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五章 我家妹子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缄口、深渊漫步者、张如纯、草鱼禾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无咎静修了两个月之后,没有离去。<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他留在玉双阁,继续享受着悠闲时光。

一连多日,不见惠家登门报仇。

胡玉成在无咎的授意下,命他妹婿前往南山堡召集人手修缮房舍,并给他夫人与他妹子胡双成带话,以便让那姑嫂俩安心。

吴月生本想着与无先生套套近乎,切磋诗词之道,结果连遭无先生的白眼,还被董、肖二人训斥了一通。他落个没趣,只得失意而去。

而无咎吃腻了烤肉,自然有人曲意奉承。董、肖两位放下修士的矜持,连日外出狩猎,勤勉所致,倒也山珍野味不断。

又是一年的正月。

山谷中,多了数十个匠人,忙着清理废墟,修缮宅院。随着南风的吹拂,远近的山林间多了几分春意。

玉双阁中,无咎独自一人坐在榻上。

他的面前,摆放着几枚玉简。

有《四洲盖舆》,神洲舆图,修仙手札,还有拓印下来的《天刑符经》。

《四洲盖舆》,乃是他得到的第一枚图简。其中不仅有神洲之外的记载,还有西周玉山的描述。此前并未留意,而听到董礼与肖文达的叙说之后,这才回想起来,好像玉山很是偏远,尤其是一个称为通天塔的地方,显得尤为神秘莫测。

有关神洲的舆图,得到了许多。如今对于九国仙门的情形,已大致了然。眼下所在的南山堡,位于火沙国的腹地。由此往南万里之外,便可抵达何服国。而何服国,有个万灵山。据祁散人所说,万灵山藏有一把九星神剑。如今与老道失散,不知他此时又在哪里。

修仙手札,来自北陵海的北武岛。所载录的篇章,与神洲无关,而描述的贺洲、部洲与卢洲的情形,着实叫人神往。

《天刑符经》,一篇神奇的经文,不仅帮着自己吸纳神剑入体,还帮着自己一次又一次免于爆体的凶险。而倘若剑冢的幻象无误,苍起是在铸剑之后的得到了经文。由此猜测,或许经文另有用处也未可知。

遑论如何,想要逍遥自在,不再遭受压迫,还须设法寻找余下的两把神剑。

不过,第五把神剑就在体内,时刻呼之欲出,而神剑的口诀总是遮遮掩掩而隐隐约约……

无咎收起玉简,抬脚下榻。

楼阁窗前的木几上,摆放着笔墨布帛,为胡玉成消遣所用,上面还有水墨诗词等等。

透过窗口看去,山谷中的匠人与胡家的族人正在忙碌。众人时不时喊着号子,唱着歌谣,倒也热闹欢快。再点缀着远山的几簇新绿,暖风吹荡之中,明媚的日光下,遭遇浩劫的胡家庄便如龙虎重聚,终于焕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。<>棉花糖小说网

无咎极目远舒,心怀莫名,忽而灵机一动,伸出两根手指拈着竹笔,随即大袖轻拂铺开白色的布帛,接着笔尖蘸墨而行走龙蛇,唰唰一行字迹霍然而现。

胡玉成拾阶而上,出现在楼阁之中。恰见某位先生雅兴不浅,他忙驻足一旁凝神观看,并念诵有声:“二剑天璇守巨门,乾坤方寸龙虎强……好字!章法严谨,境界凡……”

无咎随手丢下竹笔,拿起布帛轻轻一抖顺势抛出,霎时火光闪过,飞灰随风飘去。他这才嘴角一撇,乐道:“信笔涂鸦而已,远远不及胡兄奉承的本事!”

他虽然轻易杀了惠家的惠通,吓跑了另外两位筑基高手,却从来没有显示出真正的修为,更没有故作高深的矜持,整日里不是捉弄董、肖二人,便是与胡玉成说笑。故而,胡玉成与他也是日渐熟稔而相处甚欢。

“呵呵!唤一声玉成便可,切莫以兄长称呼,不然我承受不起!”

