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一章 灵塔莫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蓝魂b百度、rb、书友2453242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项成子仍在若有所思,或许“星雨落花”让他困惑。他不知道某人说的是有熊都城西泠湖正月十五的夜景,只当是神通玄妙而又寓意不凡。

便于此时,已跑得没影的妙闵与妙山突然从远处冒了出来,只是两位的身后,还跟着几位人仙的高手,想必是遇到了阻截。而更远的地方,再次多出一群隐约的人影。浅而易见,两位灵霞山长老的莽撞,终于惊动了各家的高手,并不断招来追杀围剿。

“无咎莫要得意,且与老夫切磋一二”

无咎愕然之际,扭头看去。竟是百多丈外的万道子在出声挑战,南族、司方等人趁机逼近。他哼了声,才要答话,却眼角抽搐,猛地闪身疾遁。与此刹那,原先所在的四周,轰然炸碎十余块玉符,随之禁制重重杀机森严。

“啊呸,老儿无耻!”

无咎闪遁数百丈,堪堪躲过偷袭,却已无暇计较,冲着万道子啐了一口转身就跑。

而妙闵与妙山已冲了过来,其中的妙闵在匆忙之中不忘分说:“不告而别,实有苦衷。同为神洲的道友,不便造下杀孽,否则遗祸仙门,恩恩怨怨无穷尽也”

行事不论对错,总能找出个说法,且心安理得境念畅通,最终又让人无可辩驳!这种只占便宜不吃亏的嘴脸,谁说不是一种修为呢!路漫漫兮其修远,看来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、很多

无咎踏着剑芒掠地疾行,同时祭出几把飞剑开路。对于去而复返的两位长老,则是不加理会。而他唯恐莽撞跌入陷阱,一时不敢轻易施展遁法。项成子、万道子与赶来的几位高手聚在一起,随后紧追不舍。

一度荒芜枯寂的空旷中,因为这场追逐而终于热闹起来。

须臾,开路的飞剑受阻。阵法闪烁,随之现出两人,正是古剑山的长老,权文重与申比。

无咎二话不说,即刻转向。

在找到万灵塔之前,绝不能恋战。否则陷入重围,恰好中了万灵山的诡计。

而不过片刻,前方又是轰鸣作响。当虞师与庄从再次现身,随即舍弃阵法扑了上来。既然陷阱埋伏没有了用处,干脆来一场围猎。而猎物没有别人,正是那落荒而逃的一小两老。

无咎一边疾行,一边四下张望。

前方以及左右,还是空荡荡如旧,却多了未知的变数,以及难以预测的杀机。

身后的十几丈外,则是妙闵与妙山。再去数百丈,一群高手气势汹汹。

而直至此时,依然不见万灵塔的动静。倘若这般无休无止,与笼子里转圈子没有两样,最终不免精疲力竭,注定陷入重围遭到群殴啊!一旦面对数十高手,其中还不乏项成子、钟道子等老家伙,即使“星雨落花”厉害,只怕也难逃两败俱伤的下场。到时候身不由己,又该如何找寻神剑

无咎正在暗暗焦急,前方的数百丈外又是阵法轰鸣。去路受阻,改道而行。而他刚刚往左,百余丈外再次现出一座阵法继而往右,十几道人影凭空闪现。他正待强行冲过去,却又神色一动,随即原路返回,正好与两位同伴迎头相遇。他不作迟疑,急声示意:“随我杀回去”

妙闵与妙山只顾着匆匆跑路,却不料前方左右接连受阻,两人顿时愣在原地,一时之间不知所措。

后有追兵啊,如何杀回去?

而便在两位长老忙乱之际,四周突然光芒闪烁。

一座占地百余丈的庞大阵法霍然而出,随即远处冒出了钟广子等人的身影:“无咎,我看你往哪里逃”

无咎被迫返回,便想着趁乱杀出一条生路。谁料两位长老竟然不听招呼,双双原地打转。他才要独自闯过去,却为时已晚。眨眼之间,突如其来的阵法威势已成。他身形一顿,恼怒吼道:“可恶,你二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”

也不怪他恼怒作,他最怕的就是阵法。

那种身陷囹吾而天地不灵的绝望,简直让人无所适从。如今遭遇的阵法竟然如此庞大,再有高手法力加持,其威力可想而知。而这一切或许可以避免,却因两位同伴的缘故,慌不择路之下,一头栽入陷阱之中。

妙山颇为尴尬,低头不语。

而妙闵却是辩解道:“有心算无备,防不胜防啊!”

