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二章 是你救我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、墨竹赤莲、是神之天地魔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一道人影坠向深渊,犹自双手挥舞,奈何黑暗重重,她彷如神魂断绝而无从挣扎。

一道人影急冲直下,瞬间撞碎了层层的寒雾。他没作多想,只觉得那个女子不该这般陨落。至少她在自己遭遇凶险的时候出声提醒,看不出任何的虚假与恶意。况且抢走了她家的血琼花在前,这才牵扯出后来的诸多恩怨,如今若是看着她白白死去,难免叫人的心里有些不踏实。

两道人影,瞬间接近。

无咎伸出左手,一把抓住了挥舞的手臂。去势太急,迎面撞上山壁。他的右手突然多出一把短剑,趁势狠狠用力扎去。“喀”的闷响,短剑深入岩石;再又“扑通、扑通”两声,传来**撞击石壁的动静;随即又是“啊”的呻吟:“你……”

只见寒雾笼罩的峭壁上,两道牵连的人影在来回摇晃。就像是两片落叶,在黑暗中邂逅,为了短暂的缘分,一时纠缠着难以离开。

岳琼没有想到厄运竟会突然降临,只等着坠向深渊而坠入轮回。绝望之际,反倒没了悲伤。这一刻,忽而有种轻松的释然,与莫名的失落;还有淡淡的怅惘,在心间弥留不去。或许,她是放不下石头城,与石头城的家人,曾经的恩怨,以及红红的血琼花……

不过,便在她万念归寂之时,却在濒死的边缘被人拉住。她昂起头来,难以置信道:“是你……救我……”

无咎的左手紧紧抓着一人的手臂,右手死死握着短剑的剑柄,终于在危急关头止住了坠势,当真是间不容发而险之又险。谁料情急之下,他迎面撞在坚硬的石壁上。幸亏脸皮够厚,不然难免破相。鼻子却是发酸而疼痛难耐,泪水顿时喷涌而出。待摇晃的身子稍稍减缓,他这才来得及低下头:“嗯……是我……”

一道身影在半空中横斜,衣摆飘飘,四肢舒展,更加显得他身姿轻盈而洒脱不凡。尤其他英俊异常的面颊上,带着泪水。他的神情,又喜又悲……

岳琼的心头猛然一荡,失声道:“你……流泪了……”

无咎的两手不得闲,只能任凭泪水满脸,忙甩了甩头,兀自鼻子发酸否认道:“没有……”

岳琼好像还没有从生死的逆转中回过神来,又是一阵心魂迷乱。

他不顾个人安危,只为挽救自己的性命。本以为他轻浮浅薄,奸诈狡猾,谁知他放*荡的形骸下,竟然藏着如此真挚的情怀,尤其他的殷殷关切,溢于言表。

岳琼情不自禁道:“我活着呢,莫再悲伤……”

这个女子怎么了,好像换了个人,莫非是惊吓所致,这才胡言乱语?

无咎抓着短剑,左右张望,总算是隐去了眼中的泪水,只是鼻子还隐隐发酸,随声敷衍道:“我不悲伤……”

他抬头往上看去,竟看不穿那头顶弥漫的寒雾。可见方才的坠落,怕不有数十丈之深。且设法脱险,不知上方的情形又是如何。

而他才想挪动身子,又暗暗无奈。

四周的寒雾之中,好像充斥着无形的禁制,竟然使得身子沉重,便是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法力运转也难以自如。

柔柔的话语声,再次响起:“嗯,此情此景,琼儿不忘!”幽暗之中,她白皙精致的面颊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羞怯。

无咎焦虑之余,没作多想:“哎呀,这并非什么好地方……”

女儿家的心思,真是莫名其妙。此处乃是断崖峭壁,生死莫测的险地,她倒是流连忘返,莫非还要在此安家落户不成?

岳琼兀自昂首仰望,柔弱顺从道:“离去便是,琼儿随你……”

无咎急道:“我倒是想要离去,奈何手脚不够用啊!”

带着一个大活人顺着陡峭的山壁攀援而上,并不容易。再加上寒雾阻碍,法力难继,尤其是仅剩一只手抓着剑柄,稍加挪动都无能为力。

试问,我该怎样离去?

岳琼的身下,便是莫测的深渊。她此时并不慌乱,反而颇为踏实。因为抓着她的那只手掌,坚实而有力。而她见到无咎为难,顿时会意,借势而起,瞬间到了某人的背后,伸出另外一只手臂挽住他的脖颈。

无咎尚自不明所以,背后多了一人,不仅柔软异常,还有鬓发厮磨的微微喘息与淡淡的清香。他蓦然一怔,撒开手掌,不解道:“道友,这是作甚……?”

而岳琼没了掌握,身形下坠,急忙伸出两腿顺势一盘,彼此之间紧紧贴在一起。她本人却是不声不吭,只有更为急促的喘息声在微微响起。

无咎低头看着腰间的双腿,暗暗吓了一跳。

我的天呐,她千万不要心存歹意,不然我死定了,根本无从躲避啊!

