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八章 事极必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哥很烦躁、吥啦、、路虎极光霸道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过了一片乱石堆,又是一片荒凉的碎石地。

不管是朱仁、胡东,孟祥、荀关,还是岳琼与无咎,皆停下脚步凝神观望。

只见数十丈的一方所在,尽为虚幻不定的光芒所笼罩。

从中隐约可以看到荒山野岭,丛林湍流,还有宽阔的山谷,以及各种各样的怪兽。当万兽奔腾的刹那,阵阵电闪雷鸣,一道道霹雳从天而降,随即化作无数的剑芒,掀起层层的惊涛骇浪,瞬间吞没了整个山谷,再铺天盖地呼啸四方。

那是幻境,剑阵所化的幻境!却如真似幻,杀气凌厉,威震天地,令人为之暗暗动容!

少顷,疾风骤雨般的剑芒忽而散去,再慢慢凝聚成为一道巨大的剑光。早已被吞没摧毁的山谷再次显现,却并无尸横遍体的狼藉,反倒是万兽游弋,花团锦簇,一派祥和的景象。而那道剑光高高横挂天际,闪动着黑、白、黄、红、赤、金各色光芒,恰如一道彩虹高悬,是那样的耀眼夺目而又旖旎无限……

片刻之后,四周重归暗黑。

而众人依然站在原地,各有所思。

胡东摇了摇头,笑道:“呵呵,妄念纷飞,神随念行,亡而不归,终至杀机重重矣!”

孟祥沉吟自语:“人性天心。故而,天、地、人三才,皆现杀机!”

荀关随声附和:“杀机,乃生机所在。剑阵固然强大,却杀中有生,破而重立。所谓物极必反,道动之妙也!”

朱仁不甘示弱,连连点头:“是谓幻象乎、心境乎……”

四人各有所悟的样子,一边感慨一边往前。

岳琼则是回头看向不远处的某人,对方正自抄着双手而默默发呆。她眼光一闪,传音问道:“他四人所感所悟,以道友之见又将如何?”

“啊……”

无咎回过神来,茫然道:“何解?”

当在场的众人都在参悟剑阵的时候,他同样在关注着幻境的变化。不过,他并非揣摩参悟,而是在暗暗失落。

途中见识几处剑阵,皆威力非凡,却最多七剑成阵,从没有九把神剑的出现。虽然知晓苍起的最后两把神剑未能铸成,不免想在幻境中有所见识。如今看来,那两把神剑只存在于传说之中。九星神剑,岂非徒有其名?我不仅要找到余下的三把神剑,我还要九剑齐聚……

岳琼只当某人装糊涂,自顾说道:“他四人所悟各异,却殊途同归!境由心生,杀念亦然。而事极必反,杀者生也,不破不立,天道浑然……”

无咎微微皱眉,急忙抬手打断:“不知道友所悟几何,还请多多指教!”

他受不了修士的长篇大论,尤其是有关道法的诠释,倘若再听下去,想不糊涂都难啊!

岳琼浅浅一笑,施施然往前:“道动之妙,不可具陈,个中究竟,不可言也!”

嗯,懂了,就是啥也不告诉你!

无咎踱着步子跟了过去,伸出大拇指:“岳道友,真乃高人也!”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岳琼又是投去一瞥,秀眸闪烁:“想必道友感悟颇深,何不分享一二呢……”

无咎抬手挠着下巴,若有所思:“我的感悟……人生悠闲勿苟且,红尘匆匆真情在。故曰:风月之趣,为疗身心之忧之验方;身心之忧,为养风月之趣之水土!”

岳琼是个睿智的女子,素来见微知著而举一反三,而此时此刻,突然听到一番古怪而又高深的话语,顿然不解:“何意?”

“嘿嘿,也有你不懂的时候!”

无咎得意一笑,摇头晃脑道:“嗯,总而言之八个字:快意自在,本我风采!”

“这……与剑阵何干?”

“无干!”

“……”

“尔等意在剑阵,而我的眼里只有山谷野花,生机与祥和。道动之妙,当如是也!”

“啊……原来如此,受教了!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一行六人,在胡东的带领下,继续在黑暗中寻觅往前,途中除了遇到几个迷路的修士之外,再没有剑阵幻境。

又过了两三个时辰,洞口的尽头有亮光闪现。

须臾,四周豁然开朗。

前方开阔无际,天光灰蒙如旧。偌大的剑阵山已在身后,远近幽深的洞口中还不时有人冒出来。

朱仁示意众人赶路,不忘招呼“岳姑娘”一声,却矜持客气了许多,并更为的细致周到。岳琼不再隐瞒修为,也不再扭捏做作,大大方方点头答应,倒也恢复了原有的洒脱与率性。胡东、孟祥、荀关趁机与其寒暄,五人凑在一起结伴前行。

而那位“玄玉”道友,落在后头,一个人甩着袖子迈着步子,逍遥中稍显孤单。

半个时辰之后,一道山岗挡住了去路。

山岗上矗立着一块碑石,四周聚集着数十位修士,过去则是大片的山谷,以及绵延的群山。

一行六人尚未赶到近前,两道人影迎了过来。一个粗大憨厚的汉子,沈栓,一个脏兮兮的老者,太实。前者笑了笑,声称剑阵山中迷了路,便独自赶到此处等候;后者则是精神头十足,并一个劲冲着岳琼赞不绝口,只道是年轻貌美的女子不多见,修为高强的女子很稀罕,而美貌与修为集于一身者,那便是绝无仅有的仙子呢!

