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四章 纯属手贱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无仙粉丝、ox、书友kday、知妄123、草鱼禾川、长寿秘诀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剑冢,第六日。

这是一片开阔的所在,横七竖八堆满了黑色的石柱,竟占地数十里,远远的挡住了去路。

一行人到了近前,驻足观望。

那石柱大小不一,粗细各异。粗大者,数十丈;短小者,数丈不等。而无论彼此,皆状如利剑,却无雕凿的痕迹,浑然天成而蔚为奇观。大小的石柱之间,还有一道道黝黑的缝隙,像是一个个的洞口,或也四通八达,却又去向不明,更添几分的神秘莫测。

此外,另有十余个修士在远处徘徊。有的忍耐不住,抬脚走入石柱缝隙,转眼不见了身影。有的谨慎小心,干脆离去,指望着绕过这片阻碍。

“据称,此乃剑阵山,为剑冢主人生前的剑法所化。其中玄妙无穷,但有领悟,足以抵得十年闭关之功。不过……”

朱仁乃是有备而来,对于剑冢的情形颇为清楚。他独自往前几步,继续分说:“剑阵山,形同乱石山,虽坍塌不全,剑阵的威力犹存三分。置身其中者,倘若不幸,或有意外,丢掉性命亦属寻常。由此过去,便可抵达剑冢的二层结界,地境。”

他说到此处,回头看向众人:“诸位是冒险一探,抑或是绕行而过,悉听尊便,呵呵!岳姑娘……”他的眼光一凝,又道:“岳姑娘,你何妨与我同行呢,那人自身难保……”

岳琼站在众人的身后,静静打量着四周的情形。相隔如此之近,那古怪的剑阵山便如一头狰狞的怪兽而让人望而却步。而正自好奇之际,没想到还有人惦记着自己。她循声看去,报以歉然一笑,随即低下头,很是为难的样子。只是她两眼的余光,却是悄悄留意着旁边的一道月白长衫的人影。

那人自身难保,朱仁所言何意?

“机缘因人而异,朱道友不必勉强!”

“遑论剑阵山如何神异,亲临实地方见分晓。你我同行便是,孟道友、荀道友,还有太实道兄……”

沈栓与胡东张口打断了朱仁,好像顾及岳琼身为女儿家的难处。两人接着一唱一和,又邀请孟祥、荀关、太实同行。

而太实不容分说,竟然抢先一步冲向前方,兴奋道:“总算是遇到了传说中的剑阵,定要好好见识一番……”

老头的话语声未落,人影已消失在十余丈外剑阵山的一道缝隙之中。

沈栓与胡东有些始料不及,彼此悄悄换了个眼色。

朱仁拂袖一甩,悻悻道:“且罢,诸位随我来——”

而沈栓却又招呼道:“玄玉道友,不知你二人何去何从呀?”

众人循声看去。

只见一道娇小的青衣人影低着头,显得迟疑不定。而旁边的白衣人影,则是背着双手,昂着下巴,独自一个人仰望着那古怪的乱石山。

胡东笑了笑,随声附和:“玄玉道友,你我既然结伴,便不好独自行事,否则遭遇不测,又要迁怒于人,呵呵!”

无咎看着那剑阵山,默默想着心事。

自从踏入剑冢以来,先是人字碑,然后一寸峡,接着银山,如今又是剑阵山。可谓幻境中有意外,平淡中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有惊奇。

只求跟随众人顺利穿过剑冢,谁让自己不认路呢。暂且忍气吞声,也是权宜之计。

孰料愈是往前,愈是觉着凶险莫测。

所遭遇的禁制,固然厉害,而最为可怕的,还是人心!

不管是佯作娇柔的岳琼,疯疯癫癫的太实,狂傲自负的朱仁,还是温和带笑的沈栓、胡东,以及矜持漠然的孟祥与荀关,一个个均让人捉摸不透。而尤为甚者,暗害自己的黑手就在其中,而自己只能吃个闷亏,最终却是无可奈何。

唉,与人打交道,真的不容易!这不比动刀、动枪来得痛快,好在本人智勇双全,倒也兵来将挡、水来土掩。只是心神疲惫,好累人啊!

无咎正自默默出神,忽而听到“玄玉”两字,不由得微微一怔,纷乱的思绪顿时回到了眼前。在银山的山洞内,自己吃了个闷亏,而事过两日,再次被人提起。

这是善意的提醒,还是恶意的要挟?

无咎看向沈栓与胡东,坚决地摇了摇头,而不过少顷,他又干脆道:“一座乱石山而已,同去——”

胡东与沈栓还想作罢,稍稍一愣,旋即笑道:“呵呵,玄玉道友总是这般言行不一……”

朱仁早已不耐烦,转身带头离去。

沈栓、孟祥、荀光随后而行,胡东则是招手示意:“两位道友莫要耽搁……”

无咎撇着嘴角、翻着双眼,不慌不忙抬脚往前。而他没走两步又侧首一瞥,轻声传音:“瞧见了没有,本人言行不一,尽遭嫌弃,更被那个朱仁恨死了。敢问岳家的道友,缘何你还不肯放过我呢?”

