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八章 人生难得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我爱你曳光、rayray1111的捧场与月票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

朦胧的月色下,清冷的坟前,一位游子,在祭拜着他的爹娘。

看着那跳动的烛火,久久伏地不起的身影,以及强忍悲恸的呼唤,感同身受的紫烟不由得眼圈一红。她轻敛长裙,悄悄走到近前,却欲言又止,跟着缓缓跪了下去。

她不知如何安慰,因为她也是孑然一身。而逝者为大,不妨她表达一种哀思。

无咎察觉,急忙转身搀扶。四目相对,默默无声。而他唯恐紫烟有恙,拿出一张褥子铺在地上,待紫烟坐下,又打出几道禁制挡住风寒,这才起身离去。他给每个坟前,都点燃一根烛火。

片刻之后,点点的烛火在夜风中摇曳闪烁。

紫烟则是静静坐着,默默注视着那道彷徨孤独的人影,不由得心生怜悯,幽幽出一声叹息。

想他从来都是笑对一切,或满不在乎的样子。而与他相守月余,方知他深情如海,如今在他爹娘的坟前,更是变得深沉而又忧郁。他看似张狂的背后,又究竟背负了多少苦痛。奈何自己帮不了他,最后还要弃他而去!

紫烟抬手擦拭着眼角,而泪水依然止不住流下。

她好像明白了一个道理,懂得男人不容易,而愈是懂得,愈是缱绻难舍!

无咎转了一圈,回到原地,恰见紫烟神情悲伤,他怪责般地摇摇头,伸手拍着身后一个稍显矮小的石碑:“瞧瞧,这是谁的墓碑?”

紫烟急忙擦干了泪痕,借着着烛火的光亮看去。

在不远处还堆着一个坟冢,并立着石碑,上面刻着:破阵营公孙将军,讳,无咎,之墓。

“嘿,我给我自己点根蜡烛!”

无咎在碑前插了两根蜡烛,拍了拍手,就近坐下,回一笑:“我说了,这里埋着我……”

紫烟轻轻依靠过去,神色中透着不解。

“我当年为了报仇,不得不跟着祁散人闯荡仙门。我总觉着,我早晚要被那个老道害死,便让手下的兄弟,给我堆了一个衣冠冢。以免我葬身异乡,没人陪护我的爹娘!”

无咎像是在叙说着别人的往事,话语平淡:“而我如今不仅活着,还带着我的仙子回来了。我爹娘亡灵有知,会笑的……”

而他话音未落,紫烟再也忍耐不住,一把搂着他的脖子,失声泣道:“紫烟有愧……既不能给你传宗接代,更不能患难与共……”

“哎呀,怎会又哭了呢,莫要哭坏身子,听话啊!”

无咎急忙劝慰,而怀里的人儿依然悲恸莫名,他又疼又怜,只得改口:“我给你说说我的妹子啊,愿不愿听?”紫烟带着抽泣“嗯”了声,却还是紧紧依偎在他的怀里。他伸手轻拍着柔弱的人儿,自顾说道:“我妹子,名叫公孙燕。她啊,貌美,任性,且淘气。我不怕爹娘,就怕她给我哭闹。嗯,小丫头,惹不起,让着她……”

月上中天,夜色寂静。

山头的坟茔之间,那点点的烛火,犹在摇曳不息,流泪不止。

而紫烟又是动情,又是伤怀,早已疲惫不堪,于温暖的怀中沉沉睡去。无咎继续轻轻抱着她,一个人自言自语。他从他妹子的幼时说起,从后院的秋千说起,从春说到了夏,从秋说到了冬,说了一年又一年。像是压抑已久的情怀,终于有了倾诉的这一日。他要说给他的爹娘听,说给他的仙子听……

不知不觉,天亮了。

曾经的烛火,已然熄灭,残存的流蜡,在坟前留下一堆又一堆的泪痕。再有寒风吹来,野草晃动。深秋的清晨,一片凄凉。

无咎终于停下了自说自话,一个人默默出神。片刻之后,他从远处收回眼光,又掠过爹娘的墓碑,低头端详着怀中的人儿。

紫烟犹在沉睡,紧紧抓着他的臂膀。像是怕失去,再也不肯撒手。她娇小的身子蜷缩着,柔弱中透着无助。苍白的脸色,倍添几分冷艳,却又晶莹欲碎,令人怜爱之余不忍目睹。而她曾经如墨如云的秀,已银丝成缕!

无咎只觉得心头疼,禁不住出一声长吁。

而不知是心有灵犀,还是感受到了叹息,紫烟从沉睡中缓缓醒来,惺忪的双眸稍稍恍惚。她觉自己依然被温暖环抱着,懒懒的颇为舒适。而她躺了一宿,抱着她的手臂便动也不动支撑了一夜。她神情羞涩,轻轻挣扎。

无咎的双眉舒展,人已恢复常态,顺势搀扶,低沉问候:“醒啦?”

“嗯,梦里闻声,却不想睡着了!”

紫烟轻声道歉,依旧是不胜娇羞的模样。

“声声入梦,不枉倾诉一场!知音难寻,唯我紫烟仙子!”

