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八章 一扇窗户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茫茫的森林a百度、多情的话语、理書、全能户花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枯黄的草地,依然荒凉如旧。而空旷之间,却多了一座白玉石塔。

没有了云雾、光芒的禁制笼罩,石塔终于显露出了它的真容。曾经数十、数百丈的神秘巨塔,如今只有十余丈高,上下通体光滑,形同一把利剑插在地上。虽然散着幽幽的白光,却已不复之前的莫测威势。只有塔下开着一道丈余高的门洞,黑黝黝的情形不明。

石塔的百丈之外,则是聚集着一群忙乱的人影。其中有钟广子、项成子、万道子与方丹子四位门主,有虞师、权文重等各家高手。还有一人坐在地上,正自闭目疗伤,犹然带着满脸的悲壮,便好像是忍辱负重归来而居功至伟。

那是妙闵,逃出万灵塔后,没有远去,反而与各家高手相安无事。

众人仍在忙乱,而忙乱中又带着如临大敌的振奋与不安。

“灵霞山不易啊,以一死一伤的代价,重创了那个小子,妙闵道友立了大功!”

“决大事而不惜身,瞻顾迁延必丧良机。两位长老也是成名的人物,当深知其中的道理!”

“可惜祭坛法阵被毁,灵塔不复从前!”

“但有所得,必有所失!万灵塔既然显形,如今正好结阵以待!”

“那个无咎是否取得神剑?”

“据说他已得手,不过妙闵长老所言在理,吸纳神剑极为艰难,稍有不慎便将爆体而亡。更何况他已遭到重创,注定难逃此劫!”

“啧啧,他已先后得到六把神剑,倘若七星齐聚,岂不是重现当年苍帝之强盛?”

“帝者,至尊,乃后人对于苍起前辈的敬称而已!无咎不过是一个凡俗小子,短短数年成就金丹人仙,已足够逆天,却无恶不作,他如何与苍起相提并论!”

“快瞧,那小子现身了……”

正当众人七嘴八舌之际,有人喊了一声。

那万灵塔的门洞中,慢慢出现一道身影。只见他披头散,衣衫破碎,肢体裸露,满身的血迹,显得极为的狼狈不堪。而他摇晃的步履间,却又带着异样的沉重与莫名的气势。

钟广子被一群弟子簇拥着,左右还陪着虞师、庄从两位师弟。他的伤势未愈,神情憔悴,自顾打量着四周的情形,两眼中透着惴惴不安。

如今万灵塔终于不再飘忽难寻,也没有崩塌殆尽。那个可恶的小子,亦将再次落网。而不知为何,他的心头反而有些不踏实。好像是大祸降临,又难以猜测。而不管究竟如何,眼下已无退路。

那小子现身了?

钟广子循声看去,急忙抬手一挥:“开启大阵——”

……

无咎站在石塔的门洞下,回头看向身后。

那云雾禁制,不再旋转,无数的兽魂,亦仿佛烟消云散。从中穿行而过,便仿如走过一段黄昏暮色。没有了惊心动魄的曲折,只有往事如烟的平平淡淡。

无咎转过身来,慢慢走出塔门。

当他双脚落地,忽而觉天光有些刺眼。他昂起头来,乱中露出一张苍白的面孔,随着剑眉下的双眸微微闪动,他的嘴角微微翘起而呲牙一咧。

那十余丈高的玉塔,便是万灵塔?

原来它的高大,只是一种虚假的幻象,却又万灵汇聚,内有乾坤呢!

如今它不再转了,不再隐形了,也不再飞了,或许石鼑阵法威力耗尽的缘故,这才终于回归它本来的样子而落在地上。最新最快更新嗯,还是脚踏实地好啊,稳当!

而稳稳当当固然不错,眼下却是不合时宜!

万灵塔害人不浅,也不瞧瞧它落在什么地方……

便于此时,“砰”的一声法力激荡。随即四周光芒闪现,一座百丈大阵霍然而成,瞬间已将万灵塔,以及塔前的无咎笼罩其中。

有人越众而出,扬声喝道:“无耻小贼,还不跪地求饶!胆敢顽抗,定然叫你神魂俱灭!”

无咎依旧是昂着脑袋,默默仰望着那利剑一般的万灵塔。片刻之后,他这才低下头来,然后慢慢转身。

透过阵法的光芒看去,钟广子等人的神情举止清晰可见。简直就是一群结怨千年的仇家,狭路相逢,无不杀气腾腾,恨不得要将人剥皮剔骨的凶狠架势。

无咎的眼光掠过阵法外的一道道人影,不由得挺了挺胸脯。而愈是想要找回以往的从容洒脱,而裸露的四肢与满身的血迹愈是显得窘迫狼狈。他缓了口气,不慌不忙说道:“苍起铸剑,七星传世,有缘者得之,无非一个运气使然。尔等却以道德君子自居,行鸡鸣狗盗之实。我呸,什么东西……”

他带着不屑与厌恶的神情啐了一口,后退几步,慢慢弯下腰去,“扑通”坐在万灵塔的塔门前。屁股坐稳了,舒展着双臂,岔开两条腿,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,下巴一抬:“诸位阵法强大,人多势众。而我有灵塔在此,万灵庇护。哼,谁怕谁呀!”

