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三章 姑娘勿忧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失业专干、火枫爱球、我爱你曳光、n、茫茫的森林@百度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三道人影,站在崖边。

其中的岳琼,遭遇了一场劫难,不仅安然无恙,反倒像是浴火新生一般,整个人更添了几分的娇美与妩媚。

另外两个男子,自然便是朱仁与无咎,彼此冷脸相对,俨然一对冤家。

在三人的面前,乃是一座窄窄的石桥,凌空飞渡,越过深渊,直达千丈的对岸。

不,那并非真正的石桥,而是与山崖连为一体的岩石,全无雕凿的痕迹。虽也厚达数丈,却颇为扁平,且陡立竖起。落脚之处,仅有窄窄的数尺。便像是一道巨大的石剑,横跨天堑。

“此乃诛心索,又名剑锋桥。顾名思义,无非一个险字。切莫轻易动用修为,更不得御剑而行!”

朱仁分说之后,拍着胸脯宽慰道:“只须临危不乱,便无大碍。由我带路,岳姑娘放心便是!”

言罢,他带头踏上了剑锋桥。

岳琼动身之际,回眸一瞥。

无咎点了点头:“姑娘勿忧,我来断后!”

朱仁猛然转身,叱道:“休得放肆!”

在他的眼里,那小子只是一个晚辈,以道友称呼筑基的高手已是便宜,如今竟然学着自己直呼岳琼为“姑娘”。莫要以为侥幸救了人,便可以得寸进尺。如此目无尊长,真是不可理喻!

无咎没有顶撞,不以为然地笑了笑。

暗忖,那个女子还让我称呼她“琼儿”的昵称呢。如今想来,她若非有意试探,便是存心挑拨,幸亏没有上当,我眼下还不想与人打架!

而从朱仁的口中得知,在他强大的攻势之下,有几位道友的齐心戮力,已将此前挡道的男子击退。他随后追去,奈何对方早已落荒而逃。恰逢天险,唯恐不测。他便让胡东四人,先行越过剑锋桥。而他则是关切岳琼的安危,于是独自留下守候。等等。

一个胡说八道的家伙,成了一个临危不惧的侠义之士。即便岳琼对他颇多猜忌,也是连声道谢而含笑相迎。

由此可见,哄骗女儿家的法子很简单。多说好话,哪怕是言不由衷的假话!

而胡东四人的先行离去,倒是出乎所料……

无咎忖思片刻,抬脚踏上了石桥。他见前方的两人已到了数丈之外,随后跟了过去。而没走几步,不由得看向脚下,两腿微微一哆嗦,倒抽了口寒气。

所谓的剑锋桥,虽有数尺宽,却空悬于巨大、且又左右无际的天堑之上,顿时显得颇为的狭窄而又细小。尤其是低头俯瞰,云雾盘旋,深不可测,止不住一阵眩晕。

这要是掉下去,没有峭壁攀附,下场只有一个,粉身碎骨啊!

不过,也不用自己吓唬自己!纵有刀山火海,我且如履平地!

无咎抬起头来,凝神定气,顿时足下生根,举步沉稳。而愈是往前,脚下愈窄。当石桥只有一尺来宽的时候,他忍不住前后张望而暗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暗乍舌。

不知不觉,已远离了崖边。

随着雾气弥漫,四方朦胧缥缈,犹如置身于虚无之中,竟然忘却了石桥的存在。再有强劲的风势袭来,飘飘欲飞的恍惚。

无咎不敢大意,步步谨慎。前方的两道人影也是放慢了去势,显得极为小心。

只见灰蒙蒙的天光之下,一道巨剑凌空横架于断崖的两岸。三道渺小的人影行走其上,便如行走在剑锋的边缘。

又是一阵劲风吹来,寒雾横卷,彷如乾坤颠倒,混沌之间顿失方向;并伴随着隐隐的呼啸,鬼哭狼嚎一般,使人禁不住神魂战栗,且两腿发软难以自已。这一刻,只想着放下所有的负累,随风而去,舒展长袖,凌空飞舞,直至融入那虚无的天地之中。

噫,不能飞。掉下去,摔死了!

而此地又名诛心索,还真是名不虚传。

诛心不说,要命呢!

无咎强敛心神,死死盯着脚下的一线去路而心不二用。四周的喧嚣犹在咫尺,却再无交集。他落脚稳当,步步趋前。

瞧见没有,脚踏实地最管用。遑论何时何景,哪怕是飞得再高,也不能忘了立足所在,此乃为人根本也!

这算不算是一种感悟?

嗯,好像很高深,其实也简单,人人都该懂得的道理呀!

半个时辰之后,终于彼岸在望。

剑锋桥的尽头,乃是一片开阔的山崖,过后乃是纵横的山势,或有去路通往远方。

不过,在断崖的边上,站着一道人影。他手中的飞剑,熟悉的冷笑,不是此前挡在峭壁行凶的中年男子,又是哪一个?

