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七章 百死千炼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黑暗之中,三道人影赶路不停。

小半个时辰之后,来路已然消失不见。放眼茫茫,一道山脊在黑暗中蔓延。

无咎盯着脚下,不忘留意着前后左右的动静。

便于此时,远处的黑暗中突然多了一片闪烁的光亮。

无咎放缓脚步。

光影幻化之中,呈现出一片山谷的情景。有圆月高明,还有一群野狐蹲在草丛间昂首向天。一个个小畜生显得颇为虔诚,并冲着那明月张嘴吞吐……

妙山对于异象熟视无睹,妙闵随后分说道:“凡俗之中,素有野物修仙成精之说,如此吞吐之举,与修士静坐相仿!”

光亮闪烁,场景变幻。

同样的月圆之夜,一条蛇在山谷中艰难蠕动。随着蛇蜕落下,它数尺的身子长了一截。继而它不停的挣脱,身子也不断的变粗变大……

“典籍有载,巨蛇化蛟,乘风化龙。而一条小蛇即使天缘造化,终归成不得真龙。只是它每次蛇蜕,堪比修士的境界突破之难。且蛇蜕不止,便寿元永恒……”

光芒闪烁,场景又变。

有龟、有蛇,有狼、有虎,还有各种不知名的虫兽,或是追逐嬉戏,或是交*媾缠绵,或是吞噬朝露,或是膜拜晚霞。随之龟蛇长寿,狼虎成精。莽莽的原野之中,生机盎然……

“呵呵,万物万灵,均可修炼,只须执着,大道可期也!”

一行三人继续往前,各种幻象层出不穷。

只见那变幻莫测的光芒之中,有风过高山,巨石成沙;有野火燎原,枯木逢春;有原野成湖,山河横移……

“天地之力,莫过于洪荒变迁。飞沙成玉,草木烁金;沧海桑田,万古轮回!”

妙闵的分说未罢,那幻象再变。

原野之中,奔腾的烈焰化作一只五彩的巨鸟,几经沉浮,几经煎熬,最终带着漫天的霞光冲向星宇。继而流星飞坠,龙吟虎啸,巨兽嘶鸣,四方渐明……

“据传,赤凤淬火重生,化作朱雀,与白虎、青龙、玄武镇守天地四方……”

光明之中,四象神兽渐渐消失。一个硕大的白色圆环,与一个黑洞洞的巨*物呈现在天宇的两端,并遥遥对峙而又随即相互旋转。当黑白化作虚无,隐隐一声嘶吼响彻在天地之间……

“这千炼峰,名如其实呀!万物万灵修炼,最终返璞归真,直至四象神兽与两仪圣兽重现,再至天地之始而混沌虚无……”

一行三人目睹着各种幻象,不知不觉忘记了时辰。

而妙闵分说之际,忽有察觉,停下脚步,惊讶又道:“天地虚无,称之为混沌。而此间凶兽,同为混沌之名。咦……莫非到了寂灭峰,两位小心……”

千炼峰上所呈现的幻境,称之为机缘也不为过。从中不仅可以看到天地的变迁,万物万灵的衍变,还能助长修炼的感悟,并对于境界的提升大有裨益。

即使无咎这样的一个不事修炼的人,同样的眼花缭乱,并叹为观止。虽说他也遍阅典籍,却总不及亲眼所见来的详细。便仿佛学堂的启蒙,懂得了天地的轮回,多了未有的认知,也增添了几分的敬畏。

不过,正当他沉浸在变幻的莫测之中,那所有的一切突然缓缓消失,天地再次笼罩在黑暗之中。随即脚下悬空,人往下坠。他急忙摸出一把寻常的飞剑踏在脚下稳住身形,忍不住暗暗惊讶。

此前的山脊,竟在不知不觉间没了影踪。而曾经的禁制束缚,也随之荡然无存。所幸神识修为无碍,气海内五道剑光灵动如常。

莫非真如妙闵所说,已然穿越了千炼峰?

那两位长老,同样是脚踏飞剑而神色慌张。

寂灭峰,乃是万灵谷的第四层凶境的最后一关。而此处尽为虚无,所谓的寂灭峰又在何方?

无咎扭头看向妙闵,尚未发问,神色一动,转而凝视前方。

只见茫茫的黑暗中,有光芒在微微闪烁。继而一个数百丈的庞然大物缓缓浮现,浑似一座大山横空而出。远远可见它状如巨兽,却又耳目不清,四肢不分,极为的丑陋且又笨拙,唯独一张巨大的嘴巴微微开合,并发出沉闷如雷的轰鸣……

妙闵与妙山皆脸色大变。

“那是此处的镇山石兽,混沌。典籍有云,凶兽混沌者,有目而不见,有耳而不闻,有腹而无藏,最为凶虐残暴!”

“天呐,好大的块头!”

无咎也是禁不住惊嘘一声,忙又问道:“如何对付,可有良策?”

妙闵苦涩道:“着实不知,恕难奉告!”