只要他陷入绝境,且在劫难逃,他便选择最后一条路,那就是拼了!

既然不可避免地提到了运气,且随它去吧!天塌了,肩膀扛,地陷了,跳下去!人生能有几回搏,而如今却是搏了一回又一回呀!

众人面面相觑,转而看向钟广子。

还小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,且又狂妄而不可一世。幸亏他还是仙道高手,令人忌惮。倘若换作是凡人,那就是一个泼皮无赖。尤其他骂人难听,尽其羞辱之能。

且听听:神洲仙门尽为鸡犬之辈,还都不是东西?粗言秽语啊,恶俗至极!

不过他倚仗万灵塔,倒是进可攻、退可守。也就是说他根本没将阵法放在眼里,摆明了要负隅顽抗到底!

钟广子脸色变幻,胸前的胡须随着怒气直哆嗦,旋即再也忍无可忍,抬手一指:“自古正邪不两立,生死荣辱在此一战!诸位同道,合力擒贼——”

随着他的一声令下,“嗡”的一声闷响震荡四野。紧接着光芒闪烁而风起云涌,百丈大阵渐渐显威。

众人不甘落后,一个个祭出法决加持法力。

或许正如所言,那小子是个异类,是个妖邪之辈,倘若任他继续猖狂,神洲仙门以及万千修士都将被他踩在脚下而肆意蹂躏!一旦他成为了仙道至尊,从此道义崩坏而暗无天日啊!

务必斩妖于初始,除魔于当下!

别再迟疑了,一起动手吧!

无咎看着众人失去了身影,看着阵法启动,看着阵阵强大的杀机汹涌而来,不由得嘴角抽搐而满脸的苦涩。

大话说起来容易,骂人也痛快。而面临的窘境,并未因此而有所缓解。眼下的自己,根本不敢轻易动用法力。否则难以自持,势必为敌所乘。即使侥幸破阵,第六把神剑的法力亦将消耗殆尽。到时候想要冲出数十高手的围攻,再拖着残躯逃出万灵谷,简直就是痴人说梦,最终只能落得一个任人宰割的下场啊!

而老天关了一扇门,又会打开一扇窗。所幸还有万灵塔,一个防风挡雨的地方。若有不测,躲起来便也是了。倘若在塔中修炼一年半载,我谁也不怕……

“喀——”

无咎正在自我安慰,头顶突然响起一声炸雷。

钟广子等人果然是全力以赴,好大的动静!

无咎惊得急忙盘起双腿,便要借势躲入塔内,却见阵法并未带来想象中的惊涛骇浪,反倒是猛然一顿而威势大减。他神色狐疑,凝神张望。

万灵塔的四周云雾弥漫,根本看不清楚阵外的情形。而那一声炸雷,却好像与阵法无关。究竟出了何事,莫非钟广子等人心慈手软?怎么会呢,一群面厚心黑的老家伙……

“喀喇——”

便于此时,又一声巨响轰鸣。

方才的炸雷,还有些莫名其妙,这一声炸雷,则是落在头顶。

只见云雾翻卷,一道闪电从天而降,狠狠劈开阵法,又猛然砸在万灵塔上。而十余丈的灵塔,忽而变得极为脆弱,或者说那悍然一击太过于强大,竟在眨眼之间轰然倒塌!

无咎惊愕之际,强劲的威势骤然而至,他来不及躲避,便已离地飞起。四周尽是崩碎的玉石,哀嚎的亡魂。而无论彼此,皆身不由己。便好似被一双无形的大手肆意蹂躏,无情践踏……

“轰——”

阵法崩溃,疯狂的横扫四方。已然破裂的阵法,顿时便如摧枯拉朽般荡然无存。

无咎直直飞出去百余丈,狠狠摔在地上,接连翻了几个跟头,晕头转向挣扎坐起。身旁依然风声呜咽,气机凌乱。犹如百鬼乱窜,万千魂灵升天。空旷的谷地间,到处都是溅落的石屑,以及惊慌逃窜的人影,远近一片混乱不堪。

钟广子等数十位高手,竟然也没能够幸免,相继凌空倒飞出去,一个个狼狈坠地……

出了何事?

无咎抬起头来,顿时又是目瞪口呆。

曾经白蒙蒙的天穹,从中裂开一个数百丈的豁口。一道道魂影与凌乱的气机从中盘旋而去,浑似老天炸开一个大窟窿!

哎呦,这扇窗户开大了……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