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八章 是谓苍起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多情的话语、半杯醉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无咎继续沿着脚下的路,在幻境之中行走。

而那个已改名为苍起的少年,也已成长为一个挺拔、壮实的年轻人,并循着他脚下的路,孤身前行。

红尘多磨,恩怨情仇;仙途坎坷,剑光血雨;大漠黄沙,斜阳孤远;险峰之巅,冷月风寒;风雨潇潇,形只影单;冰雪漫天,天涯阻断;荒山洞穴,寂寞成眠。

苍起踏遍红尘,历经磨难,闯荡仙门,九死一生。他遭到算计而坠入陷阱,随即大杀四方,舔舐伤口之后,再又万里追凶。仇人为之胆寒,各方高手为之动容。而他的修为也在杀戮之中不断提升,并从残破不全的《星辰诀》中独辟蹊径,创出绝无仅有的《九星诀》。

随着幻境之中云雾飘过,但见明月山崖人影独坐。

在腥风血雨的涤荡下,在生生死死的磨砺中,那个当年的少年郎早已不见,如今的苍起,成为了一个面带风霜、神色内敛、眼光深邃的中年人,而他的锐气还在,他的远大志向从未更改。

清寒的月光下,凛冽的山风中,他手扶三绺青髯,冲着手中的两枚玉简颔首微笑:“本人穷极三百年光阴,修至地仙的圆满,放眼神洲九国,堪称第一人也!如今本人又自创了《九星诀》与《九星剑诀》,修至飞仙境界指日可待……”

云雾之中,一道阴森森的身影从天而降。

那是一位看不清面容的老者,踏空而立。他冲着山崖上的苍起注视良久,出声道:“以你眼下的修为,足以纵横神洲九国。老夫奉劝你一句,适可而止,过犹不及……”

苍起不为所动,傲然道:“我不仅要修至飞仙的境界,还要抵达天仙的巅峰。我要走出神洲,放眼天下。试问,谁敢拦我不成!”

老者冷笑:“呵呵,不知天高地厚!修至飞仙,必然降下九重天劫。且不说天劫之下,必将损及神洲结界,便是你的血肉之躯,又岂能挡得住万钧雷霆,届时必将灰飞烟灭,神魂俱销……”

“倘若打破结界,纵然焚身成灰也在所不惜!”

“哼,你存心找死——”

老者冷哼了一声,拂袖而去。

苍起昂首挺立于山崖之上,慨然自语:只须铸成九星神剑,天劫又奈我何……

无咎行走在幻境之中,目睹着种种的匪夷所思,震惊与恍然之余,又暗暗疑惑不解。

相对而言,苍起是个神秘而又陌生的人物。

他是一位传说中的仙道至尊,却又让人讳莫如深。即使祁散人提起那位前辈,也是躲躲闪闪而语焉不详。而他的一切,至今依然与神洲息息相关。尤其他的九星神剑,成就了自己的修为。奈何始终懵懂,并不知晓诸多的传奇。所幸今日踏入剑冢,意外获悉神剑的来历!

原来《九星诀》之外,还有《九星剑诀》。只可惜《九星诀》已然残缺,所谓的剑诀更是无从知晓。所谓的天劫,此前略有所知。修至飞仙境界,将会遇到九重天雷。至于天劫又是如何的可怕,眼下还无从想象!

而那位老者又是谁,为何要阻止苍起?是为了神洲的结界,还是另有缘由……

无咎脚下的路,继续延伸。而那位苍起,也奔着自己的方向疾驰不停。

云雾飘来荡去,再次呈现出似曾相识的情景……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那是古云山外的一个山坡,一座低矮的土丘静静躺在野草丛中。

苍起从半空之中踏剑而下,默默站在土丘前,旋即双膝跪下拜了几拜,接着含泪笑道:“师父,弟子回来了!”

他舍弃修为,徒手拔去野草,待土丘的四周变得清清爽爽,已是夜深人静的时分。便如当年颠沛流离的情形,他躺在坟丘前,擦着泪痕,带着笑声,叙说着三百年来的风风雨雨。哪怕是遇到心仪的女子,牵扯不断的情缘,他也拿来与师父分享,以及修为有成,境界感悟,皆加以详述,便如同漂泊在外的游子,一朝归来,倾诉成海,情浓不解……

古云山的修士们,早已熟知苍起的大名,相继前来拜见,并恳求他放下当年的旧怨并执掌仙门。

苍起对于执掌仙门没有兴趣,他只想回到古云山铸剑。他要从他跌倒的地方,真正站起来,屹立于神洲仙道之巅,再去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!

春去秋来,十年功成。

云雾山巅,苍起临崖而立。他的身边盘旋着七道剑光,分别为黑、黄、白、赤、青、紫、金。光芒闪烁,恰似斗转星移……

“那是神剑,终于见到了七把神剑的真容!”

