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九章 羞死个人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草鱼禾川、流浪之子、墨竹赤莲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两个男子在厮打、叫喊,一个女子站在几丈外默默旁观。

那并非修士的斗法,而是两个凡俗间的斗殴。或者是说,一场强弱悬殊的痛殴。

拳拳见肉,拳拳见血;还有叫声响起,凄惨异常。

太残忍了!

朱仁该死,咎由自取。而那人要杀朱仁,轻而易举,却故意折磨,手段之残暴,简直就是闻所未闻。尤其他的借口,叫人无语。

不过,他又要干什么?

正当岳琼有些不忍目睹的时候,微微一怔。

方才的朱仁,还在求饶。转眼之间,竟然求死。而那人竟然上下其手,神态放*荡。尤为甚者,他还撕开了朱仁的衣衫。他……

岳琼忽而想到了什么,一种莫名的惊愕与浓重的失落“咣当”砸在心头,她顿时面颊通红,双眸含怒,失声叱道:“无耻之徒——”

怪不得他对于自己的示好无动于衷,也怪不得他妒忌朱仁的英俊。他的紫烟仙子,无非借口罢了。原来他……他不喜欢女子!

是谁无耻?

无咎才将撕开朱仁的衣衫,正两眼闪光,面带微笑,却被突如其来的骂声给弄糊涂了。他循声看去,神色茫然,随即不予理睬,伸手一巴掌扇了下去。

“啪——”

“哎呦……”

“想死还不容易,待我将你剥个精光……”

“可杀不可辱……”

岳琼不忍目睹,又急又气,恨恨顿足,扭动腰肢,背过身去,兀自双手揪着发梢而面红如血。她可以对他既往不咎,也可以对他敞开心扉坦诚所有,却绝对不能容忍他……他……

“嘿嘿,在试剑峡,我便察觉有异,适才你再次躲过一劫,我便断定你的身上藏有护体的法宝。给我拿来……”

“此乃家传异宝,我不——”

“啪、啪——”

“我……我给你便是……”

“嘿嘿……”

“切莫撕扯,留情则个,金蚕甲尚须口诀……”

岳琼察觉有异,慢慢转过身来。

只见朱仁呻吟了几声,他的身上飞出一件小巧的金色护甲,随即被人抓在手中,并教训道:“早知如此,又何必当初呢。当真是五行缺打,不打不痛快……”

岳琼的羞怒犹存,突然松了口气,忙又转过身去,显得颇为的窘迫。她的脸色更红,却多了一抹浅浅的笑意。

嗯,竟然错怪了他!总之一个女儿家胡思乱想,着实不该,所幸他没有追究,不然羞死个人哩!

而什么叫五行缺打,他就喜欢满口瞎说……

无咎站起身来,手里拿着一团金光闪闪的东西。

金蚕甲?此物入手轻柔、清凉,像是一件丝织的内衣,恰好可以挡住前胸后背。即便遭到魔剑的重击,也看不出有丝毫的破损。浅而易见,此乃难得的护身宝物!

朱仁总算是摆脱了蹂躏,艰难挪动,支起身子,背靠石壁喘着粗气。少顷,他又托着断折的右臂,呲牙咧嘴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呻吟了两声,这才昂起满是污血、肿胀的脸,不无痛苦道:“我朱家的金蚕甲……为金蚕丝所炼制,水火不侵,刀枪不入,变化随意……”

无咎点了点头,爱不释手道:“嗯,多谢了!”

“不……那是我家传宝物,不容有失,我拿十块灵石赎回如何……”

朱仁心疼不舍,出声哀求,却又察觉某人神色不善,急忙改口:“金蚕甲送你便是,只求活命……”而他话没说完,已是后悔不迭。

无咎收起了金蚕甲,很是理所当然,又趋近两步,俯下身子,打量着那张凄惨的面孔,循循善诱道:“念你没有参与胡东的围攻,死罪可免,而你三番两次害我,却是活罪难饶。故而,我打你一顿,再收取一件宝物,过往的恩怨暂且作罢。不过,你曾答应赔偿我的青丝网,数十块灵石呢,为人要讲信用!”

他说到此处,“啪”的一声撩起衣摆,然后慢慢直起身来,再次晃动着双拳而嘿嘿笑道:“是我自己来取,还是你双手奉上……”

在剑阵山的洞穴内,有人为了躲避偷袭,毁了一件宝物,名为青丝网。他当时索要两百灵石的赔偿,却被对方骂作“穷疯了”,还放下话来,让他“有胆尽管来取”,没想到一语成谶,这才有了此情此景。

朱仁靠着石碑,竭力睁开眼缝。两只拳头晃动不停,一张笑脸透着贪婪。他顿时吓得一哆嗦,被迫发出悲恸的呻吟:“慢着……”

随其无力地抬了抬手,一小堆晶石出现在空地上,足有五六十块之多,晶光闪闪颇为喜人。

命没了,再多的灵石也是无用。权当流年不利,只图个破财消灾吧!

