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九章 晴空霹雳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seyingwujia、斯文鱼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万灵塔的结界中,万灵塔已不复存在。

不仅如此,结界也被撕裂出一个巨大的豁口。那显然为外力所致,却不知方才的一道闪电又是来自何方?

混乱的谷地间,一道道慌张失措的人影在昂首张望。

妙闵从地上爬起,惊讶的神情中透着些许异样。

钟广子与项成子、万道子、方丹子面面相觑,似乎有所猜测,皆倒抽一口寒气,急忙又抬眼看去。

不过瞬间,豁口出现一道巨大的身影,稍稍低头俯瞰,怒声吼道:“本尊叔亨,乃神洲使也。万灵山门主,还不给我滚出来叩见——”

凌厉的吼声从天而降,便如炸雷一般在空旷中久久回荡。随之而来的无上威势,令人神魂惊悸而无所适从。

钟广子虽然早有所料,却还是脸色大变,急走几步,高举双手:“在下钟广子,忝为万灵山门主……”

项成子与万道子、方丹子不敢怠慢,各自报名拜见。

钟广子毕竟身为地主,强作镇定又道:“我等敬奉冰蝉子前辈久矣,却不知他老人家安在……”

透过结界的豁口,一时看不清那人的模样,只有巨大的身影,以及吓人的吼声:“冰蝉子监管神洲不力,神洲使一职由本尊接任。据悉,尔等在此寻觅九星剑,速速交出来。胆敢忤逆,严惩不贷!”

那个巨人,竟是新任的神洲使。而神洲使乃是域外的高手,他初来乍到,怎会知晓此地的情形,并恰好赶来?

钟广子的担忧,终于应验,却更加惊慌,不由得看向左右。而四周的众人,却不约而同看向百余丈远处的另外一道人影。

“谁是无咎?”

自称叔亨的神洲使,果然非同小可,仿佛已猜到了众人的心思,张口喊出了无咎的名讳,随即又厉声喝道:“他竟然身携六把九星剑,哼,还不给本尊呈上来……”

他好像在与人问答,而不过瞬间,竟是抬起大脚踏下,结界豁口又是一阵撕裂的轰鸣。

此时此刻,无咎已从地上站起。万灵塔与阵法同归于尽,或是正是脱身的好时机。而随后发生的一切,又让他吓得愣在原地。

那位神洲使,不仅是个巨人,还一剑劈开了万灵谷的结界,强大的简直叫人难以想象。自己还想着摆脱追杀,躲入结界深处,照此看来,根本无处躲藏。不过,他怎会知晓本人的一切?

无咎正自狐疑不定,一道强横的神识霍然而至。他顿时觉着遍体生寒,犹如坠入冰窟一般而心生惶恐。即使想要躲避一步,都不能够,仿佛随时都要降下惊天雷罚,使人神魂俱灭而烟消云散。

嗡嗡的吼声又起:“你,便是无咎?交出神剑则罢,不然本尊捏死你!”

那带着无上威严,且又极为藐视的口吻,与对待蝼蚁,没有两样。

他竟然要捏死我?

而既为神洲使,至少也是天仙的修为。一个小小的金丹人仙,在他的眼里,不是蝼蚁又是什么?而他知晓自己的名讳也就罢了,缘何认得自己?我从未见过他呀……

无咎依旧是僵立原地,满脸的惶恐。

而各家仙门的高手已是忍耐不住,纷纷出声呵斥。

“无咎,此事关乎我神洲仙门的安危,还不认罪,乞求神洲使前辈的宽恕……”

“修仙者,道义为先。岂能利欲熏心,肆意妄为……”

“无咎道友,劝你迷途知返,犹未晚矣……”

“只要你交出神剑,过往的恩怨不妨一笔勾销……”

“无咎老弟,算是我神洲同道求你还不成吗?交出神剑,天下太平……”

众人又是齐声讨伐,又是苦口婆心的加以劝说,可谓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。而如此的软硬兼施,说白了,还是怕殃及自身。

而那位神洲使叔亨,却是极不耐烦,一边缓缓抬起大脚,一边吼声又道:“三息之内,再不交出九星剑,此处便是尔等的葬身之所……”

哎呦,那大脚踏下来,结界彻底崩溃,到时候谁也无法幸免啊!

“无咎,你不识好歹……”

“无咎,莫要逼得你我自相残杀……”

“小子,你不仁,我不义……”

“诸位一起动手,拿下他交由神洲使前辈发落……”

在场的数十位高手,只当是死期降临,且又无从逃躲,无边的恐惧顿时变成滔天的怒火,各自飞剑在手,便要同仇敌忾。事关个人安危啊,神洲同道仙门从来没有这般的齐心协力。即便人群中的方丹子,也是摇头叹息而神情无奈。

那是神洲使,域外高手,真正的天仙,无上的存在。莫说他要捏死一个人,就是要毁掉整个神洲仙门也是轻而易举。便如同面对煌煌天威,再多的计策也是无用,所谓的运数也不过是一种自我的安慰。眼下除了屈从、降服,再也无路可走!

