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五章 道不虚行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o老吉o、萨萨___秋、吥啦、yptse、砸锅卖铁人、多情的话语、草鱼禾川、哥很烦躁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杏儿家,来了客人。

据说是她故国的兄长,一个游学的教书先生。

村子不大,有个风吹草动,男女老少都知道。于是院子的篱笆外,多几个围观的妇人,远远笑着,伸手指点,又凑在一起窃窃私语。

想想也是让人好奇,杏儿她一个孤苦无依的弱女子,竟然还有兄长从万里之外寻来。而那位先生,衣着光鲜,年轻英俊,像个富家公子哦,啧啧……

杏儿则是在院中忙碌着,依旧是脚步欢快而面带喜色。她从村里借来了两尾鱼,一块肉,半壶酒。她要竭尽所能,来款待她的贵客。

无咎依旧坐在石桌旁,冲着院外的几个妇人点头示意,竭力摆出一个教书先生的模样,又扭头打量着简陋的小院而显得有些无奈。

与杏儿交谈之后,时近正午,那女子不容分说,便忙着张罗酒菜。

嗯,盛情难却啊!

况且杏儿也真的可怜,从她口中得知:她妹子枣儿,太过年幼,不愿陪客,惨遭殴打,伤重不治而亡。她则是被卖给一个行脚商贩,而对方嫌她瘦弱,厌弃之后,又将她转卖给一个楚雄国的富商。谁料半道上遇到山贼,富商被杀,她被抢到了贼窝中,而没过几日,富商的家人前来报仇,山贼一哄而散。而她并未因此幸运,反被当成罪魁祸,再次遭到贩卖,最终流落到了楚雄与西周交界的一个小镇里。

不过,这女子的厄运并未因此而终结!

她给一个四五十岁的商贩当婢女,结果怀了孩子。而孩子出生之后,身带残疾。商贩为此大怒,将她与孩子一起赶出家门。她无处可去,被侯家村的一个老头收留,代价就是给他当婆娘。她被迫答应,而老头却暴病而亡。她独自带着孩子,辛苦过活,恰好今日遇到了当年颇为照顾她的无先生,可不就是遇到了亲人!

此外,神洲以天干地支纪年。适逢戊寅,推算起来,本先生竟然在地下沉睡了一年多……

“哇……哇……”

摇篮中传来哭声,一个孩子在四肢乱蹬大哭大叫。

杏儿冲出草棚,意外道:“这孩子颇为乖巧,缘何哭闹?”她匆匆走到近前,想要查看摇篮中的孩儿,却满手鱼腥,歉意道:“无先生,这……”她是怕客人嫌弃孩子的吵闹,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啊……不急不急,我来瞧一瞧!”

无咎坐在一旁,正百无聊赖,忙伸出手来,将孩子轻轻抱起。见杏儿依然满脸的歉疚,他摇了摇头:“我闲着也是闲着,无妨的……”

杏儿放下心来,欠了欠身子,又回展颜一笑,唤道:“黄嫂、章嫂、沈二娘,且进院歇息!”几个妇人扭扭捏捏,连连摆手。她也不客套,自去忙碌。

而院外的几个婆娘,又是一阵窃窃私语。

“嘻嘻,大男人抱孩子,真是少见!”

“如此年轻英俊的男人,更稀罕哩!”

“二娘,你说那位先生,真是杏儿的兄长?”

