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二章 不杀女人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斯文鱼的月票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一道剑符,已是凶险异常,两道剑符,则是要命的架势。

沈栓,那个看似憨厚的家伙也出手了。他师兄弟各自暗藏杀招,便是要在此时全力一击。而自己的四把神剑消失殆尽,再也无从抵挡。况且跑得再快,也快不过剑芒。尤其是一步三两丈,远远不抵往日的迅疾。

下一刻,便要遭殃!

无咎迫不得已,扬手又是一把符箓扔了出去。

两道剑芒,一前一后接踵而至,凶狠的气势,显然要一击必杀。

无咎躲避不及,情急之下扯出一把长剑,旋即双手横持,猛然转身怒劈而去。凶险关头,挡得一时算一时!

“轰、轰——”

两声闷响震耳欲聋,两道剑光相继崩溃。

一道人影凌空飞了出去,一口淤血喷出老远,直至二、三十丈外,“砰”的摔在地上,又接连翻了几个跟头,差点没有昏死过去,随即“扑通”屁股着地,依然神情狼狈而两眼怔怔。

数十张符箓炸开的团团火光猛然爆发,便像是惊涛骇浪横扫荒凉,虽然没能挡住剑符的锋锐,却挡住了追赶中的人群。

众位修士招架不迭,各自后退躲避。

胡东与几位师弟错愕不已。

沈栓难以置信道:“那人没死……”

富江苦涩道:“师门长辈赐下三道剑符,便是要为了以防万一。而此时此刻,竟然奈何不了他……”

胡东抬手打断二人,扬声示意:“那人已遭重创,难逃此劫,诸位还当同心合力,诛杀强敌……”

符箓的威势渐渐耗尽,四周重归黑暗。一道道人影汇集而至,只待再次发动攻势。

数十丈外,无咎依旧是岔开两腿坐在地上。其原本破烂的衣衫,只剩下了遮羞的几块。且发髻凌乱,嘴角带血,神情呆滞,很是狼狈不堪。而不过少顷,他竟然“嘿嘿”怪笑起来,并举起手中的五尺长剑,浑如魔怔了一般。

众人察觉有异,诧然不解。

“他的飞剑缘何还在……”

“不,那只是一把凡兵。而剑冢只收仙家的飞剑,不纳凡俗之物……”

“既然如此,又岂能挡住剑符之威……”

“虽为凡兵,却为罕见的玄铁锻造,加之他修为强大,或有法宝护体,这才侥幸捡得一条性命……”

“众寡悬殊,料也无妨……”

当众人逼近了十丈之外,无咎终于回过神来。他的眼光从手中的玄铁黑剑上缓缓移开,摸出一把丹药塞入口中,这才慢慢站起,又不禁呲牙咧嘴而惨哼了声,阴阳怪气道:“诸位道友,不妨将剑符尽数使来。我且礼让三分,稍后再寻公道不迟!”

他说到此处,舒展着筋骨,摇晃着脑袋,继而长剑斜指,整个人透着有恃无恐般的邪狂杀气。

多亏了金蚕甲的护体,伤势并无大碍。而之前没有杀了朱仁,也算是那家伙求仁得仁吧!

而有的时候,想不杀人都不成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。

祁散人炼制的玄铁剑,虽也锋利异常,却不受禁制所限,当真是意外之喜。而在场的修士,则是赤手空拳。如此强弱逆转,形势突变,合该要我扬眉吐气,我又岂能对不住我手中的五尺长剑?

“哼,即使不用剑符,你也休想逃脱!”

胡东冷哼了声,带头冲向前方:“围而歼之,动手——”

随其一声令下,三十道多道符箓齐齐祭出。

无咎虽然张狂挑衅,却并不肯吃亏,抓出几张符箓还击过去,然后转身便跑。而法力相撞的轰鸣犹在回响,他却突然消失不见。

胡东瞧得真切,适时出声:“他在右手的七丈之外……”

而话音未落,一道人影霍然现身、随即长剑横扫,快若闪电。一位羽士八层的修士,竟被拦腰斩断。两截尸身已然跌落尘埃,手脚还在血泊中挣扎。

众人急忙祭出符箓追杀过去,而那连蹦带蹿的人影已远远逃开。

胡东怒道:“结阵往前,神识小心——”