胡玉成笑着摆了摆手,又道:“此来有事相商,我想让胡松带人翻修玉双阁,再装饰一番,以免委屈了先生!”

“几日后我便将离去!”

无咎摇了摇头,抬眼远眺。

山谷中,几辆马车驶来,有妇孺老幼,应该是胡夫人带着家眷前来探望。

人群中,还有两位修士的身影,乃是董礼与肖文达,行走极快,很是卓然不群的架势。

“何故离去呢?我诚心邀请先生长住……”

无咎转过身来,冲着神色焦急的胡玉成微微一笑:“此前杀了惠家的子弟,惠家必然不肯罢休。我之所以没有斩尽杀绝,只是不愿惠家孤注一掷而殃及凡俗。而想要了结此事,还须寻上门去!”

“你只身前往,岂不凶险?”

胡玉成愕然,摇头又道:“实不相瞒,惠家杀我老幼,我也想报仇,奈何屡遭劫难,只得忍气吞声。我胡家惹不起惠家,不然便是阖族尽灭啊!无先生,不妨作罢……”

“小小的惠家,又奈我何!此事我管定了,不劳多问!”

“我这几年耳目闭塞,却不知你如今的修为,莫非真如两位好友所料,已是人仙的境界,着实难以相信啊!”

“嗯,我也不信!不过……”

无咎话锋一转:“你的两位好友,品行不佳,稍有不慎,便是惹祸的根源啊!”

胡玉成默然片刻,无奈道:“有道是,水清无鱼,人清无友!人生难得知己,有三五道友相伴已属不易!”

无咎点了点头,不再多说。

而胡玉成却又迟疑着问道:“尚不知……尚不知那个蛟宝儿近况如何,有无耳闻……?”

无咎眼光一瞥,似笑非笑道:“关你何事?”

便于此时,楼阁下传来董、肖二人的呼唤声:“无先生,我兄弟带来了南山堡聚香阁的美味佳肴,快来品尝!”

胡玉成神情尴尬,慌忙拱手示意,抢先走下楼去。

无咎摇晃着脑袋,随后慢行。

人不多情,辜负春光流年啊!而一个娶妻的家伙还朝三暮四,着实不该!

只见董礼与肖文达已摆开了石桌,几味精致的菜肴透着扑鼻的香气。他二人见到胡玉成,忙凑过来窃窃私语。

“哎呀,你我只在百里方圆内游山看景,却错过了风云变幻!此番外出,巧遇一位道友,可知他怎么说?”

“神洲仙道出了一位奇人,先后大闹灵霞山、古剑山、紫定山、岳华山、黄元山,斩杀高手无数,便是诸多人仙前辈也耐何不了他。此人是谁,可曾知晓?”

“据传,他有个名头,仙门鬼见愁……”

“嘘!他就是无先生,千真万确啊!胡老弟,你我真的遇上了高人啦——”

胡玉成尚自震愕之际,董、肖二人已扭头而去。

“无先生,请坐——”

“无先生,你乃高人、雅人,品味群,且尝尝这聚香阁的美味——”

无咎走下台阶,便被董、肖二人迎向桌前坐下。他也不客套,拿起竹筷品尝起来。

须臾,两个女子出现在山坡上。

其中的胡夫人早已获悉无先生的为人,隔着老远便忙着施礼。而另外一个女子,虽也欣喜含笑,却依然脸色苍白,并略有羞涩,迟迟疑疑唤道:“无咎……无先生,真的是你……”

无咎在董、肖二人的精心侍奉下,享受了一回美味佳肴,见姑嫂俩走来,他迎了过去,眼光端详,连连感慨笑道:“一晃四年,小丫头长大了!”

