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八章 无缘可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凝月儿的月票支持!

希望大家多多订阅、红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

十日之后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$>>>棉_._.花_._.糖_._.小_._.說_._.網<>

无咎斜倚在山洞的角落里,还是似睡非睡的样子。而笼罩全身的狂躁气机,已然归隐而趋于平静。片刻之后,他睁开双眼,慢慢坐直身子,一个人默默出神。

明珠的光芒下,山洞内寂静异常。

隔壁的静室,没人。岳琼出去了,声称前去九星潭查看动静。剑冢开启在即,不能不多加小心。而她已经走了几个时辰,至今不见回转。

不过,她走的时候,留下了封禁洞门的口诀,并且另有交代。她说:千万不要强行驱使修为,否则法力的反噬将更加的凶险。

哎呀,我也想着大摇大摆走出剑冢,只怕黄元山不肯罢休。这世间的诸般无奈,又岂是人之所愿!

而那女子还算细致耐心,至少她留下的口诀颇有用处。

无咎神色微动,转而内视。

此时的气海,变得混沌不清,彷如雾气笼罩,狂乱的气机尽被束缚其中。乍然一见,好像是法力禁锢。而神魂深处,依然可以清晰感受到四道剑光的存在,以及那青色龙影所带来的澎湃的法力在汹涌震荡。

而没了法力的反噬与冲撞,四肢百骸与骨骼经脉的痛楚大为缓解,且渐渐手脚自如,好像已是恢复如初。只有浑身裂开的肌肤依然如旧,意味着真正的凶险随时都将爆发……

无咎摇了摇头,解开衣衫,将缠在腰间的几块破布撕碎扔了出去,然后凝神打量着贴身的那件金蚕甲。口诀驱使,金光微闪,前胸后背顿时笼罩在密匝而又柔韧的金丝之下,并随着法力的加持而更为坚固异常。他伸手拍拍胸口,拿出一套新的亵衣换上,再将披肩的乱发随意挽起,又摸出一小块金锭搓揉成发簪的形状顺手插在头顶。

之前当着岳琼有所顾忌,胡乱遮掩,此时独处,趁机归置一二。况且身为读书人,总要讲究个仪容风范。若是被岳琼那个女子小瞧了,岂不是给紫烟丢人?

男人与貌美的女子相处,不免注重头面的功夫。<>棉花糖小说网某人也是不能免俗,却喜欢给自己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。

无咎收拾妥当,盘膝而坐,闭目养神,继续默念有词。不知不觉,又过了几个时辰。他突然两眼翻动,一阵神色疑惑。

估摸着已到了剑冢开启之日,缘何岳琼迟迟不见归来?她究竟是遭遇了意外,还是再次耍弄诡计害我?再这般等候下去,岂不是要错过离去的时机?

不成!

将个人的安危寄托于一个女子,本来就是笑话。哪怕她再是美貌,亦终究枉然!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!能否逃出黄元山,还是要靠自己的手段……

无咎忍耐不住站起身来,抬脚往外走去,又挥袖卷起地上的一枚玉简,匆匆看了一眼随手扔了。

玉简为岳琼所留,其中拓印一式开启洞门的法诀。

无咎到了洞门前抬手一指,阵法大开。他抬脚到了门外,一道熟悉的身影迎面而来。他转身躲开,便听急促的话语声响起:“我有言在先,务必等我返回,这是何故……?”

岳琼匆匆停下脚步,一阵淡淡清香随风回旋。

“嗯,憋闷难耐,看看风景,咳咳……”

无咎一手背后,一手指点,而话没说完,又忙轻咳两声。

只见那灰蒙蒙的天光下,山石纵横,草木不生,满目荒凉,全无风景可言。散开神识看去,隐约可见数里外的九星潭。再远的地方,则被禁制阻挡而情形不明。

“你体内的状况如何?”

岳琼无意追究,神色打量。

“暂且无碍!”

无咎从远处收回眼光,已然恢复了常态,转而拱了拱手,咧着嘴角笑道:“多亏了岳姑娘的行功之法,我该道声谢意才是啊!”他说到此处,又抬手挠起了下巴:“而你外出两日迟迟未归,不知……”

“微薄之力,不足挂齿!”

岳琼似有羞怯,而眼光一闪,已将某人的神情看得真切,不禁有些失落:“你……

你还是不肯信我?”

“没有啊!”

无咎急忙否认,连连摆手,又肩头耸动,一本正经道:“不见姑娘回转,惦念在所难免……”

“你……你在惦记着我的安危?”

“啊……当然喽!”

