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四章 人心难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最终进化青年、哥很烦躁、失业专干、昊阳天、s252792的捧场与月票支持!

无咎缓步穿过门洞。

白色的雾气,扑面而来,又随着护体灵力的威势翻卷而去。神识之中,几丈之外依然茫茫一片。

无咎摸出几粒丹药扔进嘴里,借机恢复体力,然后抬手抓出魔剑,慢慢寻觅而行。而没走几步,云雾又是一阵急剧翻涌,一头怪兽的身影从中冒了出来,并张牙舞爪而气势汹汹。他急忙止步,手中的魔剑往前一劈,三尺剑芒顿时暴涨一丈有余,森然的杀机在寂静中出“嗡嗡”的嘶鸣。

那兽影如狼似虎,身躯庞大,横冲直撞之际,似乎忌惮魔剑的威力,竟左右跳跃躲避。转瞬之间,擦肩而过。便如同幻觉,倏忽一闪,便已匆匆消失在云雾之中,使得突如其来的惊险中透着几分莫名其妙。

无咎在原地伫立片刻,继续往前。不过瞬间,云雾中又是兽影闪动,同样的跳跃躲避,同样的又一一擦肩而过消失无踪。他见怪不怪,只管以魔剑开路。而兽影依然接踵不断,且形状体态各异,大多从来没有见过,好像百灵经中也不曾记载

不知不觉,小半个时辰过去。

无咎举着魔剑,依然穿行在云雾之中,却不忘留意着前后左右的动静,并猜测着万灵塔以及众多兽灵阴魂的来历。

便于此时,眼前豁然开朗。

只见一层厚重的云雾旋转斜上,再又结成穹隆而笼罩四方。穹隆之下,乃是一片数百丈的开阔所在。并有八个玉石打造的石鼑,分别环列四周。当间竟是一堆荧光闪闪的白骨,层层叠叠,犹如塔状,高约百丈。顶端像是一方祭台,另有石鼑矗立。

无咎停下脚步,凝神观望。

少顷,他抬手一挥,魔剑隐入掌心,往前两步,又转过身子原地打转,依旧是满脸的愕然。

来时的云雾,依然在旋转不停。像是一堵旋转的墙壁,或是一个巨大的虫蛹,封禁了无数的兽灵阴魂,也封禁了这片诡异的天地。

而又是石鼑,又是骨塔。所谓的万灵塔,莫非就是一处祭坛所在?

还有那一丝熟悉的气机,依然清晰,却不知何故,一时难寻究竟。塔内若是真的藏有九星神剑,又在什么地方呢?

无咎沉思片刻,不得其解,眼光一瞥,慢慢走近一尊石鼑。

石鼑为玉石打造,埋入地下,一人多高,丈余方圆,造型古朴浑重。

无咎冲着石鼑稍作端详,抬手敲了敲鼎壁,又翘起脚,勾着头往里瞧。浓烈的血腥顿时扑面而来,狂躁的气机使人神魂震荡。他惊得一缩脖子,慌忙退后几步。

大鼎内竟然装着一半尚未干涸的黑色污血,煞是血腥吓人。不用多想,余下的七个大鼎内的情形也应该与之相仿。看来这万灵塔就是祭坛无疑,却用污血献祭,真是恶心啊!

无咎暗道一声晦气,抬脚走向那座高大的骨塔。那白骨之间,似有阶梯。且去塔上瞧瞧,说不定另有现也未可知。

而他没走几步,便听有人呻吟:“妙山歹毒”

万灵塔内虽然显得昏暗,而那白骨、以及旋转的光芒,皆有荧光闪烁,远近倒也看得清楚。只见一个身影从远处的石鼑背后冒了出来,并抬手呼唤:“无咎,是你”

咦,那是妙闵,竟满身血迹,瘫在地上,奄奄一息的模样。他说妙山歹毒,究竟出了何事?

无咎循声看去,很是惊讶。他左右张望,不见异常,抬脚奔了过去,却又途中转向,围绕着余下的石鼑一一查看。他是怕有所疏忽,也想借机查明妙山的下落。

“妙山,他逃了”

妙闵挣扎着坐起,背靠着石鼑。他破碎的衣衫上尽是血迹,曾经红润的脸色也变得苍白,整个人显得极为虚弱无力。

无咎绕了个大圈子,逐一查看了每一个石鼑,果然没有现妙山的下落,他这才匆匆来到妙闵的近前,难以置信道:“妙山害你?”他俯身打量之际,摸出一瓶疗伤的丹药递了过去。

四周的地上,果然沾满了血迹。即使那石鼑的背后,也涂抹着片片污血。由此可见,当时拼杀的惨烈。

而妙山本人应该伤得不轻,斜靠在石鼑前,便是接过丹药,都累得他连喘粗气。他点了点头,愤愤说道:“我与他进入塔中,纯属机缘巧合。而魂灵禁制,颇为凶险。我二人联手之下,好不易摆脱纠缠,正要四处查看,以期有所收获,谁料他突然出手偷袭,咳咳”

魂灵禁制,指的便是那道旋转的云雾。其中兽灵阴魂,无以计数,倘若没有魔剑开路,免不了遭遇一番曲折。

无咎扭头张望,犹自疑惑不解:“你二人乃是同门的师兄弟,正所谓手足情深”

“手足情深?咳咳,容我稍歇片刻”

“不急,慢慢说来!”