一路之上,岳琼始终与她的“玄玉”道友同行,哪怕是歇息的时候,她也默默陪伴左右。在众人看来,她二人颇为的亲密。而她的借口倒也简单,无非是摆脱朱仁的纠缠。而“玄玉”好像看透了她的心思,总是不理不睬,此时终于忍耐不住,索性直接驱赶。

岳琼跟着迈步往前,极为的矜持淡然,旋即又低下头去,传音道:“示之以诚,获之以信。我已坦诚相告,你便该有所担待。我并非轻浮女子,还请道友自重!”

无咎“吭哧”了声,竟欲说无言,大袖子一甩,禁不住昂首长长叹息。

女人惹不起!

她的言下之意,她道出了她的隐秘,你便该给她信任,并担当起应有的道义。若非不然,你便是辜负一个女子的真诚。或者说,玷污了她的清白。

罪名够大吧!

以后千万不要慈悲泛滥,去随意倾听一个女子的衷肠。哪怕其中尽是假话,最后也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

与人打交道,难,与女人打交道,更难!

前去不远,无数黑色的石柱撑起一面山壁。下方露出一道过人高的缝隙,洞口内幽深莫测。

朱仁走到洞口前,忽而又迟疑起来。沈栓与胡东则是不以为意,抢前几步带路而行。朱仁这才踏入洞口,孟祥、荀关紧随其后。

“岳道友,你先请——”

无咎走了几步,同样在洞口前停了下来。他察觉身后有人等待,漫不经心地摆了摆手,只管冲着面前的石柱凝神端详,眼光中透着几分疑惑。

神识所及,竟难以深入黑色的石柱。而如此粗大的石柱相互堆砌成山,遍布数十里,其中究竟藏着何等玄机,还真的叫人有些好奇。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他伸出右手慢慢抓住石柱,旋即又猛一甩手,呲牙咧嘴失声“哎呦”,恰好一道青衣人影挡在面前,许是受到惊吓,连连后退几步。而他也是猝不及防,脚下趔趄,张嘴哈气吹着手指,恼怒道:“你在此作甚?”

岳琼的两手扯着裙摆,似有忸怩:“我……我等你同行……”她见某人已是气急败坏,不再分说,转身便走,却又忍不住看了眼那只甩动的手掌,神色中兀自茫然不解。

而无咎又吹了吹手指,这才悻悻冲着石柱啐了一口。他自以为五指如钩,且坚硬似铁,便想抓下一块石头瞧个究竟,谁料暗中用力之下,顿时便被狠狠弹开,强横的劲道震得手指头又酸又疼。

好硬的石头!

不过,那黑石头内嵌有禁制。贸然尝试,纯属手贱!

无咎吃了个小小的苦头,谨慎起来,灵力护体,抬脚踏入洞口。

刹那间四周一暗,彷如夜色降临。

无咎运转目力,神识惕然。

山洞内倒也宽敞,足以容得下两人并肩而行。只是洞壁布满了棱角尖石,便如一道道的利剑横亘阻拦,再加上去路曲折而黑暗阴森,顿时令人胆战心惊。

剑阵山,果然不一般!

置身此间,俨如牢笼所在。除了来往的洞口,只怕再无出路。

无咎定了定神,慢慢往前。

黑暗之中,一道娇小的身影走走停停。看她的模样,也是极为的谨慎小心,并时不时看向身后,唯恐意外而应对不暇。

再去几丈之外,另有人影晃动,乃是孟祥、荀关,还有朱仁。

沈栓与胡东,则已消失在曲折的洞口深处。从他二人的举动看来,好像对于此处并不陌生?还有太实那个老头,竟然一个人跑了?

嗯,有人结伴同行,倒也不错。一群人,像是在捉迷藏……

山洞还是曲曲弯弯,锋利的尖石犬牙交错。身处莫测,没谁敢于莽撞。所幸有沈栓与胡东在头前带路,随后的一行虽然缓慢,却也顺利无碍,直至一个时辰之后,这才相继停了下来。

一个十余丈方圆的洞穴出现在眼前,四周依然黑暗笼罩。而洞穴的当间,却横卧着一块孤零零的石柱,约莫四五丈长,形同一把飞剑。或者说,一块剑石。

而在洞穴的尽头,另有洞口通向未知的所在。

朱仁走到石柱的近前,扬声道:“据说,剑阵山内,藏有数套剑阵,无论置身何处,均将一一显现,至于其中的玄妙,只能随人随缘!”

沈栓与胡东站在洞穴尽头的洞口处,好像并没有将那块石头放在心上。

孟祥与荀关在剑石的几丈外停下,各自神色期待。

而无咎则是背靠着来时的洞口,满脸的谨慎。一道娇小的身影本想趋近查看,又回头一瞥,悄悄退后两步,与他并肩而立。他却踱步往前,借机躲开。

那块剑石,果然叫作剑石,只是与古剑山的剑石差远了,却不知其中藏着什么名堂。

只见朱仁卖弄一番之后,伸手屈指弹出一道法力。

那块剑石受到触动,竟然发出微微的嗡鸣,随即光芒闪烁,阵阵杀气渐起。

朱仁虽然早有防备,还是始料不及,急忙退向来时的洞口,却不想恰好有人挡路。他长袖猛甩,厉声叱道:“滚开——”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