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九章 我要读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斯文鱼、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地下的百丈深处,一团闪动的光芒中现出无咎的身影。(棉花糖小说网  提供Txt免费下载&#>

他神色匆忙,四下查看,有心就地歇息,又怕遁术消耗法力。倘若没了修为,与活埋没有两样。而处于地下,想要掘出洞室也是不妥,天晓得有没有强敌追来,稍有不慎便是自掘坟墓啊!

而神识之中,似有察觉。

他继续往前,又去数百丈,逼仄顿消,脚下一空落在地上。

记得此前遁向地面的时候,下方乃是一片荒山野岭。如今的所在,则是一个地下的洞穴,碎石嶙峋,阴暗潮湿,不远处还有一条小小的溪流在无声流淌。

真不容易,总算有个藏身的地方!

无咎松了口气,懒懒靠着石壁坐了下来。而不过少顷,他只想给自己一巴掌。

小子,我让你得意,我让你猖狂!

你以为有了人仙的修为,再不用惧怕那些仙门的长老。

于是乎,你便无所畏惧?

而能够成为修士,都不是简单的人物!

莫要以为你经历过无数杀阵,对付几个世家的修士轻而易举,而你也无非拳头强硬罢了,最终还不是落入算计之中?

在惠家动手之际,惠明子不过是个幌子,看似寻常的谷山与竺青,才是最后的杀招所在。如今阴沟翻船,只能是自作自受。

飞蠹之蛊?

一种专门吞噬修为的丹毒?

无咎想到此处,忙又神识内视。

气海内的法力,已不足五成。包裹着金丹的黑气,则是愈发浓重。原本光芒闪烁的金丹,看上去便是一个没有生机的黑石头,再也感受不到澎湃的脉动,与沟通天地的顺畅。而四周的五道剑光虽在旋转,却少了几分灵动。

此时的气海,浑如一潭死水,并随着修为的施展,而慢慢的干涸枯竭。也就是说,自己曾经所有的一切,都将消失,直至回到从前,再次成为没有法力的凡人!

无咎坐直身子,又是一阵忐忑。(棉花糖小说)

所幸及时逃走,不然还真的难以摆脱万灵山高手的纠缠。若是恶战之中耗尽法力,那才是自讨苦吃!

而万灵山很没道理,为何与我过不去?是要为黄元山等各家仙门报仇,还是为了我身上的九星神剑?

暂且顾不得许多,还是想想眼前的处境要紧!

如今已得罪了太多仙门,强大的修为乃是唯一的保命手段。倘若变回凡人,必将死无葬身之地。莫说放不下紫烟,还想找齐七把神剑呢,无论怎样都不能丢失修为,务必要设法破解丹毒!

不过,在破解丹毒之前,千万不能轻易动用法力,已不足五成的修为,当真是用一点少一点!

无咎有了决断,又抬头打量着远近的情形。

洞穴应该是天然所成,虽不高大,却也曲曲弯弯,四通八达,再加上流动的溪水,莫测的阴暗与寂静,便好像是来到了一片远离尘嚣的天地之中。

所幸躲到这么一个地方,倒不虞被人寻来。

无咎从指环中摸出明珠嵌入背后的石壁,黑暗中顿时多了一小片的明亮。再又摸出一粒法力光芒,就手捏碎。“哗啦”一声,一堆东西落在眼前。

谷山曾经声称,除了他之外,没人可以破解他的丹毒,分明就是危言耸听。如今将他杀了,再将他的随身之物尽数劫掠,不信找不到破解之法,哼!

无咎站起来一阵寻找,转身又坐在原地,面前多了一小堆玉简、玉瓶等物,然后逐一拿起查看。

玉简之中,有功法、舆图、手札、典籍等等。

无咎细细查看,唯恐有所疏漏。半个时辰过去,他不无欣喜地举起最后一枚玉简。

玉简内,拓印着炼制兽灵与炼制毒蛊的法门。嗯,其中或有解毒之术!

无咎凝神半晌,却又丢下玉简,然后背靠石壁,竟是满脸的沮丧。

玉简中,还真的拓印一篇炼制飞蠹之蛊的法门。

有云:以南冥之飞蠹,抽魄炼精,合主人精血淬炼为毒蛊。施展之际,无形无色。但有闻香者,罹患难免。舍法力以饲蠹蛊,非主人精血印记而难以祛除……

什么意思,没有看错吧,破解丹毒,竟然要蛊毒主人的精血印记?

倘若玉简无误,谷山那个家伙竟然没说瞎话。蛊毒的主人,便是他谷山。而之所以将他杀了,便是为了破解丹毒。却弄巧成拙,反倒是断绝了唯一的解毒之法。

正所谓满怀期待,最终却是一桶冰水浇下头来!

此前得到四把神剑,无一不是死去活来的代价。如今获取第五把神剑尚算顺利,尚在暗暗侥幸,谁料想结果更糟,根本叫人难以承受!

难道就这么慢慢没了修为,再次变回曾经的文弱书生?

五年多来的风风雨雨,便成了一场梦?

然后这地下的洞穴中等死,最终在梦中化为枯骨。却不知能否梦回风华谷、灵霞山,又能不能梦见我的紫烟、我的白衣仙子?