胡双成含笑嘻嘻,依稀仿佛从前的模样,只是神情之中,带着几分郁郁寡欢。

想曾经一个无忧无虑,喜欢弯弓舞剑,且性情爽快的女孩子,如今成了柔弱含羞的妇人。虽也出脱的俏丽,却又横遭灾祸,便如海棠凋零,平添了几多风霜的痕迹。

岁月弄人,莫过如是!

一番寒暄过后,众人聚在楼阁下的山坡上叙话。胡玉成见他妹子与无咎颇为亲近,很是宽慰。胡夫人却将胡玉成拽到一旁,悄声说道:“双成妹子待在娘家,总是不妥,而吴家至今不见人来,我让胡松大哥驾车送她返回……”

无咎与胡双成站在一起,变戏法般的拿出几颗明珠。而他眼中的小丫头,依旧是强作欢颜。他只得作罢,转而打断胡夫人:“让吴月生带着他的双亲,亲自上门来接!”

有关胡双成的遭遇,他早已知晓,不便多提,此时却突然插手过问。

胡夫人与胡玉成面面相觑:“这……”

“不仅如此,还要赔礼道歉!”

胡玉成苦笑道:“只怕不肯,吴家不讲道理!”

“哼,不容他不肯!竟敢欺负我家妹子,我饶不了他!”

无咎将珠子丢给胡双成,转身脚踏剑光腾空而起,而他尚未远去,又低头叱呵:“你两个家伙愣着作甚,还不随我拆吴家的房子去——”

董、肖二人闻得召唤,顿时精神抖擞,忙不迭答应一声,双双施展身形追了过去。

胡夫人不知所措,胡玉成则是阻拦不及。夫妇俩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有种祸福难料的无奈。

而胡双成攥着手中的明珠,无不兴奋道:“哥,无先生当我是他家的妹子呢!”

她踮起脚尖,翘远望。

地上两人,追赶正忙;天上剑光浮影,白衣随风。

胡玉成见妹子笑容舒展,心头一宽:“或许他也有个妹子,这才对你青睐有加……”

两个时辰之后,无咎回来了。而随他同去的董、肖二人,却是不见人影。他也不分说,独自一人躲在玉双阁中歇息。

翌日大早,董、肖二人终于出现在山谷中。不过,还有两辆大车。一车拉着礼品与吴月生的爹娘,一车坐着吴月生与胡双成。

吴家的一家三口,先是到南山堡接了胡双成,又专门拐到胡家庄,赔礼道歉之外,顺带上门辞行。

胡玉成身为胡家的主人,出面接待。

而原本极不讲理的一对公婆,变得战战兢兢,一个劲的赔不是,差点跪在庄口的老树下。并立下许诺,只要胡家既往不咎,便传下家业,交由少夫人执掌。等等。

胡玉成大为意外,连声答应,收下礼品后,又回送了几坛老酒。

须臾,吴家一行踏上返程。

胡双成终于扬眉吐气,回头恋恋不舍。而吴月生则是捂着腮帮子,老老实实左右相陪。当马车即将驶离山谷的时候,胡双成冲着远处的山崖遥遥招手:“无咎大哥,小妹告辞啦——”

胡玉成了结一桩心事,又疑惑不解,不待询问,董、肖二人已按耐不住分说起来。

“无先生在天上飞,我二人在地上赶,真是好大的阵势,尚未临近吴家,便已惊动四方啊!”

“到了吴家,二话不说,我先抽吴月生几个大嘴巴子!”

“还有我呢,一手一个,将吴月生的爹娘扔在庭院中!”

“而无先生则是悬空而立,当真是威风凛凛。他声称他妹子受欺负了,定要拆了吴家,谁敢阻拦,神魂俱灭!”

“吴家吓坏喽,这才明白得罪了真正的仙人。便是吴月生也不敢出声,只管陪着他爹娘跪地求饶!”

“无先生痛斥吴家的无情无义,再又立下规矩而网开一面。恩威所致,街坊邻居无不心服口服!”

“无先生留下我二人善后,然后他一飞冲天。在场众人纷纷跪拜,呵呵……”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

本书手机阅读:

发表书评: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