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二章 自助天助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mamaniac、萨萨___秋、多情的话语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一道淡淡的光芒划空而过,从中现出无咎的身影,他匆匆回头一瞥,又急急忙忙奔着远方遁去。

喘息之间,一位金须男子接踵而至,身形稍稍一晃,随后紧追不舍。

无咎不敢停歇,只管狂奔不止。

高山大川,横越而过。丛林湖泊,倏忽急逝……

须臾,前方海水茫茫。

不知不觉,已越过何服国,横穿了古巢国,来到了神洲以西的大海之上。而匆忙之间,想要调转方向都来不及,只能一路狂奔,却依然摆脱不了追赶。神识之中,叔亨的身影依旧在数百里处阴魂不散!

无咎一边继续施展冥行术,一边忍不住暗暗叫苦。

此时的他,不怕爆体而亡。要知道此前有过遭遇,只要疯狂施展法力,反倒有利于气海的宣泄,以及神剑的吸纳。唯一的害处,便是耗尽所有的修为。

而为了活命,根本顾不得许多。

怎奈天仙的高手,过于强大,即使借助第六把神剑的威力,也不过是稍稍加以阻挡。如若不然,想要脱身都难!而一遁足有千余里的冥行术,竟然甩不掉那个家伙的追赶。照此下去,一旦自己耗尽法力,只能任凭摆布,又怎能不让人忧心如焚!

不过,自己也并非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还有太虚赠送的人情呢……

无咎狂奔之余,手中多了两样东西。

精玉打造的短剑,尺余长短,入手冰寒,威势不凡。

而玉简之中,则是拓印着一篇口诀:一剑天枢化贪狼,魁星含煞桃花殇;二剑天璇守巨门,乾坤方寸龙虎强;三剑天玑赐仙田,有道真人日月长;四剑天权多机缘,五行变化著文章;五剑玉衡破苍穹,玄妙颠倒逆阴阳;六剑开阳度厄时,混沌两极又玄黄;七剑瑶光破军杀,魔炼魂魄鬼神亡。最新最快更新洞明隐元冲北斗,九星千古开八荒。

九星神剑的口诀,太熟悉了!

而如此完整的口诀,着实出乎所料。其中不仅有七剑的排序,还有最后一把天玑剑的口诀。只是最后两句陌生的口诀,不知寓意如何。

九星神剑的口诀,应该是楚雄山的不传之秘,如今拱手相送,太虚的这份人情足够厚重!老头,我不忘了你的好处!

无咎默默记下玉简中的口诀,又查看手中的短剑。

毋容置疑,这是最后一把神剑,也就是排序第三的天玑剑,倘若收为己用,应该与之前的金色玉衡剑,起个大吉大利的好名字……

便于此时,一道风声带着强劲的杀气呼啸而来。

无咎回头一瞥,脸色大变。

不过稍稍分神,便被叔亨追到了数里之外。而那家伙也够狠毒,竟不失时机出手偷袭!

无咎急忙催动法力,却觉冥行术已然施展到了极致。而气海之中,曾经充盈的法力也不复当初。连番的狂奔之下,早已耗去了大半的修为。

此时莫说偷袭,就是光明正大的攻势也招架不住啊!

无咎惊得不敢多想,一头栽下半空。眨眼之间,人已没入浪花奔涌的海水之中。

“轰——”

剑气随后急转直下,竟是将海面劈出一道数十丈深的豁口。

叔亨顺势而至,飞身遁入水中。不管是上天还是入地,他今日都不会罢休。只要将那个携带神剑的小子杀了,此番的神洲之行便算是大功告成。他绝不会重蹈冰蝉子的覆辙,为了心慈手软而自酿苦果!

无咎入海之后,尚未远去,便被震荡的威势波及,顿时随浪翻滚而头晕脑胀。他正要施展水遁,却觉一道人影急冲而来。那快若游鱼般的架势,比起水行术还要高明几分。他吓得手忙脚乱,急忙蹿出海面飞向半空。

叔亨紧跟着破水而出,脸上多出一抹狞笑,旋即脚下虚踏几步,不慌不忙往前追去。

与其看来,那小辈不过是强弩之末,纵是狡猾百变,最终还是逃不出他的掌心。

无咎却是不惜余力拼命逃窜,匆忙的身影狼狈不堪。

置身于茫茫的大海之中,竟有一种无路可逃的惶恐。而打又打不过,逃又逃不脱,耗尽修为之际,便是任人宰割之时。此前或也窘迫,却远远比不上今日的艰难与凶险。从没有过这般的绝望,难道天要绝我?

啊呸!若是坐等着老天开恩,早已死了八回。若想活下去,只能靠自己!

古人说得好啊,自助者天助之,自弃者天弃之……

无咎正在为自己鼓劲,一道剑气呼啸而来。他头也不回,翻身扎向大海。

叔亨只当某人故技重施,抬手一指。剑气翻转,抢先一步劈向海面。他要阻断那小子的去路,让那小子打消逃生的念头。

而无咎的人往下冲,尚未接近海面,猛然一个鹞子翻身,转而继续往前遁去。起落之间,堪堪摆脱了致命一击。

叔亨察觉上当,暗暗恼怒,脚下猛踏几步,突然加快了去势。

唉,古人说得轻巧,而想要自助却是不易啊!修为神通,皆来不得半点儿虚假!

