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七章 水深火热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无仙粉丝的月票支持!

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金秋十月,正是西泠湖风光最美的时节。

数十里宽阔的湖面上,波光荡漾,垂柳倒映,几只游船点缀其中,恰如水墨丹青画卷。远处则是城廓半斜,丛林霜染,天高云淡,好一个秋色醉人。

如此美景,恍如往昔。更有仙子相伴,使得湖光山色更添几分天上人间的悠然。【幻宫惊梦漫画/】。

清波涟漪的湖面上,一叶小船微微荡漾。

无咎与紫烟坐在船尾,双手紧握,并肩依偎,静静欣赏着远近的景色。四周不时有画舫与游船驶过,轻歌低吟夹杂着丝竹之声随风飘来——

“人人只道神仙好,奈何云霄太缥缈,莫说红尘相逢苦,与君执手伴逍遥……”

紫烟看着湖面上无忧无虑的游人,禁不住心生感慨:“唉,凡俗不过百年,自有山水之趣,而我紫烟曾为修士,却枉度了一生!”

她如今没有了修为,重回世俗,所认知的天地,依稀还是当年十来岁时的情景。一旦多年坚守的心境崩塌殆尽,她好像又变成了曾经的那个山里的女孩子。奈何情怀如初,却已光阴断裂而韶华不再。如此多愁善感,也是在所难免。

无咎回头冲着远处淡淡一瞥,眼光中似有厉色闪动,转而拍了拍紫烟的小手,笑道:“你呀,又何必心生感慨,想当年我在此流连忘返,却后悔至今……”

“为何后悔呢?”

“年少孟浪,不堪回,倒不如说说有趣的事儿,你譬如塞外的风光……”

无咎不愿提起伤心的过往,以免殃及紫烟脆弱的情怀,而女子却对他的往事颇有兴致,顺口问道:“你说你当过将军,着实难以想象。不知你的兵士何在,又如何征战塞外?”

“嗯,我早已遣散了那帮老兄弟,不然今日或能遇见几个,当年的虎尾峡一战,真是惨烈啊!将军有言:仗剑千里行,风雪战鼓鸣;热血染铁衣,叱咤谁争锋……”

“那位将军,倒也豪迈!”

“那位将军,正是本人!”

“你呀……”

无咎引得紫烟心生好奇,趁机侃侃而谈。

他说起了出征的情景,说起了漫天的风雪,又说起塞外的虎尾峡,当然还有他的破阵营……

不知不觉,日落城廓,晚霞染红了水面,黄昏下的西泠湖更添几分旖旎的景色。渐渐的湖边点亮了灯火,便是游船上也挂起灯笼。而湖中那条载着两人的小船,依旧是静静漂浮而悠然忘归。

紫烟从来没有听说过凡俗战场的惨烈,犹自沉浸在莫名的震撼之中。而当她仰望身旁那张轻松的笑脸,又不禁轻声叹道:“我竟遇到一位英雄盖世的将军,何其荣幸也!”

“原来仙子也喜欢英雄,早知如此,再吹嘘两个时辰,嘿嘿!”

无咎低头送了个怪笑,伸手操起船桨轻轻划动。

“女儿家,谁不喜欢英雄呢!几年来,你历经挫折,受够委屈,只得以苦为乐,却依然特立独行,只可惜紫烟不能给你安慰,更看不到你拯救神洲的那一日……”

紫烟的话语中,透着淡淡的哀愁。

无咎急忙伸手挽着柔弱的肩头,轻声埋怨道:“我只想陪着我的紫烟,懒得理会神洲的仙门如何!”

“你呀,总是藏起心事不与人知。而你无意之中,却早已道出了雄心壮志!”

紫烟的话语声,依然不紧不慢:“我记得你曾说过,你悟出九星剑的神通,前后感悟不同,岂不就是你的心结所在!”

无咎微微一怔,抬眼看向夜色笼罩的西泠湖。正当灯火通明,湖光倒影。仿如三分节日的盛景,却寒风瑟瑟秋意凋零。情景动怀,他脱口吟道:“小桥笙歌,一叶扁舟出明月;元夕水暖,星雨落花罩寒烟……”

他给紫烟吹嘘他闯荡仙门的遭遇,曾说出他悟出“星雨落花”的由来。

而这女子看似弱不禁风,且动辄伤怀,却冰雪聪慧,竟然从中有所猜测,随声道:“昨夜风卷旌旗,今日马踏飞雪,一剑斩碎天穹,且看星雨落花!”

“一时乱诌而已,不当真!”

“嗯,不管怎样,莫要为难自己,你注定是个顶天盖地的男儿!”

