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四章 有人打劫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随时阅读,手机用户请访问。

感谢:981nanhai、草鱼禾川、墨竹赤莲、轰炸机2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

元天门居住的地方,位于玄武谷的东侧。

在几株古木与大石的遮挡背后,有个山洞。此处,便是某人的洞府。

所谓的洞府,也不过是一个丈余方圆的山洞而已。且洞口狭小,进出都要低头弯腰。洞外则是挡着树木乱石,显得更加逼仄憋闷。或许之前有人居住的缘故,洞内倒也整洁,还留下一张旧褥子,与一个旧蒲团子。只可惜没有明珠照亮,也没有禁制阵法防御,里外透着简陋,俨然一个苦修的寒窑。

而洞府的主人,却已心满意足。

地方不大,胜在僻静。还能领到灵石,更是出乎所料啊!

无咎独自坐在褥子上,搓着双手。他的面前,不仅摆放着一块云板,两块灵石,还有那个自称阿猿的弟子,所赠送的功法玉简。

许是他的“师兄”喊得入耳,阿猿专门交代说,修至羽士五层,便能每年得到两块灵石,并佩戴星海宗弟子的令牌。此外,又叮嘱几句,千万不要招惹是非,否则后果自负,等等。

嘿,只要得到足够多的灵石,莫说羽士五层,便是飞仙境界也修得。至于招惹是非,谁又乐意没事找事呢。有道是: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!

无咎拿起去玉简稍加查看,又放在一旁。

入门的功法,多为炼气之术而大同小异。即便上辈子不事修炼,他也不乏对于功法的见解与领悟。无数次的拼杀,无数次的生死磨难,以及无数万里的逃亡奔波,或许远胜于闭门苦修的收获。

他接着拿起云板端详,微微摇头顺手放下。

云板为精玉打造,内嵌阵法,只须神识与法力的驱使,便能够轻松离地飞行。对于一个羽士来说,堪称难得的宝物。倘若搁在神洲,必然轰动一时。而如此神奇的云板,在贺洲仙门却是常见之物。怎奈他偏偏没有修为法力,只能望宝兴叹。

无咎低头看向右手中指的戒子,然后催动着微弱的神识并信手一挥。地上的云板与玉简,瞬间消失无踪。他轻轻转动戒子,又是咧嘴微微一笑。

回想几个月来的遭遇,还真是叫人感慨万千。如今不用挖井,也不用砍柴,总算是像个仙门弟子,接下来便该好好的修炼!而之前吸纳了两块灵石,意外开启了识海,如今再来两块灵石,又能否恢复几分修为呢?

无咎坐直身子,将面前的两块灵石抓在手中,两眼微闭,默默回想着行功之法。心念稍动,汹涌的灵气便已顺着掌心呼啸而来。而不过刹那,又消失无踪。继而“喀嚓”崩裂,灵石粉碎。他慢慢睁开双眼,冲着满手的灵石碎屑默默失神。

如同上回一般,瞬间吸尽了两块灵石的灵气。

而如此充沛的灵气,对于一个饥饿许久的壮汉来说,便好像是渺小的两滴水,微不足道的两粒谷米,根本填不饱肚子。

果不其然,灵气仿如透体而去,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。全身的经脉,闭锁如旧。丹田气海,同样的没有动静。不过……

无咎抬眼看向洞口,失落中有所期待。

此前的神识,已勉强可达两三丈,如今吸纳了灵石之后,神识已……已抵达四丈!

无咎未及庆幸,又禁不住昂起脑袋长叹了一声。

我的天呐!

两块灵石的灵气,仅仅使得神识提升一丈。遥想当年,心念一动数千里。如今倒好,眨眼一看三四丈,还不抵目力所及,叫人情何以堪。这般下去,何年何月才能恢复如初啊!

我不要飞仙的境界,成不成?我只要原来的地仙的修为,好不好?

归根究底,还是缺少灵石!

以眼下的进境,且不说修为,单讲神识,我来算算:两百丈权当一里,恢复一里的神识,要四百块灵石;恢复当年三千里的神识,则要……一百多万的灵石……?

算错了吧,吓死人了!

无咎被自己吓了一跳,连忙摇头打了个寒颤,却依然陷入一种绝望之中,整个人显得没精打采。

上辈子的修为、以及强大的神通,皆来自于七把九星神剑,虽然历经折磨而受够苦难,却也在短短数年内抵达巅峰境界。谁料一朝失去,再想恢复如初,竟然如此之难!即使如愿,或许也要耗去百年,或是数百、上千年的光阴,而本人等不及啊!

且不说祁散人所说的元会量劫的真假与否,至少不能再让神洲处于封禁之中。此外,杀了神洲使叔亨,后续又将如何,也是叫人担忧的地方。我不愿因为我的缘故而牵累故土,我想回去看看……

奈何没有修为,真的寸步难行!

