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一章 命铸九星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老吉、书友15951092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神洲之南,为神洲九国之一,何服。<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

在何服的腹地,有个万灵山。

万灵山的的风光秀美,不必多说,更因仙门的存在,而闻名四方。

由此往东的百里之外,有个小镇,同样带着几分仙气,名为万灵镇。

小镇的百来户人家,临水而居。房舍错落,河流纵横。远望山峰起伏,近观街道曲折而树木遮阴。俨然一方水乡,恰是千年古镇。

三月。

正午时分。

小桥旁,河水边。

一间草棚,两张木桌,四五个凳子,便是一家小小的酒肆。有位须发银白的清癯老者,独坐桌前。其衣着简朴,乃寻常修士的装扮。只见他听着流水,看着垂柳,默默执杯浅酌。

不远处的石拱桥,时而有行人走过,再又循着街道,各自慢慢散去。

老者放下酒杯,手拈长须,越过小镇看向远方,神色中若有所思。

与那小子分手之后,已是半年有余。即使黄元山的剑冢关闭,距今也过去了四个多月。而那小子依然无影无踪,他跑到哪儿去了呢?如今的神洲仙道,已被他搅得风起云涌。事已如此,他还敢置身度外不成?

便于此时,几丈外的小桥上走来三道人影。

为首的乃是一位老者,须发灰白,满脸褶子,粗布衣衫,像个农家的老汉。而他背着双手,昂着脑袋,翘着胡须,很是深不可测的模样。

紧随其后的乃是两个中年人,道袍飘逸,神态不凡,显然一对仙家的高手,却低眉顺目,显得颇为恭谨。

三人走下小桥。

为首的老者脚下一顿,抬手一挥。跟随的两人急忙躬身会意,继续循着街道悄然远去。老者眼光一瞥,神色得意,又前后张望,转而故作矜持踱了几步,随即一头扎入酒肆的草棚子下,竟顺势坐在桌前,并伸手抢过酒壶举起来,张着嘴便是一阵猛灌。

“夺”

“呼”

“痛快”

老汉放下空酒壶,酒气长吐,大叫痛快,然后冲着桌对面的老者使了个眼色:“老哥,是否等急了?”话音未落,他呵呵又乐:“你说你好歹也是一家之主,恰逢各家相聚于万灵山,你却这般藏形匿迹,有失高人风范啊!”

老者在等人,所等的便是这位老汉。[棉花糖小说网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。]

他笑了笑,带着无奈的神情,传音道:“弟子惹下祸端,当师父的难辞其咎啊!何况他尚未找齐九星神剑,眼下我祁散人着实不便现身。不过”他倚着桌子,疑惑不解道:“恰逢此时,你何不登上万灵山而一探虚实,以你太虚的身份,不该这般鬼鬼祟祟呀!”

这两个老者,正是双双易容的祁散人与太虚。

且说老哥俩离开黄元山之后,一路寻觅至此,途中略有风声,却不尽详实。两人便各行其是,直到今日再次碰头相聚。

桌子上摆放着两碟小菜,无非鱼虾之类。

太虚不及回话,嚷嚷道:“掌柜的,上酒啊,再来条清蒸活鱼”

一条青石板的街道相隔,便是酒肆的灶房所在。掌柜的是个中年男子,答应一声,送来两壶酒,转身又命他的婆娘蒸制菜肴。

太虚抓起酒壶自斟自饮了一杯,满脸的惬意。

祁散人抬手敲击桌子,催促道:“老弟,休要卖关子,我已在此等候半月,快将前后一一说来!”

他二人来到万灵镇的时候,还是上个月的中旬。恰好听说各家仙门齐聚万灵山,其中便有楚雄山的弟子。于是太虚便留下祁散人,独自外出打探消息。而他一去半个月,着实让祁散人等得有些焦虑。

“呵呵,倘若现出真身,再难随意,更何况我也懒得理会那帮家伙,不妨寻到门中弟子一问便知。你自己看吧”

太虚扔出一枚玉简,接着又抓起酒壶。

祁散人犹自疑惑不解,摇头道:“你询问弟子而已,何至于半月之久?且此前万灵山弟子异动,其中必有蹊跷啊!”

太虚却是故作神秘:“稍后分晓,掌柜的”

祁散人只得拿起玉简,凝神查看。

玉简应该来自于楚雄山的弟子,其中拓印着万灵山聚会的详情。

在岳华山项成子与黄元山万道子的倡导下,太昊山、古剑山、紫定山、灵霞山的响应下,连同楚雄山,多家高手齐聚万灵山。而西周的玉山早已没落,不在此列。

据悉,共有项成子、万道子、钟广子、**,以及权文重、申匕、妙闵、妙山、庄从等各家的人仙前辈,还有筑基高手数十人,齐聚于万灵山的万灵谷前。各家一致认定,无咎,叛出灵霞山之后,为非作歹,祸害四方,实乃仙门之盗贼,天下之公敌。而他侵扰的仙门,或与神剑有关。由此推断,万灵山与楚雄山必将难以幸免,亟待戒备而以防万一。

不过,楚雄山的门主,太全,却是传出话来:楚雄山的神剑早已丢失,请各家不必惦念,也不怕贼人光临,等等。

既然如此,一切都简单了!

