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章 祸从天降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痴傻愚顽、书友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一夜无事。<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.访问:.。

翌日清晨,三道人影钻出山‘洞’。远近并无异状,只有明媚的旭日照耀四方。

而胡‘玉’成依然‘精’神不振,一脸的忧‘色’。

董礼与肖文达倒是神清气爽,口口声称,要前往胡家,尽情消遣几日。

胡‘玉’成只得佯作轻松,带着两位伙伴动身赶路。而昨夜慌不择路之下,竟在深山老林间跑出去老远。如今想要返回,免不了一番迂回周折。

正午时分,南山堡到了。

一行未作停歇,直奔胡家庄所在的山谷而去。而刚刚踏入山谷,尚自说说笑笑的三人忽而神‘色’大变。

只见山谷中烟雾袅袅,淡淡的血腥随风飘散。而胡家的数十间房舍,尽成废墟,分明是大火焚烧的狼藉,却又不知天灾**从何而来。村头的池塘边,则是躺着十余具尸骸,有四肢残损,有烧成木炭,皆惨不忍睹。还有人群聚集,‘妇’孺哭泣……

胡‘玉’成急忙加快脚步,旋风般冲到了池塘边。恰见人群中站着一位年轻‘女’子,依然蓬头垢面而两眼红肿。他一把抓住对方的双肩,惊愕失声:“秋岚,出了何事?”

胡夫人,或是沙秋岚,愣怔片刻,终于回过神来。而她尚未开口,已是泪如雨下:“妾身也是懵懂,只知夜半时分,大火突起,无奈躲入灶房,这才侥幸生还。而胡伯与十数位家人,却惨遭荼毒……”

“公子——”

胡松挤开人群,抱拳行礼,同样的衣衫不整,且满脸的惊惶无措。

胡‘玉’成松开胡夫人,慢慢转过身来。

池塘岸边,摆满了水桶扁担。幸存的二三十位胡家的族人,默默站成一圈。当间的空地上,则是躺着的尸骸。其中的胡伯,整个人变成了两截,犹自怒睁双眼,更添几分凄惨与悲壮。

胡‘玉’成打量着胡伯的遗容,像是挨了一记闷棍¢↖79小說网,,禁不住身形摇晃,被胡松伸手搀扶,被他一把甩开,转而低沉道:“胡大哥,家中出了如此大的灾祸,你身为‘门’房,不能一无所知……”

胡松后退两步,低头道:“夜半时分,我腹中不适,便去茅房,恰见一道剑光从天而降,即刻烈焰四起而墙倒屋塌。我吓得不敢声张,而半天上有人冷笑:胡‘玉’成,你躲得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。<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左某今日烧你宅院,明日灭你满‘门’……”

他话语声愈来愈低,显然是余悸未消,又忍耐不住,壮着胆子道:“庄内的房舍尽毁,老幼无处安身,灭‘门’之祸随时将至,公子快快拿个决断吧!”

胡‘玉’成的担忧,不幸应验。而灾祸的降临,却远远超出他的想象。而他看着残垣断壁,以及满地的尸骸,反倒是难以置信。尤其是获悉了真相之后,他苍白的脸上又多了几分愕然。

他踉跄着走出人群,神不守舍道:“两位兄长,这可如何是好……?”

董礼与肖文达目睹着胡家的惨状,已然明白了前后的原委,却站在十余丈外,各自面面相觑,闻声忙道:“家中尚有老幼族人,甚是挂念,暂且告辞,来日再会——”

两人话音未落,举手告辞。

胡‘玉’成还想出声挽留,那二人已匆匆离去。他张了张嘴,一摔袍袖,长长叹了口气,慢慢走到池塘边,一屁股坐在石头上。

两位好友的离去,情有可原。莫说他二人畏惧,便是自己也怕了!

正如胡松所提到的“一道剑光从天而降”,分明是筑基高手半夜追来,没有寻到自己的踪迹,迁怒之下,杀人放火毁了胡家庄。

不出所料,那个左家村的左甲,身后果然有高人撑腰,这下真的麻烦了!

“我的儿呀,死得好惨……”

“呜呜,爹爹……”

“呜呜,娘亲……”

哭声又起,悲戚的呼唤使人心碎。呛鼻的血腥与烟熏火燎的气息随风飘‘荡’在山谷中,使人窒息而又绝望。

胡夫人走了过来,一手扶在胡‘玉’成的肩头,一手拿着绣帕擦拭着眼角,‘抽’泣了声,轻轻说道:“‘玉’成,不如去我娘家躲避几日……”

胡‘玉’成的两眼盯着池塘,默不作声。池塘内漂浮着枯萎败落的残荷,便如此时此刻的心绪,尽是狼藉凌‘乱’,却无从摆脱而无可奈何。

他拍了拍夫人的手,暗暗一阵愧疚,摇头道:“不——”

而便于此时,一驾马车驶入山谷。

赶车的是吴家的老家人,大车尚未停稳当,一个‘女’孩子跳了下来,应该是被山谷的惨景给吓着了,稍稍愣怔,然后跑了过来:“公子、夫人……”

那是秀儿!

胡‘玉’成慢慢起身,抬脚迎向马车。

胡夫人一把拦住秀儿,诧异道:“家中之事,暂且不提,而你本该照看小姐,缘何今日返回?”

