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六章 隔岸有岛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一个多时辰之后,前方的黑暗中突然浮现出一片白蒙蒙的所在。

渐趋渐近,那竟是一座石头山。其数十丈高,里许方圆,便像是坑坑洼洼的水泽滩涂中竖起的一块大石头。四周虽然兽影混乱,白色的石头山却显得突兀有别,且不受侵扰,显得颇为的幽静而又诡异。

妙闵扬声示意:“若是所料无误,那便是隔岸岛……”

三人去势不停,相继落在岛上。

妙山与妙闵早已是疲惫不堪,无暇多顾,就地“扑通”坐下,忙着吐纳调息。难得小岛不受侵扰,恰好用来疗伤找补体力。

无咎也是找了块地方盘膝而坐,又忍不住暗暗好奇。

所谓的小岛,就是一整块白色的石头,寸草不生,且极为的光滑平坦。放眼望去,远近尽收眼底。而那一度肆虐的怪兽追到岛前,便像是遇到了天地禁制,竟纷纷躲避,转而相互纠缠厮杀。

这分明一块大石头,偏偏要称之隔岸岛,并且让凶狠的怪兽都不敢靠近,其中必有古怪啊!

无咎低头打量,伸手砸了砸。

白色的石头,形同精玉,“砰砰”作声,显得极为坚硬。而神识触及,难入其中,却又能察觉到一股莫名的威势,依稀仿佛并不陌生。

五色晶石?

这白玉般的石头或也不凡,却远远比不上五色晶石的神奇!

乾坤晶石?

嗯,倒是与乾坤晶石所蕴含的气机颇为相似。而若真的如此,乾坤晶石与灵石所蕴含的均为正阳之气,被兽灵阴魂忌惮,乃至于避让,倒也在情理之中。只是所察觉的气机,太过于弱小。

莫非这小岛之下,另藏玄机?

无咎的手中冒出一道剑光,用力往下扎去。“锵”的一声震响,他手臂弹起。而白色的石头上,只是多了一个浅坑。

“出了何事?”

两位灵霞的长老正在闭目养神,忽被震动。其中的妙山依然满身的泥浆,神色茫然。而妙闵则是惊讶出声,两眼紧紧盯着某人手中的剑光。

“嘿,闲着无事,挖坑玩耍……”

无咎收起魔剑,咧嘴微笑。

“挖坑……玩耍……”

妙闵无语,却又怕静坐之时再被惊扰,说道:“此岛看似寻常,却遍布禁制,纵使你神剑齐出,只怕也难以撼动分毫。而即便是有所意外,届时又该何处落脚呢……”

他无奈之下,说了句实话。好不容易找了一块落脚的地方用来歇息,若再招惹麻烦,难免继续逃亡,无异于自讨苦吃。

无咎撇撇嘴角,不置可否。

便于此时,妙山出声示意:“两位且看——”

无咎与妙闵循声看去,慢慢瞪大双眼。

只见黑沉沉的天光下,阴寒笼罩的水泽滩涂之间,更多的蛇虫怪兽冒了出来,彼此相互纠缠厮杀,咆哮声、悲鸣声此起彼伏。

几头千足兽被一群尖吻的怪物围住,迸溅的泥水石块漫天飞舞。而不过眨眼的工夫,那七八丈的千足兽已被吞噬殆尽。尖吻怪物尚未继续嚣张,已被一群巨嘴獠牙的怪物缠住。片刻之后,混战中只余下胜者一方。接着水面上飞过密密麻麻的鸟兽,再次将前者变成白骨。继而几头庞然大物破土而出,昂天怒吼,口喷寒雾,顿时那数不胜数的鸟兽扫荡一空。随即又是成群的怪兽涌来,血腥的杀戮持续如旧。你方战罢,我方登场;前者扑倒,后者逞凶;强者一时,奈何更强者层出不穷……

妙闵与妙山早已忘了歇息,只管瞠目不已。

而无咎面对那惨烈的杀戮,同样是满脸的震愕。他也算是久经战阵,并亲身参与过各种各样的血腥杀戮。而此时此刻,目睹着那形形色色的怪兽的生死相搏,他还是禁不住心神悸动而惶惶难安。便好像身临其中,为生存而挣扎;又仿佛置身于血火炼狱中,备受生死的煎熬。

不知过去了多久,也不知生生搏杀几多回,更不知水泽滩涂间埋葬了多少兽灵阴魂。

空旷而又狼藉的荒凉中,最后只剩下几头体型巨大的怪物在缓缓徘徊。那孤单的身影,好像是在寻觅着曾经的喧嚣……

妙山默然半晌,叹道:“胜者又如何,无敌最寂寞!”

妙闵轻舒口气,似有恍然:“你我置身此间,惨烈种种,亲眼所见,却又孤岛相隔,而如同离岸观火。百死滩,隔岸岛,由此得名……”

便在两位长老有感而发之际,黑暗的天穹中突然闪过一道刺目的亮光。

流星!