于是众人商定,即日封禁万灵山,并邀请各家的高手参与防守,务必要将敢于上门行凶的贼人绳之以法。

而半月之前,万灵山的长老虞师禀报,在何服与火沙两国的交界处,发现了贼人的踪迹。于是众人前去围追堵截,却一无所获,便欲兵分两路,一路就地查寻,一路继续往南追寻。谁料几日之后,再有弟子禀报,一个疑似贼人的白衣男子,尝试接近万灵山,最终行迹败露而转向西逃。

万灵山的门主钟广子不敢怠慢,留下本门弟子固守万灵谷,他本人则是偕同项成子、万道子等各家的高手随后追去。而辗转旬日,奔波数万里,又被贼人逃脱,只得返回而另行计较

“岂有此理!”

祁散人看到此处,“啪”的一声丢下玉简。

蒸鱼上桌,太虚拿着竹筷吃得正香,眼光一瞥,抓起酒杯滋溜一口:“老哥,缘何发火呀?”

“项成子、万道子等人如此兴师动众,难道只为对付一个无咎?”

祁散人传音质问,又是一拍桌子:“欲盖弥彰,无非意在神剑罢了!”

太虚的两眼眨巴,不以为然道:“你拾掇你的弟子四处惹祸生非,又该怎讲?何况九星神剑,非同小可。最终必将真相大白,你妙祁散才是始作俑者!”

祁散人摇了摇头,叹道:“只要得到七把神剑,纵有灾祸又能如何呢!而如今各家仙门看似同仇敌忾,却各怀鬼胎,只怕弄巧成拙,最终自食其果啊!”

“嗯,说的也是,各家仙门丢了神剑,本该隐瞒下去,这也是你师徒的最大倚仗!只怪那小子太过神奇,各家有所顾虑在所难免!不过”

太虚嚼着鱼骨头,接着说道:“如此的大张旗鼓,必然惊动域外。呵呵,神洲的祸事不远矣!”他稍作沉吟,提示道:“老哥,你何不劝说各家仙门改弦更张呢?”

祁散人的火气早没了,端起酒杯微微苦笑:“在七剑问世之前,断然不能大意啊!否则的话,我或将再次逃亡百年”其不再多说,举杯昂首。酒水下肚,顿时便如荡起了成年往事,感慨之余,他又禁不住幽幽长叹了一声。

太虚有些好奇,问道:“老哥,你究竟吃了什么大亏?”

祁散人却突然想起了什么,抬手一敲桌子:“坏了!据你楚雄山弟子所言,那小子中了丹毒,已是自身难保,必然不敢靠近戒备森严的万灵山。你我在此空等下去,全无用处啊!”

太虚冷不防吓了一跳,砸吧嘴道:“哎呀,那小子也是废物,怎会中了丹毒呢,只怕他不懂得解毒之法,说不定被人杀了,他身上的神剑也被抢了,唉”他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,丢下鱼骨:“此事不如作罢,你我分道扬镳!”

这老头说到此处,抓起桌上的玉简作势要走。

祁散人的眼光一闪,拈须笑道:“呵呵,老弟莫非还在想着独占神剑的便宜?”

太虚连连摇头,灰白的胡须也在左右摇摆。

祁散人笑容一敛,正色道:“你我老兄弟,不说昧心话。若是你四、五年前遇到那小子,或能抢回神剑。而时至今日,他的神剑已与精血命魂融为一体。哪怕他死了,你也休想得到他体内的神剑!”

太虚依然摇晃着脑袋,仿佛事不关己,却搬起一只脚架在凳子上,眼光中透着一丝狐疑。

祁散人默然片刻,叹道:“实不相瞒,无咎修炼了天刑符经”

“便是苍起得到,又来不及修炼的那篇经文?”

“嗯,你可知晓经文的用处?”

“神洲仙门中,知晓天刑符经者寥寥无几,我侥幸耳闻罢了,只道是:观天之道,命铸九星,执天之刑,乾坤再造!”

太虚不再装模作样,从凳子上放下脚:“所闻或有谬误,而那小子却是机缘不浅呐!”他凑近身子,犹自疑惑不解:“老哥,莫非真有天命所归之说?你那弟子,又怎会心甘情愿”

祁散人却是避而不答,神色一凝:“老弟,你这段时日去了何处?”

太虚抬手挠头,呵呵乐道:“我是瞒不过你,且路上说话。掌柜的,结账”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

本书手机阅读:

发表书评: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