他见无咎瞪眼,忙又摆手:“年轻人呀,就是心浮气躁,非常时刻,切忌莽撞”

与此同时,阵法外传来话语声。

“多谢诸位的相助”

“钟兄先是布下疑兵之阵,使得贼人真假难辨,后又巧计连环,逼得贼人自投罗网,妙哉”

透过阵法,可以看到一群人影聚集。神色得意的是钟广子,出声奉承的是万道子等人。即使随后现身的方丹子,也在举手道贺。

无咎情急无奈,暗暗叫苦。

面对一群人老成精的家伙,想不中计都难。何况那真真假假的套路,直叫人欲罢不能。如今想来,只怕祁散人与太虚也被算计在内。所谓的调虎离山,趁虚而入,实际不过是步步上钩,只待醒悟后悔已晚!

只见钟广子面向阵法,抬手一指:“此乃我耗时多年打造的阵法,名为万灵大阵,即使地仙的高手现身其中,亦将十死无生而在劫难逃。诸位,随我加持阵法收网擒贼!”

众人响应,法诀纷飞。

原本尚能察觉外边动静的阵法,突然云遮雾掩盖。与之瞬间,四方茫茫,狼嚎虎吼此起彼伏,狂乱的杀机一触即。

无咎则是暗暗咬牙,翻手拿出了一块玉牌。昆玉盘的威力寻常,却已是他最后的倚仗。

妙闵惊慌难耐,大呼小叫:“破阵,强行破阵”

妙山连连摇头,伸手阻止:“且不提阵法之威,即使那数十高手已难对付。此时破阵,无异于寻死!”

“那又如何,总不能坐以待毙,除非求饶,或许钟广子念在同道的情分上网开一面”

“这”

妙闵与妙山慌乱之际,不由得看向无咎,谁料对方并非在意他二人的话语,而是盯着一个方向默默出神。两人察觉有异,急忙扭头。

翻腾的云雾从四面八方倏然逼近,无数的凶猛野兽汹涌而来。而不知是阵法的触动,还是兽灵阴魂的呼唤,只见那沸腾的杀机之中,突然爆出一道耀眼的光芒。继而一座虚幻闪动的白色玉塔霍然呈现,并在旋转之中愈来愈大、愈来愈高,随即拔地而起。

“喀”

那飞快旋转的玉塔,瞧不清形状,而它突然冒出来的瞬间,便已蹿起百丈之高,犹如一道擎天的利剑,竟直接撕裂了坚固的阵法。莫名的威势所致,竟然使得尚在翻腾的云雾以及数以万千的兽灵阴魂顿然退却。而愈高大的玉塔,犹在往上猛蹿,两百丈、三百丈,好似永远不会停歇!

“万灵塔”

妙闵惊呼了一声,转身扑了过去。

妙山不甘落后,随后急追。而他动身之际,不由得回头一瞥。某人犹自愣在原地,好像沉浸在凝思中难以自拔。他无暇多顾,继续往前,却见那玉塔已达数百丈之巨,飞快盘旋的塔身便如一座大山般倾轧而来。他想要躲避,神识中似有万灵呼号,还有一道门户轰然而至

“喀喇”

又是一声撕裂的动静传来,仿如天地间的呻吟而令人神魂战栗。

无咎终于惊醒过来,便要追赶妙闵与妙山。而那两位长老已不见了踪影,随即又是一阵地动山摇。

“轰”

那巨塔终于捅破了最后的禁锢,顿然一声惊雷炸响。百丈阵法崩溃殆尽,狂暴的威势横扫四方。

无咎难以躲避,凌空倒飞了出去。

与此同时,数十位高手尚在全力以赴催动阵法。谁料那专门打造的坚固阵法突然摇晃,一时之间难以把持。

钟广子神情一僵,禁不住顿足恨道:“哎呀,千般斟酌、万般算计,却偏偏忘了万灵塔的神出鬼没”

众人面面相觑,皆难以置信。

而钟广子或许百密一疏,却也怪不得他。谁能想到开启阵法的时候,竟将极难找寻的万灵塔罩在其中呢。而他恍然之际,忙又大喊:“退后”

与之瞬间,巨响轰鸣。

各家高手顿作鸟兽散,唯恐遭遇池鱼之殃。而众人一口气跑出去十余里,这才堪堪逃过了狂飙横流。阵法崩溃的威力,着实非同小可。却见一座巨大的白色塔影冲天而去,瞬间消失无踪。还有人从半空中跌落下来,情形极为的狼狈。

钟广子在人群中回张望,脸色黑而神情郁闷。

几个月以来,可谓用尽了一切手段。而眼看着那个身携五把神剑的无咎就要束手就擒,殊料节外生枝而功亏一篑。如今被他窜入万灵塔,只怕那把传说中的镇山神剑也是难以幸免。

唉,运数从来天注定,费尽心机一场空啊!

钟广子尚自唉声叹气,却突然看清那道跌落的人影。他顿时精神抖擞,抬手一指:“无咎,那小子未能逃入塔中,抓住他”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