人赤条条般袒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而无所遁形。他不敢停留,疾步往前。

前方有人诧异自语:“记得十年前并无这道石门,缘何有变……”

无咎回头一瞥,更多的修士接踵而来。他无暇驻足,转而看向峡谷的两侧。而雾气缭绕之中,什么也看不见,只有莫名的肃杀之意从四面八方逼近,顿然使人心神一紧而不敢有丝毫的懈怠!

有熟悉的话语声响起:“诸位道友,切莫失散!”

无咎暗中带着戒备,循声而去。

……

与之同时,峡谷西侧的楼阁依然笼罩在明媚的霞光之下。而楼阁之中,却是充斥着令人窒息的寂静。

几位老者,默然伫立,皆一脸的凝重,却又一霎不霎盯着面前供案上摆放的一块玉璧。

每当下方峡谷的石门中有人穿过,那块镶嵌禁制的玉璧随之光芒闪动,并呈现出隐约的人影,一个个相貌迥异且修为不同。

半柱香的时辰过后,楼阁下方已是空寂无人,便是两道白玉石柱业已消失不见,曾经的峡谷入口更是隐入茫茫的云雾之中而无影无踪。

楼阁之中,终于有人相继出声——

“岳华山的项门主,您声称贼人洗劫了岳华山;灵霞的妙闵长老、妙山长老,二位立志捉拿仙门的叛徒;紫定山的紫全道友,你要为同门师兄弟报仇。我黄元山,便依照吩咐,预先设下了星晷阵法,诸般虚妄尽在玄晷镜中无所遁形。而适才的三百余位修士之中,易容者、隐匿修为者竟然不下数十位之多。而诸位要找的那个人,又是否藏于其中?”

“多谢万道子门主的相助!至于究竟如何,还须灵霞山的两位道友与这位紫定山的道友多多指教!”

“两位门主与黄元山的两位长老在此,我师兄弟又岂敢放肆。而这星晷阵法,果然不同凡响。如今真伪顿分,贼人显形,且容我二人前去将他擒获!”

“妙闵所言正合我意,事不宜迟……”

“算我紫全一个……”

“哦,三位既然认出了贼人,方才为何不予指明?”

“项门主听我道来,只因那人易容,不好辨认,且玄晷镜中,难以看清修为,故而……”

“正是如此!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哼!”

“诸位切莫伤了和气!奈何剑冢关闭之后,尚须一月之后方能开启,且耐心等候,不怕贼人逃脱!”

“门主师兄所言不差,还请诸位稍安勿躁!我与葛师兄早已派出人手潜入剑冢,应该万无一失!”

“多亏了龚师弟有所获悉,这才棋先一着啊!”

“呵呵,小弟不敢居功,此乃始州修士岳玄的提醒!岳玄,还不前来拜见诸位前辈!”

正当众人说话之际,一个中年男子走进阁楼,躬身行礼:“晚辈岳玄,拜见诸位前辈!”

“咦,你不是来自我项家千翠峰的那个岳玄吗?你对于贼人所知几何,且从实讲来!”

“项前辈,在下正是岳玄。而晚辈对于贼人的罪行……所知不多,却见他祸害我岳家与项家,且怙恶不悛,义愤之下,便寻到此处,并提醒龚前辈多加留意……”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