万灵塔飘忽难寻,倒不怕钟广子等人追来。眼下既然横生枝节,且弄清状况再行计较。

无咎就近坐下,等待着释疑解惑。

“你乃妙祁师兄的亲传弟子,并非外人,恰逢此变,我不妨给你说说仙门的是是非非”

妙闵没有吞服丹药,而是缓了口气,带着回味深长的神情,感叹道:“当年,灵霞山的同辈师兄弟中,以妙祁师兄的修为最高。而他身为门主,肩负传承,即使机缘独享,也是无可厚非。而妙源与妙山,却是不满师兄独占了前辈留下的功法、丹药以及灵石。同为师兄弟,他为何就高人一等呢?两人心有怨恨啊”

无咎对于灵霞山的诸多往事,还真的一无所知。他见妙闵说得详细,留神细听。

“妙祁师兄,当真了得。他修至人仙九层之后,又接着闭关,显然要尝试突破地仙境界。而便在他闭关之际,突然强行出关,以致于经脉倒流,修为顿失。我赶到之时,却见妙山在场。据他声称,师兄坠崖。我慌忙命人查找,他反倒谎称是我害了师兄”

妙闵疲惫地闭上双眼,往事不堪回的模样,直至片刻之后,这才叹了口气:“唉,人心难测啊!当时没有找到师兄的下落,仙门一片混乱。再加上我竭力辩解,此事便也不了了之。不过,师兄弟之间却也由此结下仇怨”他说到此处,突然两眼含怒,伸手指点,痛心疾道:“九星神剑,关系灵霞山一脉的传承久远。我本想与他联手助你一臂之力,也算我师兄弟的一段壮举。谁料危急关头,他却暗下毒手,咳咳”

许是太过于激愤,妙闵连连急咳,嘴角溢出血迹,随即摇摇晃晃便要瘫倒下去。

“稍安勿躁!”

无咎看着不忍,出声劝说一句。

妙闵挣扎着坐稳,摇了摇头,示意无妨,气喘吁吁又道:“妙源早便想着篡夺门主之位,奈何妙祁师兄生死不明。适逢你返回仙门,使得他与妙山寝食难安。于是妙山蓄意作梗,无非想要害你心愿落空。只要你没有神剑的相助,难逃各家围攻”

无咎微微一怔,问道:“妙山抢走了神剑?”

“幸亏我殊死相拼,使他未能得逞”

妙闵的修为,远逊于妙山,遭到偷袭,活下来已属不易。而他还能保住神剑,更是出乎所料。

“神剑何在?”

“我只见到妙山空手而去,详细如何并不知晓”

“他去往何处?”

“他躲入禁制,或已逃出塔外”

环绕在万灵塔内的那层旋转的云雾,便是禁制所在。即使妙山从中离去,也无从察觉。而他既然没有抢走神剑,相关的恩怨留待以后再说不迟。

无咎不再多问,站起身来:“你且歇息,容我四处查看一二!”

“嗯”

妙闵像是耗尽了力气,再次疲惫地闭上双眼。

无咎冲着那座骨塔默默打量片刻,抬脚走了过去。

骨塔占地两三百丈的方圆,堆积着怕不有成千上万的兽骨。层层叠叠且又荧光森森,看上一眼便让人害怕。尤其是成堆的白骨垒砌成高塔的形状,更是透着莫名的诡异。而在骨塔一侧,有粗大的兽骨叠加错落,像是阶梯,或可由其攀援而上。

无咎行走之间,不忘查看体内的状况。

经过连番的奔波,以及对阵厮杀,法力略有亏欠,所幸伤势与修为并无大碍。而气海之中,尚在盘旋的五把神剑,没有了初到此处的异常,又似乎与那一丝熟悉的气机隐隐相连。便仿如彼此遥相呼应,却又阴阳阻隔而难以相逢。

无咎尚未走到古塔的三丈开外,莫名的寒意迎面扑来。他抬头打量,神色谨慎,继续往前,抬脚踏上白骨阶梯。而落脚的刹那,一阵阵狂野、暴虐的威势轰然而至。他的护体灵力猛然一闪,整个人被迫往后退去。他咬了咬牙,抬手抓出魔剑,随即重重落脚,挺身踏上白骨的阶梯。

“喀、喀”

看似高大的骨塔,突然出低沉的闷响,随即万骨震动,猛烈摇晃起来。紧接着又是一阵急剧交错的撕裂声骤然炸开,犹如金戈争鸣,又似百鬼夜嚎,顿然使人神魂战栗而无所适从。

无咎的两脚踏着一根粗大的兽骨,随之震动摇晃。他有心跳回原地,又不甘示弱。想要凌空蹿起,而置身于狂乱的气机中,竟使得法力难以自如,一时不敢轻举妄动。正当他进退无措之际,四周突然又寒光闪烁,紧接着一道道兽灵的魂影汹涌扑来,无不张牙舞爪而杀气腾腾。

既然白骨成塔,还有阶梯,却又不容涉足,究竟在搞什么名堂?

无咎皱着眉头,暗啐一口,挥动魔剑便是前后左右一阵劈砍,一道道丈余的黑色剑芒盘旋着、呼啸着,再又交织成黑色的风暴狂卷而去。

不过瞬间,肆虐的兽灵魂影尽数消散,摇摇欲坠的古塔渐趋安稳,一度令人心悸的震荡与混乱也慢慢消停下来。

无咎暗暗庆幸。

哼,幸亏我有魔剑在手,正所谓一物降一物。只可惜其中的圆环怪物不再出现,据说它是幽荧圣兽。啧啧,那可是天下所有怪兽的老祖宗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