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七章 他要杀人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砸锅卖铁人、用户97546726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一道道流星,划过暗空,好似流萤坠地,又如星雨骤降。

山谷之中,无数道人影惊慌乱窜。

那星光或也绚丽,却锋利如刀而快若闪电。稍有不慎,便将送命。试问,谁敢留在原地等死?

无咎没跑几步,转身躲闪,不及咋舌,又是一阵狂奔。

“啊”的一声惨叫传来,有人变成两片血肉倒飞出去。紧接着又是“扑通”闷响,再又一人化作亡魂……

无咎心惊胆战,硬着头皮继续往前。

穿行山谷的修士尚有数十人,原本隐匿于黑暗之中寻觅而行,此时突然在星光下冒了出来,顿然一个个仓惶鸟兽状。即便如此,还是不断有人送命。

十余丈外出现两道人影,正是朱仁与岳琼。二人时而疾行、时而躲避,双双忙乱个不停。

无咎蹦蹦跳跳追了过去。

与此同时,又是几道星光从天而降。

朱仁转身躲闪,恰被岳琼挡住去路。他不作二想,竟然伸手一把狠狠推了出去。

那女子只顾着留意头顶的动静,谁料身旁藏着陷阱,根本来不及回避,猛然踉跄几步便要扑倒在地。与此瞬间,接连两道星光骤然而至。她无力应变,绝望失声:“啊——”

便在这危急关头,一道人影蹦跳而过。

岳琼只觉着臂弯一紧,人已随之蹿了出去。星光剑芒堪堪擦身而过,当真是险之又险。她这才明白死里逃生,尚自余悸难消,忽而臂弯一松,有人喊叫:“天上下刀子啦,跑啊——”

凡俗间将冰雹暴雨,称为刀子雨。如此生死时刻,经他这么喊叫,难耐的惊慌,竟随之大为缓解。

岳琼不敢迟疑,动身往前,却愤愤难抑,出声叱道:“朱仁,你好卑鄙——”

而朱仁好像是聋了一般,头也不回。

“又来啦,且左——”

岳琼无暇记恨,慌忙随声躲避。果不其然,右侧光芒闪烁。那星光颇为诡异,落地便已消失不见,痕迹也没有,仿若来自虚无,再归于虚无,而杀机莫测却叫人无从抵挡。

“小心啊,且右——”

岳琼提起精神,跟着那道蹦蹦跳跳的人影左右躲闪。

不知觉间,一座数十丈高的石山挡住了去路。石山的下方,一个十余丈的山洞横穿而过,像是中空的马鞍,恰好挡住了飞坠的流星。而山洞之中,则是站着几道人影。有沈栓、胡东,有孟祥、荀关,还有喘着粗气的朱仁。

岳琼冲到了洞口前,不及多想,便要当众斥责朱仁的不仁不义,忽又转身躲到一旁而瞠目诧然。

只见洞口前的空地上,躺着几具死尸,不似流星所伤,反而像是毙命于飞剑之下。

无咎先到一步,却没有理会地上的尸骸,而是在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十余丈方圆的山洞内溜达一圈,不无庆幸般地感慨道:“哎呀,这星辰谷果然名不虚传,方才真是好险,难得此地歇息一二……”他话没说完,好奇道:“咦,诸位对于星辰谷倒是熟悉啊,莫非有意在此等候?”

胡东与孟祥四人分别站在山洞的两端,皆默不作声。再加上朱仁的喘息声,岳琼的错愕,还有弥漫的血腥,以及远处寂落的星光,使得山洞内突然多了几分窒息的诡异。

无咎的似有察觉,眉梢一挑:“诸位,有何见教?”

“哼!玄玉,你还要隐瞒到何时才肯罢休!”

朱仁站在来时的洞口前,他身旁乃是孟祥、荀关与岳琼。此时的他好像已是诡计得逞,突然冷哼一声,抬手抓出飞剑,还不忘扭头示意道:“岳姑娘,此人乃是欺师灭祖的孽徒,仙门通缉的贼人,切莫与他不清不白,以免惹火烧身……”

而其话音未落,被人张口打断:“不,他曾为灵霞山弟子,无咎。潜入黄元山剑冢,欲图不轨。我与师弟奉命之后,便暗中行事。奈何贼人狡诈,屡次逃脱。还望太昊山的两位道友多多相助,来日必有重谢!”

胡东,那个矮瘦的中年男子,始终笑脸示人,而如今的他,却是神情阴沉而满身的杀气。随其飞剑在手,筑基九层的威势缓缓散出。与此同时,沈栓与孟祥、荀关,也是召出飞剑,并各自现出筑基七层、与筑基六层的修为。

朱仁还以为掌握一切,本想着炫耀邀功。此时此刻方才发觉,他并不知晓其中的详情。他僵在原地,神情有些尴尬。

那人叫作无咎,为何胡东、沈栓没有事先讲明?

