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四章 不负此情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要不要日我、tianshen8190捧场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有人来了,有人要走。

次日的破晓时分,谷梁村依然笼罩在淡淡的晨霭中。

紫烟与叶子,缓缓走出帐篷。姐妹俩执手相偎,依依不舍,尚未话别,已是双双泪如雨下。

这两位女子,相识相伴多年,情同手足,俨然便是一对亲姐妹。奈何命运多舛,注定要有一场离别。却只怕阴阳陌路,从此再难相见。

“姐姐,多多保重!来世有缘,你还是我的姐姐!”

叶子以手掩面,而泪水依然止不住的流。紫烟一把搂着她,含泪带笑道:“不管今生来世,你都是我的好妹子。天涯路远,让姐姐送你……”

正当二人难分难舍之际,一声叫喊传来:“哎呦,止步——”

不远处的石碾子上,有人跳了下来。

那是无咎,他独自从黑夜坐在天明,默默守护着帐篷内的姐妹俩一整宿。忽见两人一个要走,一个要送,他忙出声打断,随即又点头赔笑:“嘿,叶子,你请便!我说的是紫烟止步,她身子虚弱,经不得风寒,况且来日尚有相见之时,不必相送……”话没说完,他抬手一点。四周顿时光芒闪烁,遮掩的禁制打开了一道缝隙。

姐妹俩受到惊扰,一时顾不得悲伤。

叶子趁机擦干泪痕,安慰道:“姐姐,不必相送。我留在此处,只能讨人嫌弃!”

她故作轻松,背起行囊转身便走。

紫烟急道:“叶子……无咎……”

无咎会意,连连摆手:“紫烟,快快止步,别着凉了,听话啊!叶子由我来送,放心便是!”

叶子已走出了禁制,突然觉着有些恍惚。

那个身着长衫的年轻男子,满脸带笑,话语讨好,分明就是当年祠堂的教书先生。他,他竟然一点未变?不,他在小院四周布下禁制,手段极为高强,况且他搅动神州风云变幻,他早已是仙道的至尊人物!而他体贴呵护的神态举止,与曾经的穷书生毫无二致!

叶子回过头来。

紫烟婷婷而立,神情哀伤。而她一边挥手示意,一边冲着那人脉脉含情。

“姐姐,保重!”

叶子强作笑脸,忙又转身匆匆。

姐姐啊,叶子走了!

正如你所言,天涯路远,相逢是缘,分别也是缘。所幸有人相伴,愿你此去不孤单!

而叶子的路又在何方,缘落何处……

无咎懂得离别的滋味,不再多话,冲着紫烟点了点头,便跟随叶子走向村外。

不消片刻,下了山坳,越过小溪,有田野小径延伸而去。

“行啦,回去陪伴姐姐吧!”

叶子停下脚步,摆手驱赶,满脸嫌弃,很不耐烦的样子。

无咎却是不为所动,缓缓站定,转而看向四周,轻声道:“叶子,给我一句实话。以我的修为,再加上最好的丹药,能否帮着紫烟逆天改命?”

朝霞初放,天光朦胧。山野斑斓,秋色霜染。

而如此一方醉人的景致,却仿佛多了几许悲意。便如那弥漫的雾霭,尚未抒怀,冷风吹来,又添淡淡的愁绪!

叶子微微愕然,反问道:“你既然来自灵霞山,难道不曾耳闻?”

无咎没有吭声,而是低下头。少顷,他在原地踱起步子。

叶子撅着嘴巴,自顾又道:“凡人大病一场,都要少活数年。姐姐她连遭重创,情形可想而知。而她借助夺魂丹,强行闭关,虽凝魂三年,却更加损耗寿元。如今她经脉断绝,脏腑尽坏,任你天大的本事,也难以逆天改命。而你一旦动用法力,或是丹药,瞬间便能毁了她堪堪难再的生机!唉……”

她叹息一声,接着说道:“姐姐借口闭关,不愿见你,并非绝情,而是自知时日无多。若非她铤而走险,三年前便已身陨道消!眼下她随时都会倒下,好好待她,也不枉你多情一场!”

她说着说着,又是眼圈通红。

无咎尚在原地踱步,小径上的野草被他踏出一行深深的脚印。他身形一顿,暗暗长吁,转而拿出一个玉瓶,出声道:“叶子……”

有关紫烟的处境,他三年多年便已听说。而他始终不死心,犹还抱有一丝侥幸。如今叶子的话,终于让他打消了最后的念头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“这三粒血琼丹,有助于提升筑基的成算。紫烟用不着,送你吧……”

无咎拿出的是血琼丹,送出的是深深的谢意。几年来,他始终在外奔波,全靠叶子照顾紫烟,他想帮帮这个女子,以免她以后落得紫烟一样的下场。

“哎呀,如此珍贵的丹药,相比来之不易……”

叶子惊呼一声,两眼好奇。而她圆圆秀气的脸上闪过一丝迟疑的神色,却后退一步,坚决道:“我不要!”

“为何?”

