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五章 剑冢之行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多情的话语、哥很烦躁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这便是剑冢?

灰蒙蒙的天,灰蒙蒙的地。满眼荒凉,寒风嗖嗖,分明一片偌大的山谷,却又寸草不生而碎石遍布。且昼夜不分,气机凌乱,肃杀弥漫,禁制密布,俨然一处凶险莫测的绝地。

无咎停下脚步,任凭人群四下散去,他犹自神色怔怔,不知所措的样子。

气海之中,情形如旧。四道剑光盘旋依然,全无发现同伴的征兆。

祈散人曾经信誓旦旦啊,他说打探了数百年之久,断定黄元山的剑冢之中藏有神剑,而如今置身其中,却是没有丝毫的迹象。

老道又在坑我?

“玄玉啊,你何故磨磨蹭蹭?”

太实在不远处叫嚷。

岳琼、朱仁,以及沈栓、孟祥等人,也是如约聚在一处结伴而行。

而曾经的峡谷已然消失不见,只剩下一方灰蒙蒙的所在。或者说,一座空寂无边的山谷。山谷的四周,耸立着陡峭光秃的山峰,直插天穹,令人望而仰止且又无从逾越。半空之中,则是飘荡着萦绕的雾气,封住了天穹,封住了神识,也封住了这片天地。

“此地共分三层,人境、地境、天境,取三才之意,且另藏玄机,并以万剑峰的存在,又名剑冢。而结界的威力各不相同,初层封禁三成修为,二层尤甚,三层法力神通难以施展。岳姑娘,有朱某陪伴,安心便是,呵呵!”

朱仁在借机分说着剑冢的情形,很是见多识广的样子。

沈栓与胡东,头前带路。孟祥与荀关随后,两人默默不语。而太实则是拉开几步,跟在朱仁与岳琼的身旁,不时好奇询问着,诸如:“朱仁,你对于剑冢倒是如数家珍呢,不知此处有无天材地宝啊?”还有:“朱仁,你乃筑基高人,禁制之下,尚能留得几分修为?”更有:“朱仁,万剑峰有何名堂?”等等。而对方根本不予理会,只管陪着身旁的女子有说有笑。

转眼之间,七道人影到了数十丈外。一同进入剑冢的众多修士,也各自散去而消失无踪。目力所见,不过千丈,而神识所及,同样不足百余里。正如朱仁所说,此乃剑冢的第一层,禁锢了至少三成的修为与神识。或许还有其他的禁制,眼下不得而知。且随着那几位伙伴同行,倒也避免了初到异地的窘迫与茫然。

无咎胡思乱想之际,四周空荡荡的再无人影。他这才动身往前,不多时的工夫便已追上太实等人。

那七位伙伴,最快者不过一步四五丈远。太实与岳琼则是一步三两丈,好像是修为不济所致。而去路虽然荒凉,却也畅通无阻。如此不紧不慢的赶路,使人渐渐没了初始的惊慌,反倒是变得轻松起来,并期待着机缘的出现。

无咎刻意放缓去势,依旧是独自落在后头。他一边打量着四方的情景,一边关注着体内气机的变化,还不忘体会着剑冢的禁制威力,并留意着前方七人的一举一动。

所在的山谷,看似广袤无边,却死寂沉沉,肃杀气机无所不在。像是一座封闭的棺椁,令人身在其中,莫名所以,又难以摆脱而惴惴不安。

而所谓的无形禁制,也是颇为的诡异,竟然使得体内澎湃的法力,突然之间沉寂下来,并且难以自如,给人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一种力不由心的无奈。

不过,气海之中的四道剑光,还是盘旋如旧,好像并无异常!

沈栓与胡东,依然头前带路。

孟祥与荀关,默默并肩而行。

太实没人理会,满不在乎回头一笑。

而朱仁则是继续卖弄他的见识:“切莫小看了这人境的第一层,方圆不知几许。你我这般赶路,没有三五日,休想抵达剑冢的二层,而途中但有凶险,只怕抱憾终身呢!”

岳琼也是初到剑冢,很是在意各种传闻。恰好有人分说,她连连颔首凝神聆听。

“玄玉啊,你又是否知晓剑冢的详细?”

太实落后两步,出声问道。他抬脚丈余远,却步履紧凑,大袖甩动,与他人相比倒也不慢。只是他的靴子破烂不堪,还露出了脚趾头,再加上污秽的长衫,脏兮兮的笑容,也算是上下浑然而别具一格!

“我不知道,还请多多指教!”

无咎咧着嘴角,还了一个笑脸。他自己也曾有过落魄的时候,并非真的厌烦这位老者的肮脏。只要对方不再蛮横放肆,譬如抢夺烤肉、或是乱吐唾沫,倒不介意与其相处。

而太实并未接着分说,而是眼光一瞥,改为传音:“既然彼此投缘,实不相瞒,我隐藏了修为……嘘——”他还没说完,忽而抬起手指竖在嘴前,神秘兮兮道:“切莫声张,以免路出马脚。而你的修为又真实几何,能否打得过那个朱仁?”

老头看似疯疯癫癫,谁料他语出惊人!