朱仁察觉不妙,与岳琼相继停下。

无咎随后止住脚步,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据说那家伙早已逃走,怎么又来了?

而他不是挡在悬崖峭壁,便是拦在剑锋桥前,皆为据险而守,当真是阴损缺德。要知道眼下距离崖边,尚有二三十丈远,恰是进退不得,处境两难的时候。

“这位道友,何故三番两次相逼?本人朱仁,有话好商量,不知如何尊称……”

朱仁曾经吹嘘他的勇武彪悍,如今却是原形毕露。他应该怕了,指望着有所转机而躲过此劫。想想也是,置身于剑锋桥上,再被一个筑基六层的高手扼守要道,最终的下场可想而知。

那个男子又是呵呵冷笑,颇为得意。

便于此时,突然有人叱道:“休得啰嗦,冲过去——”

岳琼正在关注着前方的情形,闻声回头,却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奔着自己而来,并抓着两把符箓猛然祭出。她明眸一闪,不作迟疑,挥袖祭出一道剑光,顺势往前冲去。

朱仁还在原地等待,一道由火光、剑芒汇聚而成的风暴便已从头顶呼啸而过。他不明所以,急忙蹲下躲闪。

岳琼到了身后,连声催促:“朱道友,事不宜迟……”

朱仁是个精明的人,顿时明白过来,抬手祭出飞剑,却又暗暗不快。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那个小子竟然驱使自己与岳姑娘,他算个什么东西?

中年男子守在崖边,颇有一夫当关的架势。而本以为胜券在握,谁料团团的烈焰裹挟着道道剑芒呼啸而至。迅猛的威势以及凌厉的杀机,竟然令人猝不及防。他只得抽身躲避,而其离去之时,不忘扔出几张符箓,并顺势祭出手中的飞剑要还以颜色。

随着“轰”的一声炸响,断崖岸边顿时笼罩在闪烁的光芒与烈焰之中。

朱仁才将冲出去十余丈远,恰逢冲撞的法力与反噬的杀机逆袭而至,他唯恐殃及自身,慌忙灵力护体而止住了脚步,身后却传来一声怒吼:“大敌当前,畏缩不战者,杀——”

我不听招呼,便要斩立决?他以为他是谁呀……

“朱道友,你我联手——”

朱仁尚自觉着可笑,一道剑光闪电而至。他不敢怠慢,匆匆祭出手中的飞剑。身后的岳琼适时出手,双剑齐发。数丈外顿时传来“砰”的闷响,堪堪挡住了偷袭的攻势。

与此同时,清脆而又急促的话语声又起:“朱道友,你我生死旦夕,便在此刻,还请全力以赴——”

有人说话不管用,与道理无关,倘若换个人,立即大不一样。

朱仁顿生豪情,慨然道:“岳姑娘稍安勿躁,随我来——”

他也不含糊,催动飞剑往前。符箓对撞的余威尚在,他已跃下剑锋桥,纵身抢到了断崖之上,趁势发出一声断喝:“休走——”

随后的二人,借机冲过剑锋桥,总算是摆脱了险境。

无咎的双脚站稳,又狠狠踏了几步,忍不住看向身后,依然心有余悸。方才若非抢先出手,结果如何还真的难以想象。脚踩着剑锋刀刃啊,根本无从躲避,只能被动挨打,稍有不慎便将坠入深渊,幸亏岳琼应变机敏,否则被她与朱仁挡在前方,自己也是无可奈何。不过……

“朱道友留步——”

那个中年男子见到三人脱险,竟是转身便逃。而朱仁得势不饶人,竟脚踏剑光掠地疾行,气势汹汹追了过去,还不忘威风凛凛大喊了一声:“岳姑娘,随我诛杀强敌——”

岳琼有心劝阻,为时已晚。她的喊声未落,两道人影已渐去渐远。她不由得担忧起来:“朱道友或有所图,本性倒也不差,倘若孤立无援,难免遭遇不测……”

这女子曾经说过朱仁的坏话,声称对方德行有亏;如今又怕朱仁遭遇意外,只道是对方的本性不差。无非是那家伙殷勤备至的缘故,便让她以为慧眼无双而自以为是。唉,女人呐!

无咎的双肩一耸,很是不以为然。

岳琼挥动长袖,脚下剑芒闪烁,而她尚未动身,又回头示意:“事急从权,当御剑而行。只须离地三尺,可保无虞!”

无咎又是摇了摇头,只当是没有听懂。

岳琼不再多说,却心有灵犀般地抿唇一笑,随即收起剑光,改作步行转身往前。

无咎迟疑片刻,还是跟了过去。当他的眼光随着那婀娜摇曳的背影来回跳动,心中忽而多了一种不祥的兆头。便好像诸多的困惑,都将随着凶险的到来而慢慢揭晓……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