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三章 竖子尔敢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小猪乖乖猫、小黄的爸爸、青虎的月票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玉双阁,朝阳而建,半边嵌入石壁,半边悬空。[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小说网]三五丈的一方所在,倒也清爽雅致。悬空的一侧,栏杆环绕,廊柱支撑,花窗为屏,飞檐伸展。推窗望去,十余里方圆的山谷尽收眼底。

在临窗的地上,摆放着木几、蒲团与毡垫;两侧的墙壁,竖着书几、高架;里侧横放一张木榻,散落着书籍、玉简等物。

无咎盘膝坐在榻上,两眼微阖。白里透青的脸色,透着难言的虚弱。

胡玉成站在窗前,欲言又止。

与其看来,那位无先生,很熟悉,也很陌生。

一个据称四年前刚刚踏入仙道的年轻人,成为筑基的前辈,已是匪夷所思,想要成为人仙前辈,简直就是异想天开啊。而两位好友信誓旦旦,只道是遇上了前辈高人,干脆守在玉双阁下,要以诚意打动机缘。

“何必拘谨呢,不妨坐下叙话。尚不知胡家与左家的恩怨从何而来,能否说与我听——”

无咎的两眼睁开,又慢慢闭上。他对于胡家的遭遇,所知不多,如今既然插手此事,便不能不问个明白。

胡玉成点了点头,走到木几旁坐下,稍加斟酌,出声说道:“我当年返家之后,因双亲遗命难违,便与妹子先后成亲,而我的妹婿,虽为读书人,却……”

他简短提到了他兄妹俩娶妻嫁人的缘由,又将妹婿吴月生被打,妹子胡双成遭难,以及后来发生的种种,一一如实道来。不过,他对于某人的遭遇更加好奇。而他尚未询问,木榻上传来时断时续的鼾声。

胡玉成窘迫片刻,只得悄然起身离去。他回到玉双阁下的山坡上,董、肖两位好友不失时机迎了过来。

“无先生睡着了?”

“嗯!四年前,他便是这么古怪……”

“高人就是高人,不以常理度之!”

“董兄所言极是!你我安心守候,以表崇敬之情!”

“只怕左家不肯罢休,两位不妨暂避一二!”

“荒谬!胡老弟,你我何等的交情?此时离去,情义何在?”

“何须多言,你我兄弟理当同进同退。(无弹窗广告)而无先生真的睡着了,他是否责怪我兄弟的冒昧……”

当董礼与肖文达重提友情珍贵的时候,玉双阁中的鼾声停了。

无先生依然躺在榻上,两眼紧闭,只不过是抬手掐出几道禁制封住了楼阁,然后一个人默默收敛心神。

自从来到胡家庄之后,便在洞府内一头昏死过去,不知不觉半个月,忽被洞外的吵闹声所惊动。他无暇理会,且安抚了胡玉成夫妇两句,接着沉睡,并不忘默念《天刑符经》。

转眼之间,又是半个月。

洞外再次传来叫嚷,原来是胡玉成的两位好友。

无咎被迫醒转,再难安定。

而他绽开的肌肤,已然渐渐愈合;撕裂的经脉,慢慢恢复完好,并更为的坚韧,且畅通无阻。周身上下,则是多了一层油腻的污垢。曾经的苦痛,好似荡然无存。

有过前车之鉴,这是提升修为的好兆头。也就是说,终于躲过了爆体而亡的凶险。而整个人却像是大病初愈,全无半点精神,尤其是在动手驱赶了左甲与惠通两人之后,差点累得再次昏睡过去。

浅而易见,第五把神剑耗尽了它的威力,不仅重新淬炼了四肢百骸,还协同余下的四把神剑,将法力修为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。浑如再造天地,亟待灵力的补充吸纳,却难一蹴而就,还须一段时日的静养调理。好像是换了一间大房子,原有的摆设已不敷为用,要加以充实,方能真正的焕然一新。

不过,既然出手伤了那个惠家的惠通,便泄露了行踪,再躲藏下去已然无趣。

于是,无咎稍加清理了身子,换了服饰,走出了洞府,来到玉双阁中。获悉了胡家与左家的恩怨之后,暂时没有心思理会,只管躺在榻上假寐而继续歇息。

曾经的苦痛,渐渐远去。此时的气海之中,那青色的龙影,隐隐化作一道剑光,与魔剑、火剑、坤剑与狼剑追逐盘旋,五色相映成辉,煞是灵动神奇。

此外,五道剑光的环绕之中,曾经的灵液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乃是一个拇指大小的珠子,形似椭圆,透着层层叠叠的金色光泽,散发着丝丝缕缕的莫名威势。依稀仿佛,好似有莫名的脉动从中传来,牵连着四周的五道剑光,并沟通脏腑经脉,以及四肢百骸。

倘若说此前的体内自成天地,而如今的天地间,则是多了一个果核,或是鸡子的卵黄。便如天地多了神魂的主宰,从今而始,万物萌动,生机勃发。

这便是金丹?

典籍所载,金丹有成者,其道不得全,法无汇济,形质且固,多安少病,八邪不能为害,阴阳五行贯通,称之为人仙。

自己成了仙人?

