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三章 找寻天理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蜘蛛弥勒佛、呼吸武器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一缕晨曦照亮天地,千慧谷从沉睡中醒来。($>>>棉、花‘糖’小‘說’)

随之醒来的还有数百弟子,其中便有昨晚刚到的百余位年轻人。原先的弟子们,或是扛着锄头走向山谷,或是独坐在草棚、山洞内吐纳调息,虽也忙忙碌碌却又秩序井然。唯有初来乍到的一群人,拥挤在山坡上,不是东张西望,便是四处乱逛而无所事事。

须臾,一位中年的壮汉带着两个年轻弟子来到了山谷中。

中年人留着络腮胡子,隆鼻凹目,披着长发,束着布条形状的头箍,身着紧身的玄色长衫,步履之间很是沉稳有力。随后的两个弟子并不陌生,乃是昨晚见过的阿普与汤甲,皆身着浅色长衫,却一个头箍束发,另外一个则是头顶发髻。

“此乃千慧谷的阿胜长老,管辖大小事宜,兼任诸位的传功师父,且尊称前辈,或师父,不得失礼!”

“诸位听着,我师父训话——”

三人走到山坡上站定,阿普与汤甲先后扬声示意。

众人不敢怠慢,纷纷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。

无咎在山洞内躺了半宿,毫无睡意,于是套上衣衫,并收拾妥当,然后独自盘膝而坐。他始终在尝试着吐纳调息,奈何体内依然没有动静。于是他看着残夜离去,又看着红日磅礴而出。

所在的山洞,地方不大,应该是难以开凿而荒弃于此,最终便宜了他这个后来者。

居高而望,远近一目了然。正当六月时节,景色秀丽,旭日朝晖下的田园风情,更加的令人心旷神怡。

而大清早的,有长老驾临?

此地仙门的规矩,或与神洲相仿,所谓的长老,也就是千慧谷的执事。既然初来乍到,且入乡随俗!

无咎翻身出了山洞,又顺一条窄窄的石径走下山崖。不消片刻,他已来到了山坡之上。

“我元天门,救危难于水火,赐雨露于干涸,咳咳……”

叫作阿胜的长老,应该是想来几句开场白,却不善于言辞,刚刚开口便又装模作样地咳嗽起来。

百多个年轻人,静静聆听训话,却依然衣衫破烂、满身肮脏,且一个个散发着难闻的臭味。看来昨晚只顾着吃喝睡觉,没有几人想起来洗漱干净。而阿易、阿三与松犬、山狼则是挤在人群中,彼此之间很是亲密的样子。

阿胜长老伸手抚须,神态威严:“尔等小辈,当感恩戴德,悉心修炼,牢记教诲,谨守门规……”而他话到此处,禁不住回头看向左右:“这群新纳的弟子皆恶臭不堪,何不先行洗漱?”

长辈训话,理当有个庄严肃穆的场面。而面对一群又脏又臭的年轻人,难免使得训话变得不伦不类。

阿普与汤甲也是委屈,随声抱怨:“师父,我二人早已吩咐过了,奈何草莽之辈,不听管束啊!”

“谁敢不听管束,即刻逐出千慧谷!”

阿胜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,却又抬手一指:“嗯,那位弟子很是不差,当为典范!”

典范,就是值得效仿推崇的好人好事。而此处的弟子,皆来自于黑泽湖,彼此相差无几,谁是典范?

在场的众人尚自忐忑,又好奇不已。只见肮脏污秽的人群背后,远远站着一位年轻男子。其衣衫整洁,黑发披肩,肤色白皙,很是卓然不群。谁让他洗得干净呢,那么的与众不同。

无咎正在打量着阿胜的言谈举止,并暗暗琢磨那位长老的修为以及性情。谁料突然之间,已然处于众目睽睽之下。他微微错愕,随即面带谦逊的笑容而拱手致意。

有道是宝珠蒙尘,不掩其芒啊!一不小心,便如此的出类拔萃!

恰于此时,一道人影从山谷中跑来:“谁敢毁我山泉……”

阿胜正要趁机说教几句,却被打断,顿时不悦,叱道:“何事惊慌?”

跑来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,匆匆忙忙停下脚步,又拱手施礼,却依然怒气冲冲:“长老,我的黄参已收获在即,故而开凿池塘,引山泉浇灌,谁料今早发现,却是满塘黑水,使得灵参尽遭损毁,我三年的心血啊……”又气又怒,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喊起来。

阿胜的脸上已罩了层阴霾,冷冷出声:“尔等来自黑泽湖,遍体污秽,故而吩咐前往飞瀑洗漱,以免玷污水源或是戕害灵药。昨晚是谁肆意妄为……”

在场的弟子们面面相觑,旋即又纷纷看向一人。

松犬与山狼更是幸灾乐祸,异口同声道:“禀报长老,一定是他……”

无咎站在原地,面对一个个又羡又妒忌眼光,兀自神态从容而不卑不亢,颇有几分玉树临风的架势。谁料转眼之间,再次成为了关注的所在。只是前后状况不同,两番境遇迥异。他不由得悄悄转过身去,似乎远处的风光更加迷人。

于是乎,山坡上的情景也多了几分异样。

有人坐着抹泪,还有百余人齐齐扭头看去。当然,众所瞩目,只有一道超然出尘的背影。

而阿胜长老脸上的阴霾,似乎又浓重几分。事已至此,他渐渐没了耐心,叱道:“人族的小子,切莫躲躲藏藏,给我报上名来,昨晚你在何处洗漱?”