无咎背靠着石壁蜷缩着身子,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微笑。

他此时的模样,就像是当年躲在风华谷祠堂的寝室内,一边咀嚼着光阴流逝的寂寞,一边在孤独中默默的彷徨。

而不过少顷,他又眉梢一挑。

哼,纵是一场春梦又能如何?人活着,总要挣扎一回。如今尚有五成的修为,且力气犹在。修为耗尽之前,不能闲着啊!

况且我有无数的典籍,不信从中找不出破解丹毒之法!

无咎重新振作起来,忽又眼光一亮。

面前还有四个小瓶子。其中的两个装着丹药,一目了然。而另外两个则是形状稍显诡异,且罩着一层禁制。禁制倒也寻常,却挡住了神识而难辨端倪。

里面装着什么东西?

无咎伸手拿起一个瓶子琢磨起来。少顷,他忍耐不住,指端用力,禁制破碎,“砰”的弹飞了瓶塞。他闭着一只眼,才要瞅个好奇,随即又是脸色微变,抬手便将瓶子给扔了出去。

而瓶子尚在凌空翻转,瓶口已是喷出一道道的浓雾。随之数十、上百的毒蛇翻涌而出,虽为幻影,却栩栩如生,且腥气逼人。阴寒之气弥漫四周,顿时令人毛骨悚然。而不过瞬间,蛇影愈来愈多,便好像是发现了猎物,直奔那呆坐原地的人影扑来。

无咎错愕之际,已被浓雾包裹,有心逃遁躲避,却又舍不得离开这个好不易寻到了藏身之地。而猝然生变,已不容多想。他急忙抬手,一道火红的剑光呼啸而出。

与之刹那,烈焰横卷。便如狂风怒扫,浓雾蛇影触之即溃。

不过几个喘息之间,肆虐的浓雾蛇影已不复存在。或有几条漏网的蛇影,也如无魂之灵而匆匆逃散。

而无咎坐在原地,看着剑光入体,伸出巴掌在脸上轻轻来了一下,不无郁闷的啐了一口

小瓶子,竟然装着兽灵。一时手贱不要紧,又耗去了三分的修为。而如今的自己,十足的穷人,守着仅有的几亩薄田过日子,非精打细算而难以维持。稍有不慎,便将赔上身家性命啊!

没记性,该打!

已然落到这步田地,还找不痛快!

无咎是痛定思痛,连连自责。当其眼光落在面前,慌忙拿着最后一个小瓶子站起身来。他左右一阵踱步,伸手将瓶子塞入石壁的缝隙中,又砸上两拳夯实了,这才吐出一口闷气回到原地。

谷山的随身之物,已被火剑的烈焰给焚烧殆尽,只剩下几枚玉简,与两个丹药瓶子。

无咎盘膝坐下,收起玉简与丹药,稍稍定神,随即又是大袖一挥。

眨眼之间,地上多了一堆玉简与卷册,林林总总,不下二、三百之数。

而无咎却是抬手挠头,面带痛苦。

这几年的不断劫掠,再加上岳华山的典藏,竟有如此之多,着实出乎所料。若要逐一查看,还真要下番苦功。

要知道自己虽然自称先生,最不喜欢的便是读书,更莫说晦涩的经文,以及枯燥的典籍。而如今身中丹毒,徒呼奈何!

嗯,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黄金屋。不,为了破解丹毒,我要发奋研修,我要读书!

无咎伸出手指拈起一枚玉简……

……

二月的中旬。

二月的石头城,应该还是雪花飘飘的季节。而此时的何服国,却已是郁郁葱葱的春日景象。地界南北不同,寒暑大相径庭。这便是游历四方的好处,至少增长了阅历见识!

不过,若是能够找到那人的下落,才是意外之喜呢!

岳琼站在一座小山顶上,举目远眺。

这女子依然青色长裙飘逸,只是她秀丽白皙的面颊上带着几分倦色。她接连赶路三个多月,终于抵达神洲最南端的何服国。

而那人是否来到此处,又何时才能重逢?

岳琼歇息片刻,拿出一枚图简查看。

再有几日的路程,便是万灵山的仙门所在。且就此寻去,或有收获也未可知!

岳琼稍作计较,踏起剑光继续赶路。御剑行空,俯瞰千里,恰是风和日丽,顿然心旷神怡。而便在她惬意之际,下方的山谷中突然飞起一道御剑的人影。

“万灵山在此行事,外人回避!”

那是一个稍显健硕的中年妇人,竟然迎头挡住了去路。不仅如此,她还颇为的凶狠。

岳琼放缓去势,遥遥拱手:“在下游历至此,不懂规矩,若有冒犯,还请姐姐见谅!”她话到此处,又歉然一笑:“尚不知万灵山出了何事,姐姐能否赐教一二!”

妇人却是不假辞色,叱道:“休要多管闲事,速去——”

岳琼只得点头称是,转而改道往西。

“万里之内,均为禁地!”

妇人好像带着怨气,又叫喊了一声,见那青衣女子不敢忤逆,这才悻悻踏着剑光返回山谷。

此处位于火沙与何服的两国交界,并非万灵山的禁地,而她却是执着不舍,独自一路寻觅而来。她始终坚信,她一定能够找到仇人!

须臾,妇人落在一道山峰之上稍事歇息。少顷,她才要离去,忽而低头看向山峰下的一道山涧……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

本书手机阅读:

发表书评: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