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五章 人之根本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玉萧凉、路虎极光霸道、闲腥、万道友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

有诗云: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。君恨我生迟,我恨君生早。

这便是缘分的无奈,却又叫人无从回避。

当紫烟还是灵山仙子的时候,从没想过与凡夫俗子有过交集。偏偏有位书生,对她一见钟情,竟大老远跑到灵山,惹下诸多荒唐的往事。而时过境迁,她从仙子变成凡人。曾经的书生,成为了名动天下的仙道高手。谁料对方依然痴情不改,并陪伴左右悉心呵护。她虽然悲喜交加,却又惶惶不安!

她已日暮西山,且一无所有。而那份真情,却又太重,使得她难以承受,更难以偿还!

而对于无咎来说,没有紫烟,他至今仍是一位教书先生。没有紫烟,他当年也逃不出灵霞山。而紫烟正是为了救他,旧伤又添新创,并错过了闭关疗伤的良机,以致于落到今日的绝境之中。他同样的惶恐愧疚,却又来不及多想。他要竭力守护那风中的残烛,为她点亮最后的路程。

正如妙山的临终所言:莫负初衷,莫负机缘,莫负所托,莫负恩义。此乃仙者根本,人之根本!

不妨再加一句,莫负此情!

既然当年的紫烟,能够舍身庇护一个凡夫俗子。如今的紫烟,依然是那位书生心目的仙子。遑论岁月变迁,不管仙凡逆转。真情来之不易,且遇且珍惜!

在无咎的劝说安慰下,紫烟终于渐渐安稳下来。

午后的谷梁村,笼罩在暖暖的日光下。

院前的草地上,遮掩的禁制已然消失。

紫烟盘膝而坐,苍白的脸上带着笑意。

不远处则是架起锅灶,满地的坛坛罐罐,还有人端着陶碗,正大口喝着鸡汤。

“哎呀,真是美味!”

无咎放下陶碗,意犹未尽,擦了把嘴,笑道:“倘若太虚在此,定要与我争抢……”

他杀鸡宰鸭,烧肉熬汤,给紫烟稍加品尝,余下的尽被他填入肚子。如今置身于田园之中,远离了仙门纷争,还能照顾陪伴紫烟,他只觉得心满意足。

“你所说的太虚,莫非便是楚雄山的那位前辈?”

紫烟也是从未有过的轻松,便仿佛她成了村妇,守在自己的门前,看着自家的男人在忙碌。她随声问了一句,不由得微微低头而神色含羞。多年苦修,远离尘嚣。她的心境,并无太大的变化。如今回到了谷梁村,她好像又回到了从前。尤其是有人陪伴,女儿家的心性渐显。只可惜故园破败,早也找不到曾经的记忆。

“太虚是……”

无咎听到询问,便要回答,却又心烦意乱,摆了摆手:“嗯,那个老头,不提也罢!”

太虚与祁散人,均被囚禁在玉山脚下。不经意间提起那个老伙伴,诸多烦躁随之沓来。既然陪护紫烟,且将神洲仙门抛在脑后。

紫烟无心追究,款款起身:“我与叶子来到谷梁村之后,疲惫之余,无暇多顾,眼下也该与村里的乡邻打个照面。你能否陪我……?”

“什么叫能否?只管下令,刀山火海也去得!”

无咎埋怨一声,挥舞大袖。四周遮风避寒的禁制,顿时荡然无存。他又紧走几步,帮着紫烟披上一件外衣,却听道:“你呀,还是当年的模样!”

他“嘿嘿”一乐,伸手搀扶:“在我的眼里,仙子也是一如往昔呀!”

紫烟含羞带嗔,苍白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红霞。

这女子虽然没有修为,身子羸弱,而行走无碍,举动间与常人无异。她与无咎并肩而行,顺着村道走去。

途中遇到妇孺老幼,皆含笑相迎。

还有人举手致意,并不断打着招呼。

“公子,这两头小羊,不妨一并卖与你……”

“我谷梁村,也出了富家公子,出手阔绰,上好的金锭……”

“一篮鸡子,半块金子便成……”

“公子,你家夫人真是美貌……”

无咎起初还是连连拱手,与村里人寒暄,不过片刻,便已是满脸的尴尬。紫烟诧异之余,忍不住低头含笑。

须臾,总算是出了村子,过了小溪,来到了田野之间。

“叶子没有返回灵霞山?”

“嗯,她要回去嫁人!”

“你又满口乱说……”

“没有啊!她家中尚有兄弟姐妹,她要回去成为一个女恶霸!”

两人走上一片隆起的草坡,色彩斑斓的山谷顿收眼底。

“唉,叶子是怕步入我的后尘。不管如何,愿她适得其所。而她尚有家人,我却一无所有!”

