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七章 莫负初衷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小黄的爸爸、社保yuangong、路虎极光霸道的捧场与月票支持!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妙山依旧是瘫坐着,满身的污血。除了那张稍加擦拭的面庞还能看出他的模样,此时的他与往日判若两人。

他眼光迷离,疲惫的神色中透着萧索与莫名的茫然。而他捂着腰间的左手,在随着身子不断颤动。他的腰腹多了一个碗口大小的血洞,血流不断。那鲜红的血,正在渐渐变冷,并与遍体的污血相融,直叫人惨不忍睹!

“你的伤……?”

无咎的身后,拖着两行带血的足迹。他走到妙山的两三丈开外,踉跄止步,不待回应,“扑通”坐在地上,艰难道:“暂且歇息片刻……有话稍后再说……”

妙山的状况很惨,而他也是陷入自身难保的绝境之中。至于妙山为何死而复生,又为何冒险相助,或也意外,或也在预料之中。他相信对方会有一个说法,而他眼下已无暇多顾。

无咎不再出声,双手结印,两眼微闭,默默行功。岳琼曾经传他一篇疗伤的法诀,对于压制修为颇有奇效……

两三丈外,妙山依旧是神色茫然。久久之后,他似乎终于看清了无咎的存在,两眼渐趋清明,神情也不再恍惚,却好像没有耐心等待下去,急急喘了口粗气,出声说道:“我知道……你不是妙祁师兄的弟子,却又是师兄的期望所在……师兄的为人……我最清楚不过……”

他每说一句,便要缓一缓。而他始终没有停下,断断续续接着说了下去。

“师兄为人好义,修为高强,德高望重,却颇为自负……他曾与我提起,要以九星神剑,打破神洲结界,解救天下众生……我怕他莽撞,更是为了仙门着想,便劝他作罢。他一意孤行,我与他争吵起来……”

“怪我一时气盛,而师兄他并未怪责……”

“那年,师兄修至人仙的圆满,壮志踌躇,闭关以求突破……妙闵突然找我,声称师兄闭关出差,走火入魔……我没作多想,急冲冲前去查看……我赶到闭关处,师兄竟然不在……我四处查找,妙闵带人随后寻来,只道是我害了师兄……而悬崖上的血迹,使我百口莫辩……从此师兄下落不明,我内疚至今……多年后你重返仙门,持有门主令牌。我便怀疑是你背后主凶的指使,唉……”

“当你先后得到五把神剑,我不得不相信你与师兄有关,有心暗中相助,怎奈彼此结怨太深,便与妙闵追到万灵山,与他一拍即合……”

“我没有想到,妙闵竟然暗藏威力强大的剑符……即使他当年只有筑基的修为,想要暗害师兄也是易如反掌……今日终于水落石出,妙闵背叛仙门,甘为鹰犬,为我辈所不齿……”

“遭他偷袭,我还以颜色,却依然不敌剑符之威,昏死过去……而他将我扔进血鼎,不仅仅为了毁尸灭迹,而是要借助血鼎炼化神魂,使我永世不得轮回……所幸你适时赶来……他为害你,以秘法开启祭坛……看来他投靠域外,换来不少的好处……”

“血鼎中禁制不再,我侥幸醒来……拼劲全力,施展出最后一击……虽无济于事,却终于将他重创,总算替师兄,替灵霞山,讨还几分公道……”

妙山自言自语,说累了,便稍作歇息,然后一个人继续叙说着曾经的恩恩怨怨与是是非非。犹如沉淀已久的心绪,只为了今朝倾诉所有。不过,他的话语声愈来愈低……

无咎一边默念着《天刑符经》,一边运转着行功口诀。不知不觉间,狂躁的气海慢慢消停下来。绽开的肌肤不再流血,撕裂的经脉与四肢百骸的痛楚也随之缓解。他暗暗松了口气,正要坚持不懈,忽而有所察觉,猛然睁开双眼。

他虽然一心二用,自顾不暇。而妙山所说的话语,却还是被他一字不落听在耳中。他起初没有在意,只待来日计较。而此时此刻,他忽而有种不祥之感。

只见妙山静静坐着,身子不再颤抖,腰腹的剑伤也好似流干了血,整个人透着一种阴沉的寒意。尤其他气若游丝,沾满血污的脸上透着死灰,而他渐趋浑浊的眸中,却又带着一种释然。好像他奔波煎熬了数百年,一夕解脱……

“你……你何必以命相搏……?”

无咎瞠目难耐,失声吐出一句。话音未落,他只想给自己来上一巴掌。此时此刻,他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。彼此曾为冤家对头,今日却同病相怜而患难与共。如此匪夷所思的情景,真的出乎所料。而倘若妙山放过妙闵,或许他还不至于如此。换成自己,又能怎样呢?