那应该是一颗流星,带着耀眼的光芒,拖曳着长长的火光,从黑暗的尽头呼啸而来。那幸存的几头怪物像是寻到了光明,昂首期待。

而流星坠地的刹那,便如一石惊起千层浪。空旷荒凉的水泽滩涂,顿时层层炸开,数百丈高的泥土抛向半空,再又相继逐浪般横扫而去。

那几头巨兽虽也庞大,或也无敌,而面对浩浩荡荡的天地之威,瞬间已被尽数湮没无踪。而余威所致,浩荡四方。所谓的隔岸岛再也不能幸免,顿然笼罩在肆虐的狂飙之中。

妙闵与妙山急忙催动法力护体,不忘顺势趴下而以防不虞。

无咎始终在默默观望着群兽的杀戮,并与两位长老一样感同身受。异变横起的瞬间,依着他往常的脾性,躺着舒服,绝不坐着。却又不知为何,当他面对那坠落的流星,势不可挡的威势,天翻地覆的惨景,突然不想躲避也不想认命,而是有种挣扎奋起的冲动。

狂飙般的风,狠狠卷过小岛。泥土石块以及怪兽的尸骸,如同狂风暴雨般的猛烈。使得坚硬的白色玉石,如同刀削般“呲呲”作响。

无咎端坐如旧,神色冷峻。即使无数的碎石疯狂而至,即使护体灵力堪堪欲碎,他犹自默默观望着那突如其来的一切,眉宇间若有所思。

此情此景,莫非便是天地浩劫的呈现?

“呵呵,没有输赢,又何来胜败。唯天地恒久,轮回如常……”

风暴过去,四方一片沉寂。无边无际的水泽滩涂,浑然如旧。即使黑暗中的隔岸岛,或是石头山,也是光滑依然、寂寞依然。

妙山慢慢翻身坐起,伸手扶着脏乱不堪的胡须,黑沉的脸上透着莫名的释然,感慨又道:“人在天地间,此岸是彼岸,一念成沉沦,一念成飞仙……”

“师兄有所感悟,可喜可贺呀!”

妙闵已从地上跳起,奉承一句,抬眼四望,匆匆示意:“恰逢禁制间歇,正当趁机离去。否则难以脱身,更休想歇息。两位意下如何……”

“既然如此,当去!”

妙山随后起身,看向无咎。

隔岸岛虽然可以落脚,奈何四周的情景扰人心神,想要歇息疗伤,最终得不偿失。与其耽搁下去,倒不如及时摆脱怪兽的纠缠。

无咎点头答应,三人相继踏剑离开小岛……

……

水泽滩涂的尽头,有峭壁高山横亘阻挡。

搁在往常的时候,那陡峭的山壁不值一提,而如今置身于绝境之中,只能离地十余丈御剑而行。否则触动禁制,祸福难料。

赶到此处的无咎与妙山、妙闵无路可去,只得循着山脚左右寻觅。又是几个时辰过去,终于在峭壁间发现一条窄窄的缝隙。于是一行不作迟疑,急急冲了过去。又是一阵攀爬,渐渐来到峰顶,顾不得打量四周的情形,三人各自就地坐下而气喘吁吁。

“接连六七日奔波,委实不堪……”

妙山依旧带着满身的泥垢,且脸色疲惫,神情萎顿,他话没说完,便忙握着灵石吐纳调息。

“此处应为千炼峰地界,师兄尽管歇息便是!”

妙闵应声答道,又说:“你我师兄弟的修为,皆不抵无咎高强啊!正所谓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呵呵……”他笑了笑,随即两眼一闭再不言语。

无咎独自坐在不远处,回头一瞥,转而远望,藏于袖中的双手也各握了一块灵石。

自从踏入万灵谷以来,接连数日遭遇不断,且途中难以停歇,不管是谁都难免劳累。而钟广子始终带人步步紧逼,眼下唯有强撑着一路到底。只要最终找到神剑,纵使再苦再累又有何妨!

若是依着祁散人所说,在自己得到万灵塔的神剑之后,楚雄山的第七把神剑,或将变得轻而易举。一旦七剑在手,再不用顾忌神洲仙门的威逼。

而到那时候,又该何去何处呢?

带着紫烟逍遥避世,营造属于两人的一方仙境?而牢笼之中,何来的仙境?一味执着,岂非自欺欺人之举……

无咎抬头打量着晦暗的天穹,不由得长舒了一口闷气。

暂歇之地,乃是一处峰顶。十余丈方圆的所在,倒也平坦,而四周却是悬崖深渊,云遮雾罩。另有一道丈余宽的山脊与山峰相连,并透过云雾通往幽暗的远方……

两个时辰之后,妙闵起身催促:“你我耽搁不得呀,钟广子随时都将追来!”

其实用不着他来催促,同行的两位伙伴心知肚明。有众多高手追杀,且途中凶险莫测,歇息片刻已殊为难得,眼下还是赶路要紧。

妙山吞服了丹药,整理了着装,看起来伤势恢复的不错,至少他胡子上的泥浆没了,只是黑沉的脸色依然如旧。

无咎扑打着袍袖,站起身来。

“闵长老,老人家先请——”

“咳咳,你年轻力壮,你请——”

无咎也不推辞,率先迈开脚步。

“却不知此间有何禁忌,且赐教一二!”

“据说,千炼峰,幻象无数,个中玄机,难以言述。只须步行,便可无恙,切忌御剑,或是动用法力神通!”

“闵长老真是无所不知啊!”

“呵呵,人寿四十,便称不惑。而我痴活两三百载,无非见多识广而已……”

“我只有二十多岁,难怪诸多不明……”

“年轻人,前途无量啊……”

“百年前,老人家是何修为呀?”

“彼时,不过筑基圆满……”

“祁散人的修为呢……”

“师兄他已是人仙后期,你……所问何意?”

“嘿,此处风景不错呦!”

“……”

无咎在头前带路,嘴里不时扯着闲话。妙山紧随,妙闵则是独自断后。

一行三人,顺着山脊往前走去……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