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章 念善念恶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我岳家的血琼花被抢,总不能轻易罢休,况且又得项家的关照,便一路寻至下丘镇。而家父固然起疑,并未看出你的破绽。下丘镇的异常,却是浅而易见。镇上修士云集,且高手众多,若非拜入仙门,必然另有所图。于是家父前往龚家拜访,最终无果,只得转往黄元山……”

“家父从打探的消息中,有所猜测。剑冢历练,或为机缘。而黄元山那把传说的神剑,才是真正吸引众多高手的缘由。此外,从项成子、以及龚家的口风中不难推断,你无咎与神剑有着莫大的干系。若无意外,你断然不会舍弃此次的剑冢之行。故而,家父前往黄元山。一来予以提醒,也算是有始有终;再命琼儿进入剑冢,借机查探你的行踪。若有发现,当见机行事。我岳家惹不起仙门,更不愿为了血琼花而与你结仇。如此这般,实属无奈……”

“而胡东早早便与朱仁勾结,无非想要对付你这个声名狼藉的仙道恶徒。当我显出修为之后,朱仁便拉我入伙。我虽然没有答应,却已猜出了你的来历。而你的修为,与所知不符。我存心试探,反而弄巧成拙。怪我行事不周……”

“据家父所说,黄元山蓄谋已久,你想要走出剑冢,势如登天之难……”

“无咎,琼儿不愿见你神魂俱销,只想报答你的救命之恩……”

“呸、呸!祥瑞御免,百无禁忌啊!我还活着呢,你能不能说句好听的?”

“你……你不再气恼……”

“哼,我哪有闲工夫啊!”

“……”

一道山脊上,两道人影赶路正忙。

有惊无险地穿过了星辰谷,又是一道深深的峡谷。半个时辰之后,去势渐高,四周霍然开朗,脚下出现一道三两丈宽的山脊、山顶,或是山岭。左右为黑暗所笼罩,茫茫的虚无中透着诡异莫测。前方则是看不到尽头,像是夜色中的一条独木桥。

“此处莫非便是日月岭,且小心……”

“哎呀,我知道……”

岳琼一路追来,只为道明前后的原委。她不愿遭到误解,或者说她想表白。而男女之间道理,从来没人说得清楚。她的心思,也自然无从提起。

“你……这般烦恼,又为何故?”

无咎只管赶路,对于身后的岳琼不理不睬。

正如所说,他要预测各种凶险,并盘算着应对之策,根本没有闲工夫与一个女子争长论短。而对方所展现的耐心与善意,以及不离不弃的执着,又叫人无从回避而又无可奈何。

无咎只得放慢脚步,扭头说道:“你爹如此煞费周折,用意不言而喻啊。他并非让你帮我,而是怕我伤你。不愧为石头城的城主,处事圆滑,两不得罪,处处讨好……”

他神色嘲讽,嘴角含笑。

岳琼还想低头躲避,旋即又面带怒意:“你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……”

无咎满不在乎地笑了笑,踱着方步继续往前:“屡遭君子的暗害,纵使小人也是怕了。而所谓的君子小人,不外乎念善、念恶罢了!”他无意争执下去,转而又道:“我记得沈栓说过,黄元山与几家仙门联手对付我。其中的详情如何,又是否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知晓?”

“只道是凶险重重,前辈高人云集。至于详情如何,不得而知!”

岳琼如实回答,紧走两步,与那道白衫人影并肩而行,眼光一瞥:“你满口的市井俗语,却也无不道理。君子小人,一念之差……”

无咎却是摇了摇头,随声道:“市井凡俗又怎样?一朝入红尘,只闻市井歌。借酒笑春风,人生有几何!”

岳琼看着洒脱的身影,不羁的笑容,禁不住微微失神:“想不到你如此的境界,如此的才情……”

无咎听不得夸赞,得意笑道:“嘿嘿,与姑娘共勉。岂不闻:道生于无,而丧于形;慧明于心,而执于迷、没于妄……没于妄……”他突然忘了下句,不由得忖思起来,这句话出自何处,为何想不起来呢?

恰于此时,黑暗之中有光芒闪烁。少顷,在山顶的右方,虚无的尽头,一束红色的霞光缓缓升起,继而光芒夺目而明耀万里。

那是红日初升的景象!

与之瞬间,在山顶的右方,茫茫的远处,一轮银白的玉珠霍然而出,随即皎洁生辉并冉冉腾空。

那是圆月!

随着日月齐升,两方的情形截然不同。一侧亮如白昼,一侧月色朦胧。而当间的山岭,也终于现出端倪,恰如一道巨剑横劈混沌,顿然阴阳各异而天地分明。

无咎与岳琼抬头观望,各自惊讶不已。

“日月岭,名如其实啊!”

