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三十九章 百济扶余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♂,

感谢:灯下书虫的月票支持!

…………

山坡的草地上,众人围坐成圈。

其中有阿三、阿易,松犬、山狼,以及十几个拿小石头砸人的弟子。大伙儿坐在一起,却再无曾经的轻松快乐,取而代之的乃是一张张哭丧的脸,还有时不时被迫发出的难听的笑声。

无咎居中而坐,面前摆放着山里的各种干果。千慧谷弟子自给自足,晒干的野果变成了难得的吃食。捡起一个红果子,咬了一口。酸甜的,味道还不错。他“噗”的吐了果核,眼光斜睨,伸手“啪”的甩在一个毛茸茸的脸上,叱道:“缘何没精打采?”

松犬“哎呦”一声,忙道:“大哥,我没有……”

“敢说没有?你曾求我打你,上回只是开酒的小点心,不妨择个吉日,让我给你摆一桌上好的大菜……”

“大菜?哥,别呀,说话尚且咬舌头,你又何必与我一般见识呢。何况我腿伤、臂伤刚刚痊愈,手下留情啦!”

“阿易……”

“大哥,我错了!”

“阿三……”

“吼吼,别拧我耳朵,你我以后便是百济峰的师兄弟,但有吩咐,阿三我水里火里也去得……”

“为何你叫井三呢?”

“我家兄弟三人,都是井边生的……”

“若是生在茅坑呢,该不是叫作坑三吧?”

“大……大哥英明……”

无咎没有忘了整治一个个欺软怕硬的家伙,也算是借机宣泄着多日来的郁闷。

他并非心胸狭窄,也不是一个记仇的人。

而有句话说得好,小人畏威而不畏德。况且此处亦非神洲,人在他乡为异客,芊芊芳华依稀梦中,灵霞烟云更是杳如黄鹤啊!

无咎吃着果子,嘴里骂着,渐渐的兴致索然,拍了拍手站起身来,独自一人返回到了洞府之中。

他看着空空荡荡的洞府,一屁股坐在地上,然后慢慢躺下,手臂遮住面颊,疲惫地叹息了一声。

阿三等人,太弱。过于计较,使得自己好像英雄迟暮一般的落魄。而阿胜长老,又太强。于是便这么夹在上下之间,窘迫而又茫然。奈何?来到贺洲,已有十年之久。而置身世间,也不过短短的几个月。如今人在仙门,对于仙门依然懵懂不晓。所幸凑了个人数,得以前往百济峰。阴差阳差吧,狗屎运气总是难以捉摸。千言万语一句话,我要灵石……

无咎歇息了两日,便在洞内躺了两日。还是睡不着,稍稍闭眼,曾经的过往,便随着电闪雷鸣纷至沓来。于是他瞪着双眼,竭力静下心来。而那如烟风华,似梦的红尘,总是倏忽而来,又疏忽而去,仿佛无所不在,又错乱飘忽而让人思绪难平。

第三日的清晨,阿胜长老与阿普、汤甲再次出现在山坡上。

万众瞩目下,十位千慧谷的精英弟子走出人群,然后在长老与两位师兄的带领下,昂首阔步奔着谷外走去。

松犬、山狼等人在妒忌之余,则是暗暗松了口气。至少摆脱了某人欺凌,以后的日子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。

不过,那人走在最后,又转过身来,看着手中的两根黄参,脸上露出欣慰而又无奈的笑容。

阿野送了两根黄参,为他的师弟壮行,没有豪言壮语,也没有深情的话别,只是点了点头,便扛着锄头默默走向山谷。

无咎受之有愧,却又难以推脱。论起年纪,那个阿野应该喊他一声大叔。若是论起曾经的修为,彼此更是天差地别。而仅仅为了一声随意的称呼,便换来真心相待。谁说天道之下多冷漠,人间处处有真情啊!阿野小兄弟,我不会忘了你!

出了谷口,继续步行。穿过峡谷,一路往北。

阿胜长老与阿普、汤甲倒是步履轻松,大袖飘飘。随后的弟子们,虽说修至羽士境界,却不懂法术,也没有丝毫的神通,行动举止与往日无异,只得跟着一溜小跑,匆匆忙忙的很是狼狈。唯独最后一人,抬脚两丈多远,煞是卓然不群,顿时惹来众多羡妒的目光。

无咎却是坦然故我,尽情卖弄着他的与众不同。

既然被当成了炼体之士,又何必藏着掖着呢,况且一声霹雳炸到了贺洲,本来就该闪亮登场啊。域外之大,谁又认得我不成。再者说了,温良谦恭、隐忍内敛的那一套,在此处行不通,又何妨成为一个妖呢。我要成为人妖,不对,妖人,也不对……

一行穿行在山林之间,渐渐有人体力难支。数十里山路呢,着实难以行走。

无咎蹦蹦跳跳追到了阿胜长老的身后,提议道:“长老,何不祭出云舟……?”

“云舟?”

阿胜回头两眼一瞪:“离开千慧谷,便在诸位前辈的神识之下。一举一动,皆难逃法眼。你再敢投机取巧给我丢人,不如滚回去!”