比起从前,倒没觉着有何不同,不过是神魂中多了几分随意自如。便好像心念一动,千里方圆尽在掌控,还有万籁相应,草木山石随风嘶鸣……

无咎依然闭着双眼,手上却是多了一块又一块灵石。不消片刻,榻上已堆满了数十块灵石。他回想着吸纳之法,转身抱着灵石继续酣睡状。

少顷,汹涌的灵力疯狂入体……

又过了一个月,岁末年底的时节。

在此期间,胡夫人还是放心不下,与小姑胡双成回来一趟,见胡玉成安然无恙,姑嫂俩这才结伴离去。

而玉双阁已被封禁,便是胡玉成也难以靠近。他与两位好友,只得在楼阁下方的山坡上默默守候。虽然无先生没了动静,却也不见仇家再次登门。一度愁云惨谈的山谷,亦仿佛在冬日的寒风中渐渐明朗起来。

这日的正午,天色晴朗。

一方石桌,三人对坐。

董礼抱着一个酒坛,满上三碗酒,自顾端起一碗稍加品尝,然后伸手摸着短须笑道:“胡家的老酒,味道不差!”

肖文达忍耐不住,也端起酒碗呷了一口。他咂巴着嘴,连连点头道:“腊月天寒,老酒取暖,好友三人,闲情对半……”

“肖老弟好才情,愚兄不及也!”

董礼夸赞一句,笑着又道:“南山堡地处神洲之南,即使寒冬腊月,也少见风雪,不免少了几分雅趣呢!”

肖文达又来一口酒,附和道:“董兄所言极是!而若论及饮酒赏雪,还须西周玉山之巅。真可谓,寒威千里,玉立雪山,星河绝顶,日月永恒!”

董礼摇头笑道:“呵呵,肖老弟又说胡话。以你我的修为,这辈子也休想涉足西周地界,更莫提跑到玉山之巅饮酒!”

西周与火沙,一个地处神洲东南,一个位于神洲西北,彼此相隔十数万里。且不说相隔遥远,便是传说中玉山的险峻奇绝,与天寒地冻,也让寻常的修士望而却步。

肖文达放下酒碗,尴尬道:“怎会是胡话呢?倘若无先生收下你我为徒,修为一日千里,来日纵横神洲,只当等闲啊!”他说到此处,两眼放光:“胡老弟,你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董礼深以为然,击掌赞道:“啧啧,你我成了同门的师兄弟,堪称一段佳话!胡老弟,你与无先生相熟,但有开口,他必然应允啊!”

胡玉成坐在桌前,慢慢饮着酒,任凭两位好友说笑,他只管冲着山谷中的那片废墟默默出神。

无妄之灾,难以预料。而如今有了无先生的相助,终有风平浪静的那一日。接下来便要重建家园,再趁着季节播种拓荒。诸多俗务,有得一番忙碌!

只有经历过重重的劫难,方知悠闲自在的来之不易。守着田园,伴着秋岚,少了缥缈,却也多了几分的真实!

胡玉成又饮了口酒,转而冲着两位好友摇了摇头:“我与无先生,乃君子之交,无谓沾惹名利,岂不有违初衷!”

“糊涂,迂腐!”

“自卑,自甘堕落!”

“无先生乃是人仙的前辈,放眼神洲,那也是有数的存在,岂能与你君子之交?”

“仙道无我,天地至尊,当崇敬强者,而执着不辍!非如此,不得境界有成;非如此,不得摆脱窠臼而成就仙果!”

董礼与肖文达好像很是气愤,齐声讨伐。胡玉成无言以对,面带苦笑。他二人更加气盛,显然要挽救好友于歧途之中。

便于此时,三道剑光由远而近,越过山峰,转眼之间到了山谷之中。随即四道人影落在数十丈外,其中的一位年轻的男子,直接摔在草丛中昏死过去。而余下的三人,分别是此前的惠通,与两个中年男子。

而惠通的腿伤,应该早已痊愈,他抬脚踩在草丛之人的后背上,狞笑的神情中透着冷冷的杀气。随其而来的中年人,皆修士打扮,一个瘦高,一个粗壮,双双威势不凡,应为筑基六层以上的高手。

“啪——”

“哗啦——”

便在惠通带着两位筑基高手出现之际,尚在说笑的三位好友顿时惊愕不已。紧接着董礼摔碎了酒坛,肖文达踢到了石凳,两人再也顾不得指点江山,更顾不得教训胡老弟,竟是双双扭头就跑,扬声高喊:“无先生、无前辈,仇家来啦——”

石桌旁,只剩下胡玉成一人。他慢慢站起身来,强作镇定,而当他看清草丛中的男子,忍不住怒道:“诸位身为前辈高人,缘何要对付一个凡人?放了我的妹婿……”

草丛里的男子,正是吴月生。

惠通依旧是脚踩着吴月生,冷笑哼道:“哼,放了你的妹婿不难,请让胡家背后的高人现身相见。如若不然,我杀了你的妹婿,再将你的家人一并抓来陪葬!”

胡玉成脸色一僵,又气又怒,却又忌惮,嘴巴哆嗦着说不出话来。

与此同时,只听得“吱呀”一声楼阁窗扇开启的动静,随之清冷的话语声在山谷中回荡:“竖子尔敢——”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

本书手机阅读:

发表书评: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