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六章 以身殉道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多情的话语、吥啦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灰蒙蒙的天光下,依旧是满目的荒凉。

一根数丈高的黑石,孤零零矗立在空旷之中。那便是所谓的天字碑,而上面不再是只有一个“天”字,而是刻着几行字迹:以人御剑,人之道;以剑御人,地之道;人剑合一,天之道。无剑无道,以身殉之。

在天字碑的四周,聚集着上百个修士。有的歇息过后,三五结伴,奔着左手的方向而去,应该是放弃了剑冢之行;有的继续往前,直奔那空旷的尽头;更多的则是坐在原地,闭目冥思,参悟着天字碑的玄妙,期待着有所收获。

在天字碑的百丈之外,另有三人默默伫立。

其中的无咎,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,曾经的凶悍不见了,筑基的修为也没了。来时的路上,他再次隐匿了修为。他说,宁静淡泊才是他的为人之道。

对此,两位同伴虽然反响不一,却还是有所默契,那就是帮着“玄玉”道友隐瞒真相。至于峡谷遭袭一事,自然也不再提起。

朱仁收起了曾经的高傲矜持,变得谨小慎微。他是个精明的人,懂得适者生存的道理!

岳琼依然口称“玄玉”道友,看不出她有丝毫的异常。她终于知道了他是谁,而她的心头并无释怀之后的轻松。便好像曾经的期待没了着落,迷茫与怅惘中多了几分忐忑。

“玄玉道友,你我是就此改道,穿越剑冢,还是参悟天字碑之后,前往万剑峰?”

“当然是前往万剑峰。至于天字碑?还是免了吧。我最怕静坐参悟,我笨啊!”

朱仁眺望了片刻,忍不住出声问了一句。而得到的回应,让他无语。

男人最怕称作愚笨,修士更以心智超凡而著称。某人分明修为高强,且狡诈多变,却偏偏喜欢装成童真的样子。这是他的嗜好,还是存心装傻讹人?

朱仁侧首一瞥,脸上露出笑容:“几位道友均在此处,你我何妨前去相聚?”

无咎还在抬眼张望,有些心不在焉:“嗯,又相聚了……”

天字碑前的人群中,不仅有胡东、沈栓,孟祥、荀关,还有太实那个老头在冲着这边连连招手。而此前设伏偷袭的男子,却不见人影。

朱仁动身之际,不忘招呼:“岳姑娘,请——”

岳琼颔首会意,跟着抬脚往前,忍不住匆匆回眸,却又欲言又止。

无咎看着两人渐渐走远了,这才悄悄长吁了下。

这已是剑冢的第十二日,随时都将抵达剑冢的第三层,天境。

从得到的图简中获悉,天境又分三层结界,分别为星辰谷,日月岭,万剑峰。只要穿过三层结界,便可直达最后一个去处,也就是剑冢的出口,名为九星潭。

此外,踏入天境之后,因禁制的缘故,难以施展修为,还有诸多的禁忌无从得知。而如此倒也罢了,关键是那几位小伙伴不省心啊!

无咎摇了摇头,不慌不忙踱步而行。

太实与胡东等人迎了过来,一时倒也亲热。

“岳道友安然无恙,可喜可贺……”

“朱道友大仁大义,令人敬佩……”

“两位道友暂且歇息,稍后赶路不迟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。还有玄玉道友……活着便好,咳咳!”

“兄弟,听说你坠崖了,还当见不着了,快让老哥哥瞧瞧,不缺胳膊不少腿呀,为何没有伤着呢……”

依着胡东等人的话说来,只当玄玉道友与岳琼道友坠崖,再又侥幸脱险,并不知道救人一事。至于那个居心叵测的对手,早已不知所踪。如今众人再次相聚,堪称运气,当齐心协力,最终走出剑冢。等等。

寒暄过后,各自歇息。

无咎找了块僻静的地方盘膝而坐,太实随后跟了过来,随即一只满是污垢的手与一块黝黑的肉干递到面前:“兄弟遭难惊吓,我请你吃肉,权当接风洗尘,不必客气——”

这老头难得大方一回!

不过,我很客气!

无咎摆手拒绝,顺势摸出一包糕点,而不等品尝,油纸包已被人一把抢去。他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,默默翻起白眼。

太实转身走到对面一屁股坐下,乐呵呵道:“你我兄弟也,当不分彼此……”

兄弟的称谓,有时候是蒙人的。就像是道友,坑你没商量。

无咎又拿出一包糕点,打量着四周的人群。

那块石碑前,还围着二三十个修士没有离去。朱仁与岳琼,尚在石碑前观望。胡东、沈栓与孟祥、荀关,则是于十余丈外坐在一起。

“老头,你先后两次躲过了凶险,莫非早有知晓……?”

太实的两手拿着糕点一个劲的往嘴里塞,胡须上沾满了碎屑。他摇着头,含混不清道:“剑冢处处有凶险,凑巧而已……嗯嗯,倒也香甜……”

“老头,我早晚知道你是谁!”

