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四章 一口了断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&;&;感谢:无仙粉丝、万道友、长寿秘诀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<;&;“砰”

<;&;妙闵急中生智,转身跳向悬崖。而他刚刚蹿出去丈余远,便像是遇到了一堵无形的墙壁,被狠狠弹了回来,“扑通”落在地上。恰好那石兽到了头顶,仿如一座小山般霍然而下。他骇然色变,挥动大袖便要应对,却听一声断喝炸响:“躲开”

<;&;危急关头,竟是妙山出手施救。他见无路可退,返身扑向石兽,双手一合,奋力劈出一道数丈的剑芒。“轰”的一声闷响,居高临下的石兽只是稍稍一顿,而去势凶猛的剑芒瞬间崩溃,反噬的法力逆袭而回。他首当其冲,惨哼一声倒飞出去,“砰”的击中半空的禁制,又反弹“扑通”摔在地上。他挣扎着尚未起身,张口喷出一道淤血。

<;&;便是这及时的相救,帮着妙闵挣来一线转机。他连滚带爬,终于躲到了山顶的另一侧。

<;&;而疯狂的石兽来势如旧,恶狠狠扑向唯一站立的人影。

<;&;无咎站在悬崖的边上,看着妙山出手,看着妙闵躲开,看着那石兽扑来,犹自念头急转而又无可奈何。他很想找出应对之法,却又无计可施。

<;&;而此情此景,已不容多想。

<;&;无咎抬手一指,魔剑呼啸而去。与之瞬间,他猛然跃起。魔剑击在石兽的前爪,“砰”的火星四溅倒卷而回,被他顺势抓住,再又双臂轮转而狠狠劈去。霎时紫、黄、红、青四道剑光闪现,继而五剑合一威力大盛。

<;&;“轰”

<;&;一声轰鸣炸响,狂扑而下的石兽猛然后退了数丈,“砰”的四肢落地,竟毫发无损,再次摇头摆尾腾空蹿起。而四五丈之巨的剑芒却是应声崩溃,反噬的法力横卷四方。

<;&;无咎人在半空,直接横飞出去,手中的魔剑仅存三尺长短,黑色的剑光闪烁不定。他只觉得气血震荡,目眩神迷,心头阵阵狂跳,差点把持不住自己。

<;&;而法力对撞的威势所及,犹如在山顶上掀起阵阵狂风。

<;&;妙山与妙山皆被逼到了悬崖边,双双趴在地上苦不堪言。而两人的情形尚不至于太坏,更苦的另有其人。

<;&;无咎横飞出去,毫无幸免的撞在禁制之上,又“砰”的弹了回来,正好迎面撞向那张牙舞爪的石兽。眼睁睁看着一个庞然大物扑来,他无从躲避,急忙挥剑阻挡。而魔剑尚未显威,他已被粗大的石爪击中,顿时衣衫炸碎,惨哼着往后倒飞,一口热血撒向半空。石兽趁势追赶,显然将他置于死地。

<;&;一个石兽也敢这般猖狂,什么世道,哎呦

<;&;无咎的后背再次撞上禁制,惨叫一声,随即又猛地弹开,便像块无助的石头飞了出去。而正前方一头石兽迎面扑来,怒张的大嘴,挥舞的铁爪,简直便如可怕的梦靥而无从摆脱。他剑眉倒竖,一双眸子里怒焰滚滚!

<;&;太欺负人了!

<;&;被困在如此小的地方,根本躲闪不开,且法力修为难以自如,与笼中的困兽没有两样。尤为甚者,重击之下,又遭接二连三碰撞,直叫人头晕脑胀,想要缓口气能不能够。我是人啊,岂能遭到如此欺辱。是可忍,孰不可忍!

<;&;还有魔剑中的圆环怪物呢,有本事你再帮我一回试试

<;&;无咎咬紧牙关,双手持剑,杀气勃发,便要舍命一拼。怎奈敌我相向,近在咫尺,闪念之间,双方便已撞在一起。他尚未劈出手中的魔剑,一张足有五六尺的大嘴狠狠咬来。那锋利的牙齿,仿佛一把把尖刀,喷吐的寒风,直叫人昏死欲绝。他刚有察觉,半个身子已落在兽口之中。

<;&;太惨了!

<;&;这要是一口咬下去,简直就是腰斩。好好的大活人,顿时变成两半。我虽非正君子,自忖没有干过伤天害理之事,缘何遭到如此下场

<;&;无咎又是焦急,又是愤怒,又是恐慌,却并未忘了凶险的处境。电光石火之间,他猛然一收腰身,便听得“喀嚓”一声,插满尖刀的大嘴巴咬在一起。而他收势不住,整个人缩成一团,直接往下坠去,随即前后左右碰撞。“砰砰”乱响中,只觉得脑袋、屁股以及四肢阵阵酸疼。

<;&;完喽!

<;&;这是被吞进了肚子里,不愧为石兽啊,简直就是铁石心肠,只怕最后渣渣都不剩

<;&;无咎正自叫苦,突然一道火光袭来。

<;&;唉,吞了自己不说,还要来顿烧烤,真是好大的胃口!

<;&;无咎强催法力,四道剑光透体而出,连同他手中的魔剑,已然将浑身上下团团护住。“呼”的穿过火焰,谁料又是碎石阻挡,接着风刃如刀,继而寒雨如潮,随即又是雾气肆虐。“砰砰”、“哗啦”未绝,“扑通”摔个实在。他呲牙咧嘴躺在坚硬的石头上,有种痛不欲生的恍惚!

<;&;这还要多亏了神剑护体,不然怎堪消受那连番的折磨!