无咎站起身来,笑声清朗,接着又伸出手,示意道:“走吧,我带你前往一处仙境!”他抓着紫烟的小手,拂袖撤去四周的禁制。随着剑芒闪现,两人飘然升空。而尚未远去,他又低头打量。

半山腰多了一块界石,上面刻着“盔甲山”三个字。显然是后来所立,应为山上埋着某位将军的盔甲的缘故。

宝锋大哥,有心了。愿你与兄弟们,有个好的归宿!

无咎冲着那块界石与山上的坟茔投去深深一瞥,带着紫烟转身离去……

……

红岭谷。

秋日的午后。

两道人影带着剑虹,缓缓落在湖边的草地上。

但见群山环抱之间,一汪数里方圆的湖水清澈如碧。且丛林斑斓,山水相映,灵气淡淡,俨然便是一处胜景所在。

“这便是红岭谷!”

无咎随手布下几道禁制,铺开褥子,搀着紫烟坐在湖边,继续分说道:“此处曾为一群山贼占据,被我灭了,如今人烟断绝,远离尘嚣,岂不就是你我二人的仙境?”

紫烟看着湖光山色,意外道:“你是说,你我住在此处?”

“嗯,住在此处,只待天荒地老!”

无咎伸手挽起袖子,精神抖擞道:“且歇息片刻,我去去就来!”

他抬脚虚踏,竟凌空掠过湖面,转眼之间,人已消失在对岸峭壁下的山洞中。

紫烟面露微笑,也不禁站起身来,在湖边悠然踱步,一时间神色欣然。

这是一座与世隔绝的山谷,这是一方两人的天地。不敢天荒地老,只求朝夕相守!

片刻之后,无咎去而复返,竟是随手丢下拆开的棍棒、绳索,还有木板与布匹、兽皮等物。接着他祭出飞剑,隔空摄物,来回穿梭,又是一通忙碌。

黄昏时分,湖边多了一个丈余方圆的草棚子。其上下两层,虽然简陋,却挂着幔帐,铺着褥子,很是整洁清爽。在草棚前的草地上,垫了一层木板,并临水搭起一个凉亭,四周还搭建了能坐能倚的栏杆,一圈铺着柔软的褥子。

无咎忙碌完了,又祭出几道禁制遮挡寒气,这才走出凉亭,满脸得意道:“如何?”

紫烟始终在一旁观望,早已心领神会,又好似难以置信,迫不及待迎上前去:“你我便在此处安身?”

“当然,这是你我的家!”

无咎咧嘴微笑,装模作样拱手相请,不忘指着脚下的木板,示意道:“我已刻下标记,进出无碍!”

紫烟没有修为,也没有神识,分辨不出禁制,来往难免受阻。于是他别出心裁,以木板标出禁制所在。如此细致入微,可见一斑。

无咎继续分说:“此处,可临水听风;此处,可凭栏远眺;此处,可困倦歇息,嘿嘿!”

紫烟跟着查看,颔会意,转而舒展裙袖,喜不自禁道:“你我的……家!”

无咎忙道:“哎呦,莫要摔着!”

紫烟兀自翩翩旋转,白衣飘飘,长挥舞,脸上带着孩子般的笑容。只是她的眸中,有隐隐的泪花闪烁。

她没了修为,没了亲人,便如风中的残烛,在凄凉中寂寞如尘。而一无所有的她,突然拥有了真情挚爱,以及温柔的呵护,还有了一个家。对于孤独的人儿来说,家是最为温暖的归宿!

无咎却怕紫烟出现意外,一把抱起对方,轻轻放在栏杆上,一本正经训斥道:“你要摔着,有人心疼的!”而话没完说,他又报以怪笑,转身退开几步,竟在不远处摆开炭盆、食盒等坛坛罐罐,又拿出他从都城买来的鹿肉,随即老神在在烧烤起来,并呵呵乐道:“天色已晚,来顿烤肉!”

紫烟乖乖听话坐着,却又含笑带泪。整个人沉浸在温馨中,脸上洋溢着难得的神采。

她虽然放下心结,却又难免多愁善感而触景生情。尤其她冰封已久的情怀渐渐打开,百年沉寂的心境随之坍塌殆尽。当无咎给她来前所未有的关爱,她早已被那温暖的浪潮所吞没!

人生难得有今日,且看天边彩云归……

无咎将鹿肉烧烤焦黄,先请紫烟品尝。而紫烟已用不得肉食,他便拿出如意坊的糕点给她充饥。然后他独自吃着痛快,并连赞美味。紫烟则是倚着栏杆,深情注视默默相陪。

须臾,夜色降临。

一轮明月爬上山头,一轮明月的倒影从湖面浮起。夜色下的红岭谷,异样的静谧而又安宁。

无咎搀扶着紫烟,在亭中临水而坐。紫烟则是抓着他的手,依偎着他的肩头,听着他叙说曾经的趣事,并随着他会意含笑。

不知不觉,温馨的人儿进入梦乡。

无咎抱起熟睡的紫烟,放在棚里,盖好褥子,又轻轻返回。他独自坐在亭中,看天地沉寂……

...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