无咎低头看着紫烟,紫烟也在默默相望。他无言以对,咧嘴一笑,轻轻抚摸着对方的秀,神情举止中透着不尽的温柔。而当他触及到那愈醒目的银丝,他的手指微微颤抖。

小船到了湖边,两人上岸,又彼此携手,顺着灯火摇曳的街道慢步而去。

便于此时,岸边的一家酒肆中冒出两道人影。

这是两个男子,皆为修士的打扮。

其中一位是个老者,神态威严,却伸手揪着胡子,显得很是无奈。

另外一位则是个壮汉,背着一只大弓,跃跃欲试,低声传音:“师父,弟子是否前去追赶?”

老者却是微微摇头,脸色阴沉。

壮汉急道:“师父,倘若无咎再不前往玉山认罪伏法,神洲使便要杀了诸位人仙前辈……”

老者两眼一瞪,怒道:“神洲使传令神洲仙门,难道我不知晓?”

壮汉慌忙后退,低头赔罪。

老者应该是怨气难消,继续叱道:“你以为你代鸿与他有过交往,他便不会杀你?方才即使为师出面劝说,他也会翻脸不认人!哼……”

代鸿,紫定山弟子,因为性情耿直,有了一位筑基修为的师父。而他的师父,则是紫全。

这对师徒现身此处,并非没有缘由。

上个月,神洲使传下令来,命各家仙门寻找无咎,并催促无咎赶往玉山认罪伏法。如若不然,囚禁在神洲的人仙高手将难免一死。

各家仙门很是惊慌,便散出人手寻找无咎的下落。代鸿则是奉命驻守都城,还真被他寻个正着。那一男一女,太醒目了。他认出无咎,不敢声张,传出信简,只待师父前来定夺。而他的师父紫全赶来,迟迟不见动静。他弄不清状况,便要急着追赶阻拦。

代鸿也并非莽撞,而是有所依恃。他在拜入紫定山前,曾与某人称兄道弟。且追上去给他道出详情,对方应该不会怪罪。

而紫全训斥了弟子之后,却又无从分说,重重叹息一声,很是没可奈何。

他于午后时分,来到此处。远远见到无咎带着女子乘船游玩,便要现身相见。谁料对方看着悠闲自在,却突然传音告诫。若是他紫全胆敢踏入西泠湖半步,便让他师徒葬身湖底。随后还加了一句,勿谓言之不预也!

唉,想不明白,神洲仙门已是水深火热,那个无咎竟然带着女子四处闲逛。如此倒也罢了,还不许打扰,否则他要杀人,真是不可理喻!而不管他是好色之徒,还是乖戾跋扈之人,都要将实情转告于他,以免无辜断送了各家前辈的性命!

紫全不敢踏足西泠湖,只得悄悄传音。为了表达善意,他还分说了一段往事。而更为郁闷的是,根本没人理他。

贪美色,忘道义啊!

记得那个无咎虽然行事乖张,却并非龌蹉之辈。如今又是怎么了,他怎会变得如此的人性尽丧?

不过,那人意兴阑珊离去之际,倒是传音留下一句话:“跟随半步,打断双腿……”

……

“这便是你的家?”

夜色中,两人缓缓停下脚步。

而曾经破败的将军府,竟然没了,便是曾经仅有的几间破屋子,也倒塌在废墟之中。只有野草堆中露出的一排台阶,以及旁边的半截树干,见证着一段过去的岁月,以及不堪回的存在。

紫烟微微错愕,很是难以置信。

依她看来,某人的家,乃将军府,即使不堪,也要远远强过寻常的府邸。而亲眼所见,一片废墟,与她谷梁村的破院子惨状,倒是极为仿佛。

“没了,你我都是无家之人!”

无咎淡淡笑道,接着分说:“我杀了王族中的仇人,姬魃。他后人寻我报仇不得,便烧了我仅存的府邸。冤冤相报,何时了啊!”

他带着紫烟来到都城,便想返回故宅,却远远见到一片废墟,只得暂且作罢。而不待他回头找人算账,已有人传音告知了原委。姬魃死了,族人尚在,不敢找他无咎报仇,便将怒火泄在早已破败的将军府。留下看守宅子的吕三他爹,不知又沦落何方!

“走吧,我带你去看我爹娘!”

无咎踏起剑芒,带着紫烟缓缓离地。

人在半空,俯瞰着偌大的都城。万家灯火,星辰点点,好像很熟悉,却朦胧而又遥远。

在都城西南的十余里外,有座数十丈高的小山。正当明月升起,山头笼罩在一层淡淡的月辉下。

两道人影落在山头,一片高低错落的坟茔出现在眼前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“这是埋着我爹、我娘,我的家人,还有我……”

无咎松开紫烟的手,并为她裹紧了肩头的狐裘披风,这才转过身去,走向一座立着石碑的坟墓。忽而一阵寒风袭来,他的大袖衣摆随之翻卷而微微作响。他身形一顿,慢慢双膝跪地,翻手拿出香烛点燃,又摆上干果祭品,接着伏地跪拜,口中低沉出声:“爹、娘,孩儿看望二老来了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