而要我如同寻常修士那般的苦修,我等不及,也办不到哦……

无咎默然片刻,又暗暗长吁,随即站起身来,摇摇晃晃走出洞府。

洞外,便是大石堆,以及几株歪斜的老树。

无咎爬上一块大石头,盘膝坐下,然后撩起披肩的乱发,带着百无聊赖的神情看向四周。

所在地方,位于玄武峰的脚下,玄武谷的东侧。

右手的十余丈外的两层悬空小楼,应该是阿雅与阿威的居所。紧挨着峭壁的则是数十个洞口,乃是元天门弟子的洞府。再去便是山谷的东侧,十多家仙门依次比邻而居。

玄武谷足有数十里方圆,其间高低起伏,丛林纵横,还有溪水流淌而清风徐徐。虽然已是寒冬时节,满眼却是四季如春的景象。恰逢一轮红日斜落,漫天的云霞令人陶醉不已。依稀仿佛昨日,只是人在天涯……

无咎冲着风景秀美的山谷眺望片刻,心头的郁闷有所缓解,索性跳下石头,一个人闲逛起来。

星海宗有十二峰呢,除了玄武峰之外,余下的诸峰,又在什么地方?

而此处聚集着十多家仙门,其中的元天门却一个受气的模样。之前离去的弟子,是不是被人欺负了?

唉,不知道,啥也弄不明白,且随遇而安,再设法寻找灵石。

万里征程从头迈,我一步一步登高来……

无咎背着双手,在山坡上晃悠着。不远处的一个个洞口,便是元天门弟子的洞府,多半竟然布下禁制,以免有人打扰静修。他在一个洞口的门前停下,忍不住探头打量。

只见洞内坐着一个黑瘦大眼的家伙,惊恐失声:“有人打劫啦……”

“我呸!”

无咎冲着阿三啐了一口,扭头退了出来。

却见相邻的几个洞口有禁制闪烁,随即冒出五六道人影。其中有冯田,阿金、阿离,也有不认识的弟子,皆手持短剑,严阵以待的架势。

“谁敢放肆……”

“莫非四象门骚扰……”

“诸位师兄,勿要惊慌,此乃无咎,同门弟子……”

“嗯嗯,各位幸会……”

无咎尚自尴尬,所幸冯田分说,他趁机寒暄两句,便要抽身离去,却听冯田又道:“洞府乃静修禁地,擅入者视同贼寇,既为仙门弟子,理该懂得……”

“懂得、懂得,我只是想念阿三罢了!”

谁是贼寇?胡说八道。我若用强,又怎会让阿三喊出声来呢!

无咎嘴上敷衍,又好奇道:“冯田,还有阿金、阿离,你三人怎会有阵法防身?”

冲出来的元天门弟子见他几人相熟,各自掉头返回。

阿金与阿离也是转身离去,显然是不愿意搭理某人。

阿三终于从洞口中冒出头来,讪讪赔笑,随即又没了影,唯恐被人抢夺了他的灵石法宝。

冯田倒是颇有耐心,答道:“我三人堪堪修至羽士二层,故而得到阵法防身。而此地不比百济峰,无咎你好自为之!”

其话音未落,转身返回洞府,随即光芒闪烁,远近四周再无动静。

叫我好自为之?教训人呢!

无咎撇了撇嘴角,很是不以为然,踱着方步,继续闲逛。

而冯田那个家伙,倒也不俗。他与阿金、阿离,能够在短短时日内修至羽士的二层,根骨资质远超常人。阿述与阿三,则要逊色许多。当然,本人更逊啊!

元天门驻地,前后不过数百丈。

再往前去,便是四象门的地盘。

无咎停下脚步,看向来路。

元天门走了十余位弟子,而加上新来的八人,依然还有三、四十位,除了小半的修为低下,余下的尽为羽士七八层以上的高手。而阿雅与阿威,应该是行使管辖职责的仅有的两位前辈。曾经暗中使用微弱的神识查看,阿雅应该有着筑基六层的修为,而阿威则是一位筑基八层的高手。至于此前怎样,以后又如何,且待来日,慢慢分晓……

“小子,新来的?”

无咎循声转身,两人迎面走来。

此时暮色降临,却看得清楚。那是一高一矮两个男子,高的长脸,矮的圆脸,而无论高矮,皆四肢粗壮,乱发盘结,怪模怪样,身着粗布袍子,腰里悬挂着两块玉牌,上面刻着星海宗与四象门的字样。记得只有羽士五层的弟子,方能得到星海宗的令牌。浅而易见,这是两个羽士七八层的高手。

“何事?”

无咎不明所以。

而转眼之间,两人一前一后将他围住,并上下打量,显得不怀好意。

“呵呵,我四象门与元天门乃是近邻,素来交好,瞧你面生,猜你初来乍到……”

“嗯嗯,有无灵石法宝,拿出来让我二人开开眼界……”

无咎稍稍错愕,旋即恍然大悟。

这两个四象门弟子的言行举止,怪不得瞧着眼熟呢,竟然与自己欺负阿三的情景,一样一样的。哦,欺负我新来的,要抢我的灵石法宝?

无咎举起右手,中指上的白玉戒子很是醒目。而两个四象门弟子刚刚想要抢夺,他猛然抽身蹿起,眨眼间已到了几丈之外,扭头呲牙一乐扬长而去。

两个壮汉犹自想着好事,突遭戏弄,却又不便闯入元天门地盘,顿时跳脚怒骂:“小子,你等着……”

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随时阅读,手机用户请访问。高速首发天刑纪最新章节,本章节是,地址为//,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