女儿家喜欢听好话,岳琼也概莫能外。她面带微笑,秀眸生辉,筑基高手的风采尽显无疑,再加上一身朴素的长裙,婉约清秀之中更显几分英气。

“此处便是地字碑,前去便是剑冢二层的地境。诸位不妨参悟一二,稍后赶路不迟。”

朱仁交代两句之后,殷勤备至:“岳姑娘,此行过后,愿否同游天下,或是前往朱家做客?呵呵,不忙答应……”

众人到了石碑前,各行其是。

而无咎绕过人群,便要就此前去。

有人挡路,好奇道:“兄弟,何不暂歇片刻呢……”

太实凑到近前,苍白杂乱的胡须上还挂着一丝肉屑。

无咎看向前方的石碑,以及围坐四周的人群,摇了摇头:“我一来不懂石碑的参悟,二来途中屡遭暗害,与其这般无谓的耽搁,倒不如早早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的离去。告辞!”

他丢下一句话,尚未动身,又被迫止步,面前的老头根本没有让路的意思。只见对方伸手捂着嘴巴,神秘兮兮般地传音:“哎呦,你与老哥哥我想到了一处。奈何数十里外,尽为峡谷岔道。据说一步踏错,便难以抵达万剑峰。我只得就地回转,实属无奈啊!”

太实煞有其事地点点头,转而走到十余丈外的僻静处,一屁股坐下来,再次招手呼唤:“你过来呀,小别重逢,理当叙叙友情……”

无咎神色踌躇,眼光掠过四周。恰好人群中的岳琼、胡东也在扭头回望,各自意味不同。他斟酌片刻,慢慢走向太实:“老头,你独自穿行剑阵山,已非寻常,如今又故弄玄虚,有话不妨明讲!”

太实翻动袍袖,手中多了一只热腾腾的蒸鸡,被他伸手扯下鸡腿咬了一口,接着递出去示意道:“且尝尝,美味哦——”见无咎敬谢不敏,他自顾大吃起来,稍稍一缓,摇头说道:“你是明白人,又何须赘言……”

而其话没说完,一阵连撕带咬而汤汁淋漓,倒也颇为酣畅,却叫人不忍目睹。

无咎在近前坐下,咧着嘴角别过脸去:“我不明白!”

“你我兄弟,何必见外……”

“我不见外!”

“这个……来日离开剑冢……不,到了万剑峰,我再与你详说。你且记着,人心叵测……”

“我没忘记!”

“哎呀,你火气太冲,莫非为了那个岳姑娘的缘故?女人信不过啊,尤其是貌美的女人。受骗上当已属侥幸,说不定还要丢掉性命,啧啧……”

“哦……你倒是深有体会!”

无咎回过头来,微微一怔。

太实手里的蒸鸡没有了,只剩下一根骨头在剔着牙缝。他是唯恐有人争抢,风卷残云也不过如此。

无咎默然片刻,转而问道:“你方才的言外之意,我难以活着抵达万剑峰?”

太实撮着牙花,摇头笑道:“是你胡乱猜测,与我无关啊!”

这个老头始终装疯卖傻,言辞闪烁,分明就在试探,却又欲擒故纵而存心戏弄!

无咎咧着嘴角,也禁不住笑了,而他传音的话语,却透着隐隐的寒意:“我或许到不了万剑峰,也走不出剑冢。不过,必然有人陪葬!”

一路之上,屡遭暗算,暂且无恙,倒也罢了。而随着剑冢的深入,诸多隐藏的凶险亦将显露无遗。关键的时候,只怕再也不容后退半步!

太实有些无辜:“我只想提醒你多加小心罢了,你却出言恫吓。实不相瞒……”他东张西望,伸着脑袋又道:“依我之见,你此去凶险不断。不如及早改道,脱身要紧。不要询问缘由,只管相信老哥哥的眼光,嗯!”他又咬着鸡骨头,很是余味无穷。

无咎的眉梢耸动,淡淡说道:“老头,我不管你是隐藏修为的高人,还是蓄谋不轨的小人,你都挡不住我的去路……”

“啊呸——”

太实急忙吐出了鸡骨头:“我虽非高人,亦非小人。我乃老人家是也!”

无咎的眼光稍稍一顿,旋即长身而起微微笑道:“老人家,动身赶路了……”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