紫烟知道无咎的性情不同于常人,尤其说起话来,时而斯文有礼,时而又粗俗不堪,时而又言语突兀,很是难以捉摸。而她渐渐习以为常,并喜欢了这种轻松随意的交谈,却又难免触景伤怀,使得心境起伏不定。

“紫烟啊,我要狠狠地教训你。你还有我呢,大名鼎鼎的公孙无咎!”

“嗯,却不知你如何闯下偌大的名头?”

“来日我定当如实相告,而眼下倒不如说说你幼年的往事来听。”

“我……我那年只有十一二岁,去山里采摘,遇见一位女子,便是我后来的师父。她二话不说,便将我带到了灵霞山。而师父筑基不成,身陨道消。我留在灵山至今,当年的往事已渐渐淡薄,只可惜我年幼无知,害苦了我的爹娘,唉……”

“往事随风,不必理会!”

无咎见紫烟动辄唉声叹息,急忙劝慰。而紫烟撩起稍稍,冲着不远处的谷梁村投去深深一瞥,微微叹息,旋即挽着他的臂弯,轻声说道:“我自从上了灵山之后,为了求*购丹药,与叶子出了趟远门,再不曾外出游历。如今家中破败,爹娘均已不在。我相随你外出,四方走走……”

“哎呀,如此最好!”

无咎精神一振,连忙答应:“我带你前往有熊的都城,再带着你去一个无人知晓的仙境……”

谷梁村虽好,却不免有村民的打扰。尤其是那个破院子,难以安身。他早便想着另寻去处,又怕紫烟留恋故土。如今她既然有了兴致,不妨四处游玩一番。

紫烟抬起头来,一双明眸透着柔情:“嗯!不管去往何处,紫烟随你便是!”

曾几何时,梦想着与心爱的人儿逍遥四方。如今历经周折,终于得偿所愿。

无咎微微含笑,大袖轻拂。一层护体法力凭空而出,瞬间已将他与紫烟笼罩在内。而紫烟依旧挽着他的臂弯,随其缓缓离地。与此刹那,一道丈余长、尺余宽的剑芒从他的脚下霍然而出,竟七彩闪烁,煞是神奇夺目。

“这……便是传说中的神剑?”

“此乃彩虹!岂不闻:一道彩虹天上来,恰是仙子霓裳舞,从此乘风逍遥游,踏遍神州人不归!”

无咎催动法力,闪烁的剑芒托着二人冉冉升起。不消片刻,已到了数百丈的空中。脚下的谷梁村,与山野融为一体。但见四方苍茫,天地明媚。

“你虽油嘴滑舌,却也满腹锦绣!”

“仙子谬赞!且随小生启程——”

无咎是意气风发,却也不忘呵护备至;紫烟则是含笑依偎在他的身旁,苍白的脸上浮现着难得的一层玉泽。两人没有心思返回谷梁村,只管悠然而行。不消片刻,一道彩虹倏然远去……

……

紫烟从未与男子御剑出行,更不曾被人这般悉心的呵护。当乘风千里,看天地广阔,心头那最后一丝沉重,也渐渐的随之荡然无存。既然上苍赐下一段情缘,又何妨珍惜这最后的温存呢!

无咎看着紫烟的心境好转,暗暗松了口气,途中指点着各处的风景,并趁机叙说着他这几年来的种种遭遇。曾经的教书先生,口才很不错。叙事平淡之中,暗藏伏笔,惊险之处,更添几分曲折。每当身陷死地,他便卖起关子。只待紫烟连连催促,他突然揭开绝境逆转的真相。之后又神情淡然,很是超凡出世的高人模样,引得身旁的人儿娇嗔难耐,他本人这才低头呲牙咧嘴报以怪笑。

夜色降临,一道剑虹从天而降。

千丈峰巅,缓缓落下两道人影。

无咎在峰顶找了块平坦的地方,铺上褥子,布下禁制,让紫烟躺卧歇息。

这女子不比常人,踏着飞剑站立一日,早已疲惫不堪,虽还勉力支撑,而躺下之后,便已沉沉熟睡过去。只是她还抓着一只手不肯放下,唯恐梦中有失。

无咎任凭紫烟抓着他的手,独自默默坐在一旁。明月松岗,夜色静谧。端详着那熟睡的人儿,他的神情中透着难言的感慨,旋即缓缓闭上双眼,心底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。

清晨,一轮红日冉冉升起。

紫烟已从梦中醒来,见无咎依然端坐如旧。四目相视,神情暖暖。她顺势抓着那只有力的手掌,懒懒依偎着对方的肩头,然后双双极目远眺,看那万缕朝霞灿烂蓬勃。

看罢了日出,无咎从山间采来野果与清泉,待紫烟稍加品尝,他踏起剑光继续赶路。

途中但有风景,便欣赏片刻。遇到山野村镇,或也游玩半日。

如此走走停停,到了十月的下旬。

这日的午后,铁牛镇的街道上,来了一对年轻的男女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