众人三五成排,相互衔接,并以神识开路,随后紧追不舍。一道道符箓在暗空中炸开,像是火蛇乱舞而声势浩大。

而前方的那道人影却是跑得更快,一次又一次摆脱了围攻。

小半个时辰过去,攻势渐渐稀落。

如此狂轰乱炸,再多的符箓也有用完的时候。

无咎喘着粗气放慢脚步,拄着长剑回头观望。一步虽也两三丈,而步履之间却比往日沉重许多。久而久之,难免疲惫。

不过,随后追来的众人也是渐渐错开。只有一群筑基六层以上的高手,尚能阵势不乱。

无咎尚未缓口气,胡东等人已追到近前。他不再逃跑,抓出十余张符箓劈头盖脸砸了过去。对方的符箓已所剩无几,他倒是颇为的富余。

胡东等人慌忙躲避,森严的阵势顿时不复存在。

无咎趁势反扑,几个蹦跳,便已蹿到了众人的身前,冲着落单的沈栓便举起了手中的玄铁长剑。

沈栓躲闪不及,被迫召出飞剑应对。而扑到眼前的人影稍稍一晃,竟转身离去。他发觉上当,为时已晚。所持的飞剑脱手而出,瞬间消失在暗空之中。而那诡异的人影却又去而复还,“呼”的一声剑光劈落。他大惊失色,慌忙抓出一张符箓拍在身上。“喀喇”护体法力碎裂,他口吐鲜血倒飞出去。眼看着性命不保,胡东与富江一左一右冲了过来,并祭出几面阵旗,显然要趁机布下阵法困住对手。

而无咎却是左闪右躲,抽身便走。便如一条戏水的鱼儿,蹦蹦跳跳,摇头摆尾,全无定法,才将摆脱阵法的陷阱,直奔随后而来的人群冲去。两道符箓迎面袭来,他抓出符箓还以颜色。双方稍稍僵持,他猛然蹿起劈出一道剑光。

“啊——”

惨叫声起,两截残尸落地。

玄铁长剑愈发凶悍,在夜色中卷起阵阵的旋风。“扑哧、扑哧”,又是一个筑基二层与一个羽士八层的修士跌落尘埃。

众人顾不得结阵御敌,一时各自为战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。

胡东大喊:“休得惊慌——”

他带着十余个高手随后追杀,奈何四周一片混乱。

无咎只管在来回乱窜,遇到落单的人影便当头一剑。劈死则罢,失手也不恋战。

在场的修士人人自危,急忙与胡东等人靠拢,而才将汇聚一处,几张符箓倏然而至。众人只得各自躲避,混乱的情形更甚几分。

迎面又是两道人影,惊慌之中仓皇退后。

无咎跳过去便是一剑,凌厉的杀气在黑暗中扯起呜咽的风声。

首当其冲的是个筑基三层的中年男子,才要祭出符箓竭力自保,便已被击溃了护体灵力,随即半截身子带着血雨飞了出去。他的同伴尚未逃离,顿时吓得不知所措。

无咎却是擦肩而过,顺便丢下一句:“哼,我虽非良善之辈,却不杀女人……”

那是个貌美的白衣女子,早已是花容失色。她看着那褴褛不堪,却又肆无忌惮的背影,忽而想起了什么,不由得愣在原地。

之前在下丘镇外的枫林之中,自己曾经嘲讽他不是好人。没想到他耿耿于怀,却又饶了自己……

“砰——”

剑光所致,又是一人躲闪不及,顿时血肉横飞,落下满地的狼藉。

无咎顺势从尸骸中捡起一点光芒收入指环,倒是没有忘了杀人劫财。他得了便宜,回头一瞥,继续四处乱窜,手中的长剑掠过阵阵的寒风。

片刻之后,他脚下放缓。

远近黑暗茫茫,辨不清东南西北。只顾着东奔西跑兜着圈子,竟给自己绕得糊涂。而那群修士尚有二十多个,也是散落四处不明所以。只有胡东等人还在紧追不舍,虽也执着却更可恶。

与那帮家伙周旋下去,一时半会儿难以罢休。而我要找回我的四把神剑,万剑峰又在何方?

便于此时,数百丈外出现一道娇小的身影。

无咎凝神观望,似有恍悟,不再往前,而是转身就跑。

只要记着来时的方向而一路直行,寻至万剑峰应该不难。那个女子的出现,恰是时候。

岳琼在黑暗中寻觅而行,禁不住停下脚步而微微瞠目。

前方的十余丈外,满地的残肢断臂,血腥逼人,煞是触目惊心。再远处则是一群混乱的人影,以及不时炸开符箓的光芒;还有凄厉的惨呼,与阵阵的喊杀声在夜空下回荡。

岳琼愕然片刻,不知为何,竟是暗暗松了口气。

如此众多的高手,先是布下重重的陷阱,随后又摆下阵势围攻,却还是被他逃脱出去,并连杀了数人。其凶悍与强大,由此可见一斑。

而他分明可以强横说话,使人敬畏,却偏偏喜欢我行我素,叫人无所适从。他不是蓄意捉弄,便是从来没有将自己的修为放在心上。或许,他的眼界更为高远。而毋容置疑,他是为了黄元山的神剑而来。

不过,剑冢只是一方结界的牢笼。无论事成与否,他都将迎接更为凶险的挑战。而面对诸多人仙高手,他又能否最终如愿……

(本章完)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