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九章 不自量力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砸锅卖铁人、多情的话语、青虎、书友2453242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剑冢,第八日。

一座座山峰,耸立在阴寒与荒凉之中。那光秃秃的山体扯地连天,像是一把把巨大的利剑,挡住了剑冢二层的结界,也挡住了前行的去路。山峰相隔之间,则有十余道幽深的峡谷分别通往不同的方向。

修士们陆续至此,就地徘徊。有人急切难耐,三两结伴就近闯入峡谷。至于前景又将如何,且看各自的机缘造化。有的人迟疑不定,继续等待观望。

又一群人赶了过来,有老有小,有男有女,相貌神情各异。

其中为首的还是朱仁,卓然不群的架势,手里攥着一枚玉简,抬头眼光睥睨:“此处共有峡谷十四道,去向各有不同。因山峰陡峭,又名剑门峡。掐头去尾,从左至右,以地支分为十二门。当从辰门而入,诸位随我来——”

有人带路,省了不少麻烦。倘若独自摸索,难免耽误工夫。太实那个老头难得说句老实话,且随众而行。

无咎跟在几位伙伴的身后,直奔前方偏左的一道峡谷而去。

尚在远近等候的数十个修士,见机识趣,懂得便宜,也纷纷奔了过来。还有几位筑基的高手,踏着飞剑,掠地疾行,颇为的惹眼。一时之间,倒也熙熙攘攘。而众人的脚力有快有慢,各自渐渐拉开行程。

须臾,峡谷再次寂静下来。

一行八人鱼贯往前,愈行愈远……

半日过去,峡谷中的情形如旧。两侧的山陡峭壁立,绵延无尽。而那灰蒙蒙的天光,则是显得愈发昏暗。

在朱仁的示意下,一行停下歇息。他与胡东等人围坐一起,还不忘陪伴着“岳姑娘”。而岳琼也是落落大方,与众人有说有笑。

无咎则是坐在十余丈外,一个人歇息。

不远处还有个伙伴,拿着肉干,拎着酒坛,独自吃喝痛快。那老头很是精明,提防有人与他抢食!

无咎抬手敲了敲背后的石壁,又低头打量着身下的岩石。

这便是剑冢的二层,又名地境,与一层的情形相仿佛,唯有去路变得错综复杂。至于前景又将如何,依然无从知晓。谁让自己没有此地的图简呢,跟随众人同行也算是权宜之计。

此外,剑冢的禁制,比起当年古剑山的苍龙谷还要森严诡异。难以遁入地下,或穿越石壁。如今置身于剑冢的二层,体内的法力尚在,却只能施展出三成的修为,倘若遭遇意外,难免应对局促。而禁制的莫测,犹如天灾,只须小心,或也无妨,怕的是**……

无咎的眼光掠过不远处的太实,转而打量着朱仁等人的一举一动。

以众人的修为,即使赶路数日,也不应该疲惫,如今动辄歇息,只能是各自留有余力。即便是朱仁与岳琼,虽已显示出筑基的修为,也极少御剑而行,无非一个谨慎小心罢了。如此想来,自己也不能疏忽大意……

“兄弟,要不要来口酒?”

太实吃饱喝足了,拎着半坛子酒凑了过来,一屁股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坐在地上,惬意地打了个酒嗝。

“你该知道,我不饮酒……”

无咎挥袖轻拂,犹自觉着酒气熏人。

“我奇怪呀,你为啥不饮酒呢?喜怒哀乐,皆为酒媒,人生百种,无酒不成篇章啊!”

太实灌了口酒,又是一阵惋惜:“吃肉不饮酒,便如娶妻不圆房,哎呀,了然无趣也!”

这般饮酒的借口,着实新鲜!不过,也够龌龊!

无咎本来不想理会,又不禁咧嘴一笑,逗趣道:“老头,你如此深谙酒肉之趣,想必来自凡俗世家,尚不知家中的老妻健在否,后人又是否安好?”

太实急忙摇头,脱口而出:“我乃修仙之士,莫说娶妻成家,便是道侣也不曾有得,又何来的后人……”

无咎恍然状,点了点头:“嗯,你曾说过来自于仙门,不知九国哪一家?”

太实察觉失言,举起酒坛子晃了晃,仿佛醉态朦胧,却又两眼一眨巴:“兄弟,你为人很不老实呀!”他见无咎还在含笑盯着自己,忙灌了口酒,揪着胡须昂起头来:“至于仙门又是哪一家呢?哎呀呀,一时……想不起来啦!”

这老头素来装疯卖傻,如今借酒遮面,更是没羞没臊,只管胡说八道!