无咎惊愕片刻,好像已从惶恐中定下神来。而他此时心头的苦涩,却胜过了二十多年来的所有苦难。

在祁散人的劝说下,在太虚的相助下,我总算是抖擞精神,再次踏上这次万灵谷之行。不管是解救苍生,还是要摆脱厄运,只要得以提升修为,倒也不至于一无所获。而几番波折、几番逆转,终于如愿以偿寻到神剑,谁料最后关头又遭暗算。如此倒也罢了,且耐心周旋下去。假以时日,应该脱身不难。而那扇命运的窗户开的太大了,随即一位巨人般的神洲使闪亮登场,并指名道姓,生死相逼,再也没有任何的转圜之机。

从前遭遇的凶险,不过是沟沟坎坎,如今却是面对一道深不见底的深渊,一座无从翻越的大山。

什么叫祸不单行,什么叫身陷绝境,什么叫无所遁形,什么叫死到临头?

眼下当如是也!

而三息之内,务必取舍。生死抉择,立见分晓!

“哼,我数一……”

吼声传来,犹如晴空霹雳。

众人正要发动围攻,随即又上下张望,进退不定,一个个神色惶惶。

无咎却是长长舒了口气,慢慢直起腰身,旋即狂乱的威势透体而出,披肩长发无风飞扬。周身上下筋骨脆响,一度愈合的肌肤再次迸溅出道道血线。

“二……”

吼声再响,声声催命。

无咎剑眉倒竖,轻轻啐了一口。

事已至此,莫论生死,休提运数,唯有往前。哪怕前方是无底的深渊,也要跳下去,是难以逾越的高山,也要一头撞上去。

数十位修士僵在原地,进退不定,上下张望,焦急万分。三息的时辰,也就是眨眼的工夫啊!而随着催命夺魂的吼声再次响起,强横的杀机陡然沉降,便如高山倾轧而至,使人神魂窒息、战栗、绝望,却又无从躲避!

那个小子要干什么,他为何还不交出神剑?

“三……”

吼声又起,仿佛丧钟在最后一次敲响。狂怒的肃杀之气瞬间笼罩四方,顿如万物灭绝天地终结。

在场的筑基弟子早已不堪承受,一个个口吐鲜血跪倒在地。即便是钟广子、项成子、万道子三位伤势未愈的门主,也是双股战战,摇摇欲坠。而不管彼此,皆死死盯着百丈外那个身影,一个个又是惶恐难耐,又是惊愕不解。

那小子要干什么,为何还不交出神剑?即使他无法无天,难道还敢胆敢挑战神洲使不成……

便于此时,无咎的脚下突然多出两道剑芒。

那两道剑芒,一紫一红,像是两团隐约的霞光,又似两片朦胧的花瓣,带着天边的寂寞,沉醉的豪情,带着黄昏的孤单,雨后的冷艳,托起他扶摇而上,直奔那结界的豁口飞去。

那巨大的人影见到无咎现身,只当是无咎举手就擒,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,旋即消失在豁口中。

无咎踏着剑芒离地而起,兀自衣衫褴褛,遍体的血迹,整个人透着说不出的狼狈与孤单。而他根本没有理会四周的众人,任凭乱发飞扬,只管挺直身躯而两眼看天,看着那巨大身影缓缓消失,看着碧蓝的天空愈来愈近。

便于此刻,他缓缓的去势猛然加快,随即身形一闪,倏然冲出豁口。

其用意不言自喻,趁机逃出结界。只要没有结界的禁锢,神洲之大尽可去得!

而与之刹那,一道闪电突如其来。

原来那位神洲使根本没有心慈手软,无非要以最少的力气杀了他!正如面对蝼蚁,伸手一把捏死!

无咎去势匆忙,猝不及防。凌厉的杀机已呼啸而至,威势之强,来势之快,即便想要施展冥行术都晚了一步。他无从躲避,急忙咬紧牙关,双手挥舞,压抑已久的法力疯狂奔涌。随之一道六七丈的黑色剑芒霍然而出,紫、黄、红、青四道剑光相继闪现。而便在五剑合一的瞬间,那道快若闪电的攻势已到了面前。

“轰——”

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之中,排山倒海般的威势猛然炸开。

无咎惨哼一声,倒飞出去。人在半空,这才来得及四下张望……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