朱仁交出了灵石,闭上双眼。而不等他缓口气,话语声又起:“我要符箓,多多益善……”他又是一哆嗦,强敛的心神几近崩溃:“我伤势在身,总要有所依恃……罢了,给你便是……”

他不敢抗拒,也不敢讨价还价。他心里明白,他能够活下来已是天大的运气。

而无咎施展了拳脚,将人打个半死,又多了灵石、符箓的进账,总算是出了口闷气。他神清气爽般地走向来时的洞口,在孟祥与荀关等人的尸骸之间寻觅片刻,又添了两笔收获,这才扔出一张符箓焚尸灭迹。少顷,他返回山洞坐下。至于洞口的那个女子,他没有理会。

岳琼静静站在原地,已然恢复常态,只是她的神色中时而尴尬,时而又稍稍失落。她迟疑片刻,抬脚走入山洞。当眼光掠过左右,她暗暗摇了摇头。

那两个曾经的伙伴、或是仇家,分别坐在山洞的两侧,虽相隔数丈,却情形迥异。

一个满脸的皮开肉绽,破碎的衣衫上尽是脚印灰尘,哆哆嗦嗦摸出几粒丹药吞下之后,便抱着断折的右臂自行疗伤。他的凄惨狼狈,与当初的那个俊朗洒脱的高手判若两人。

另外一个人又仿佛回到了从前,惫懒不羁,随意且又与世无争的模样。好像之前那个恶人,与他没有任何关系!

岳琼在两丈外慢慢坐下,有心开口说话,却不知从何提起,只得眼光默默而神色幽幽。

无咎依旧是我行我素,旁若无人。随着他的双手挥舞,面前的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空地上顿时多了厚厚一沓的符箓,足有上百之数,且符纸、兽皮应有尽有,威力用处各不相同。他搓着双手,“嘿嘿”一乐,却又砸吧着嘴而稍显不满:“各地的符箓之术不是烈焰,便是剑芒、冰雹,威力差强人意,远远不及我亲自动手……”

岳琼稍作迟疑,出声分说道:“符箓之术,大同小异,无论攻防,或是隐身、飞遁的威力,皆与炼制者的修为造诣有关。而你的飞剑着实不凡,莫非便是传说中的九星神剑?”

无咎的眼光一瞥,收起了符箓,接着拿出一团金光闪烁之物,正是那件金蚕甲。

岳琼低下头去,暗暗有些自责。

一不小心提到了九星神剑,只怕又要惹他猜忌!

无咎拿着金蚕甲端详片刻,好像是发现了端倪,哼道:“朱仁,此物应有口诀,还不交出来更待何时!”

朱仁也不睁眼,更不答话,手中多了一枚玉简,老老实实放在地上。事已至此,他再无半分抗争之心。

无咎起身过去捡起玉简,眨眼间又返回原地。少顷,他默念有词。随着金光一闪,手中的金蚕甲消失不见。而他的衣衫内却是多了一层软甲,极为柔软合体。他满意地点了点头,接着又是一阵忙碌,炭盆、坛罐一一呈现,接着炭火燃起。

又是赶路,又是杀人,不仅大费心神,还耗去了不少的力气,理当犒劳一二,且来顿烤肉打打牙祭。

不消片刻,鹿肉生香。

无咎抓起肉串大快朵颐,吃得香甜。四五斤烤肉下肚,又尝了几口果汁。他心满意足地拍了拍肚皮,收拾妥当,起身走向洞外,临行前没有忘了问候一声:“朱仁,好自为之吧!”

朱仁睁着眼缝,呻吟着算作回应。

而无咎走了几步,突然转身眉头一皱:“岳姑娘,为何纠缠不放?”

一道青衣人影匆匆起身,便要跟随走向洞外,却冷不防遭到质问,她急忙停下脚步分说道:“你我有言在先,过往恩怨一笔勾销……”

“既然过往不究,你爹岳玄去了何处?”

“家父他……”

“下丘镇相遇之初,你爹便对本人起疑,屡次三番试探不得,于是前往黄元山通风报信。而你借口同行,并纠缠至今,无非要里应外合,最终将本人置于死地。岳姑娘,我不杀女人,告辞——”

无咎冷冷丢下一句,转身大步而去。

岳琼愣在原地,脸色潮红。

他……他竟然将自己当成朱仁、胡东之流?而他临危相救的情真意切,乃亲眼所见,如今却又如此冷酷,究竟是何缘故?莫非他以为被我所骗,这才恼羞成怒?不,我曾也嫉恨,或有猜疑,而此时只有好奇,还有……

岳琼神色变幻,胸口起伏,顿了顿足,一扭腰身追了过去:“无咎,听我分说——”

转瞬之间,两道人影一前一后消失在山洞外的黑暗之中。

天穹下星光如雨,煞是美丽。

山洞内,朱仁歪着脑袋,眯缝着双眼,“吭哧”吐出一口血水,又呲牙咧嘴呻吟起来。

无咎,我记着你了。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……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