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七章 又闯祸了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感谢:多情的话语、衅的爸爸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树林遮天蔽日,藤蔓牵扯不断,野花散发着清香,山谷间透着异样的宁静。

前方,一道深沟挡住去路。顺着山坡,慢慢到了沟底。一条溪水涓涓流向远处,四周则是林木环绕而更添几分远离尘嚣的孤寂。

无咎站在沟底,抬头四望。

走了十余里,所经之处,皆是参天古木,却没有见到能够品尝的野果。倘若继续往前,便可直达玄武崖。而玄武崖不仅有藏经阁,还是传功授法的地方。

据说,各家弟子,均可以前往藏经阁,参悟功法典籍。或许另有规矩,眼下无从知晓。

无咎迟疑片刻,并未离去,而是蹲下身子,伸手撩了把溪水洒在脸上。清凉濯面,煞是爽快。他又挽起袖子,想要洗漱一番,却神色一动,慢慢回过头来。

与之同时,两道人影从天而降,“砰、砰”的两声,分别落在前后的不远之外。粗壮的身躯砸下,在沟底溅起一阵烟尘。紧接着狞笑声响起——

“哈,此处名为玄武涧,乃玄武谷最为低洼偏僻之处……”

“嘎,倒霉的小子,快快交出灵石法宝,不要逼我兄弟动手……”

无咎甩了甩手,站起身来,并无惊慌,反而好像是早有所料而微微一笑。

玄武涧,最为低洼偏僻,也就是说,在此处惹出动静,一时半刻没人知道。

“两位想要灵石法宝不难,报上名来!”

那是两个壮汉,一个金发,一个白发,皆二十多岁的光景,没有悬挂腰牌,或许有意隐瞒,只为龌蹉勾当而掩人耳目。面对询问,不予理会,只管伸胳膊挽袖子,各自的狞笑中透着抑制不住的得意。

无咎恍然道:“哦,两位是四象门的师兄?”

他记得四象门与元天门乃是近邻,彼此争执不断。

“哈,才不是四象门……”

“见你识趣,不妨明说,我二人乃是玄火门的高手……”

两个羽士五层的弟子,竟然来自于玄火门。可见元天门的境遇不堪,随便一家都能肆意欺辱。

无咎咧着嘴角,含笑央求道:“只可惜我初来乍到,尚无灵石法宝,不若改日奉上如何,告辞……”

而话音未落,一道火光倏然而至。他暗暗一惊,闪身躲避。手臂粗细的火光“轰”的落地,竟将沟底坚硬的石头给烧灼得“噼啪”直响,紧接着又是“扑哧”一声,尚在流淌的溪水也化为乌有而变成一片雾气。随之狞笑声大作:“哈哈,一个没有修为的小子,也敢耍滑头,我烧死你……”

所谓的玄火,应该是一种筑基真火的存在。而假借法术,却能够由羽士修士施展出来,其威力,可想而知。稍有不慎,便将在玄火之下形骸俱消。

无咎吓了一跳,又气又怒:“同为星海宗弟子,何苦相逼?莫非不怕门规严惩……”

他身后的金发汉子抬手虚抓,掌心火光闪动,满不在乎道:“弟子斗法,在星海宗早已司空见惯,何况你我乃是外家弟子,才没人理会呢……”

无咎的剑眉斜挑,却伸出右手的戒子循声走去:“这位师兄息怒,给你便是……”转眼之间,彼此接近。对方收起掌心的火光,满脸的期待。而他突然五指握拳,冲着那张贪婪的嘴脸狠狠砸去。

与其想来,既然弟子斗殴,被当成斗法而没人理会,我又何必有所顾忌。

金发的壮汉,全无防备,也没想到无咎敢于反抗,更没想到铁拳如此的强横且势不可挡。“咣当”一声,满天金星。鼻梁塌陷,为迸溅。他疼的惨嚎一声,急忙退后,两手乱抓,便要施法还以颜色。

无咎既然动手,又怎会留情,更何况还有一个白发的家伙,已催动火光扑了过来。他趁势往前,左手一把掐尊发壮汉的脖颈,右手挥拳“砰砰”狠砸,并专门冲着脑袋的要害处连连重击。

金发壮汉虽然彪悍,却没有见过如贴身肉搏的招式,顿时眼角炸开,两耳流血。他再也顾不得施法,被迫后退,拼命施展护体灵力挣扎,奈何为时已晚,脖颈咽喉竟被铁钩般的手指洞穿,随即又是呜呜风响,“轰”的一声脑袋凹陷。来不及惨叫,其两眼一翻昏死过去,而尚未倒地,又被双手横抓飞了起来。

无咎是深知先下手为强的道理,尤其他赤手空拳,面对两个神通惊人的家伙,更是不敢有半分的侥幸。而他刚刚摆平金发壮汉,一道火光到了身后,来势之快,根本不容躲避。他急中生智,抓起金发壮汉便转身砸了过去。

“轰”的火光冲天,昏死的金发壮汉瞬间化作灰烬。白发壮汉始料不及,已是惊得目瞪口呆。而与此刹那,一道鬼魅般的身影急扑而至。他慌忙应对,“砰、砰”两拳砸在臂弯之上,经脉顿然阻塞,一时施法不得。而不待躲避,“砰”的一记穿心脚,“喀喇”踢碎护体灵力,他随即离地往后倒飞。而人在半空,随后一脚凌空踏下。“扑通”坠地,摔得他痛苦难耐。谁料又是两脚带着千钧之势接踵而至,还有两个铁锤般的拳头砸得他脑袋开花。

哪怕是一头野兽,也禁不起如此折磨,何况人乎!