无咎抬手抓出魔剑,左右张望:“不妨绕道而行……”

而他话音未落,那远处的石兽又是一阵光芒闪烁,旋即身影虚幻,随即又慢慢凝实。

无咎瞪大双眼,失声道:“不仅块头大,它还会分身……”

在左右以及后方的远处,相继浮现出另外三尊石兽,竟与前者一样的巨大,一样的丑陋。显然是分身所致,摆明了要将三人困在当间。

无咎与身后的妙闵、妙山面面相觑,皆不知所措。

而便于此时,四尊石兽不约而同张开大嘴,顿时风声呜咽,浓重的黑雾喷涌而出。

三人再不敢迟疑,慌忙躲避。

无咎身形一闪,便要从两头石兽的缝隙间飞遁而过。尚未远去,突然陷入浓重的黑雾之中。瞬间神识受阻,方向顿无。而浓烈的寒风彻骨袭来,几近冻结修为。他被迫去势一顿,狠狠打了个冷战,竟觉着神魂恍惚,有种沉沦的颓丧与无奈。茫然四顾,已不见了妙闵与妙山的踪影。他踟蹰而立,怆然发抖,仿如困顿于深深的孤独之中,只想着就此放逐而不再归来……

“喀喇——”

便在无咎迷失之际,只觉得雷声炸耳,不由得心头一凛,随即猛咬舌尖而倏然惊醒。与此刹那,一道刺目的光芒轰然而至。他惊得双眉倒竖,闪身便躲。一道火光擦肩而过,震荡的雷威将他冲得一个趔趄。他急忙凌空蹿起,却见一座小山般的黑影缓缓逼来。

不管逃往何方,都躲不开那头石兽。此乃禁制使然,唯有以剑开路!

无咎挺身冲向前方,高高举起手中的魔剑。转瞬双方相隔数百丈,他双臂挥舞。一道黑色剑光呼啸而去,随之又是四道剑光相继闪现。他不出手则罢,出手便是全力以赴。

眨眼之间,五剑合一。

一道四五丈的剑光带着势不可挡的杀机,狠狠劈向那缓缓移动的巨大黑影。

“轰——”

巨响轰鸣,威势横卷。

那石兽毫发无损,张口又是一道闪电。

无咎劈出的剑光却是顿然崩溃,随即他惨哼一声倒飞出去。而闪电急袭而至,那碗口粗细的火光便如一道离弦的利箭而叫人胆寒。他败退之中,无暇躲避,只得再次抡起双臂,黑、红、紫、黄、青五道剑光疯狂而出。

“轰——”

又是一声巨响,五道剑光与闪电撞在一起。闪电炸开,剑光崩溃。恰如流星飞溅,黑暗中星芒如雨。

无咎颓势未止,又是一阵翻滚,体内的气机躁动难安,一口热血随风飘洒。

唉,即使九星神剑足够强大,尚不足以施展出真正的威力。如今与那巨大的石兽对垒,与以卵击石没有两样。而透过凌乱的黑雾看去,另外三头石兽也正缓缓逼近。妙闵与妙山则是在雷电与狂风中狼狈不已,同样的情形危急。

无咎倒飞出去数十丈,堪堪稳住了身形。

那崩溃的剑光,犹然在震荡的威势中流星闪烁……

无咎的心头莫名一动,仿佛触摸到了一种熟悉而又久违的灵机。

他喘着粗气,微微怔然,转而看向那愈来愈近的石兽,随即举起右手而往前一指。其动作或也缓慢,而体内奔涌的法力却是从未有过的疯狂。

与此刹那,魔剑脱手而去,火剑、狼剑、乾剑、坤剑紧随其后。

便在五道剑光在夜空中相继闪现的瞬间,倏然凝聚成一道耀眼的光芒。随即那道光芒悄然炸开,竟化作万千星芒漫天而去,仿佛星河倒挂,顿然间呼啸阵阵而狂飙怒卷。五把神剑的威力,随之霍然倍增,犹如凝聚了星域之力,浩浩荡荡而所向披靡。

“轰——”

犹如惊雷骤降,一声巨响震彻暗空。

万千星芒悉数击中了石兽,旋即又炸开无数火光。雄浑无匹的攻势所致,逼得那庞大的巨兽踉跄退后。而与之同时,另外三头石兽,也好像受到殃及,纷纷威势不再,一个个摇摇欲坠。

两位灵霞山的长老尚在绝境中挣扎,不料突遇转机,惊愕之余无暇多想,各自急忙抽身冲了过来。

“神剑之威如斯,实乃平生所仅见!”

妙闵赞叹一句,带着气喘又道:“当乘胜而为,杀出一条生路……”

妙山也是点头附和,神色期待。

无咎却是身形摇晃,脸色有些苍白。他没有理会两位长老,兀自双眉倒竖而目视前方。

那万千星芒已然消失,而庞大的石兽仍在缓缓后退。五道剑光在半空中盘旋,仿佛夜色彩虹般的闪烁绚烂。

方才的那一剑,来源于黄元山剑冢中的感悟。虽然五剑合一威力奇穷,却也耗去了三成了修为。而正如妙闵所说,当乘势而为,否则错失良机,只怕再难多路而去!

无咎咬紧牙关,再次举手……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