“典籍有云,天似盖笠,地法覆盘。而如今所见,日月如珠,斗转星移……”

“莫非是说,你我所在之地,也是宛如珠子,或是鸡子,还会旋转?那你我如何立足,岂不是要掉下去?”

“这……天地莫测,或有未知!”

“天地之外,又将如何?”

“典籍有载,地有四方,天有九重,芥子乾坤,重重无尽……”

便于此际,天上又起变化。

只见日月升至半空,再相互旋转。两侧的白昼黑夜随之颠倒,俨如阴阳的更替循环。仿佛还有无数的星辰,在虚无之中变幻闪烁。恍惚刹那,所在的山岭也好像跟着旋转起来。一时天地浑然,令人不明所在。

无咎昂着脑袋,神色痴迷,就彷如化身星辰,徜徉于日月的轮回之中。而他的脚下,却不知不觉歪斜而去,直至山顶的边缘,急忙转个圈子返回,自己吓了自己一跳:“哎呀,真是天旋地转!”

岳琼倒是不为日月所动,出声提醒道:“天地如初,日月旋转……”

“非也,是我在旋转!”

无咎莫名其妙来了一句,继续昂着脑袋往前,依旧沉浸在日月的变化之中,只是他的两脚飞快而一路直行。

两个时辰之后,日月降落而不再升起。四方重归黑暗,日月岭也应该到了尽头。

无咎越过最后一段山脊,禁不住暗暗庆幸。

还以为途中凶险,谁料日月岭之行颇为顺利。接下来便是剑冢的最后一个去处,万剑峰。至于能否寻到神剑,眼下依然无从知晓。

“过了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那道山岗,或为万剑峰的地界……”

岳琼停下脚步,抬手示意。

千丈远外,乃是一道数丈高的山岗。两侧山石错落,黑暗之中情形不明。

无咎回头看向来路,转而冲着前方默默出神。少顷,他淡淡出声道:“岳姑娘,不要再跟着我!”

岳琼正自神色期待,闻声一怔:“为何?”

“你说为何?”

无咎眼光一瞥,不耐烦道:“你修为太差,我怕带个累赘!记住了,不得靠近百丈之内。我若翻脸,那是相当的吓人!”他说到最后,提高嗓门,瞪着双眼,很是严厉的样子,接着拂袖一甩,迈开大步昂首而去。

岳琼愣在原地,脸色赧然。

连遭嫌弃,如今又被训斥,若是搁在往日,或是换成别的的女子,只怕早已是羞怒难耐。而不知如何,自己虽也气恼,或也难为情,却又总是有着一丝莫名的愉悦在心头跳动。

岳琼伸手抚摸着发烫的面颊,默默盯着那道远去的嚣张背影,秀眸中一阵涟漪闪烁,旋即低下头来一阵慌乱。片刻之后,她还是忍不住悄悄跟了过去。

无咎迈着大步,甩着袖子,像是在闲逛,唯有两眼东张西望,神色中透着暗暗的戒备。

须臾,山岗就在数十丈外。左右远处,乃是大片的乱石堆。

是就此翻越而去,还是从左右绕行而过呢?神识之中,倒也不见异常。只是山岗的背后,以及远处的乱石堆,一时瞧不分明。

无咎慢慢靠近山岗,脚下有些迟疑。

而便在此处,那道三、五丈高的山岗之上,突然迎面冒出一排人影,竟是五位中年男子。各自的模样或也见过,却未曾留意,而此时却显示出了真正的修为,竟然均为筑基的高手。五人肃穆而立,一个个杀机莫测。

无咎不敢怠慢,转身往左,旋即往右,再要返回,而他转了一圈,最终又悻悻站在原地。

只见左右远处的乱石堆中,相继蹿出一道道的身影。不过眨眼之间,已在四周摆出了一个围困的阵势。其中有胡东,有沈栓,还有之前拦路打劫的那个家伙,更有陌生、或是脸熟的众多修士,不下三十多位。而岳琼未及靠近,已被远远挡在阵外。

无咎的眼光掠过四周,难以置信道:“胡东,你不是说你的师兄弟只剩下了**人吗,缘何如此的众多?”

十余道人影挡住了来时的退路,其中一个矮瘦的男子正是胡东。他看着不知所措的无咎,呵呵笑道:“你乃仙门恶徒,且狡诈凶悍。小心无大错,我只得邀请了龚家、以及各方的仁人志士前来相助!”

他的笑容一如既往,却再也看不出随和,而是透着漠然、与阴险。

人群中还站着一位貌美的白衣女子,正是龚玥。她似乎有些诧异,小声说道:“那人品性败坏,无恶不作,却是筑基九层的高手,真是天道不公啊!”

一旁的壮汉,正是沈栓,带着满脸的杀气,恨恨道:“龚姑娘稍安勿躁!我等人数众多,便是筑基高手便有二十多位呢。他独力难支,今日在劫难逃!”

胡东举起飞剑,厉声喝道:“无咎,还不束手就擒——”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