无咎懒得计较,继续闭目养神。

太实不肯闲着,拎着酒坛子站起身来,兴冲冲地凑到了胡东等人的身旁,却又无意惹恼了朱仁,竟是连遭呵斥。他自讨没趣,索性独自往前,只道是寻个地方缓解内急,随后渐渐的没了人影。

一个时辰之后,依然不见太实的回转。

众人早已见惯了太实的反复无常,并未将他的下落放在心上。即便无咎也是如此,只当老头又在故弄玄虚。

于是乎,一行继续赶路……

又是小半日过去,峡谷到了尽头。

再去半个时辰,一座占地数里、高约百丈的石山横亘而立。远远看去,那方方正正的山体,便如一块大石头,却从中裂开几道深深的缝隙,各有数丈、乃至于十数丈宽不等,恰似刀劈斧凿一般而蔚为奇观。

而在石山前方的不远处,另外横卧着一块丈余高的黑色方石,形状酷似石山且彼此对照成趣,却又高低大小天差地别。有修士围在四周观赏,随后又匆匆相继离去。

“此处,名为试剑峡。那五道深深的峡谷,据说便为利剑劈砍而成。至于真伪如何,无从考证。而五条去路皆可穿行,仅是远近不同罢了。诸位,请看——”

朱仁径自走向那块大石头,继续分说:“这块玄石,名为试剑石,看似寻常,内有玄妙。其高约一丈、划分十尺,各自对应人仙的十层境界,只须挥剑劈砍,便可显出修为的高低。据称颇为的灵验,诸位不妨尝试一二……”

众人慢慢走到了石头的近前好奇打量,获悉试剑石的用处之后,却又兴趣索然。沈栓与胡东含笑婉拒,孟祥与荀关也是连连摇头。

那石头只有人仙的高手才能劈开,没谁愿意献丑!

而无咎更是躲在几丈之外,独自袖手旁观。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朱仁见没人应声,转而看向岳琼:“呵呵,来日能否修至人仙的境界,或有端倪也未可知。岳姑娘,你我何妨一试?”

岳琼按耐不住好奇,举手示意:“道友先请——”

朱仁也不客套,摇晃两步,飞剑在手,高高举起。法力催动之下,剑光暴涨四五尺。

众人观望之余,纷纷退后躲避。

朱仁看向左右,矜持微笑:“呵呵,恕我不自量力!”

他笑声未落,剑光已是腾空而起,随即化作一道闪电呼啸而下,狠狠劈在试剑石上。谁料“砰”的一声,剑光黯淡,直接跌落地面,再不复此前的威力。而试剑石却安然无恙,只有一道淡淡的剑痕若隐若现。

“嘿嘿……”

朱仁愣在原地,尚自尴尬,忽而听到笑声传来,羞怒之下猛然转身:“何故发笑?”

无咎站在四五丈外,抄着袖子,歪着脑袋,咧着嘴角,露着白牙,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。忽见有人发怒,他忙摆了摆手:“我自发笑,与你无关……”

你取笑的并非别人,怎会与我无关呢?

朱仁匆匆捡起地上的飞剑,兀自怒火不减:“小子,你有胆不妨一试!”

无咎连连摇头,一本正经:“本人尚有自知之明,嘿嘿……”他扭过头去,又是一阵坏笑。

一路之上连遭戏弄,早已是郁闷难耐,如今总算见到那家伙出丑,又岂能不痛快笑上一回。况且他从来不是一个喜欢憋屈的人,但有机会只管宣泄出来!

朱仁脸色变幻,忍下恨意,闷哼了声,转而故作轻松道:“我不与一个无知的小辈的计较,岳姑娘,您请——”

岳琼亲眼目睹了试剑石的威力,顿时打消了好奇,歉然一笑:“我尚不及道友的修为,恕难奉陪!”

朱仁闷哼一声,拂袖一甩:“此地不宜久留,启程——”

而他没走几步,脚下一顿,回首看向沈栓、胡东等人,转而两眼一瞪:“小子,你此行占尽便宜,却从未出力,且头前探路,不得推脱延误!”

无咎见众人动身离去,趁机凑到了试剑石前凝神端详。而他尚未瞧出个所以然,便遭到了一通呵斥!

那家伙不肯吃亏,报复来得就是快!

“五条去路,尚不知该往何处呢……”

“右起第一道峡谷,速去——”

无咎还想磨蹭,朱仁已发号施令。

他无奈地摇摇头,举步慢慢往前。却见身后的朱仁等人步步紧逼,俨然一个盯梢押送的架势。他索性抬脚三五丈,转眼之间冲到了峡谷之中,依然去势不停,只想图个自由自在。

小半个时辰之后,一道淡淡的人影犹在疾驰不停。

峡谷的前后,再也不见他人的踪迹。不用多想,已将朱仁那帮家伙远远甩开。

又去不远,峡谷稍稍拐了个弯。

无咎顺势右转,便想借机加快去势,忽而心头一懔,急忙止住了身形。

与之瞬间,一道剑光突如其来……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