无咎猝不及防,笑容僵持,一时不知如何应答,兀自满脸的愕然。

太实也不深究,摆了摆手埋怨道:“休得惊慌!此事你知我知,天知地知,若有意外,彼此联手!嘿嘿……”他得意一笑,又伸手一指:“那个朱仁垂涎岳姑娘的美貌倒也罢了,却摆明了要抢夺你的道侣呢!是可忍孰不可忍,男子大丈夫岂能咽得下这口窝囊气,当怒发冲冠为红颜,揍他——”

先是泄露自家的隐秘,暗中结下攻守同盟,接着便挑唆打架,显然是唯恐天下不乱!

这老头想要干什么?

幸亏此处不是黄记烤肉店,不然一盘子烤肉又被他算计没了。而他既然声称隐藏的修为,他莫非真是筑基的高手?

无咎眼光斜睨,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头。

“你我相识于烤肉店,投缘呐!以后你打架,我必挥拳相助,我有了难处,你也不能袖手旁观。嗯,说定了!”

太实脚下不停,自言自语,随即又咂巴下嘴,丢了个暧昧的眼神:“说说你的修为,也好知己知彼呀!”

无咎吭哧了两声,只得传音答道:“无论年岁,还是修为,看来我都不能与你老人家相提并论!”他不予多说,转而问道:“你我八人之中,有几人隐藏修为?”

他问话随意,而心头却是砰砰直跳。

这个老头的言谈举止颇为古怪,原来并非无因。他竟然看出了自己的底细,真的让人难以置信。而自己虽有戒备,却是一无所知。他究竟来自何方,真实的修为又是怎样?

太实点了点头,很是矜持深沉,而不过少顷,忽又胡须飞扬而咧嘴大笑:“嘿嘿、哈哈、咳咳——”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他差点笑得背过气去,连连咳嗽两声,这才渐渐恢复常态,却又眼光一眨,冲着神色茫然的无咎伸手指点:“我不过信口胡诌,诈你一诈,又岂能当真,谁料你竟信了。至于谁人隐藏修为,我也不知道啊!咳咳……”

话没说完,人又笑得连连咳嗽,并伸手直拍胸口,恶趣味的得意溢于言表。

无咎顿时脸色发黑,很想冲着那个弯腰咳嗽人影一脚踢过去。

这才是老头的真实嘴脸,嬉笑之间暗藏诡计。而稍有不慎,遭到戏弄犹不自知。即使吃亏上当,也叫人有苦难言!

而太实咳嗽过后,轻描淡写又道:“你这人貌似城府颇深,实则心地质朴。我不过是说笑而已,你又何必拉着个脸色很难看呢!”他脚下不停,一手的大袖子摇摆着,一手竖起根手指:“为人还是简单好啊!心地虚明,方能推得天地万物之理。纵观多少修士,皆因名利而忘却了初衷本我!”

他说到此处,继续大袖摇摆,回头一瞥,正儿八经道:“玄玉啊,你以为然否?”

无咎看着那个故作高深的邋遢老头,才有的心情已是荡然无存。他呲牙咧嘴,不答反问:“老头,我还等你指教呢,不知剑冢之中,有何玄妙呀?”

太实昂起脑袋“哦”了一声,恍然大悟道:“我本就剑冢与你分晓,却被你打岔而忘了干净。此前说到何处,且提示一二……”

这已不是疯疯癫癫,而是瞪着俩眼装糊涂。

无咎哼了一声,依旧是黑着脸皮:“老头,你若是说说剑冢的详情,我也不妨洗耳恭听。而你再是这般装傻卖呆,只能是自讨没趣!”

太实很是意外,讶异道:“你这人面皮太薄,竟然说笑不得?”

无咎暗啐一口,寒声道:“说笑无妨,岂可存心戏弄?而你肆意凌驾于尊严之上,全无道友之间的敬重,莫以为痴长几岁,便可为所欲为。可恶的老头,我忍你多时了!”

他出声之际,眼光中杀机涌动。

太实急忙闪开几步,惊愕道:“哎呀呀,你要翻脸动手不成?我惹不起,暂且躲开便是!”他紧走几步,作势便要远远躲开。

而无咎却是脸色一变,曾经的杀气已然消弭于无形,随即呲牙一乐,笑道:“嘿嘿,老头,你也有怕的时候!说笑而已,你又何必当真呢!”

他昂首远眺,长长舒了口闷气。想从这个老头的身上讨回便宜,真不容易!

太实身形稍顿,两人再次并肩而行。他眼光斜睨,神色端详,竟是颇为欣慰地拈着胡须感慨道:“莫道酒中逢知己,你我烤肉结交情。玄玉啊,我且认下你这个小兄弟!”

无咎毫不领情,张口回绝:“免了,我从没有什么老哥哥!”

太实似有尴尬,恼怒道:“你敢嫌弃我?”

便于此时,头前带路的沈栓与胡东招手示意。

无咎不再啰嗦,转而往前赶去。

太实犹自嘟嘟囔囔,很是委屈:“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,竟敢嫌弃我老人家,活该他道侣被抢,且给我等着……”

…………

ps:且不说订阅,点击红票也很惨,还请各位继续支持,一起把这本书写下去!谢谢!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