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章 祭司叔亨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anhai、哥很烦躁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一片云雾紧锁的山谷,从中裂开一道数丈宽长的缝隙,并有光芒闪动,显得颇为的诡异。

那便是万灵谷?结界内外,果然乾坤迥异。

透过层层狂乱的气机看去,百多丈外有位中年男子悬空而立。其身着黑衫,颌下金须,鉄冠束发,双目塌陷,神情乖戾,虽然身躯粗壮,而个头倒也寻常。之前的巨大身影,应为禁制所致。毋容置疑,那人便是接任的神洲使,叔亨。只见他狰狞的神情中带着冷笑,而冷笑中又透着几分意外。

与此同时,五把神剑合为一体,尚未显威,便在一道快若闪电的剑光之下崩溃殆尽。随之法力反噬,狂猛的威势横扫而来。

“轰——”

无咎尚未看清四周的情形,便好像被一堵厚重的墙壁给狠狠拍了一下。他顿时口吐热血,差点昏死过去,兀自在半空翻滚倒飞,不忘伸出双手乱抓。

“咦……”

中年男子,或是神洲使叔亨,本以为出手便能有个了结,谁料那小子竟然没死。而不仅如此,对方的五剑合一,威力堪比地仙高手,其中必有古怪。他微微愕然,已有猜测,随即厉声喝道:“本尊在此,交出九星剑!”而话音未落,他已勃然大怒,旋即双臂交错,挥手祭出一道剑气:“小子,你还敢逃……”

无咎依旧是在凌空倒飞,而败退之际,身形闪烁,突然化作一道淡淡的光芒倏然而去。

天仙的高手啊,巅峰、烈日一般的高高在上,莫说战而胜之,简直就是望而仰止的存在!此时不逃,更待何时!

无咎刚刚施展冥行术,一道剑气呼啸而至。他不敢招架,全力逃遁。而剑气却是快若闪电,如影随形。他急忙抓住一块玉盘往后扔去,便听得“轰”的一声炸响。玉盘崩溃的瞬间,浩荡的法力席卷而至。他把持不住,遁法难继,被迫现出身形,一头栽下半空。

昆玉盘,乃是一个叫作恒羽青的传家之宝,面对天仙的高手,竟如此的脆弱而不堪一击!

“哼,不知死活的东西,本尊让你神魂俱灭……”

叔亨随后而至,怒吼声震彻千里。他就是神洲的主宰,掌控着万物的生死轮回,今日竟然有人反抗挣扎,简直就是自取灭亡。

无咎的人往下落,气息暴躁,神魂恍惚,只觉得疯狂的法力随时都将失控爆体而出。他急忙咬紧牙关,强抑心神。

那个可恶的叔亨,太过于强大,且冷酷无情,心狠手辣。与其对阵,处处受制。即便施展冥行术,都难以自如。照此下去,在劫难逃啊!

无咎又是焦急,又是无奈。

又一道剑气呼啸而来,比起之前的威力更胜几分,便仿佛撕裂了虚空,耀眼的光芒令人胆战心惊!

啧啧,同样是剑气,而由天仙高手施展出来,却声势非凡,与闪电一般势不可挡!

无咎不敢回头,直奔下方的山谷扑去。

唉,下一刻便要魂飞魄散,而眼下依然要拼命的逃窜。这便是弱者的悲哀……

无咎好像已看到了自己最后的下场,不由得心头冰凉,而绝望之中,又透着不服不忿。

那道催命夺魂的剑气,已近在咫尺。而山谷尚在数百丈外,即使想要遁入地下也是来不及了。

便于此时,山谷中突然蹿起两道熟悉的人影,一个挥动大袖祭出剑气,一个抬手疾抛并大声叫喊:“兄弟,昨日抢你肉吃,今日还你一个人情,接住……”

祁散人与太虚?两个该死的老东西,竟在此时现身……

无咎去势正急,迎面两道光芒飞来,竟是一把白玉打造的短剑,与一枚玉简。他不及多想,伸手便抓。

“小子,还不快逃——”

与此瞬间,祁散人擦肩而过,急促示意之后,随即放声笑道:“呵呵,这个人情倒也使得!老弟,敢否与我并肩御敌?”

“唯一死尔,有何不敢!”

问答之际,老哥俩已越过无咎齐齐出手。

叔亨接连遭遇反抗,早已是怒不可遏。眼看着便要将那个逃窜的小子碎尸万段,谁料竟然有人施救?他脸上戾气闪现,抬手往下一点。呼啸的剑气突然从中炸开,随即化作三道闪电而去势如旧。

“砰、砰、砰——”

无咎抓住短剑与玉简,不及查看,顺势收起,便要遁入地下逃往远方。而一道凌厉的杀气瞬息及至,猛然击中他的后背,护体灵力崩溃,金蚕甲顿时炸得粉碎。他两眼发黑,“扑通”砸在一块山坡上。

紧接着又是连声闷响,两道人影相继坠地。那是祁散人与太虚,同样没能挡祝气的攻势。

无咎咬牙挣扎爬起,一腔热血从口鼻间喷涌而出。方才的重击,虽然致命,所幸一分为三,使得威力稍减。再有金蚕甲与法力护体,尚无性命之忧。不过,祁老道与太虚却是双双遭到重创而情形不妙。

一道人影在半空中停了下来,带着阴森的冷笑嘲讽道:“小子,怎么不逃了?”

