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一十五章 冰川之巅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多情的话语、我要当流氓、万道友的捧场与月票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冰谷中,三人惶惶而立。』『W.⒉

四周冰峰震动,“喀喀”裂响回声不断。前方则是玉塔高耸,光芒闪烁。法力对撞的惨烈,更是令人心惊胆战而又不知所措。

那是举世罕见的巅峰对决,悍然无畏的殊死挑战。而强弱之别,一目了然。最终的输赢,只怕毫无悬念!

岳琼的双手紧紧握着胸口,大气都不敢出一下。当她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摔在冰川之上,失声惊呼:“哎呀,无咎危矣!”情不自禁之下,她纵身便要往前,却让左右的两位同伴吓了一跳,急忙双双伸手阻拦。

“岳姑娘,你救不了他!”

“岳妹妹,听愚兄一言,此刻万万莽撞不得,否则你我难逃池鱼之殃!”

岳琼被迫止住身形,却顾不得理会左右的常先与玄玉,犹自两眼一霎不霎盯着前方,焦急与关切的神色溢于言表。

她知道救不了他,也知道莽撞的后果。而琼儿欠他的救命之恩,懂他放浪形骸背后的苦楚。而尚未报答,也来不及倾诉,最终只是眼睁睁看着他受难,又怎能不叫人为之心疼!

“岳姑娘,诸事随缘!玄玉,见机救回妙祁师伯与妙源长老……”

“嗯,不管如何,我玄玉都敬佩无咎的风骨情怀。岳妹妹,我与他是一样的人……”

与此同时,挤在冰川角落里的各家高手也是惊愕不已。

“神洲使前辈,乃是真正的飞仙,无咎他纵然强提修为,终究还是略逊一筹啊!”

“无咎败了……”

“住口,我那兄弟绝非轻易言败之人!”

“孰胜孰败,命数既定!”

“妙祁老哥,不妨细说……”

便于此时,无咎已从寒冰上长身而起。而三道剑气呼啸而至,再也躲避不得。他眼瞳一缩,舒展臂膀,左手霍然多出一张白骨森森的大弓,旋即伸出右手猛拉金色的弓弦,双脚前后岔开站稳,周声法力奔涌,口中铿锵有声:“箭射日月,开——”

与之瞬间,弓臂“嘎吱”作响。金色的弓弦顿如燃烧一般,出刺目的光芒。一道烈焰长箭凝聚而出,微微颤抖,雄浑无匹的杀气陡然暴涨,并出低沉的嘶吼。不过刹那,又是“砰”的一声咆哮。烈焰长箭脱弦而去,浑似一道烈焰长龙呼啸裂空。三道银色的剑气当其冲,顿然崩溃殆尽。而烈焰利箭去势如旧,直奔扑来的叔亨狠狠射去。

叔亨乘胜追击,痛下杀手,只当轻而易举,就此斩杀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。谁料一道烈焰箭矢瞬间摧毁了他的攻势,并带着异常强大的威力迎面袭来。

神器?

叔亨始料不及,暗暗错愕,挥舞双手,便要以硬碰硬还以颜色。三道剑气刚刚祭出,烈焰之箭怒袭而至。“轰”的巨响,剑气崩溃。他心知不妙,抽身躲避。怎奈威势太甚,他惨哼一声翻身栽落。

烈焰长箭呼啸而过,威势愈凶猛,竟带着怒吼的嘶鸣与狂烈的杀机,直奔冰川之巅的千丈玉塔射去。

叔亨砸在冰川之上,堪堪躲过一劫,却已衣衫破碎而口喷污血,很是狼狈不堪。他顾不得爬起,急急扭头张望。

那道烈焰长箭,业已化作一道数十、上百丈的烈焰长龙,并以撕裂虚空之势,出令人心悸的“喀喀”声响。不过转眼之间,浑如破碎九霄,又似箭去苍穹,“砰”的一声射中了高高的玉塔。随之烈焰腾空,巨响隆隆。玉塔猛烈摇晃,竟然从中折断。一截塔尖缓缓倾斜,随之轰鸣坍塌,曾经云遮雾绕的天宇,竟裂开一道巨大的豁口。霎时劲风鼓荡,莫名的威势从中而降。

叔亨愕然片刻,吼道:“小贼该死,你毁了四洲**通天大阵!”

各家高手更是瞠目难耐。

钟广子胡须颤抖,语无伦次:“他莫不是苍起转世……他……他破了神洲结界……”

万道子连连摇头,难以置信:“当年的苍起,功亏一篑……”

太虚则是喜出望外,乐道:“我那兄弟,比起苍起更胜一筹。妙祁老哥,你果然精通占卜之术!”

祁散人却是揪着胡须,疑惑自语:“唉,我为何没有想到那把人骨龙筋弓呢?原来九星神剑,并非命数所在……”

太虚再次惊叫:“哎呦,诸位快瞧——”

众人无暇多想,循声看去。

一截百余丈的塔尖缓缓坠落,“轰”的冰雪飞溅。峰巅为之摇晃,冰川为之颤抖。而天穹之上的豁口中,随着劲风鼓荡,竟又乌云密布,并有雷光若隐若现,还有莫名的天威倾泻而下,令人神魂战栗而惶惶难安。

祁散人的两眼一凝,诧然道:“那是传说中的飞仙天劫,诸位快快离开此地……”

“天劫,九重雷劫?”