无咎很是意外。

“即便筑基,又能怎样?”

叶子反问一句,摇了摇头:“以我的根骨资质,绝难修至人仙的境界,最终不免耗尽寿元,一个人葬身于洞府之中。我想明白了……”她像是大彻大悟,释然道:“与其苦修,荒度年月,倒不如返回家园,享受余下的光阴!”

无咎依然举着玉瓶,诧异道:“你不回灵山,而是要返回家园?”

“紫烟姐姐的亲人早已不在,而我家中尚有兄弟姐妹。修仙虽好,却修不来家人的团圆!”

“既然如此,你何妨拿去丹药,或能修至筑基,多几分自保之力!”

无咎虽有贪财的时候,而对于亲近之人颇为大方。丹药固然珍贵,比不得真情实意。

叶子盯着那个小小的玉瓶,显然还在挣扎:“哎呀,莫要引诱!以我的修为,足以自保,即使成不了豪强,至少也是恶霸哦!”

竟然有人拒绝血琼丹?而那人就在眼前!

她要舍弃灵山,返回家园,她的心愿是陪伴家人,并立志成为恶霸?

无咎愣在原地,禁不住心生敬意!

只见叶子猛然转过身去,抬脚便走:“我的余生,绝不会耗在无谓的苦修之中。再耽搁下去,我以后还如何嫁人,哼……”

原来她想要嫁人了?

无咎不由得露出笑容,扬声道:“叶子,你家居何方?”

“有缘相会,无缘又何必多问!”

叶子没有回头,施展身法飘然远去。那婀娜的背影,洒脱而又轻松!

无咎默然片刻,转身走向来路。

唉,难得一场交往,且人情不浅,本想来日有所关照,却不知不觉落入俗套。如此境界,不抵一个女子!而眼下的自己,不要境界,只当俗人,一个陪伴守护紫烟的男人!

旭日东升,霞光万里。

炊烟笼罩下的谷梁村,多了一抹金色的明媚。

无咎顺着村间小道,穿行在房舍院落之间。遇到了长者,他含笑致意;遇到孩子,他摸出几块糕点递过去;遇到妇人,他则是表明自己住在村西头。还问人家认不认得紫烟,就是那个最位貌美的白衣女子。

村里人不认得紫烟,却说过那个破败院子的由来。

村西头原本住着一家三口人,夫妇俩与一个女儿。不知为何,年幼的女儿突然没了。当娘的疯了,只当野兽叼了去,便跑到大山里寻找,竟再也不见回转。当爹的没有心思过日子,常年翻山越岭,指望着找回他的婆娘与孩子,渐渐的也是下落不明。起初的时候,还有人帮着照看院子。而如今已过去了百多年,所有的一切化成废墟。

谷梁,则为姓氏。小村里的人家,均为谷梁一脉。

无咎匆匆溜达一圈之后,便健步如飞跑向村西头。

紫烟依然站在禁制笼罩下的草地上,一个人孤零零默默等候。

“哎呀,莫要累坏身子!”

无咎埋怨一声,两手撒开,地上“噼里啪啦”落了一堆杂物,有鸡有鸭,还有各种菜蔬果子。他冲入禁制,从帐篷内拿出褥子铺在地上,伸手搀着紫烟坐下,很是体贴入微。

“我以为你送了叶子便回,却迟迟不归,难免心焦,这是……”

紫烟盘膝而坐,轻声分说。羞涩的话语中,透着莫名的惶恐。她早已不畏生死,此时的她却惧怕孤单。而当她见到某人的身影,她心头的寒冷空虚,顿时被一种温暖所充实。只是那乱蹦乱跳的鸡鸭,让她很是不解。

“嘿嘿!”

无咎就势坐在褥子上,笑道:“既然来到谷梁村,顺道拜访一二。村里的老少,很是客气,只当我是自家人,便送上几分心意。嗯,盛情难却啊!”他回过头来,一本正经道:“这都是紫烟的情面,我只管跟着占便宜!”

“谷梁一脉,桑梓情深。谢谢村里的乡亲,不过,也要……谢谢你!”

紫烟很是欣慰,而话语一转,明眸温润,神色中透着感慨。

从昨日的黄昏,到今日的清晨,她依然沉浸在喜悦之中,却患得患失而彷如梦境。如今看着并肩依偎的身影,以及那清晰明朗的笑容,她终于渐渐安定下来,而回想从前,又感慨不已。

无咎猜到了紫烟的心事,抓着她冰凉的小手便要阻止,而紫烟却是微微摇头,自顾说道:“你我修为不配,春秋不合,我如今已是风中残烛,你依然朝气蓬勃。蒙你不离不弃,情怀如初。紫烟何德何能,得此恩宠,只想说……谢谢你……”

这女子情不自禁,双眸噙泪。

无咎笑了笑,低下头去。他轻轻握了握掌心的小手,低声说道:“莫道灵山远,紫烟落凡间;雨夜风云起,天地结奇缘!”他抬起头来,温和又道:“紫烟啊,你我难得重逢,只求不负此缘,不负此情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