“你……你为何不逃呢……”

“唉……他为何不逃呢……”

祁散人与太虚躺在地上,彼此相隔数十丈,满身满脸的血迹,痛苦狼狈不堪。而两人痛苦呻吟之余,又抱怨不已。

在老哥俩看来,那小子擅于逃遁,且机智多变,明明可以在落地瞬间借机遁去,却又偏偏举止反常。倘若三人一起死在此处,所有的心血都将付之东流,数百年的夙愿,再也没有了指望!

无咎慢慢站起身来,看向祁散人与太虚,想要摆出一个轻松的笑脸,却又忍不住惨哼着翻了个白眼:“两个老滑头……”

老家伙也好,老滑头也罢,诸多的情怀,尽在不言中!

无咎昂起头来,凛然出声:“输赢未分,生死未决,我为何要逃?”

“你……要与本尊分出输赢?”

叔亨悬空而立,居高临下。在他的眼里,山坡上的三个人便如待宰的羔羊。却不料那蝼蚁般的小子,竟然与他叫阵。他以为听错了,微微一怔,随即伸手抚摸着颌下的金须,脸上露出阴冷而又揶揄的笑容:“呵呵,真是好胆……

一个遍体鳞伤,自身难保的人仙小辈,竟然要与天仙的高手对决,如同一个幼儿挑衅一个壮汉般的可笑!

无咎不再啰嗦,一甩乱发拔地而起

“本尊倒是要看看,你有何神通……”

叔亨的神情如旧,单手一抓,掌心光芒闪动,随即抬脚虚踏缓缓往前。威势所致,一阵阵无形的劲风掠过四方。

无咎飘然半空,轻盈随风,顺势往后退却,全无半点的畏惧,还不忘轻描淡写般的问道:“这位前辈来自域外哪家仙门,能否告知一二……”他虽然佯作轻松,却又仿佛忌惮,或是形势所逼,有意无意加快了退势。

叔亨却是不以为然,继续往前逼近。他狰狞的神情中透着杀机,似笑非笑道:“本尊来自卢洲,乃玉神殿十二祭司之一……”

这位神秘莫测,性情乖戾,且又令人畏惧的神洲使,竟然张口道出了自己的来历。或许他在捉弄一个玩物,纯属一时的兴趣;亦或许在他的眼里,那小子只是一个死人而已。

“十二位祭司,岂不是就是十二天仙的高手?啧啧,玉神殿当真了得啊!那位冰蝉子也是其中的高人之一吧,不知与前辈相比如何?”

“冰蝉子失职,已被撤去祭司的神位!”

“哦……想必祭司一职,乃是卢洲最高的存在?”

“哼,祭司之上,还有左右神殿使,以及玉神尊者!”

“哎呀,却不知左右神殿使与玉神尊者又是何等修为呢?”

“小子,你问的太多了……”

说话之间,两道人影渐渐远离了山谷。

此时,一轮红日光耀万里,天地茫茫空旷高远。只是无形的杀机随风飘荡,使人难以摆脱而无从挣扎

“前辈,我交出神剑便也是了,却不知你要来神剑何用?”

“没有用处,毁了它,以免尔等心生妄念,无事生非!”

“既然如此,请笑纳……”

无咎抬手扔出一把短剑,仿佛已放弃了最后的抵抗。

叔亨踏步凌空,咄咄逼人。而数十丈外的那个小子却是啰嗦没完,使他终于耗尽了耐心。而不待发作,一把短剑飞了过来。他不由得身形一顿,凝神打量。

之前的短剑尚在翻滚,紧接着一把又一把短剑接踵而出。眨眼之间,竟有十余把之多,俨然一个源源不断的架势!

叔亨两眼一瞪,旋即大怒:“小子,你敢耍我……”

还以为那小子识趣,乖乖就范,而他扔出来的分明就是寻常的飞剑,又哪里是什么九星剑!

而他怒声未落,十余把飞剑光芒闪烁,随即“嗡”的一声,竟如疾风骤雨袭来。

好吧,那小子不仅肆意耍弄,还趁机偷袭,真是胆大妄为!

叔亨挥臂横扫,袭来的飞剑“砰砰”炸碎。他趁势往前,便要还以颜色。谁料又是一道剑光倏然而至,竟有七八丈之巨,浑似一道黑色的闪电而杀气森森。

他冷哼了声,掌心剑气闪现。

而黑色的剑光尚未作罢,一道紫色的剑光,接着一道红色的剑光,再一道黄色的剑光与一道青色的剑光接踵而至。紧随其后,又一道金色的剑光呼啸凌厉。与之刹那,六剑合一,猛然爆出一团十余丈的光芒,继而星光绽放而剑光如雨。

叔亨微微诧异,剑气出手。

“轰——”

攻守相撞,法力轰鸣。凌厉的威势骤然炸开,顿作惊涛骇浪横卷四方。

叔亨的去势受阻,却只是稍稍停顿,随即逆流而上,抬脚便是数十丈。他破风穿云而过,猛然挥舞双袖而厉声喝道:“有什么手段拒使出来,本尊……”

四周依然星光漫天,杀气凌乱,而那个满身是血的人影没了,只有一道淡淡气机遁向远方。

叔亨微微瞠目,昂天怒吼:“我定要将你扒皮抽筋,挫骨扬灰……”

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