太虚惊讶不已,慌忙起身。众人也是骇然色变,急待逃离,奈何伤势在身,经脉不畅,一个个东倒西歪而难以自如。

恰于此时,三道剑虹由远而近。

其中的女子,正是岳琼。她关心情切,忍不住冲上了冰川。另外两个男子,则是常先与玄玉,显然阻拦不及,索性跟着一起御剑而来。

祁散人回头一瞥,他身后的妙源出声大喊:“常先、玄玉,天劫将至,带着妙祁门主与各位前辈躲开——”

常先与玄玉不敢怠慢,转身到了近前,各自祭出飞剑,又伸手连抓带拽,带着各家的前辈匆匆撤离。

而岳琼却是顺着冰川继续往上,直奔那道白衣人影而去。她想给他说一声,琼儿寻他来了。她还想送他一座城,只求他平安无事。

常先与玄玉祭出的飞剑,化作两三丈长,像是小舟载着众人,顺着冰川往下飞去。

祁散人与妙源,则是抓着常先的手臂往下撤去。老道有所察觉,愕然道:“天劫所致,尽为雷池,那女子送死不成……”

老道是好心提醒,奈何没人理他。

玄玉带着太虚与太全逃离正忙,不忘大喊:“岳妹妹,回转……”

岳琼还是没有回头,继续往前冲去。雪白的冰川上,其婀娜的身姿煞是娇艳动人。而她毅然决然的神态中,又透着莫名的执着与疯狂。眼看着那白衣人影就在数十丈外,忽有诡异强大的威势霍然而至。她的身形被迫一顿,再也前进不得。谁料偌大的冰川突然裂开道道缝隙,紧接着便见远处的神洲使纵身跃起,并挥舞双手而杀气凌厉,显然要借机出最为凶悍的一击。她只觉得窒息难耐,忍不住凌空倒卷而去。她的修为太弱,莫说靠近那逼人的威势,便是想要出声呼唤都不能够,只能人在半空而两眼焦灼……

无咎依然站在原地,摆着拉弓开箭的架势,怔怔看着那倒塌的玉塔,以及天穹之上闪烁的雷光。

他深知大弓的不凡,却还是颇为意外。尤其那烈焰一箭,纵使飞仙高手也抵挡不住,更是射得通天塔从中折断,霸道的威力可见一斑。而大弓固然厉害,消耗的法力也是出乎想象。

还有那天穹之上的雷光,竟是祁散人所说的天劫?难道是自己地仙圆满,恰好打破结界,勾动天机,于是迎来了九重雷劫?而强敌犹在,胜负未卜,倘若渡劫,岂非雪上加霜?

无咎尚自震愕难耐,一道人影高高跃起。他不及多想,伸手抓住弓弦,突然心浮气躁,竟然手脚软无力。强提修为,再遭重创,又拼命驱使法力,此时再也射不出惊天一箭。他转身踉跄后退,谁料一道莫名的威势从天而降,竟然将他整个人罩住,一时难以挪动脚步。而神洲使叔亨已然攻势在即,想要躲避为时已晚。他不由得眼角抽搐,满脸的寒意。

天要亡我不成?

而我公孙无咎来到此地,便没想活着离去。如今也算是救了祁老道与各家的人仙修士,没有玷污九星神剑的威名。我无愧爹娘,无愧天地!

无咎猛地咬破舌尖,狂喷一口精血。早已不堪支撑的经脉神魂,顿时烧燃起来。他剑眉倒竖,双眸泛红,随即收起大弓,脚尖点地而强行逆天蹿起。离地刹那,人已化作一道淡淡光芒。倏然之间,他横掠半空疾驰而去。

玉塔之巅的天穹缝隙之中,闪烁的雷光愈密集。一束数百丈粗细的威势倾泻而下,并随着飞掠的人影迅疾移动。与之同时,无上的天威随之缓缓加剧。

叔亨正要施展最后的杀招,忽而法力迟滞。他抬头一瞥,这才觉天劫之威瞬移而至。他抽身后退,不料一道淡淡的光芒冲到近前。他似有顾忌,匆匆祭出一道剑气。“噗”的血光飞溅,人影闪现,却依然如疯似狂,竟一把将他拦腰抱住。他始料不及,便欲摆脱,而天威骤降,无形的禁锢随之而来。他禁不住往下坠去,怒道:“小子,撒手——”

无咎拼尽残存的法力,再次强提修为,这才趁机抓住叔亨,又怎会轻易撒手。“砰”的一声,两人砸在冰川之上。

寒冰崩裂,地动山摇。

无咎的左手死死拦腰抱着叔亨,右手连连挥动,竟然召不出神剑,便是夔骨指环也难以开启。

而叔亨竭力挣扎,只想摆脱。

无咎情急难耐,挥拳狠砸。

或许是天地禁制的缘故,叔亨难以施展神通,却身躯粗壮而凶悍异常,随即挥拳交加。

两个仙道高手,冤家死敌,互不相让,缠斗一团。

无咎与人比拼力气,少有落败的时候。而今日此时,他丝毫不占上风。面颊“砰砰”中拳,霎时两眼黑。他不管不顾,张口便咬,旋即又狠砸叔亨的下身要害处,将当年在街头打架的招数使得淋漓尽致。即使如此,他依然伤不得对方。

便于此时,半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嘶吼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