无咎看着那朦胧的人影与剑光,明知虚幻,还是心跳不已,暗暗连呼侥幸。倘若别人见到如此情形,只当虚幻,而他则是神剑在体,个中体会难以言喻。不知不觉,他整个人的心神已与幻境融为一体。

只见苍起睥睨四方,慨然有声:“我以三百年的修为与一生的精血命魂,铸剑七星。其中有喜有怒、有悲有恐、有思有惊,还有未了的愁怨。凭此七剑,足以傲视神洲。只可惜,余下的两剑,还须烈火雷霆方能铸就,且非如此而不得修至飞仙的境界。而天劫凶险,祸福难料。所幸偶得经文一篇,或能解厄渡劫……”

他大袖一挥,七道剑光消失不见,随即手上多了一张兽皮,轻声念道:“天有刑,地有德,而上非天刑,下非地德……”

《天刑符经》。

苍起手中的兽皮,正是那篇经文。

无咎凝神观望,亟待获悉经文的用处,谁料云雾翻涌,苍起的人影渐渐模糊不清。而便在他失落之际,再有场景缓缓浮现。

一群修士将苍起围在当间,似乎在劝说着什么。还有人跪地哭诉,痛心疾首的模样。

苍起的脸色有些凝重,冲着众人摆了摆手,转而踏剑腾空,头也不回扬长而去。而他离开古云山不多久,便遇到了几位修士的阻拦。

须臾,众人来到了一片山谷之中。

几位修士又是一阵苦口婆心的劝说,好像是要苍起放弃决断,并从此忍气吞声,而他却是拒绝不从。孰料此前的那个老者再次出现,随其大袖挥动,山谷四周顿时涌来数百道御剑的身影,并在为首修士的带领下齐齐出手,势必要将他置于死地。

苍起惊愕过后,昂首大笑。他笑得无奈,笑得悲凉。他以为秉持信念,修道成仙,便可以走遍天下,惠济苍生,而到头来,竟无立足之地,还要遭致同道的围攻。既然如此,何妨杀戮一场,让热血湮没丑恶,让尸骸埋葬卑鄙,让亡魂充斥天地,让七剑横扫阴霾!

剑光呼啸,血雨飘洒,鬼哭狼嚎,腥风阵阵。

三百年的梦想坍塌,尽化作暴怒与疯狂的杀戮。漫天的血光,挡住了夕阳,洒落的尸骸,堆满了山谷。

而苍起杀性不减,一个又一个修士倒在他的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神剑之下。四面八方的修士,没人是他一合之敌。数百之众,转眼之间伤亡大半。围攻之势,顿然瓦解。天上地下,剑光人影乱窜。他只管随后追杀,冷酷无情地收割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。

一位修士惊慌逃窜,为时已晚。而又一位修士却挺身扑来,呲目欲裂狂吼:“取我性命,饶我师父——”剑光凌厉,杀气如潮。师徒俩栽落山谷,双双殒命。

而苍起突然愣在半空,慢慢从疯狂之中醒来。他看着山谷中那师徒俩的遗骸,面皮抽搐,心头隐痛,禁不住悔意顿生而低沉叹息。片刻之后,他不再肆意追杀,而是直奔山谷的尽头而去,含恨喝道:“先是威逼利诱,使得天下与我为敌,再假我之手,灭杀神洲修士。老儿,你才是罪魁祸首——”

山谷尽头的半空之中,默默伫立着一位老者的身影:“有老夫监管神洲一日,你便休想成为飞仙的高手。老夫要让你身败名裂,死无葬身之地!”

“呵呵,四时有序,天道自然,从来无须谁人摆布,更不要谁人多管闲事!”

苍起放声冷笑,双袖挥舞。七道剑光齐出,脚下顿作点点星芒。他去势不停,激昂又道:“诸位神洲的道友,屈服于淫威久矣,你我莫再相互厮杀,理当自强而逆流奋起!”

四周的修士停下身形,各自抬头张望。

只见苍起人在半空,掀起漫天的星芒,继而双手掐诀,带着雄浑无畏的杀机断然喝道:“老儿,给我滚出神洲——”

他终于显示出他地仙高手的巅峰修为,他要只身挑战无上的权威!

数百丈外,老者兀自悬空而立,很是神色不屑,而两眼中却又寒光闪现,随即祭出法诀,霎时天地变色……

无咎止住了脚步,瞪大双眼。他虽然早已知晓,或是猜测到了一切,却还是提心吊胆,关切着苍起最终的命运。

谁料又是一阵云雾翻腾,电闪雷鸣,什么也看不清。而不消片刻,那血肉狼藉的山谷终于浮现出来,紧接着一道身影从半空之中缓缓坠落,竟是遍体鳞伤的苍起,已然奄奄一息而无力支撑。

此前的老者趁势逼近,厉声叱道:“诸位谨记,这便是忤逆叛乱的下场……”他抬手举起一道剑芒,便要将苍起斩杀而以儆效尤。

山谷的四周,从混战中幸存的修士们犹在惶惶无措。那个残暴滥杀的苍起便要神魂俱销,却没人为此感到庆幸,反倒心生哀伤,并陷入到一种无奈的绝望之中。

便于此时,如同枯叶坠落的苍起忽而凌空蹿起,随风挥洒着热血,带着最后的疯狂,直奔对手扑去,并声震千里:“自古神洲不可侮,甘将碧血染苍穹,哈哈……”

他的笑声犹在回响,而整个人却突然炸开,霎时血光迸溅而狂飙呼啸,浑如天翻地覆浩劫降临……

“不——”

无咎失声惊呼,禁不住伸手往前。

他为铁血杀戮而唏嘘不已,为壮志豪情而血脉贲张,为不屈不挠而激奋莫名,为那种视死如归的悲壮而心痛万分。他已分不清虚实,忘却了自我的存在。这一刻,他好像对于苍起的命运感同身受。而他才将迈出几步,幻境忽然消失。

依稀仿佛,七道星虹滑落天际……

无咎尚自魂不守舍,一道窄窄的峡谷出现在身后。他转过身来,只见太实、岳琼等七人正在不远处等待。他回头一瞥,自言自语:“不畏风云遮望眼,胸有天地泯尘埃;挥剑斩尽百千恨,铁血难断一寸柔……”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