岳琼突遭变故,有些不知所措。只是当她看向那道孤单的身影,心头阵阵发紧。

无咎却是泰然自若,兀自前后张望,又偏着脑袋稍作忖思,随即神色恍然: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剑冢之行的七位同伴,暂且除去太实,余下的六人,皆隐瞒了修为、且心怀鬼胎。若说仅是一场巧合,只怕没谁相信。遇上了这么一群小伙伴,着实叫人叹为观止!

“无咎,你身陷重围,毫无胜算,何不束手就擒,或可留得一命!”

事已至此,胡东终于撕破了温和的脸皮。他上前一步,咄咄逼人又道:“实不相瞒,你踏入剑冢之初,便已在星晷阵法中现出原形。我黄元山为了对付你,派出不下十余位弟子。虽然被你杀了三人,余下尚有**人之多,再有太昊山两位道友的相助,你断难逃出剑冢!”

无咎缓缓抬起两只手,面带苦笑,神色自嘲,整个人显得很无奈。待四周安静下来,他摇头自语:“怪不得那个老道让我只身赴险,原来他早已料定凶多吉少啊!”

他的眼光掠过洞口处的青衣人影,意味深长道:“而我抵达剑冢之前,早已有人通传消息。于是乎,黄元山这才设下所谓的星晷阵法,无非想要分辨真伪,以图有的放矢。”他又转向胡东与沈栓,接着说道:“你胡东接到仙门的信简,却不知深浅,便勾结太实,于银山设下陷阱。我脱困之后,猜测太实与尔等一伙,后来见他屡次躲避,且多次暗示,这才打消了疑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虑,那个老头,或也心存不善,却非大恶之人……”

岳琼躲在洞口的角落处,低着头脸色发红。尤其是那句“有人通传消息”,让她很是难为情!

不过,他竟然什么都知道,而他真的……什么都知道……?

“一计不成,再行一计。你暗中拾掇朱仁,命他故意挑衅,难以奏效,便让沈栓离开剑阵山,名为探路,实为召集帮手,并在试剑峡中布阵埋伏。那两人失手被杀,想必出乎你的所料……”

无咎仿佛在叙说着一件平淡的往事,又好像剥茧抽丝,从曾经的谜团中,理出最终的真相。来时的路上,他虽也忍气吞声,却没忘了留意四周的动静,更是将众人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、记在心中。在试剑峡设伏偷袭的两个修士,带着仙门灵牌。他当时便有推测,眼下不过是要印证一番罢了。

“……断魂崖边,黄元山的弟子再次出现。名为刁难众人,实则冲我而来。不料我早有提防,只是害了岳姑娘。你不见我二人生还,便蛊惑朱仁留下查看,并于途中布下陷阱而以防万一。此外,再除掉朱仁杀人灭口……”

“胡道友怎会杀我?你一派胡言,呵呵!”

“倘若胡道友无心杀你,缘何不将实情转告?若非我强行破阵,你以为你还能活到此时?你且记住,我真名无咎——”

无咎冲着笑容僵硬的朱仁淡淡一瞥,接着说道:“我赶到了天字碑,让胡东与沈栓很不痛快。他二人再次定下诡计,便是借助星辰谷摆开杀阵。即使我躲得过流星剑芒,却难以躲过诸位的围攻!”

他在原地踱了一步,眼光斜睨:“胡东不仅暗中蛊惑太实与朱仁,并与来自太昊山的两位道友暗中勾结。而太实不肯参与纷争,这才借故离去。两位又何必与我为敌呢,愁怨宜解不宜结啊!”

孟祥与荀关面面相觑,很是不以为然。

无咎转而看向胡东与沈栓,又是微微苦笑:“我方才所言,或有纰漏。此外,尚有一事不明。剑冢之行,何以招来如此众多的高手呢……”

他像是在求饶,无奈的神情中透着几分沮丧。

沈栓凶相毕露,沉声道:“你这人倒还精明,却断然猜不出剑冢之外的情景。几家仙门联手,你死定了!”

胡东颇为谨慎,提醒道:“此时不宜多说,且让他交代来意,以及得罪岳华山的前后原委……”

他如此煞费周折,只为师门所托。而话音未落,异变突起。

一大团火光凭空闪现,随即呼啸着迎面扑来。

那人身陷重围,竟然还敢动手?

胡东有所猜测,厉声大喝:“他要逃走,拦住他——”

沈栓应变极快,抓出两张符箓抛了过去,顺势挥剑封住了洞口,杀气腾腾道:“他走不掉……”

某人动手了!

不过,他没想逃!

他啰嗦了许久,无非想要解惑。

而接下来的他,要杀人!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