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二章 我那兄弟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达布油米特、好又少、合力橙、我爱你紫烟、阿健宝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天屏峰,一座寻常的山峰。(好看的小说81Δ中文Ω网只因它耸立在雪山环绕的山谷之间,像道巨大的屏风,且通体银白如玉,因此得名。

而它还有一个称呼,玉山仙门。只是据说那曾经的仙门,早已没落。

无咎站在山谷之中,凝神远眺。

他抵达玉山,没有忙着赶路,而是躲入地下,来了一番养精蓄锐。再次动身,已是二十多日之后。途中始终是寒雾茫茫,偶尔风雪交加。直至此处,渐渐云开雾散。

只见湛蓝的天光下,皑皑的白雪闪耀生辉。而那道孤立的冰峰,更是如屏如障而巍峨壮观。

倘若没有找错地方,那应该就是天屏峰。再翻过山谷,便可寻至玉山的主峰,通天塔。

无咎拿出一枚图简,稍加查看,又忖思片刻,继续动身往前。他依然脚踏剑芒,悬空数尺,掠地而行,迅疾而又无声无息。

须臾,人已抵达天屏峰的脚下。

天屏峰,占地十余里,高也不过数百丈。而山脚下却有掩埋在冰雪中的石阶,半山腰上则是可见坍塌的楼阁废墟。

无咎稍作迟疑,循着石阶往上。

难得遇到一家没落的仙门,不妨顺道看个好奇。

于是他走走停停,东张西望。随处可见的废墟,依稀尚存几分仙门的模样,如今除了枯寂与寒冷之外,便是满眼的破败与荒凉。

而峰顶之上,同样是断壁残垣。唯四方开阔,颇具一番气象。

好好一个仙门,缘何如此的没落呢?

难道此前遇到的玉山弟子,也是硕果仅存?奈何那个叫作武德的老头已死,不然或能询问一二。

无咎踏着剑芒,在峰顶转了两圈,便想就此离去,却又返身落在一堆大石头前。

许是寒风猛烈的缘由,积雪并未覆盖整个峰顶。断壁残垣间,能够清晰看到台阶,以及门户的存在,还有倒塌的石刻与石龛,等等。

无咎挥袖一甩,威势所致,几块碎石飞起,露出一块断裂的石碑。他低头打量,若有所思。

石碑上刻有字迹,已残缺殆尽,而其中的两个大字倒是不难辨认,元会?

元会,是不是祁散人口中的元会?除了祁老道之外,还是头一回在另外的地方见到这两个字。

无咎突然来了兴致,继续在乱石堆中来回寻觅。片刻之后,他在一堵过人高的石壁前停下脚步。

这片废墟,或为玉山仙门的大殿。而眼前的玉石断壁,应该便是大殿正厅的神龛所在,虽已倒塌毁坏,而基座上的浮雕尚存一二。细加辨认,能够大致看出上面的山水人物。好像是有人飞在云中,脚下则是汪洋大海中的几块6地,正双手齐挥施展神通,隐约几道光芒冲天而去。

无咎看不出个所以然,摇了摇头,只得就此作罢,抬脚跳上断壁而再次眺望远方。

据图简所示,越过了天屏峰,再去三千里,便是玉山的主峰。其高达万丈,当为神州之巅。而那所谓的通天塔,究竟是通往云霄,还是通往沉沦,随后便见分晓。或许此去的下场,只有一个。

无咎昂起头来,长吁一口气,随即踏起剑芒,横穿荒凉而去。

近十年来,他都是在逃亡中度过。他总是想着跑得更快,只为能够活下来。而如今他所遭遇的凶险,前所未有。他却迎着既定的宿命,孤身前行……

……

这是一片万年不化的冰川。

由此俯瞰群山,白雪皑皑没有尽头;左右则是冰崖深壑,寒雾弥漫深不见底。二、三十里外的最高处,则是高耸着一座千丈的白玉石塔。云雾缭绕之上,似有光华闪动。

而便在这枯寂寒冷的冰川之上,临近悬崖的角落之中,竟默默坐着一群人影。神洲仙门的各家高手尽在其中,皆被指头粗细的铁链,从肩胛骨横穿而过,又尾相连而环绕成圈,并锁入六根手臂粗细的铁柱。众人均是神情萎靡,且又狼狈不堪的模样。

此处,则为玉山脚下。二、三十里外的千丈玉塔,便是通天塔。

“妙祁,你坑苦了各家的同道啊!”

“你我性命是小,神洲仙门从此没落!”

“妙祁,当初便不该信你……”

“钟兄,事已至此,多说无益……”

说话的是万道子、项成、钟广子与方丹子。四人并排锁在一起,止不住的唉声叹气。

相隔不远处,有人慢慢抬起头来。其胡须上挂着冰碴,肩头的破洞中穿着铁链,衣衫上沾满了斑斑污血,显得颇为萧索而又苍老。他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无奈道:“我也未能幸免啊……”

这是妙祁,或祁散人。而他笑声未落,顿时惹来众人的齐声讨伐。

“事由你起,你还想置身度外?”