不待有人回应,松犬与山狼抢着出声。正当落井下石的时候,两个家伙绝不会手下留情。

“禀报长老,他叫无咎!”

“他已背了几条人命,可谓臭名昭著,且逐出千慧谷,以免玷污仙门……”

无咎讶然转身,仿佛事不关己。他冲着阿胜举手致意,恭恭敬敬道:“昨夜飞瀑涛涛,洗尽万千烦恼。至于灵参缘何被毁,请恕在下无从知晓!”

这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总之没有人证物证,打死也不承认。何况百多人都是满身污垢,凭什么我听从吩咐洗得干净,反而遭到指责,很不公平呀!

无咎的话音刚落,已是满脸怒容:“禀报长老,在下与诸位师兄师弟,均来自黑泽湖,其中难免良莠不齐,居心叵测者大有人在啊!”他说到此处,剑眉斜挑,神色凛然,抬手指向人群中的松犬与山狼骂道:“你二人乃是元山门的鹰犬爪牙,再敢暗中作祟,我不妨再背两条人命,也要为元天门除害……”

其俨然一个正义之士,且刚直不阿!

松犬与山狼正在幸灾乐祸,顿时心虚起来,嚷嚷道:“陷害诽谤,恶毒中伤,还请长老主持公道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阿胜终于耗尽了最后的几分耐心,咆哮道:“都给我饿上三日,再行处置!”

他拂袖一甩,竟扬长而去。

阿普与汤甲则是伸手指点众人,怒道:“谁敢惹是生非,莫怪我师兄弟翻脸无情!”他二人不予多说,随后也是气哼哼的转身离开。

众人愣在当场,一个个不知所措。

初入仙门,便遭重惩。饿上三日,只怕滋味不好受。

“嘿!”

无咎却是松了口气,嘴角浮起笑容。他在原地踱了两步,稍稍斟酌,随即穿过人群,又慢慢蹲下身子:“这位兄弟,莫再悲伤,不妨带我前去查看你的药园子,我帮你重整池塘再引山泉啊!”

被毁了灵参的弟子,肤色黝黑,相貌质朴,黑发黑眸,应该来自于人族。他前来告状,却无果而终,正坐在地上而满脸的哀伤,却不想竟然有人安慰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唤我无咎便可!”

“嗯,这位师弟倒是个好人。我叫阿野……”

“阿野师兄,还望以后多多指教!”

无咎伸手搀扶,又换来阿野感激的神色。他拍了拍对方的肩头,很是轻松自然地报以微笑。忽有察觉,他回首一瞥。

不远处的人群中,站着松犬、山狼,阿易、阿三,以及另外两个年轻的壮汉。竟是纠结成伙的架势,一个个神色不善。只是其中的阿易与阿三在低头躲闪,显然有所迟疑。

无咎满不在乎地哼了声,拉着阿野奔着山谷走去。

“师弟,你也是穷苦人家出身?”

阿野的心境好转,而话语中还是透着几分低落。

“何出此言?”

无咎踏着草地,放眼山谷,倒是情绪不错,趁机说笑起来。

“你当为人族无疑,却并无姓氏。而我人族,最为注重香火的传承。所谓,守衣冠,传礼仪,奉祖灵,正神明。故而,不论流落何地,皆不失薪火承继。奈何穷苦人家,过活不易,又恐异族欺凌,渐渐放弃了祖宗姓氏……”

“哦,原来人族才有姓氏,却不知你我的祖上,又来自何方……”

“据说很是遥远,只因天地阻隔而断绝往来……”

“异族多多,数不胜数啊……”

“仙门之中,以修为轮尊卑。而人族擅长修炼,倒是与各族相处无碍……”

“听说还有鬼族、妖族……”

“人、鬼、妖、神,乃是泛称。各自又以宗族不同,而无从概述。一时半会儿,我也说不清楚……”

“阿野,你种植灵参有何用处?”

“唉,在千慧谷修炼三年,不得炼气者,将被逐出仙门。而若是种植灵药有功,便可酌情延期。如今我眼看收成,却毁于一旦。瞧瞧啊……”

两人边走边说,不知不觉来到一个池塘前。

阿野抬手一指,绝望叹道:“谁敢如此的卑鄙歹毒,试问天理何在?”

无咎看着乌黑发臭的池塘,以及岸边枯萎的花花草草,禁不住昂起头来,带着古怪的神情发出一声感慨:“我也在找寻天理,它又在何方呢……”

最快更阅读,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

本书手机阅读:

发表书评: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