阿普更加严厉,随声叱呵:“少啰嗦,安心赶路!”

无咎被训得无言以对,放慢了脚步。

离开千慧谷,便已处于监视之下?也就是说,百济峰的前辈正在暗中观察赶路的弟子。看似赶路,实为一种勘验的手段?

唉,面对无数神识,竟然一无所知。而没有修为与神识,简直就是睁眼瞎!

“汤师兄,却不知入门大典又如何?”

无咎眼光一瞥,恰好与汤甲并肩而行。

“倒也没啥,不过是检校德行品性罢了。若无意外,诸位均可拜入百济峰而成为元天门弟子。”

“既为大典,竟然如此简单?”

汤甲这个人虽也滑头,却好说话。他见无咎问的奇怪,答道:“成为羽士,万里无一。而即使如此,也多为平庸者。百济峰之所以多了一个入门的仪式,无非要优中选优,并予以格外厚待,以便来日壮大我元天门。不过……”他笑了笑,又道:“你乃炼体之士,想要过关并不容易!”

无咎还想多问几句,汤甲已脚下加快将他甩在身后。他正要追赶,察觉有人随后紧跟。

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,黑发黑眸,显得颇为精壮,且气息绵长,步履之间忙而不乱。腰间的玉牌上,刻着“冯田”的字样。

“咦,这位师弟的修为不弱啊!”

“谬赞了!”

无咎打着招呼,却回应冷淡。

记得这位叫作冯田的弟子,也是同批囚禁在黑泽湖,又一同来到千慧谷,只是他沉默寡言,彼此间没有打过交道。

“你姓冯?”

无咎又问,纯属没话找话。  而冯田竟然目不斜视,只管默默赶路。

无咎讨个没趣,只得摇头作罢,身后却有人呼唤:“大哥……大师兄啊,帮我……”

阿三落在最后,已是汗流浃背,很想有人带他一程,而众人皆是自顾不暇,谁也不肯搭理他。迫于无奈,他又想起了他大哥。

喊声凄婉,使人不忍拒绝。

无咎脚下放缓,一把抓住阿三。

“还是大师兄仗义……”

阿三惊喜,尚未来得及奉承,只觉得胳膊上多了一圈铁箍,顿时疼痛欲裂,不由得失声惨叫:“吼吼,疼哦,师兄手下留情……”

无咎置若罔闻,继续往前,时不时手上用力,将一根细胳膊尽情蹂躏。

须臾,一座影影绰绰的山峰出现在正前方。隐约可见一座数十丈高的巨石耸立在云雾之间,上有深刻数寸的两个大字,百济。

巨石的过后,则是云山雾罩而神秘莫测。

阿胜长老举手示意,众人相继停下脚步。

无咎顺势丢下阿三,可怜的阿三已是满脸的鼻涕泪水,“扑通”趴在地上,口中还要感谢师兄的关照。

阿胜长老走到那块巨石前,躬身执礼,又扬声道:“千慧谷阿胜,奉命而来!”

其话音未落,翻卷的云雾中呈现出一方白玉石台。

随即有人出声:“护山大阵已开……”

“有劳泰信师叔!”

阿胜长老再次举手致意,又回首命道:“随我前往扶余殿——”

无咎随着众人踏上石台,尚未站定,便觉着脚下颤动,四周云光开合。他暗暗称奇,凝神留意。

神洲仙门,最多不过设下阵法禁制加以戒备。贺洲的仙门则是大不一样,还有护山大阵呢。而泰信师叔是谁,扶余殿又是什么所在……

不过少顷,眼前豁然开朗。

来自于千慧谷的一行十三人,已站在一片开阔的山顶之上。数百丈的山顶,四处一览无余,但见云海茫茫,百峰竞秀。而山顶的当间,则是耸立着一座高大石屋,方方正正,像个棺材,而洞开的石门上方则是挂着横匾,上有“扶余”二字,应该就是所谓的扶余殿。

大殿的前方,以及左右,则是盘膝坐着十余道人影,神情相貌与服饰各异。居中而坐的则是两位老者,身着深色长衫,却一个隆鼻褐眼,留着红胡子,一个相貌清癯,须发斑白,又均是神态威严,而深不可测的样子。左右的男女修士,应该多为筑基的弟子。其中的两人,并不陌生。那个金发女子,煞是美貌娇艳……

“阿胜,见过泰信、冯宗师叔,见过诸位同门!”

阿胜长老往前几步,在大殿的百丈外躬身站立,又闪开几步,抬手示意:“此乃我千慧谷选送的弟子,一共十位,有请两位师叔与诸位同门明鉴……”他说到此处,霎时脸色紫涨而愠怒不已。

只见同来的十二个弟子,只有阿普、汤甲尚算镇定,随着他躬身施礼,举止循规蹈矩。而余下的多数愣在原地,一个个东张西望而不知所措。尤为甚者,还有一人,两眼直勾勾盯着阿雅师妹,并悄悄抬手打着招呼,脸上的笑容透着莫名的暧昧……

阿胜已是忍无可忍,厉声叱道:“尔等小辈,上前行礼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