而无咎在痛恨之下,毫不留力。拳打脚踢不过片刻,地上之人已是血肉模糊而没了动静。他这才啐了一口,悻悻罢手,低头查看,又禁不住暗暗惊讶。

死了?

白发壮汉,面目全非,气息全无,可不是死了!不经打啊!谁让你想要害我性命,来而不往非礼也!

不过,再加上烧成灰的金发壮汉,两个玄火门弟子,竟然死了一对!

管不得许多,且看有无收获!

无咎从白发壮汉的手指上撸下一个戒子,又左右找寻,再次得到金发壮汉的戒子,然后走到不远处溪水中洗涮一二,就地坐下而凝神查看起来。

羽士弟子的纳物戒子,多半没有禁制,神识查看,其中一览无余。

无咎拿着两个戒子抖动几下,他面前的地上多出几样东西。

两个三尺的玉片,乃是云板;两枚玉简,乃是玄火门的功法;四块玉牌,分别是玄火门与星海宗的令牌。此外还有几件破旧的衣衫、靴子,以及几块肉干。最后则是三块晶晶闪亮的石头,正是梦寐以求的灵石!

无咎急忙抓取灵石在手,又大失所望。

三块灵石,两块的光泽已经暗淡。不用多想,其中的灵气已被吸纳大半。

唉,两个家伙与自己相差仿佛,都是穷人,竟然干起了打劫的勾当。打劫啊,倒是一个不错的想法。而打劫也要本钱。搭上性命,则是得不偿失。尤其遇到一个打劫的行家里手,最终只能自认倒霉!

不过,灵石虽少,聊胜于无。否则的话,两个玄火门弟子岂不是白死了?

无咎自我安慰着,掌心用力。随着灵气入体,“啪啪”两块灵石碎裂成屑。他攥着最后一块灵石,吸纳之余,顺手查看功法玉简,并暗暗有些好奇。

那两个玄火门弟子,所施展的分明就是筑基修士才有的真火。只是威力有所减弱,而法术神通却另辟蹊径。尤为其中的御火术,更是闻所未闻……

“竟敢在玄武谷杀人劫掠,你好大胆子——”

无咎尚自查看玄火门的功法,并想着从中有所借鉴,不料一声怒叱当空响起,继而一道强大的法力当头罩下。他猝不及防,急忙扔了玉简,却没忘了吸纳掌心灵石的灵气。当灵石碎裂的瞬间,他的四肢已被法力束缚,并随着三道人影腾空而起。

转眼之间,到了各家仙门驻地前方的空地之上。

无咎依然被捆绑四肢,倒悬半空。法力禁锢,动弹不得。而他两眼的余光,却看清了上下四周的情形而不由得暗暗叫苦。

玄武涧,固然偏僻隐秘,而一旦出了人命,又如何逃过人仙高手的耳目。

果不其然,抓他的老者,正是玄武谷的戊名长老。左右的两个男子,则是白月与毕豹两位管事弟子,分别拎着死尸与相关罪证。而各家仙门早已惊动,纷纷现身,并聚集在空地之上,怕不有近千之数。看去尽是人头,一个个神情迥异。

“扑通”一声,死尸坠地。

又是“哗啦”一下,戒子与云板、玉简等杂物也落在地上。

与之瞬间,紧接着惊呼声四起。

“是谁杀我玄火门弟子……”

“无咎,你又闯祸,还杀人……”

“元天门,我玄火门与你势不两立……”

“或有误会,还请长老明断……”

“都给我闭嘴!”

正当群情躁动之际,戊名发出一声怒喝,随即又不容置疑道:“玄火门弟子挑衅在前,元天门弟子杀人在后。而遑论谁对谁错,谁敢在玄武谷杀人,并动手劫掠财物,我便饶不了他。即日起无咎将在玄武崖冥风口禁足三月,死活由命,祸福随天,以儆效尤!”他话音未落,带着两个管事弟子转身离去。当然,随同离去的还有一个捆缚四肢的罪徒……

山谷的空地上,喧闹声又起。

“哎呀,戊名长老,从不过问仙门纷争,今日出了人命,动了真怒哦!”

“哈哈,竟然在冥风口禁足三月,元天门弟子咎由自取!”

“那小子死了则罢,否则我玄火门不会善罢甘休!”

“哼,无咎他闯祸不说,还连累师门……”

“师兄稍安勿躁,他未必还能活着回来!”

“阿雅师妹,此话怎讲?”

“玄武崖的冥风口,有‘一风吹断魂,旦夕入轮回’之说,莫说禁足三月,便是三日也难消受……”

“哦,他死了倒也干净!”

“唉,冯宗师叔,明知元天门在星海宗的处境艰难,偏偏让他一个凶狠好斗之徒来到此处……”

“师叔何意?”

“谁又知道呢,师叔出身于人族,最为精于计谋,便是师祖也倚重于他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