“神洲仙门毁于你手,你罪莫大焉!”

“你借口冠冕堂皇,实则无知莽撞!”

“妙祁,我太昊山与神剑毫无干系,却卷入其中,你难辞其咎!”

“鸿玄、鸿丕两位道兄所言不差,我康夫素来远离纷争,如今也是深受其害。妙祁,你当给个说法!”

“妙祁道兄,你的弟子无咎,他究竟躲到哪里去了,何时方能现身呢……”

各家高手愤慨不已,一时之间七嘴八舌。而其中的三人却是没有附和,一个是灵霞山的妙源,另外两位,则是太虚与太全师兄弟。不过,当方丹子提到无咎这个名字,众人不约而同看向祁散人,各自的神情中透着期待。

“这个……”

祁散人伸手拈须,牵动肩胛骨的创伤,禁不住微微皱眉,接着沉吟:“这个……”

钟广子急道:“你莫要这个、那个,众人陪你受难,你倒是给句实话啊!”

祁散人脸色尴尬,歉然道:“突然之间换了神洲使,着实出乎所料。殃及诸位,非我本愿。至于无咎何时现身……尚须等他修为有成的那日……”

钟广子不依不饶:“那日,又是何日?”

祁散人忖思片刻,道:“少则一年半载,多则三五年不等……”

“你再说一遍,三五年之久?”

钟广子满脸错愕,看向众人:“如今神洲使前辈已然动了杀机,你我如何等到那时?”他转而盯着祁散人,绝望道:“即便如此,你又怎敢断定无咎他会现身?”

神洲使叔亨,人质在手,结网以待,却迟迟不见有人前来认罪伏法。他恼怒之下,出最后通牒。倘若半年内,无咎再不现身,便要杀了人质,来昭告天下以示惩戒。而如今只剩下两个多月,依然不见无咎的踪影。看来各家的人仙高手,已是在劫难逃。

“是啊,你妙祁口口声称,拯救苍生,如今还请你的弟子现身,先行救了在场的道友!”

“哼,无咎抢了神剑,有了修为,只会远远躲开,等他前来救人,纯属痴心妄想!”

“他有了修为又能如何,还能强过神洲使前辈不成?”

“嗯,既然前来送死,那小子定会躲着不出头。我与他打过交道,他最为奸滑……”

“妙祁,你不会是被你的徒弟骗了吧?”

“不是他被徒弟骗了,而是他与徒弟狼狈为奸!如此残害神洲同道,岂有此理!”

祁散人争辩不得,脸色尴尬。

“听我一言……哎呦……”

始终不出声的太虚,终于话,却又忍不住呻吟一声,锁骨的铁链渗出一缕鲜血,瞬间又被寒冷冻结,使他禁不住一阵颤抖。待稍稍喘息,这才继续说道:“无咎并非胆小怯懦,他必将勇于担当……”

祁散人冲着他微微颔,以示谢意。而在场的众人却是不买账,纷纷叱责。

“此话何意?”

“太虚,你莫非收了好处?”

“哦,怪不得他为无咎遮掩,其中必有龌蹉勾当……”

“你与无咎狼狈为奸,沆瀣一气……”

“正是如此,不然他怎敢妄言?”

“他还献出了楚雄山的神剑,究竟有何阴谋诡计?”

在场的均为仙道高手,境界有成的前辈人物,以往都是矜持自傲,动辄引经据典而出口成章。而此时此刻,却在撒泼吵架。任你口才再好,也架不住如此的人多势众。

太虚本想说句公道话,也算是仗义一回,不料成为了众矢之的,顿时让他有口难辩。他气得猛一瞪眼,嚷嚷道:“与我脾性相近之人,自然错不了……”谁料他话没说完,声讨又起。

“与你一般的世故圆滑?”

“哦,还是与你一般的偷奸耍滑?”

“据说你伙同无咎盗取神剑,并易容欺诈,分明就是一丘之貉,竟敢大言不惭?”

“如此争吵,成何体统!”

正当众人吵闹之时,祁散人缓缓抬起一只手。待四下安静,他这才苦涩出声:“你我好歹也是修道之人,却惨遭虐待,尊严尽丧,人性尽无。尤为甚者,数百年的境界毁于一旦。难道说,这不是神洲使的用意所在?而不管无咎是来,抑或不来,你我早已命数既定,又何妨留得一分风骨,为我神洲仙门挣上三分脸面呢!”

他不容分辩,沉声又道:“若死,我妙祁定当走在诸位的前头!”

在众人的眼里,神洲仙门之劫,祁散人当为始作俑者,真正的罪魁祸。而他并未回避,且不畏生死,话语中更是境界然,人深省而又叫人无言以对。

便于此时,太虚突然失声喊道:“我那兄弟……”

……

ps:这个月家中拆迁,租房,合同,等等,不尽其扰,我尽量不断更,若有意外,也希望大家谅解!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

本书手机阅读:

发表书评: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