无咎察觉身后的叔亨愈来愈近,焦急之下拿出那太虚所赠的那把玉剑,稍作迟疑,随即心头一横。他默念有词,手中用力。“砰”的一声脆响,所持的玉剑炸得粉碎。与此刹那,六道剑光从他的掌心相继闪现,旋即裹住了一团白色的气机而倏然回归体内。他只觉得已经空荡的气海猛然充盈,随之浩荡的法力疯狂涌向四肢百骸。筋骨脆响,肌肤爆开,阵阵雷鸣在耳后接连不断,强横莫名的威势沛然而出……

“砰——”

无咎尚自难以自持,去势突然一顿。便如撞向一道坚韧而又无形的网,反噬的力道轰然袭来。他猝不及防,仰面朝天倒飞出去。

叔亨恰好追来,适时稳住身形,却不忘趁机难,抬手祭出一道剑气。

被人追杀,惨不惨?遭到一个天仙高手的追杀,惨不惨?不顾爆体而亡的风险强行吸纳神剑,惨不惨?而最惨的并非如此,而是拼命到头,却撞上了一堵墙,一堵看不见,且又坚不可摧的墙!尤为惨者,还有人趁机难,落井下石,从背后给你来上一剑绝杀!

唉,天若有灵,那也是个小心眼的家伙。我还没想着自助,它便让我一头撞上了深海的结界……

无咎往后倒飞,凌厉的剑气呼啸而至。他自知劫数难逃,索性返身扑去,任凭肆虐的法力撕裂着筋骨、经脉与肌肤,双手疯狂挥舞而剑光齐出,只为在陨落之前出他的最后一击。

一道黑色剑光霍然而出,紧接着又是红、紫、黄、青四道剑光。而五道剑光尚未显威,一道金色的剑光与一道白色的剑光带着雄浑的威势相继闪现。霎时七剑合一,旋即一道**丈的巨剑怒劈而下。

“轰——”

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中,剑气与巨剑同时崩溃。而强大异常的威势轰然炸开,顿时光芒刺目而威势横卷。

叔亨始料不及,往后退却。而半空中犹然彩虹闪烁,狂风大作,便好似天地异变,凌厉的杀机久久凌乱不绝。直至数百丈外,他慢慢止住身形,恍然道:“怪不得千百年来,玉神殿始终不肯作罢。那七把九星剑,果然有些蹊跷!”

那小子固然悍不畏死,却只是一个人仙六层的小辈罢了。即使疯狂,也根本不值一提。而他方才的一击,竟堪比地仙后期的修为。浅而易见,一切来自于那七把九星剑。

“砰——”

与此同时,一道人影再次撞在虚空的禁制上。他惨哼了一声,翻身栽落,又急忙盘旋,这才勉强借助风行术稳住身形。

天,仿佛还是那天;海,好似还是那海。而如此空旷之间,却横亘一道无形的屏障,使得天地成了囚笼,使得无拘无束成为了一种虚幻的梦想。

“哼,我早晚将它捅个窟窿……”

无咎恨恨回头,冲着那虚无而又真实的结界啐了一口,忽而觉两眼模糊,急忙摇了摇头。此时的他,不仅嘴巴,鼻子、双眼与双耳,皆溢出血迹。浑身上下,更如血洗了一般。尤其他体内的法力犹在狂涌不断,暴躁的神魂几欲破体而出。

数百丈外,叔亨好像是改变了念头。他稍作权衡,沉声道:“小子,交出九星剑,本尊饶你一回!”

无咎循声看去,呲牙一笑:“嘿,我若不是三岁小儿,便是域外的修士生性愚蠢……”他兀自摇摇欲坠,却气势不减,一甩乱,张狂又道:“少啰嗦!你一个域外异族的家伙,竟敢欺我神洲,定然叫你来得、去不得……”

饶你一回,并非饶你一世。这种话语中的玄机,对于一个曾经咬文嚼字的教书先生来说不值一提。

叔亨的两眼中厉色一闪,怒道:“该死的东西……”

他觉九星剑的神奇之后,有心据为己有,倘若真是宝物,就此毁去难免可惜。谁料那小子不识好歹,竟然反过来出言嘲讽!如此倒也罢了,他不仅骂人,还出言恫吓,真是岂有此理!

而他这边话音未落,那边摇摇欲坠的人影突然冲天而起。只见对方带着遍体的血迹,与惊人的威势,乱飞扬之间,出一声断喝:“叔亨,有胆再战!”

叔亨的胡须在哆嗦,脸上露出怪异的笑容。所谓的怒极生笑,便是他这种模样。

无咎居高临下,气势汹汹道:“我这回拼尽全力,不信杀不了你!”他好像在自言自语,双手之间却是剑光闪烁。

那小子要杀我,他凭什么?难道他的九星剑,还能施展出更大的威力?

叔亨微微一怔,神色狐疑。紧接着一连串的剑光呼啸而来,他急忙凝神应对。而不过瞬间,他猛地挥袖击碎了十余把飞剑,怒声吼道:“小子,给我站住——”

无咎真的拼劲了全力,却是转身疾遁而去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