岳琼是个修仙者,没有凡俗的拘谨,且性情爽快而不拘小节。而她毕竟是个女儿家,从未与人这般亲密无间。她才有动作,已然察觉男女有别,顿时双颊绯红,目眩神迷,羞怯难耐,只得藏在某人的后背上,任凭心头“砰砰”大乱。

无咎不见异状,嘴角一咧。

好歹背着的是个美人,倒也有番别样的旖旎。倘若换成太实那个老头,那才叫人不堪忍受。

无咎多出一只左手,也多了自如,没有心思多想,抓出一柄短剑,挥动手臂“砰”的一声插入石壁。夔骨指环中,存有不少飞剑,往日无用,眼下倒是派了用场。他稍稍借力蹿起,顺势拔出右手的短剑再次插入石壁。如此反复,他背着岳琼缓缓穿过寒雾往上爬去。

须臾,四周的黑暗缓缓淡去。只要穿过最后一层寒雾的禁锢,便可接近坠落的断崖峭壁。

岳琼的双手搂着脖子,两腿盘着腰肢。

她娇小的身躯,像个孩子趴在大人的后背,渐渐没了当初的羞怯,反倒是颇为的乖巧与安静。唯有她的明眸之中,依然温润闪烁;红霞未褪的腮边,荡漾着醉人的浅浅笑意。

而随着寒雾的散去,禁锢缓解,脱困在即,这女子忽而有些怅然。或许,她只想紧紧依偎在宽厚坚实的后背上,并陪他一路行去,从此不再分离……

“岳道友,你想勒死我——”

无咎攀爬正忙,而脖子上的柔软手臂却在渐渐用力,便是盘在腰间的双腿也在蠕动,顿时令他无所适从,急忙收敛心神,连连默念:“食色性也,在所难免。我是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男人,我不能对不起紫烟……”

岳琼这才发觉失态,不敢动了,而抿了抿嘴唇,竟张开小嘴冲着某人的脖颈咬了下去。

“哎呦,饶命——”

无咎的肌肤坚硬似铁,倒不虞被人咬伤,纯属猝不及防,禁不住惊叫了声。湿润的嘴唇随即松开,却又缓缓贴在他的耳畔,犹如梦呓般说道:“你救了琼儿,琼儿不再恨你……”

我救你不打紧,你不能咬我啊!莫非也喜欢吃肉,太吓人了!

“真的?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过往恩怨,一笔勾销?”

“只有恩情,何来愁怨……”

“如此便好,脱险要紧!”

无咎不予多说,双手用力,终于穿破了寒雾阻挡,四周顿时豁然开朗。坠落的断崖就在不远处,而远近却是不见人影。他并未直接往上,而是横斜而去,渐渐如同猿猴一般的灵巧,不多时已到了弓背一般的峭壁尽头。恰见石径足以落脚,他借机腾空蹿起。

而岳琼没了禁制的束缚,抢先松开手臂双腿,顺势一个飞跃,轻轻落在石径之上。一道白衣人影随后而至,安然无恙。她匆匆转过身去,腮边的红霞犹然若隐若现。

无咎双脚站稳,收起短剑,背靠石壁,长舒一口气。

小伙伴们呢?还有此前拦路的家伙,又去了哪里?

“岳道友,且等等……”

他想询问一下,以图有个对策。

而岳琼转过前方的峭壁,闻声回眸一瞥:“小心——”见对面某人站得稳稳当当,她又咬着嘴唇轻声道:“不妨唤我琼儿……”

无咎还想道出疑惑,人影没了。他只得顺着峭壁间的石径往前行去,又暗暗腹诽不已。

那个女子方才又是手勒,又是牙咬,要人命的架势,而转眼间又远远躲开,真是叫人琢磨不透!

让我唤她琼儿?不合规矩呀……

不消片刻,转过了阻挡的峭壁,狭窄的石径顿时宽了数尺,去路也随之变得通畅起来。一道青衣人影就在不远处,竟然长袖飘飘、蹦蹦跳跳,小女孩家的样子。前方的百丈之外,则是一片更为宽阔的山崖,还有一道诡异的石桥,突兀横空而去。

无咎加快了去势,慢慢追上了那道摇曳的身影。

岳琼却是回首频频,明眸顾盼,似在等待,又不肯停下,直待跃上了山崖,这才背着双手扭捏转身,腮边的浅笑宛如春风般的俏丽。其明媚的神态,婀娜的身姿,恰似一道赏心悦目的景色,使得这方荒凉也多了几分勃勃的生机!

而便于此时,却有人大煞风景。

只见山崖的背后,突然冒出一道人影,满脸的惊喜:“果然不出所料,岳姑娘安然无恙……”

……

ps:这两天颈椎不舒服,看着电脑就恶心,我也想多更,奈何力不从心。只求大家相信这本书,多多的订阅支持。此外,前期节奏有些快,快的大家都没记住几个人,后期要做些铺垫,啰嗦几句也在所难免。书名既为天刑纪,注定不会是一个平淡的故事!还有贴吧我已被编辑警告了,小心被封!大家支持正版,多个点击也是一种安慰啊!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