秀儿是个‘精’明的小丫头,看着四周的情形,应该有所猜测,连连点头说道:“昨夜有两位仙人抵达吴家,声称要杀了我家公子,而吴家唯恐牵累,便将我与小姐逐出家‘门’……”

胡夫人伸手搂住秀儿,恨恨道:“吴家可恶——”

胡‘玉’成走到大车前,赶车的老家人低头躲到一旁。

车厢里静静躺着一个虚弱的‘女’子,正是胡双成。其苍白的脸上挂满了泪痕,两眼中透着屈辱与无助,嘶哑道:“哥——”

胡‘玉’成鼻子一酸,上前一步,想要伸手安慰,又不知如何是好。

妹子却是抓住大哥的手掌,再次悲恸出声:“哥——”

“哎——”

胡‘玉’成身子颤抖,禁不住昂起头来:“莫怕,有大哥在……”他喘了口粗气,伸手抓起褥子给胡双成盖好,又强作一个笑脸,转身走向胡家的男‘女’老幼,不容置疑道:“秋岚,带着金银细软前往南山堡,胡家在镇子上有处闲着的宅院,且将双成妹子与家中老幼安置下来。胡松、胡大哥,带着几个青壮,将死去的家人葬在山外的墓地。”

胡夫人与胡松点头称是,众人忙碌起来。

胡‘玉’成定了定伸,又道:“三个月内,任何人不得踏入山谷……”他说到此处,转身奔着废墟走去。

胡夫人指使家人收拾细软,又套起几辆大车。胡松找来‘门’板、草席,将地上的尸骸抬走安葬。余下的众人则是扶老携幼,抹着泪水,一步三回头,恋恋不舍相继离去。

硝烟弥漫的山谷中,一片愁云惨淡的景象。

胡夫人忙得脚不沾地,才要带着秀儿坐上大车,这才发觉胡‘玉’成不见了。她急得团团转,忽而想起了什么,命秀儿原地等候,拎起裙摆便奔着庄子背后的山崖跑去。

胡‘玉’成独自穿过废墟,来到了山谷尽头的山崖下,然后默默循着石阶,来到了‘玉’双阁中。

此处,乃是当年他爹为了两个孩子所建造,寓意儿‘女’齐全,金‘玉’双成。如今老人辞世,楼阁依然,殊料天灾陡将,曾经的家园已不复存在。祸福由来,只在一念朝夕之间。

胡‘玉’成在楼阁中转了一圈,默默叹息,转而走下楼阁,随即又回头一瞥而神‘色’狐疑。

几丈外的‘洞’府,为静修之所在。只要他不在其中,从来都是‘门’户大开。如今却是禁制森严,究竟何故?莫非心神恍惚所致,又或是另有意外?

“‘玉’成,你果然在此……”

胡夫人跑了过来,已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,却庆幸不已,连声催促道:“‘玉’成,快快随我前往南山堡躲避,仇家固然凶恶,总不敢伤及无辜!”

胡‘玉’成转过身来,苦涩摇头:“此事因我而起,已不容躲避。只要你与家人安好,足矣……”

“此话怎讲?”

胡夫人到了近前,撩起‘乱’发,昂首仰望,惶然中带着焦急:“‘玉’成,你莫非要丢下秋岚?”

她有所猜测,禁不住伸手紧紧抓着胡‘玉’成的双臂:“你说话呀,切莫莽撞……”她情急无奈,泪如雨崩:“‘玉’成,我沙秋岚嫁入你家,从无怨言,哪怕长年独守空房,也是命数使然。如今大难临头,你却抛下秋岚而不顾。秋岚不愿独活,先走一步……”

这‘女’子看似柔弱,却也刚烈,转身奔着山脚的石壁便一头撞去。胡‘玉’成急忙一把将她拉住,对方踉跄跌入怀中,再次死死抱着他嚎啕大哭。

如其所说,独自‘操’持家务也就罢了,独守空房暂且忍了,如今遭遇灭‘门’之灾,自家的男人又要离她而去,她所遭受的委屈与辛苦,顿时爆发出来,凄惨悲苦难以言述。

胡‘玉’成僵在原地,也是两眼通红。

当获悉左家的背后有筑基高人撑腰,胡家便已注定劫数难逃。不然又能逃往何方,总不能抛家弃舍而独自苟活。如今只能前往左家赔礼道歉,哪怕是丢掉‘性’命,若能换来家人的安然无恙,也是在所不惜。此举或也悲壮,却又无从选择。既然身为胡家的主人,他责无旁贷!

“这两年来,我对不住你。且等我回来,我陪你好生过日子……”

“我不……我陪你去死……”

“秋岚……”

“呜呜……”

胡‘玉’成咬紧牙关,便要强行推开他的夫人。

恰与此时,忽而有人抱怨:“哎呀……你夫‘妇’二人如此的缠绵,还叫人如何安心疗伤……我也想紫烟了……”

胡‘玉’成蓦然一惊,失声道:“何人?”

那话语声断断续续,似曾耳熟。

胡夫人慌忙松手,分说道:“妾身忘了,日前有人前来拜访,自称无先生,却衣衫褴褛,遍体鳞伤,很是可怜,便容他在‘洞’府中安歇……”

“无先生?”

“公子不认得他……”

“无先生……莫非是他?”

胡‘玉’成突然想起了一人,恍然之余,摇头叹道:“‘洞’府内是不是无咎、吴先生?你怎会又是可怜的模样?且不管你如何寻来,还请速速离去。此时此刻,恕我无暇收留!”

他话音未落,‘洞’府内传来一声虚弱,却又干脆的回应:“我不……”

……

ps:有红票的别‘浪’费了:),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

本书手机阅读:

发表书评: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