无咎懒得多问,拈起糕点慢慢品尝。

太实突然挥拳砸了砸胸口,又抓出酒坛子灌了口酒,这才缓过气来,埋怨道:“糕点好吃,却噎人啊,不及肉食细嫩……”没人应声,他眼光一抬:“兄弟,别不自在啊,此行过罢,我请你吃顿宴席,嗯,山珍海味应有尽有……”

他前言不搭后语,却又透着似是而非的圆滑。

岳琼走了过来,在近前坐下,若有所思,自言自语:“天字碑的天、地、人三道,或可解读。而无剑无道,以身殉之,又作何解……”

太实正愁着没人说话,忙道:“这还不简单,剑修者,以剑为道。之所谓:天下有道,以道殉身;天下无道,以身殉道。”

岳琼眼光一亮,拱手致意:“承蒙解惑,多谢……”

太实很是得意,又是一阵“嘿嘿”直乐。

无咎吃着糕点,心头微动,沉吟道:“天下无道,以身殉道?莫非是说,这才是苍起前辈的一生所求……”他看向太实,而那老头却是欠身凑向岳琼:“姑娘,你与那个玄玉先后坠崖,又一同生还,其间有无隐情,且说来听听……”

这女子猝不及防,脸色一红,轻声嗔斥:“偌大年纪,理当自重!”

她转过身子,眼光飞掠,随即低下头去,默默闭目养神。

太实满脸的无辜,揪着胡须:“我就好奇而已,想知晓是谁救了谁,缘何这般大的火气,莫非真有隐情?玄玉兄弟,你且评评理!”

无咎缓缓抬起头来,好像又回到了一寸峡的幻境之中。

青云扶日,是谓苍起。天下无道,以身殉道……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……

前方的山谷,便是星辰谷。

只见两侧高山直插天穹,当间则是上百里宽而没有尽头的一片空旷。一度灰蒙蒙的天光,就此黯淡阴沉。彷如黄昏踏入暮色,只待降下星辰无数。

不断有修士三五成群,渐渐消失在山谷之中。

另外一行八人,在山谷前驻足观望。

其中的朱仁,已然恢复了常态,分说道:“此乃星辰谷,之后便是日月岭与万剑峰。当年的家祖未能亲临此地,故而本人也是所知甚少。诸位多加小心,应无大碍!”

太实好像已是等待不及,甩动着大袖子往前行去:“据悉,此地禁制莫测,人多反而不宜,我且先行一步,诸位好运气……”

此时,远近也有修士三两结伴走向山谷。

众人不再迟疑,各自动身赶路。

禁制的缘故,法力尚可护体,却是无从施展,即便神识也难以及远。而御风术没了用处,只能撒开双脚疾步快行。

须臾,置身于山谷之中。

天色愈发的黑沉,浑如夜色降临。所幸修士的目力不比常人,数百丈内倒还看得清楚。

无咎缀后而行,前方则是岳琼、朱仁、孟祥、荀关以及沈栓、胡东。而太实那个老头跑得飞快,人影已到了两、三百丈之外。

一个时辰之后,渐渐深入峡谷。

沈栓与胡东等四人似有停顿,接着又继续往前。朱仁与岳琼随后放慢了脚步,双双很是诧异。

一片低洼的石坑中,竟然散落着几具尸骸,肉身与衣衫皆已腐烂,只剩下森森的白骨透着阴寒。

无咎途经石坑,脚下不停。只是当他的眼光掠过那堆骸骨,心头还是微微一紧。

又过了小半个时辰,前方有惊呼声传来。

无咎赶到了近前,也不禁倒抽了口寒气。

只见一具尸骸躺在地上,却是从中劈为两半,很是血腥狼藉而惨不忍睹。而污血尚未凝结,浅而易见,此人死去没有多久。是谁杀了他?

岳琼好像受到了惊吓,在朱仁的催促下匆匆离去。胡东等人已然走远,身影在黑暗中若有若无。而太实那个老头,早已不见了踪迹。

无咎绕过尸骸,加快去势。

便于此时,寂静的黑暗中突然多了几点微弱的亮光。便像是夜色中的星光,在远方轻轻闪烁。而不过瞬间,那星光好似清晰了许多,竟仿佛在眼前晃动,却无声无息而犹如幻觉。

无咎正自好奇,心头一懔,不及多想,闪身便躲。与此刹那,一道淡淡的光芒擦肩而过又倏然消失。他脚下踉跄尚未站稳,已是惊愕难耐。躲闪之际,一截月白色的袍袖飘然落地。他缓缓举起右手,这才发觉袖口如同刀切般而恰好少了一截袍袖。

噫,一切并非虚幻!星辰谷,名符其实!

那点点的亮光,俨然便是流星剑芒。虽无声无息,却锋锐无双。适才稍有差池,少条手臂都是侥幸。即使当场劈成两半,也属寻常啊!

无咎惊魂未定,再次瞪大了双眼。

夜空之中,好像是焰火绽放,再次星光点点,竟不下数十之多。恍惚刹那,流星似雨,绚丽夺目,倒也好看。

无咎却是不敢怠慢,顿时跳了起来。他一边紧紧盯着天上的动静,一边奔着前方撒腿就跑……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