妙山的身子动了动,两眼依旧盯着面前的一滩血迹,或许那污血浓缩着他的过去,其中有不堪的黑暗,也有夺目的鲜红。他张了张嘴,想笑,却又好像不会笑,缓了一缓,低沉道:“你曾救我,我本当舍命相报……而我今日并非为你,且莫介怀……只可惜我心脉断绝,金丹崩碎,生机难再……”

他被无咎救了一次,什么也没说。正所谓,大恩不言谢,至亲不言情。他虽然不苟言笑,为人冷漠。而他的心里,一直恩怨分明。谁料他却心脉断绝,金丹崩碎,元神亦将不复存在,想要转为鬼修也不能够。浅而易见,他活不成了!

“无咎……”

妙山的嗓门突然提高,话语声也变得迫切起来:“莫负初衷,莫负机缘,莫负所托,莫负恩义。此乃仙者根本,人之根本,切记、切记……”

无咎正自错愕不已,又是微微一怔。

只见妙山那双浑浊的眸子,竟然透着炽热的期待在灼灼闪烁。而那跳动的火焰不过燃烧片刻,便已耗尽了所有的生机而缓缓黯淡下去……

“长老——”

无咎的喊声未落,又默然无语。

妙山已无力垂下头颅,便仿如陷入永久的沉寂而不再醒来。随即一阵阴风缓缓掠过,似乎有隐约的叹息幽幽响起。那风儿或也轻松,那叹息或也失落,而转瞬间已尽皆归去,回归茫茫的虚无,回归又一场旋转不休的追逐……

一个灵霞山长老,一个人仙的高手,就这么陨落在万灵塔之中。他曾经威严莫测,性情乖戾。他也曾经凶横霸道,并让人憎恨。而他此时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骸,与凡夫俗子也没有两样。按理说他是仙人,他死了!

而他最后的几句话,与其说是临终赠言,倒不如说是期待,一个临终的嘱托。莫负机缘、莫负初衷与莫负恩义,倒也罢了,而莫负所托,又叫人如何面对呢?

我仅是答应祁散人找寻九星神剑,并没有什么豪情壮志。至于神洲结界,域外的阴谋诡计,尚且遥不可及。所谓的天降浩劫,更是无从佐证。倒不妨让自己变得强大,以防不虞……

无咎又是一阵唏嘘不已,慢慢站起身来。

妙闵那个老家伙逃走了,说不定又添变数。倘若数十高手追到此处,更是雪上加霜。既然自己体内的法力有所压制,还当趁机离去。

而妙山长老的遗骸,又该怎样处置?

无咎思忖片刻,手中多了一张符箓。

人死成灰,同样也是修仙者道殒之后的归宿。不妨帮着妙山长老来一个了断,权当最后送他一程。否则遇到外人,他的遗骸难免遭到身后之辱。

无咎举起符箓,便要祭出,却又神色一凝,抬脚走了过去。

妙山的遗骸低着头,兀自瘫坐在血污中。而他摊开的右手下方,却散落着一个白玉指环,一枚玉简,还有一个巴掌大小的木牌。看情形他是想要赠出随身之物,却已来不及有所交代。

唉,临终之前,还想得如此周全,正是难为了他。而判断一个人,是好是坏,不在于他说过什么,而在于他干了什么……

无咎俯身捡起地上的遗物,拿在手中一一查看。

指环很精巧,其中布设芥子阵法,隔出一个三五丈方圆的所在,堆放着灵石、丹药等各种琐碎的杂物。看来神洲仙门早已有人将袖里乾坤的法门加以衍变,倒是与自己的夔骨指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这应该是妙山长老的心爱之物,其中收纳着他数百年来的珍藏。

玉简之中,拓印着一篇摘录的古籍,讲的是符箓之法,却又专门标注一种阴木符的由来。

巴掌大小的木牌,为雕刻而成,如同人形,上门布满细密的符文。且黝黑坚硬,入手沉重。与阴木符的描述极为相似,却不知又该如何使用。

无咎没有心思查看玉简、木牌,对于妙山的指环更是没有兴趣,他将三样东西收了起来,随即退后几步丢出符箓。

一团火光升起,再又寂然而灭。

眨眼之间,空地上只余下一小堆尘埃……

无咎默然片刻,迈开脚步。而他离去之时,不忘回头看向四周,看向那八尊石鼑,以及滚落在不远处的一尊圆形的石鼑。

连番的巨变之后,此处好像什么都没发生。死者已往,活着的还要继。便如那魂灵汇聚的云雾,依然旋转不停,却不知何时方能摆脱这方虚无,步入下一个轮回……

无咎一脚踏入旋转的云雾,低着头往前走。他没有动用法力护体,也没有使出魔剑开路,仿佛穿行在晨霭中,于茫茫出自我放逐、自我寻觅。而没走几步,他又昂起头来暗暗自责。

动辄郁郁难消,时则多愁伤感,这并非本人的嗜好!

难道经历多了,便该世故深沉;痛疼久了,就要忘了开怀大笑?

瞎扯啊,本色不改才是我……

“轰——”

无咎尚在自我醒悟,脚下猛然震动。他不由得神色一凛,这才发觉旋转的云雾停顿下来……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