<;&;而无咎尚未来得及呻吟一声,头顶上的烈焰伴随着狂风怒雨呼啸而下。他拼命爬起,恰见不远处光芒闪烁,随即两眼圆睁,不顾一切冲了过去

<;&;与此同时,妙闵与妙山正在绝望中惴惴不安。

<;&;无咎被石兽吞了?

<;&;亲眼所见啊,人被一口吞下去,连根毛发都没有剩下。

<;&;没了!

<;&;一个年轻人,连同他的五把神剑都没了。所有的仙门纷争,恩恩怨怨,牵牵绊绊,皆一口了断,就此烟消云散!

<;&;而那石兽吞了无咎之后,“砰”的落在地上,转而低头俯瞰,寻觅着最后的猎物。其两个陶盆大小的眼坑中发出幽幽的光芒,树干般的尾巴掠地卷起一阵劲风。

<;&;妙闵与妙山分别躲在山顶的两侧,一个趴着,一个坐着,彼此遥遥相视,便像是最后的告别,各自的神情中透着悲凉与无奈。

<;&;不管之前如何,当劫难降临的时候,面对那难以战胜的石兽,没有谁可以幸免。如今唯一的期盼,多活片刻!

<;&;“呼”

<;&;又是风声呼啸,森然的大口霍然而至。

<;&;妙山趴在地上,嘴角带着血迹,无力躲避的他,叹了声闭上双眼。而石兽见他像个死人,忽然没了兴趣,猛地转过头去,转而奔着妙闵扑去。粗大的尾巴擦着妙山的头皮掠过,所掀起的劲风撕裂了他的衣衫。而他本人依然活着,犹如虎口余生。他诧异之际,慢慢睁眼看去。

<;&;妙闵见到石兽冲向妙山,暗暗松了口气。而不等他有所庆幸,又目瞪口呆。

<;&;“该死,那畜生只认活物”

<;&;妙闵突然明白过来,便想趴在地上装死,却为时已晚,小山般的黑影已扑到近前,且更加的疯狂。他再也顾不得许多,翻手抓出一块玉佩便要祭出。谁料恰于此时,异变又起。

<;&;“砰、砰”

<;&;只见石兽四肢落地,震得整个山顶都在摇晃,而尚未逞凶,突然僵住不动。而它周身上下却有层层的光芒闪烁不定,且威势凌乱,仿佛挣扎抗拒,又似在积攒着更为强盛的怒火而随时爆发。

<;&;妙闵不敢怠慢,瞅准空隙窜了出去。他绕过挡在面前的兽爪,又不禁吓得两眼直瞪。

<;&;那杵在地上的粗大兽爪,足有合抱粗细,却形同坚石铠甲,在黑暗中透着森寒,闪着诡异的光芒,看着便让人胆战心惊。

<;&;“扑通”

<;&;妙闵去势太急,踉跄着扑倒在妙山的身旁,忙又扭头回望,心有余悸道:“咦,那凶兽缘何不动了?”

<;&;妙山已从地上挣扎坐起,犹自劫后余生的茫然。他看着那僵在原地的高大石兽,疑惑道:“莫非无咎的缘故”

<;&;“谁?你说无咎,呵”

<;&;妙闵好像听到了极为有趣的事物,忍不住发笑,而惊魂未定的他再无往常的从容,一时笑不出声,却又幸灾乐祸道:“那小子早已被凶兽吞了,说不定成为了谷道之物,呵呵”

<;&;谷道,有多种说法,而此处单指一个地方,又称魄门。说难听点,就是粪门。所谓的谷道之物又是什么,不必赘言。

<;&;妙闵说到此处,终于笑出了声。只是他微微颤抖的笑声,在黑暗中显得极为刺耳。

<;&;妙山冲着他的师弟看了一眼,缓缓说道:“那人若是命短,又岂能活到此时”

<;&;不言而喻,一个人若是命数既定,他早该弃尸荒野,绝不会屡屡创下逆天之举。而他却以凡人之躯,接连逃过仙门的追杀与种种的生死劫难与仙门追杀,并成就了人仙的修为,更夺取了让天下修士梦寐难求的九星神剑。

<;&;“此一时,彼一时也!”

<;&;妙闵不以为然,才要辩驳,而他随同妙山回头看向那尊石兽,不由得微微一怔

<;&;无咎衣衫破烂,嘴角挂着血迹,兀自趴在地上,狼狈不堪的模样。好在有金蚕甲护体,惨遭重创的他并无大碍。

<;&;此时,他的手中抓着一块石头,四下张望,两眼中闪动着惊奇。

<;&;此前他被石兽吞了,随即便是风雨雷电般的打击,正当难以招架之际,突然有所发现。石兽的肚子里,竟然另有天地。不仅于此,还有一方丈余大小的光芒在幽暗中闪烁生辉。那分明是一座阵法,强大的法力从中源源不断散出,并随着所在的上下振动,而随之威势变幻且神秘莫测。

<;&;于是他没有多想,扑过去抓住一块石头便给奋力拔了出来。

<;&;果不其然,石头脱离阵法的瞬间,四下里顿时一静,那从天而降的烈焰风刃也随之消失无踪。

<;&;哦,原来这头石兽并非兽魂所驱使,而是肚子里藏的阵法在作祟,如今给它来个釜底抽薪,所有的一切都消停了!

<;&;而万灵谷中的石兽应该很有年头,什么样的阵法与灵石,方能维持如此之久,且威力不失呢?

<;&;无咎慢慢坐起,轻轻缓了口气。

<;&;所在数丈方圆,一个石头洞穴,却又遍布着大小不一的洞口,还有隐约的符阵层层叠叠。乍然看去,浑如人的经脉与五脏六腑。而当间的地上,阵法已光芒不再,却依然禁制森严,让人不敢有丝毫的大意。

<;&;无咎的眼光掠过四周,慢慢举起右手。

<;&;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