“哼,郎情妾意,不外乎称兄道妹……”

“啧啧,还是二娘见多识广!还万里迢迢寻来,噗……谁信呀……”

“哎呦,那位先生要摔孩子了,怕不是恼羞成怒……”

无咎抱着孩子,回到桌旁坐下。而孩子犹在哭闹,满脸的鼻涕、泪水,却紧闭双眼,四肢乱蹬。他顿时浑身僵硬,尴尬无措,慌乱道:“乖呀,莫要啼哭……”

他从来没有抱过孩子,更不懂得哄孩子,今日是有生以来头一遭,着实让他为难不已。本以为逗弄孩子很简单,却不想如此的麻烦。

而小小的人儿,根本不领情,像是遭受了天大的委屈,哭闹声更加响亮。

无咎依然僵直双手,像是掐着一个怪物,却又不敢用力,急得呲牙咧嘴。恰见院外是几个长舌妇在唠叨没完,他忍耐不住,牙缝中轻轻吐出一个字:“滚——”

黄嫂、章嫂与沈二娘正兴致盎然,不料一声叱呵传来。三人顿时脸色大变,禁不住连连后退几步。

“何来的雷声……”

“那位先生怒了……

“天呐,吓死我了,那人果然不是善良,快走……”

三个妇人只觉得雷鸣震耳,心惊胆战。而四周却又好像没有任何动静,好像白日里撞鬼一般。三人面面相觑,吓得转身便走。而走出老远,还忍不住回头张望而一个个心有余悸。

“乖啊,莫要啼哭,吃块糕点……”

无咎暗中施展神识,轻易吓走了三个长舌妇,而孩子比起妇人更难对付,依旧是啼哭不停。他也是无奈,索性以右手托着孩子的小屁股,并以灵气笼罩,唯恐手上没有轻重伤着孩子。他的左手,则是抓出一包糕点放在桌上。而他尚未拈起云片糕,不由得微微一怔。

与此同时,孩子不哭不也闹了,竟慢慢睁开双眼,旋即出“咯咯”的笑声。

杏儿匆匆走来,身形一顿,急忙放下碗筷,转身扑向孩子。

无咎顺势收起灵力,犹自神色好奇。

杏儿则是一把抱起孩子,又冲着孩子细细端详,随即搂在怀里,竟喜极而泣。而孩子再次出咯咯的笑声之后,好像累了,闭上双眼,慢慢熟睡过去。杏儿依然舍不得放下孩子,犹自沉浸在喜悦中而默默流泪。

无咎也不打扰,抚了抚衣摆,起身走向草棚下的灶台,亲自动手将已齐备的菜肴端到桌上。然后施施然坐下,挽起了袖子。先是吃了几块肉,又慢慢品尝起鱼羮。他丝毫没有仙道高手的矜持,一如当年的那个无先生。

当杏儿察觉失礼,急忙擦拭泪水,放下孩子,走到桌前分说道:“先生勿怪!我家娃儿出生之时,不懂啼哭,且双目紧闭,与常人迥异。郎中与稳婆只当是异种怪胎,当场连称晦气。于是我被赶出家门,却不想娃儿不聋不哑、也不瞎……”话没完说,她又眼角噙泪。

石桌上,一盆鱼羮见了底。

无咎放下汤勺,心满意足,咧嘴微笑,出声道:“你若想讨个公道,我帮你……”

杏儿却是摇了摇头:“今生今世,我再也不会踏入侯家半步!”

她口中的侯家,便是那个无情无义的商贩。

“嗯,我带你返回南陵的铁牛镇,与家人团圆……”

“且不说万里迢迢,路途艰难,而自从我被卖到如意坊,便再也没有了家人!”

杏儿再次回绝了无咎的好意,坐在桌前,端起酒壶:“遑论如何,杏儿都要感谢无先生!若非先生带来的运气,只怕孩子难以大好。杏儿敬您一杯酒……”

“我不饮酒!”

无咎摆了摆手,忍不住笑道:“嘿,我还能给人带来好运气?”

杏儿并不强求,倒了半碗酒,竟一饮而尽,根本不像个柔弱的女子,反而显得颇为坚毅而又固执。或者说,那是历经痛苦的代价,给她一种不符年纪的疲惫。

无咎看着面前有些陌生的杏儿,竭力想找回当年那个小丫头的模样。他沉吟片刻,劝说道:“你一个女子带着孩子,难以过活。不妨回到南陵,找个富庶之地安家落户……”他话没说完,又默然作罢。

他诚心实意,想要帮着杏儿摆脱困境。或是心生恻隐,也或许是一种情怀。而正如当年的如意坊,他救不了那个小丫头。时隔六年,他依然改变不了眼前这个女子的命运。这与修为无关,强大的神通也并非无所不能!