无咎煞有其事般地点了点头,趁机踱了两步转过身去:“却不知九星潭情形如何,还请姑娘讲来!”言罢,他悄悄舒了口气。

这位女子离去的时候,好像交代过等她回来,并留下一枚开启洞口的玉简,而自己却给忘了干净,着实有些难为情。

岳琼却是低下头,腮边露出笑意。少顷,她撩起发梢,出声道:“剑冢于今日开启,众多道友相继抵达九星潭外的山谷中就地等候。我遇到了龚家的妹子,以及黄元山的弟子,唯恐惹来猜疑,故而耽搁了一些时辰。而众人急于离去,山谷中并无异常。我佯作身子不适,借机返回前来寻你。事不宜迟,你我不妨就此动身。不过……”

无咎不再踱步,而是抱起膀子若有所思。

岳琼沉吟片刻,接着说道:“万剑峰倒塌,可谓天大的变故。而此前围攻你的众多道友却好像无动于衷,着实令人费解。即使龚家的妹子,龚玥,也不肯与我道出实情。由此不难猜测,剑冢之外早已是严阵以待……”

“山雨欲来,必有古怪啊!”

无咎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,却又无奈道:“你我此去,必将十死无生。依你之见,又该如何?”

事出反常必有妖,一个很浅显的道理!

黄元山的弟子,绝非宽宏大度之辈。尤其是被毁的万剑峰之中,藏着不为人知的隐秘。毋容置疑,短暂的平静之后必将是疾风骤雨。尤其是听说岳华山、灵霞山、紫定山的高手齐聚黄元山,接下来的情形可想而知。

而明知刀山火海,却又偏偏无从回避。否则困于剑冢之中,只能是死路一条。死法又有两种,或是等死,或是拼死……

岳琼稍作斟酌,继续分解:“莫说你修为有异,即便修为如初,想要冲出重围,也势必登天之难。而此去有进无退,不作二想!”她稍稍一顿,秀眸闪过一丝决绝的神色:“以弱对强,以寡敌众,非行险着,而难有可乘之机!”

这个女子颇为精明,此前便有多次领教。面对如此困境,难道她有脱身之法?

无咎暗暗好奇,神色期待:“岳姑娘,还请赐教!”

岳琼挺起胸脯,分说道:“突围之际,以人质要挟,令黄元山投鼠忌器……”

“将谁擒作人质,莫非是你?”

无咎愕然,有些难以置信,随即两眼一瞪,猛地提高嗓门:“如此荒唐的勾当,真是岂有此理!”

岳琼突然遭到训斥,稍稍慌乱,随即欣慰道:“并非琼儿!即使琼儿有心相报,也无缘可求啊!黄元山,不会在乎一个外人的死活!”

她的两眼中透着温润脉脉,接着又道:“龚玥,据说乃是黄元山龚元长老的嫡系曾孙,为龚家后辈之中的佼佼者,颇受族中长辈的器重与喜爱。只须将其挟持,你便多了一道护身符。届时见机行事,脱身或也不难……”

无咎冲着岳琼上下打量,依旧是诧异的样子,止不住的连连摇头,好像是羡妒对方的机智多谋,又被对方的老辣深沉所折服。而不过少顷,他手臂一挥:“我乃读书人,行事自有规矩,如此卑鄙、龌蹉之举,绝非君子所为!”

这番话说出来,很是正气凛然!

岳琼忍不住脸色一窘,像是被吓住了,悄声辩解:“我记得你行事无忌,不循常理,缘何这般自我诋毁……”

无咎昂首挺胸,还想再来几句豪言壮语,忽被揭到短处,顿时心虚气短:“我……我当然不是君子,不过……”他稍稍尴尬,随即脸色一沉:“纵有刀斧加身,我也断然不会挟持一个女子换得性命。那不是卑鄙,而是相当的卑鄙!”

言罢,他不容置疑抬手一挥:“就此前往九星潭,我倒是要看看黄元山又奈我何。岳姑娘,休要耽搁!”

岳琼默然片刻,明眸闪烁,不再多言,拎着裙摆踏入山洞。稍加收拾,这才发觉自己留下的玉简被扔在角落里。她撅着嘴巴,捡起玉简,又不无留恋地回头一瞥,转身走出山洞。某人犹自昂首而立,颇具男人气概。她越过身旁,委婉示意:“我有捷径直达九星潭,这边来——”

她径跃下山坡,孤单娇小的身影煞是婀娜柔美。

无咎却是摇晃着脑袋,很是感慨万分。

瞧见没有,一个弱女子,强横狠辣起来,比起男子也是不遑多让啊!

她与那个龚玥,乃是好道友、好姐妹呢,而转过身去,就将对方给出卖了。啧啧,难以想象。女人呐,真是难以捉摸。尤其是修仙的女人,千万得罪不起。总而言之,还是我的紫烟好啊!

灰蒙蒙的天光下,两道人影穿行在荒凉之中……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

本书手机阅读:

发表书评: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