杏儿又给自己倒了半碗酒,瘦弱的面颊透着微微的红润。她端起酒碗,再次一饮而尽。借来的半斤酒,终于一滴不剩。她看着摇篮中熟睡的孩子,笑道:“他不聋也不瞎,瞧瞧多乖巧呀!”她笑着笑着,眼圈中又是泪花闪烁,旋即低下头来,抽泣道:“杏儿命苦,再也不敢奢望富贵荣华,所幸上天垂悯,给我送来一个孩儿。我要他长大成人,我要他代替娘亲返回故国,我要他像先生这般走遍天下……”

孩子,总是承载着太多的呵护与寄托。哪怕是为了他付出所有,他的至亲也会无怨无悔!

唉,有娘的孩子,真是好!而一个当娘的,可以守着她的孩子,尽其舔犊之情,想必是再无所求……

无咎突然坐不下去了,站起身来:“杏儿,我有事在身,不便耽搁!”他抬手一挥,桌子上多出五六块金锭。而他稍作迟疑,又拿出几卷册子:“金子,足够你娘俩过活一生。而经文典籍,则留给你的孩子。实不相瞒……”

杏儿看着突然冒出来的金锭,禁不住伸手捂着嘴巴而瞪大双眼。

“你的孩子双目四瞳,或天赋异禀,被我灵气冲开经脉,来日或许有番作为也未可知!”

无咎为了止住孩子的哭闹,无意间催动灵力。舒缓的灵气所致,使得孩子睁开双眼。而那几个月的娃娃,很是古怪,竟目生双瞳,显然迥异于常人。他很是诧异,便以神识查看孩子的四肢百骸,并未看出什么名堂,却又暗暗好奇。于是他动身之际,留下几卷古籍,用意倒也简单,无非想要杏儿娘俩以后好好过日子。

“无先生,你是仙人?”

杏儿在外漂泊数年,早已出了一个村妇的经历与见识。故而,当无咎拿出金锭与卷册,她惊愕之余,随即看出了其中的不凡。

“无非懂得几式法术而已,又哪里是什么仙人!”

无咎走向摇篮,俯身看了看熟睡的孩子,含笑点了点头,便要告辞离去。

“扑通”

杏儿竟然双膝跪地,泪光盈盈:“今生今世,杏儿不忘先生大恩!”

不管她如何倔强,终究抵不过日子的艰难。而有了金子,她娘儿俩从此衣食无忧。

“哎呀,何必如此呢,我也曾经有个妹子……”

无咎不愿多说,拂袖一卷,便已将杏儿隔空托起,想了想又道:“尚不知你家娃娃名讳,或有相见之日……”

杏儿飘然落地,惊魂未定道:“孩子没名没姓,还请先生赐名!”

“何不用他爹的姓氏?”

“他与侯家再无牵连,权当他爹死了。杏儿娘家姓仓,不妨以此起名!”

“哦,叫仓颉吧!”

“有何说法,来日与孩儿交代……”

“苟出不可以直道也,故颉颃以傲世!颉字另称,起名仓颉!”

“杏儿听不懂……”

“时不可以苟遇,道不可以虚行!”

“先生高深莫测……”

“嘿,皆来自经文,出处不详。倘若一言概之,倒也简单:能屈能伸大丈夫,无愧天地好男儿!”

无咎丢下最后一句话,瞬间失去了身影。

杏儿不由得紧追两步,旋即又愣在原地。

能屈能伸大丈夫,无愧天地好男儿……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

本书手机阅读:

发表书评: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